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我爸是李闯王第二十三章 一箭双雕,我爸是李闯王第23章 1箭双雕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我爸是李闯王 > 第二十三章 一箭双雕

第二十三章 一箭双雕


  顺治二年初,京城和南京同时出现了两个太子,而且两人都称自己是崇祯的太子朱慈烺。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进了宫中。弘光帝正在宫中看着歌舞,听到这个消息,吓得头顶冒汗,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弘光帝这个人本身就没什么志向,当上皇帝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吃喝淫乐。再加上他这个皇帝,本来走的就是‘狗屎运’——不是前面能继承皇位的皇子都没有出现,哪里轮得到他呀!
  还有因为他的登基,朝中一直都有一股反对他的势力存在,就连马士英也在朝堂上说过,如果太子回来,立即把国政还于太子。这下子太子出现了,甭管真假,首先让他提心吊胆,坐立不安了。
  他赶紧叫人急招马士英进后殿商议对策。马士英也很奇怪,明明刚刚那边多尔衮在京城抓住了太子,怎么这边南京马上也冒出了一个太子呢?
  自己本来还准备借助救太子这次良机,挑动史可法攻打多尔衮,乘机除掉这个眼中钉呢。这一下可好,史可法不仅没有出兵的欲望了,还挑动起了东林党人,逼迫他去弘光帝那里‘逼宫’。
  虽然谁做皇帝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谁能够保证新太子登基,就能够对自己言听计从呢?还有,现在的自己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换了新主子,那可就难保自己的地位了。
  “马爱卿,你可来了,现在京城和南京同时出现了二个太子,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是好呀?”
  马士英刚刚走进后殿的大门,弘光帝就已经在软塌之上,迫不及待的叫了起来。
  马士英看着眼前这个肥头大耳,优柔寡断的皇帝,其实,自己心里也是充满了蔑视。他也不知道多少次在想:‘怎么这样一个‘废物’,就坐上了皇帝这个位子呢?’
  不过要是没有他,他马士英怎么可能在东林党的手中,拿下首辅的官位呢。他还是需要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管,只知道成天沉迷女色的傀儡皇帝的,他能赋予自己的权利,绝对是别人给不了的。
  “皇上,关于二位太子之事,您又何必慌乱呢?”
  “马爱卿,这可关系到朕的皇位,你让朕怎么能不关心呢?”
  一看马士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弘光帝更加的着急了。
  “皇上,关于多尔衮抓走的太子,我们只需要休书一封,要求他多尔衮将其送回南京就好。至于...”
  “马爱卿,亏朕一直将你当做我的左膀右臂,你竟然提议要多尔衮那个老贼,将太子送回?”
  “皇上稍安勿躁,您觉得以多尔衮的性格,他怎么可能将太子送回来呢?”
  马士英一看皇帝不明白自己的用意,不得不说得直白一点了。
  他低着头用奸诈的眼神,媚笑着,看着弘光帝,以他对这个傀儡皇帝的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用意呢。
  “马爱卿说得是,不过,万一...”
  “皇上,如果有万一...我们就用对待南京这个太子一样的方法,来对待他就行了。”
  “爱卿,难道你有何妙计?”
  “皇上,你可还记得当今朝中,还有几人见过太子?何况当时离开京城之时,太子尚且年幼。后来又在兵荒马乱中度过了一段时光,恐怕现在容貌也已经有了大的改变了吧。现在就算即使是跟他相熟之人,认不出他来,也很正常了吧。”
  看到皇上不说话,马士英继续说道。
  “爱卿的意思是...”
  “皇上,前几日我去见我一个故人之子。初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懵懂小儿,如今已经长成了弱冠少年。如果不是有旁人告诉我,他就是我当年的故人之子,我可还真是认不出来了呢。”
  “爱卿,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即使太子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认不出来他了吗?”
  “皇上英明,为臣正是此意。”马士英看到皇帝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暗暗地笑了。
  太子伴读从酒馆一出来,就直奔集市,这身乞丐似的衣服他可是受够了。布艺店的掌柜,一看乞丐要闯进来,正准备赶走他,谁知道男子甩手就掏出了一锭银子,掌柜的脸色立刻变了,马上换上了一副笑容。
  换了一身行头,怀里还揣着五百两银票,那当然是要去扬州最红的怡春院了。怡春院位于扬州最热闹的西大街,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胭脂香水味。门口招首弄姿,打扮妖艳的女人正在用销魂的声音,勾引着从门口路过的男人。
  伴读一走过去,立马就被门口的两个女人拉了进去,穿着一身鲜红旗袍的老鸨,立刻迎了上来。
  “这位公子贵姓,从哪里来呀?”
  “姓朱,从京城来。”伴读大大咧咧的一句话,可把老鸨吓了一跳。
  “朱公子,从京城来,还姓朱,那可不是一般的达官贵人哟。”
  “老鸨,你废话太多了,快把你们当红的姑娘,都给我叫出来迎客就是了。”
  “哟,朱公子看你这话说的,我们这里姑娘多的是,就看你花不花起这个啦。”
  伴读的大口气,可算是把老鸨镇住了,京城来的姓朱的,那可是非富即贵呀。
  “够不够,”伴读掏出五百两的银票,在老鸨的眼前晃了晃。
  “够,当然够,艳红,快出来接客啦。”
  随着老鸨的一身呼唤,从楼上走下来一位,身穿花红翠绿旗袍的女子,勾魂摄魄的那一双媚眼,向着伴读仔细瞧了一瞧,似有意又似无意。这不看犹可,看得伴读是体骨俱酥,眼神再也离不开她的一举一动了。
  二天过去了,‘朱公子’一直在头牌艳红的房间里,一直没出来过。
  艳红连着斥候了二天,一直以为遇到个财大气粗的主儿,谁知道,这位朱公子除了亮出过那张五百两的银票之后,就再也没见拿出过其它值钱的东西。
  艳红脾气再好,得不到任何好处,也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偷偷地跟老鸨一说,老鸨的脸色就变了,叫了打手直奔艳红的房间,就要赶人了。
  “朱公子,你都在艳红这里呆了二天了,是不是也应该加点伙食费了。”
  朱公子正躺在床上睡觉,连续过了二天美女相伴,醉生梦死的日子,一睁眼是美女,一闭眼还是美女,要是这种生活能够长醉不醒,该有多好呀。
  可是今天似乎不太好,一睁眼,老鸨带着妓院的打手站在了床前,看这个架势,今天是凶多吉少呀。
  “老鸨,你还真是狗眼看人低。你知道我是谁吗?”伴读又开始想要诈一下了。
  “我管你是谁?有钱就是大爷,没钱就给我滚蛋。”
  “我可是京城来的。”一看老鸨丝毫没有口软的样子,朱公子慌了。
  “你再别跟我提什么京城来的呀?现在京城都是清朝的天下了。你们姓朱的还算个屁呀。”
  “你,你,你,我可是你们史大人女婿请来的贵宾,你们胆敢这样对我说话,不怕我在史大人面前告你一状吗?”伴读眼看着快hold不住了,只能搬出了李双喜的大名来。
  “史大人和他女婿?你可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他们可是从来不会来我们这种烟花之地的。”说起史大人,老鸨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眼前这个明显吃‘霸王餐’的家伙,怎么可能和史大人的形象,联系的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