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欧皇攻略第二十三章 皮一下很开心,欧皇攻略第23章 皮1下很开心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欧皇攻略 > 第二十三章 皮一下很开心

第二十三章 皮一下很开心


  薛哮天跟着艾历克斯走到了领主府的门口,此时领主府的门口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他们都高举着抗议的牌子,上面大多写着:
  “开放金坷垃秘方。”
  “开放彩票站加盟。”
  “士兵裁员,我们不要穷兵黩武。”
  牌子一上一下,此起彼伏,从远处看,就好像大海中的浪涛,蔚为壮观。但是,越往后面的人,脸上的表情就越麻木,可见他们是被威逼利诱的,整个抗议人群其实只有站在前面的一些组织者在唱独角戏。
  薛哮天看到此情此景,心里暗想:“这个套路不对啊,怕不是有黑恶势力……果然,社会的发展会带来这些东西,我要扫黑除恶!”
  然后,薛哮天面对人群大声道:“亲爱的人民,你们都图些什么呢?我给你们的利益还不够多吗?而且,你们仔细想一想,我相信你们都是聪明人,我做这些事情都是正确的啊!我都是在为大家谋福利!”
  接着薛哮天又摆出一副极严肃的神情,用极威严的声音道:“而且,如果你们再这样扰乱治安的话,我可以把你们定罪抓起来。”
  听到要被抓起来,许多人因为害怕便四散而去。而前面那些高喊造反口号的人看情况不对,也趁乱逃跑。他们跑得飞快,薛哮天一个人都没看清。
  不到一刻钟,领主府前便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甚至因为一个人都没有,宁静地有点可怕。
  旁边一个“纪”的军官走上来说:“报告男爵大人,暴民们已经从主要道路上纷纷离开,交通已经恢复。”
  薛哮天点点头,并摆手示意让他自己安静一下。于是薛哮天便独自走进领主府内,又来到后花园散步。
  他边走边想:“看来这叛乱分子还是存在,而且十分不安分,看来我要想想对策了,要彻底压压他们的锐气。”
  “现在是1483年,照理说文艺复兴已经开始很久了,连科学革命都快要开始了。”薛哮天想着,“那么让我联想一下,联想是个想方法的好途径。
  “文艺复兴是一场披着复兴辉煌罗马、希腊文化的皮囊的以人文主义为核心的资产阶级的思想解放运动。”
  “那么好了,罗马最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是什么呢……”薛哮天顿时卡塞,然后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正巧看见一个薄窗帘后,几个人正在进行一年一度的洗澡。薛哮天见了,立马脸红地低头继续思考,薛哮天又为这“一年一度”而羞愧。
  “对啊,洗澡!这我认为的罗马最奇葩的事情不就是澡堂吗?罗马不仅以澡堂为一标志,更诞生了澡堂政治啊!这澡堂,或多或少地影响了罗马。而且,纵观罗马历史,罗马的衰败的原因之一也是人们在澡堂里穷奢极侈,挥金如土。”
  “可以说是成也澡堂,败也澡堂吧!我如果适当地多建澡堂,便可以进一步提升领地的卫生水准,而且大家可以经常洗澡,向现代文明靠近!而且,在朦胧的烟雾中,全身一丝不挂的叛乱分子可以被‘岚’们轻松击杀!”
  “况且,如果追求古罗马、古希腊的文化,那不正是开历史的倒车搞愚昧吗?那不正是教廷想要的吗?这样做还可以讨好大主教们,一举三得啊!我对外就不宣称继承文艺复兴的衣钵,而是复兴罗马文化。”
  薛哮天当即兴奋地一拍墙壁,产生了很大的声音,甚至墙壁也有微微振动,而远处洗澡的人听到有声音,便飞也似的关上窗户,惹得薛哮天是异常尴尬。
  次日,澡堂便如雨后春笋一般在薛哮天的领地内开工了,按照薛哮天的命令,每个镇子至少要有两个,至于百姓呢,他们觉得反正这些工程给工钱,拉动内需、增加就业岗位,也就没有什么抱怨的声音。
  ————我是分割线————
  一个多礼拜后,大部分的澡堂便完工了。薛哮天还特意去参加了这些澡堂的剪彩仪式。薛哮天在每个剪彩仪式上都高声宣布:“这个澡堂的建立,将会是我们迈向辉煌文化的又一个进步!”可是下面围观的群众却没有听懂的,都面面相觑。
  这些澡堂按照现代的说法来说,它们属于国有经济,而且薛哮天控股还比较少,澡堂的票价也低。于是那些新兴的资本家们便向薛哮天抗议入不敷出,于是薛哮天便用补助金塞住了他们的嘴。那些资本家本有钱了,在薛哮天政策的鼓励下,也开始独立兴办工厂。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以施特龙贝格为为首的莱茵河沿岸经济圈将进一步扩大。
  另外,薛哮天也颁布一条政令说:“领地内的所有居民必须要一周洗一次澡,否则罚款一次1芬尼,互相举报者有奖。”谁知,这条政令颁布初期竟然为薛哮天增加了一笔不小的财政收入。当艾历克斯不解地询问薛哮天原因是,薛哮天说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薄利多销”。
  “但是,税率降低到二十税一。”薛哮天又说道。
  当然薛哮天也没忘了正事,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之仗便开始了。
  薛哮天先命令“岚”找到有叛乱意向或行为不正常的人,然后瞅准机会对他们实施制裁。
  比如在施特龙贝格第一浴场,有一个人正在洗澡——当然,他是叛乱分子,只不过是“岚”认定的初级叛乱分子。
  此时已是秋日过半,欧洲已经的凉意已是很浓。当他左搓搓右搓搓洗得正嗨时,突然,水断了。与此同时,一阵阵凉风吹进来,使得他鸡皮疙瘩起来了。
  然后他不穿衣服直接跑出去,想看看谁把水断掉了,但是谁知出去之后,人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让他很是尴尬,只好赶紧回去穿衣服离开这鬼地方。
  一天,在施特龙贝格第二浴场,一个中级叛乱分子——即之前带人在领主府前抗议的人,正在浴室中欢快地搓澡,突然,不知为何,他发现迷蒙的烟雾中,四周的人纷纷散去。但是他技高人胆大,并没有搭理他们。
  这时,他发现四周的白雾慢慢变黑,好像在其中有黑影,有人,突然,从白雾中窜出几个彪形大汉,他们站在浴池边缘上。
  叛乱分子好奇地抬头看去,大眼瞪小眼……
  大汉们一把抓住叛乱分子,不穿衣服直接带走,任凭他的惨叫声回荡在浴室中。
  “说,还敢不敢造反了!”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厉声道。
  “不敢了不敢了,请各位好汉先让我穿上衣服吧……”叛乱分子求饶道,甚至还带上了哭腔。
  此时另一个彪形大汉不屑道:“切,就这样还想造反,唉,真不知天高地厚……”
  旁边围观的群众看了,纷纷偷笑。其中有个人对身边的人说:“我告诉你们啊,这种事情就叫满头大汉呐!”此话一出,惹得众人大笑。
  自那以后,北豪森、南豪森、内尔特尔斯豪森等的各处澡堂内,惨叫声一声连着一声,听得那叫一个寒碜,比杀猪声还恐怖。很快,示威游行等事情便越来越少,直至近乎没有。
  而此时,遥远的彼岸,王伯虎的动作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