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欧皇攻略第二十二章 神秘女人,欧皇攻略第22章 神秘女人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欧皇攻略 > 第二十二章 神秘女人

第二十二章 神秘女人


  一路风尘仆仆,薛哮天和韩渊总算赶回了施特龙贝格。所幸一切都是原来的模样,只是浪漫莱茵斯坦因城堡的工程进度又增加了。外墙已初具雏形。
  不过薛哮天也没打算要建个多大的城堡,他只是想要埃尔兹城堡那样的小型城堡。不过近期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领土的扩大,施特龙贝格这个昔日首都显得越来越偏僻。
  虽然这里是薛哮天发家的地方,感情还是有一点的,而且各项设施都比较完备,但是由于过于靠近边境,而且有点脏,所以薛哮天还是想把“首都”迁到北豪森去。
  因为北豪森处于薛哮天领地的中央,不至于一开战就被敌人夺取了首都,那多没面子啊。而且北豪森是薛哮天领地内新建的繁荣的干净的“现代化”的城市,薛哮天在哪里可以感受到前世的回忆。
  至于施特龙贝格正在修建的城堡,那都不是事儿,在北豪森再建一个!反正薛哮天有钱,施特龙贝格这个就当避暑山庄了!
  不过呢上面这些事终归还只是想想,薛哮天现在还是只能回到老领主府的办公室内办公。
  韩渊把薛哮天带到领主府的花园内,果然,已经有好多个笼子放在花园里了,而笼子里则关着许多女人。这些女人的脸色大多十分苍白,而且脸脏脏的,衣服也是破旧、脏脏的。
  薛哮天看了是一阵心疼,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他对韩渊说:“你这是虐待了吧?快把她们放出来。”
  “诶,别,行了,你就别装了。”韩渊道,“就算你把她们放出来她们也走不动。”
  薛哮天见自己被拆穿了,只好装作没听见,然后在笼子旁边走来走去当作验货了。
  笼子里的女人大多是睡着的,只有偶尔几个人有气无力地抬头看看薛哮天,接着又睡了下去。
  “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薛哮天道。
  韩渊听了,不屑道:“欧洲中世纪买卖人不就是这样的吗?得啦,我这儿还有个赠品,你跟我来看。”
  薛哮天跟着韩渊来到花园角落里的一个笼子旁,只见里面关着一个病怏怏的女人,她的肤色白偏棕,脸色不太好,但是却体现出一种异域风情,看起来约莫30岁。虽然她身上穿的紫色衣服已破旧不堪,但却时时透露出王者的威压。
  看着她及腰的金色卷发,薛哮天不禁入了迷。
  韩渊应该是发现了薛哮天的样子,然后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道:“怎么样?这赠品不错吧?长得是确实不错,但是你也别太认真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她当赠品吗?她身上可能带着传染病,可能活不长了……”
  “哦,这样啊。”薛哮天脸上露出伤感,“但是我不在乎。等她醒了我要跟她聊聊天。”
  韩渊点点头,其实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就算有传染病又能怎样?看起来也不像是黑死病……要不是这小家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而且体质弱得不得了,船上上吐下泻,我才不愿把她送给你呢。”
  于是薛哮天便支开韩渊,一个人就在这笼子边坐着,等女人醒来。
  过来半个小时吧,女人总算睁开了眼睛,但是看见前面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薛哮天却也没有震惊,而是很沉着冷静地说道:“你是谁?”
  “你猜啊……”薛哮天道,“我现在可是你的主人啊!”
  女人的眼睛越瞪越大,她的眼睛里闪烁过悲伤的光芒,紧接着,一丝泪花在她的眼中闪动,显然是又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看着女人的样子,不知为何,薛哮天突然心生爱怜。按照他能想起来的记忆,他在前世一直是个缺爱的人,从小父母双亡,自己吃百家饭长大,长大了想找个女朋友,却没有人愿意搭理她,甚至遭遇了挫折。所以薛哮天虽然心生爱怜,但他还是有点慌,不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薛哮天把手伸进笼子里,企图用安慰猫、狗的方法安慰女人,谁知,薛哮天刚把手放在女人的头上时,女人便发疯了似的抓住薛哮天的手,然后一口咬下去。
  “啊……”薛哮天吓得猛一缩手。
  女人见了,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快把我给杀了吧,哈哈哈……哼,竟然敢把肮脏的手放在我的头上……你不看看我是谁……唉……”女人又是一阵伤感,然后一屁股坐回去,把头埋在臂弯里。
  “没事没事,我不会怪你。”薛哮天轻声道,虽然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女人,但是他知道此时不能发火,“我的身世是这样的,我想你会觉得有趣的……”
  于是薛哮天便把恩斯特的身世全部告诉给了神秘女人,最后他说:“你平常也就不用与我多礼了,就叫我恩斯特就好了,如果叫我丈夫那是更好的……”
  神秘女人听着听着,轻轻地笑了起来,她仿佛是在笑薛哮天不知天高地厚。她道:“好歹你看看自己才几岁啊……而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一个很危险的人,也许,我还会把身上的疾病传给你。”
  “不,不可能的,我不怕。”薛哮天道,然后他找来韩渊,把笼子的锁给解开了,然后他对神秘女人说:“你可以自由活动,可以去散散心。你在我的领主府内可以享受到最高待遇,你想要什么可以尽管向侍从们讨。而且,我建议你不要走出领主府。”
  然后,薛哮天摸了摸下巴,低声道:“等你有心情了再告诉我你的故事吧,我随时洗耳恭听……”
  女人头一扭,侧在一旁,装作没听见,而且刚开始嘴里似乎一直在默念:“行吧行吧,你快滚。”但是薛哮天起身要走的时候,女人突然抓住薛哮天,然后说道:“我叫佐伊,至于我姓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所以我只能认定我是来自一个普通家庭,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在流浪了。我最开始是在一个游牧部落手下当奴隶,然后一次机缘巧合,我被他们卖到了罗马,然后几经周转来到了威尼斯,然后就被那个万恶的商人抓住了……”
  看到佐伊突然回心转意,薛哮天十分惊喜,然后摆出惊喜的神色,但是他思考着:“这佐伊……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啊,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好像是哪个大人物的曾用名来着……啊,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哦对了,我还记得我曾经在罗马的时候,有个叫做皮埃特罗的又胖又秃的家伙想把我拐到遥远的东欧去,哼,我才不想去呢,所以我就逃跑了,话说那个家伙的手下可真多,我逃了好久,最后我被拐到威尼斯去了。”
  薛哮天听着,想:“这不就是不断给线索吗?我可不能让她认为我很菜啊!”但是他绞尽脑汁想了好久就是想不出来,于是他红着脸说:“太抱歉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刚才那个皮埃特罗……他的全名应该是皮埃特罗·巴尔博吧?”
  佐伊看到薛哮天难堪的样子,笑了笑道:“我也没非要你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呢。至于那个人的全名……应该是吧,我也不清楚。”说完,佐伊笑得更开心了,是银铃般的笑声。
  薛哮天听着渐渐入了迷,他感觉自己的人生渐渐充实起来,特别是在近期。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马太效应吧,已经得到的东西就会不断地得,多多益善。
  这个笑声简直让薛哮天发软,他在内心里大喊:“太可爱了……”
  然后,薛哮天又马不停蹄地把艾历克斯、韩渊、小海啥的都一一介绍给佐伊。
  就在这时,艾历克斯冲进花园,对薛哮天道:“恩斯特恩斯特,又有人造反啦!但是这次造反并不是武装造反,而是示威游行,示威者已经占据了施特龙贝格各条交通要道,甚至阻碍了交通,你得赶紧去处理。”
  薛哮天不屑道,而且声音比较大,似乎是刻意想要让佐伊听见:“怎么又有人造反?不过他们算什么东西?让我去会会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