大地彩票app_我爸是李闯王第五章 度日如年,我爸是李闯王第5章 度日如年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第五章 度日如年


  五月,大顺帝李自成在湖北九宫山遭遇当地团练袭击‘战’死。七月,李过与高桂英以及内弟高一功甩开了清兵追击,率部占据荆州;崇祯帝朱由检在煤山自缢之后,清军入主中原;明朝宗室及文武大臣大多逃亡南方,还据有淮河以南的半壁江山抵抗清兵,称为南明;再加上四川张献忠的大西军,明末四大割据势力形成对峙之格局。
  夜色中的九宫山恢复了它应有的宁静。自从闯王李自成的死讯传开之后,吴三桂首先提出了撤兵,剩下阿济格的清兵也不敢再‘孤军深入’了,何况明朝在南方又重新建立起了新的政权,多尔衮虽然有吞并中原之势,也只能暂时缓一缓了。
  逃难的山民回到了他们被血洗的村子,满地的尸体早已消失不见,被鲜血染红的小河水,也恢复了它的清澈。在他们被废弃的茅草屋里,住进了许多新的移民,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他也是这群新人中唯一的年轻人。据说,他们也是被清兵血洗了村子,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妇孺,逃难来到了这里。
  山民们在小河的对面重新搭了几间小屋,曾经的本地人变成了极少数的外来户。这兵荒马乱的世道,这种集体大逃荒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了。既然,大家都聚到了一起,那也是一种缘分,只要大家能和睦相处,互相照应着,怎么着也能活得更加长久一点。
  李双喜却是快要憋死了,穿越到了这个乱世,到处充满了血腥杀戮。自己竟然身为一个‘落难的皇子’,没有享受过一天奢华的日子不说,还随时会被敌对方通缉抓住,身首异处。还有,特别是这个没有网络电视、没有手机自拍的日子,真的不像是人过的——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娱乐基本没有;穿衣基本靠纺;照明基本靠油;致富完全靠抢;娶妻基本靠想。这让一个习惯了高科技生活的现代人,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呀!
  还好,自己有着‘皇子’的身份,下地干活的事是轮不到自己了,大顺军的本身就是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这些留守下来的老弱妇孺也算是‘回归田园’,也没有谁能够看出一点破绽。假死的闯王,真的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李双喜现在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早起练武,发**力;到了晚上,再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岁数最长的张伯看到‘少主’郁郁寡欢,以为他是思恋闯王。于是,给他用竹子做了一支竹笛,这支竹笛也就成了李双喜唯一排解寂寞的方式。
  夜深了,李双喜又一个人来到了小河边,掏出竹笛吹了起来。笛声悠扬,在黑夜中轻轻的飘荡,这是一首王菲的《但愿人长久》。
  李双喜其实会吹笛子,还要感谢他那在现代社会里望子成龙的父母,从小就给他报了一堆培训班。当然,为了陶冶他的情操,还顺便给他也报了个音乐班。在上初中之前,他每天除了上学,就是放学在去补习班的路上,年纪轻轻就考了十几份证书,当然也顺便掌握了十几种乐器。他还曾经幻想过,考一所心仪的音乐学院,甚至于做一个靠脸吃饭的偶像歌手。现在再想想,那个时候还真是少不经事,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学这么多东西干嘛?一旦高考落榜,还谈什么理想,一切都只是兰柯一梦。
  “小哥哥,你这是吹的什么曲子呀?真好听。”
  李双喜吹着吹着,思绪已经融入到了笛声里面,哪里注意到有人来到了身边。回头一看,一个漂亮的小丫头,睁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神充满崇拜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小女孩满头珠翠,围着紫貂,耳带宝串,挂了个金鱼儿,身穿一领杨妃色绉绸,三蓝绣牡丹狐披风,下系一条鹦哥绿百蝶狐裙,腰系一条青连环垂须绦,穿上两块同心莲羊脂白玉佩,一看这搭配、这面料就不是寻常人家的打扮。
  “我是到山顶真牧堂烧香的香客,下山的时候和家人走散了,天也黑了,听到笛声就走到你这里来了。”
  小女孩天真无邪的样子,并没有引起李双喜的更多怀疑,只是‘真牧堂’这三个字,自己好像是在那里听过。
  ‘不对,’自己在村子周围设置了许多陷阱,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不可能独自一个人走到这里来。
  “你到底是谁?我在村里周围设了那么多机关,你是怎么走进来的?”李双喜再次回过头看,一个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孩身影,出现在了面前。一身紧身的夜行黑色衣裤,裹住了刚刚发育的少女身躯,长长的黑发垂了下来,挡住了半边脸,在她的身后,竟然还有六条白色的狐狸尾巴,在妖娆的摆动着。
  “狐狸精!”李双喜大惊失色。这种传说中的妖物,是他在动画片里看了无数次的形象。难道,在几百年前她是真实存在的?
  李双喜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小女孩已经转身跑出去百米开外了。
  “来追我呀,”远处漂亮的身影竟然站在那里,回过了头来向他招手。
  “你个狐狸精,等着我不抓到你。”李双喜不再犹豫,拔腿追了上去,在他的心里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倒有一种未知的兴奋。看到李双喜追了上来,前面的背影一个俯身,竟然就化成了一只纯白的狐狸犬。
  好可爱的狐狸犬,一边在前面奔跑着,一边还要不时地回过头看他。她是在明显得等着李双喜追上来,生怕他会追丢了一样。今天的李双喜也攒足了劲,犹如吃了兴奋剂一样,和狐狸犬在深山里,展开了疯狂的追逐。
  路边的树木像电影里面的镜头一样,飞速的向后面倒退着,今夜的李双喜一点也不觉得疲惫。一个时辰之后,终于追到了一片开阔地,前面的狐狸犬停了下来,背对着他的又是一个女孩曼妙的身影。
  “狐狸精,狐狸精。”李双喜想拼命的抓住前面的女孩,他的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可远处的身影却似乎离他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