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盛唐狼烟第033章 月下唠叨再表白,盛唐狼烟第33章 月下唠叨再表白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盛唐狼烟 > 第033章 月下唠叨再表白

第033章 月下唠叨再表白


  古人异常执着,十有八九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们的观念很难改变,更听不得劝说。
  别看一点红是个娇小的娘们,发起狠来,寻常的男人,十个都不见得是对手,陈天骄担心她伤了张倩,掏出兵家钜子,扬手丢给她:
  “拿去拿去,破牌子一个,用得着连骗带抢的?”
  破牌子?
  呵呵……
  一点红笑了笑,将牌子往衣服上擦了擦,塞进腰里藏好,偏着头看向陈天骄:
  “别怪我没提醒你,天王山非同寻常,那董逵只是排行老三,其上还有两个杀人不眨的大魔头!”
  魔头,
  能有多魔,
  再魔头还能魔得过你一点红?
  动不动就亮刀子,还他娘的瞎比划,很吓人的好不好,这要搁现代,早就叫经查叔叔抓去蹲监狱了。
  陈天骄暗自哔叨,两只眼睛从未离开过一点红,虽说在夜里,可在明媚的月亮和跳动的篝火照耀下,这一点红小脸是越瞧越好看,越看越耐看。
  当然,一点红也在看到他,心里同样在哔叨:
  家仇国恨,
  你要我怎么做,
  跟你浪迹天涯,
  我还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咱们也不能冷落了陈天骄的原配夫人,张倩完全符合古代女子含蓄的气质,她不看陈天骄,也不瞧一点红,而是眉眼低垂的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篝火。
  跳动的火苗印在她黑漆的眼眸上,她忧心忡忡:
  东西都给了,
  她怎么还不走呢,
  是想杀了相公,
  还是想勾搭相公?
  三个人,彼此沉默着,耳朵里只听到夜莺和火苗窜动的声音,这让黑夜显得有点惊悚,那一点红当先打破平静,往怀里掏了一根精美的发簪,递给陈青峰:
  “给你,天王山的大当家是我师姐,他见到这个自然不会为难你!”
  师姐,
  还是大当家?
  陈天骄惊悚的接过发簪,心想道:“这个时代的女人,都是疯子吗,舞刀弄枪的,也不怕闪了小蛮腰?”
  “你师姐有少斤?”
  陈青峰不问有多少斤量,而是问有多少斤,他意欲何为?
  斤这个单位,最直接的就是和肉扯上关系,多少斤说白了就是有多少肉,如果是个胖子女人,看上自己,那可就呵呵了!
  当然,一点红也是一脸疑惑,俏眉皱起:“你什么意思,确定不是斤量而是斤?”
  “废话,她多少斤量关我什么屁事,麻利点,告诉我她多少斤!”
  在大唐,似乎没有斤这个单位,一点红摇头,表示不明所以:“多少斤量我倒是可以告诉你,这多少斤是个什么东西,恕我才疏学浅,抱歉!”
  “相公,你想问姐姐的师姐有多重吧!”
  还是张倩懂陈天骄,靠过来,挨在陈青天骄的肩膀上,俊俏的脸叫那火光照得通红,嘴上说:“我们这里没有斤之说,只有石升斗合呢?”
  “对对对,就是这个,说说看,你师姐有多少石?”
  多少石,
  他莫不是有病,竟然问起山中粮草?
  一点红满脸不快:“我师姐人称北海神刀,死在她刀下的亡魂倒有个几百石,你莫非皮痒,也想凑个数?”
  这理解能力……
  陈天骄很是无语,只好起身现场说法,指着自己,抓脸说:“瞧瞧我,这体格,160斤,换成你们的说话就是一石半,我是问你师姐有多重!”
  哎,坐下来,他摸着额头:一天天的,沟通都有问题,这要是问她有多少米,那不得又要比划刀子了?
  一点红愣了愣,
  原来是这个意思,
  可是他好生生的问师姐有多重干吗,莫非是瞧着瘦小,想夺了山头?
  不不不,我不能害了师姐,不如往大了说!
  想了想,她捡起一根棍子,往篝火里搅得火星四溅的说着:“哦,原来如此,那师姐估计有五石重吧!”
  多少,五石重?
  陈天骄吃惊不小,掰着手指头算着:
  一石大约是五十九公斤,
  五石接近三百公斤,
  天啊,三百公斤,这还是人吗?
  露着惊悚的表情,陈天骄表示不信,摆手道:“你当我三岁孩子吗,五石重的人,还怎么就是北海神刀了,还能杀几百石的人,骗鬼吧你!”
  一点红尴尬一笑:“你问这干什么,不说目的,我又岂能上你当,不错,我师姐的确没有五石重,她甚至连一石都不到,但你若想夺了山头,我一点红发誓,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石不到,
  那就是不到一百斤,
  标准的身材,
  呵呵……
  笑了笑,陈天骄勾着手指,让一点红靠近了才说:“哎,我是怕她要我压寨,太胖的话,我压不住啊!”
  一点红一愣,而后“咯咯”的笑出了声音,甩手往他脑壳上敲:
  “你这个无耻之徒,想得到挺美的,师姐已经皈依佛门,四大皆空,又岂会瞧上你这个小白脸?”
  陈天骄有时候的确很无耻,比如现在,他居然顺势捉住了一点红的手,而且还含情脉脉的瞧着她,嘴上说:
  “她瞧不上就瞧不上,那你呢,你瞧得上吗?”
  直接,
  干脆,
  古人羞涩,他却如此放浪!
  一点红顿时面红耳赤,羞涩得低下头,手上好似是触电了,嗖的一声扯了回来,背过去身子,鼓起腮帮子道:
  “你怎如此轻浮,女孩家的手,能随便能捉的吗?”
  “呵呵,不能随便捉,那随便就能捉了嘛,又不会怀孕,你紧张个屁,老子这叫表白,哎,算了,跟你说也白搭,你们不懂!”
  表达不算很成功,陈天骄丧气得很,摇头哔叨一通,捡起棍子,将面前的篝火一通乱戳,戳得是灰尘飞扬,火星四溅。
  一点红心跳很快,而且还带着些许悸动,可羞涩的本性使她不知如何作答,只得是抬手将腰间香囊扯下来,也不回头,伸手递过去说:
  “这是我杨家的传家之宝,送个你!”
  传家之宝,那不是要值很多钱?
  陈天骄赶紧接过来,对着火光照了又照,嘴里笑嘻嘻的说:“呵呵,我喜欢这个香包包,以后每天都会带在身上,可是我要送什么当回礼呢?”
  金子,太庸俗!
  一个吻吧,又显得轻浮!
  一个拥抱,可能要被扎一刀!!
  可除了这些,他就没有其他的了,瞧着面前的火光,他眼前一亮: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