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我爸是李闯王第三十六章 声色犬马,我爸是李闯王第36章 声色犬马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我爸是李闯王 > 第三十六章 声色犬马

第三十六章 声色犬马


  史妃雪是正统的大家闺秀,很少出门。她真的想象不到,一个容纳不正经女人的青楼,面积竟然会如此之大。
  穿过了前面人声鼎沸的大厅,走过中间的天井,再来到后面一楼的雅厅。两侧是红色的木质楼梯直上二楼,每一扇门都关得严严的,这里和外面相比,格调就要安静高雅的多了。
  在春花的陪伴之下,推开一扇精雕细刻的木门,眼前一阵‘财色酒气’扑面而来。大厅之内,坐在两边的都是锦衣华服的富家公子,正前方圆形的舞台之上,优雅的古琴与琵琶声悠扬悦耳,台下靓丽的舞者,穿着华丽的舞衣翩翩起舞,跳着让人沉醉的舞蹈,正是一片声色犬马的盛景。
  “公子,坐这里。”史小姐在人群之中,还没有找到李双喜的身影,就已经被春花按坐在了一张空酒桌旁。
  “还不知道公子姓甚名谁?”春花拿起桌上的酒壶,给史妃雪倒了一杯酒。
  清澈透亮的酒在酒杯中晃动着,史妃雪还没有喝过酒,一时之间,竟有些慌乱起来。
  “我家公子姓史,和你们这的督师一个姓。”夏春在后面答道。
  “史公子呀,来,我敬你一杯。”从书童的口气中,春花已经可以听得出来,眼前的书生来头不小。
  这可是她服务客人必备本事之一,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然一不小心,得罪了贵客,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特别是对于这种连书童说话都‘不可一世’的主,那自然是得小心伺候着。
  “啊,我不善饮酒。”史小姐没找到人,开始有一些后悔来到这里了。
  正在二人推却之间,舞台上的音乐停了,一切突然都像静止了下来。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随着一个女声的轻声吟诵,舞台上款款走来了一名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子——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春水般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仿佛在勾引着男人去一亲芳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那些没有定力的男人的神经。
  ‘这个女人一定是艳红了。’连史妃雪都看着这个女人有点呆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
  “这个就是我们这里的头牌艳红了。”看到史公子直勾勾的看着艳红一言不发,春花的心里不由得轻蔑地叹了一声:‘还以为你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同,还不是一样的好色之徒!’
  “真是个骚狐狸。”夏春倒是在后面站着,忍不住轻声嘟噜了一声。
  全场的男人似乎都被艳红的出场震住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声应答。
  “史公子,不如你和艳红互动一下。”春花怂恿着。
  “是呀,公子,风头都被她抢走了。”夏春在后面也嫉妒起来。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史妃雪终于出手了,夏春的话刺激了她。是的,她是来和这个女人抢相公的,自己怎么能一声不吭呢,何况自己从小就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站起来的史妃雪再次惊呆了所有人,因为这个‘男人’长得简直比女人还要漂亮——一对漂亮的丹凤眼,柳叶眉,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潭,顾盼之间,自有一番清雅高贵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慑、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在那冷傲灵动中,又颇有勾魂之态,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久久难忘。
  “好好好,一个寂寞难度,一个悔不当初。真是绝配,绝配。”众人只见声音不见人,正在疑惑之时。从房梁上跳下来一个女人,一袭白衣,容貌俊美,黑发如瀑,肌肤如脂,眉若轻烟,清新淡雅,杏眸流光,水色潋滟,挺翘的鼻下是有点粉色的樱唇,性感中带点小俏皮。这张容颜虽算不上倾城倾国,可是看上去却甚是舒服,甚至越看越好看。
  “又来一个骚狐狸。”史妃雪还没有看清是什么人,她的身后,已经传来了夏春的又一声嘟噜。
  ‘夏沁!’这个女人竟是夏沁。在史妃雪的眼里,她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竟然也长得这么美。看来,原来是丫鬟的身份,掩盖了她的容颜。
  “公子,该你登场了。”夏沁有意无意地向史妃雪这里望了一眼。不知为什么,二人的目光相对的一瞬,史妃雪的内心,已如做贼心虚似的慌乱起来。
  “李公子,李公子,”随着李双喜出现在了舞台之上,坐在台下的男男女女都欢呼了起来。
  “李公子,今天唱一首什么歌?”一看到李双喜出来了,艳红直接就‘扑’了上去,一下子就挽住了他的胳膊,宛如一个等了许久爱人的少女。
  “姑...”台下的夏春吓得捂住了嘴,而史妃雪的脸色,开始变得异常的难看起来。
  “不如,我们就请这位公子和艳红姑娘一起为我们李公子伴奏这首曲子吧。”夏沁再次指向了史妃雪,她这是故意要让二个女人,坐在一起一比高下。做过贴身丫鬟的她,当然知道史小姐的琴艺高超。
  “承蒙这位姑娘抬爱,那我就上来献丑了。”史妃雪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在她的骨子里,流着兵部尚书史可法不服输的血。
  看到站出来的史妃雪,李双喜可笑不出来了,他从来没想到像史妃雪这样的大家闺秀,会冲到这种烟花之地来,他有一种突然被‘抓奸’了的感觉。。
  “我有一个要求,这位姑娘一看就是武功不凡,不如我们一边弹奏,你一边耍剑助兴可好。”史妃雪一边向台上走着,一边调皮的看着夏沁说道。她可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
  “好,太好了。”有歌、有曲还有美人舞剑。台下那些自认为是文人墨客,风流才子的公子哥们,还不使劲的鼓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