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全球穿梭19、张兴的裤带,全球穿梭19、张兴的裤带_科幻灵异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全球穿梭 > 19、张兴的裤带

19、张兴的裤带


  日出,霞光洋洋洒洒。
  刺眼的光落在眼上,脑海的困意催促着舒黎伸手,让他将那灯关闭。
  手在空中扑腾几次,舒黎才反应过来,他要关灯,可能需要找后羿借箭才行。
  起身,深呼吸。
  张兴还在熟睡,舒黎也不打算打扰他,在石头间几个跳跃,然后趴在一块石头上,再将脸交给大海清洗。
  这种感觉,还行!
  就是多少有点寂寞,一个人用这么一大盆洗脸水。
  直至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舒黎才将自己的脸从海水中取出,就着朝阳,欣赏一下海水中撒上阳光的脸庞。
  嗯!有进步,今天又比昨天帅了一点。
  今天绝对又是一个艳阳天。
  曾有人说,懂得自我欣赏的人,大多都会成功,所以舒黎一直没有改掉这个习惯,每天起床照照镜子,看看帅哥!
  静静欣赏几分钟之后,舒黎才返回巨石下,伸手推推蜷成一团,小圆脸缩在膝盖间的张兴。
  “嗯?不要推我!”
  谁曾想小圆脸右手有气无力一甩,打开舒黎的手,翻个身,就又继续蜷成一团。
  舒黎一脸哭笑不得,起床气,果然是一生之敌!
  苦笑一阵后,他干脆直接伸手捏住张兴的鼻子,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结果又是半晌过去,舒黎发现这家伙还是半点反应没有,他大概估计一下,这都快过去四分钟了吧,这还是人吗?
  舒黎怒了,直接拉着小圆脸的双手,将他一把拽起身,结果这家伙还是脑袋耸拉着,全身都软绵绵的,活脱脱一副美人蛇的样子。
  舒黎又是几把摇晃,小圆脸才恍惚的睁开眼睛。
  小圆脸继续耸拉着身子:“哥,天亮了吗?”
  “不是,现在是傍晚!”
  “那你叫我干嘛?”
  听到这话,舒黎直接无语了,你瞧瞧,这特么都是什么人啊!
  “老虎来了!”
  “嗯!老虎,哪里?哪里有老虎?”
  看着蹦起来的张兴,舒黎真想照着他的小圆脸再捏捏,眼看小圆脸又要重新坐下,他赶紧开口:“快点洗个脸!然后我们去找住处!”
  张兴揉揉眼睛:“是哦,我们还要找住处!”
  感情你以为这是家里啊!
  舒黎无力吐槽,看着张兴的样子,他脑海中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曾经叫几个儿子起床的日子。
  不要误会,不是真儿子,而是同宿舍的几个憨批。
  你别说,那样的日子还真是让人怀念,一人犯错,全宿舍批斗,有谁起早了,等到的同样是一片大骂。
  哎!
  恨时光太匆匆,我却越来越帅。
  内心上文不接下文的感慨,直至张兴洗好脸回来,舒黎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停下。
  张兴拉起衣角擦擦脸:“走啊,哥!”
  “一日之计在于晨!”
  舒黎白了他一眼:“我还用你说!”
  舒黎起身,两人就沿着海岸线再次寻找住处,花费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两人终于选定了一个山洞。
  也不能说是山洞,因为他们两个找的地方是由两块巨石搭建而成的。
  两块巨石和山壁,三方碰头,坐落在山壁上一块大约五十平米的倾斜石板上,留下一个不太高大的出口,甚至舒黎进出都要弓着身子,不过这样也足够隐蔽,舒黎正是看上了这点。
  选定地点之后,剩下的自然是就是往里面铺点天然、无公害树枝垫。
  这个工程大约花费了他们两人一个小时左右,居所搞好之后,舒黎就盯着张兴打转儿。
  一双眼睛好像要把张兴看穿一般,看得小圆脸浑身不自在。
  张兴实在受不了他的目光:“哥,你要干啥?我真是男的!”
  张兴的话显然没有作用,舒黎仍然盯着他,甚至已经把手伸向了他的裤子。
  张兴立刻向后一跳,一脸警惕的盯着舒黎。
  舒黎却是一把抓住他:“别闹,我干正事呢!”
  ⊙﹏⊙
  这特么还是正事?
  张兴还想跑,可是舒黎的魔抓已经牢牢扣住他,哪里肯让他逃跑,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舒黎解开了他的皮带。
  小圆脸感觉全身都不好了,不过似乎之前还没试过呢,想到这里,他既是难受又是兴奋。
  小圆脸闭上眼:“来吧,哥!”
  舒黎抽出张兴的皮带,看见他闭着眼睛,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把小圆脸拍得哎呦一声捂着脑袋。
  舒黎看着张兴皮带上的金属:“想啥呢?你说你,思想咋这么龌龊呢?”
  “去,给我找两块石头来!”
  张兴一手摸着脑袋,一手提着裤子,听到舒黎的话,一双眼睛就那么看着他。
  舒黎见他没动静,从旁边抽出一根相对较软的树枝,就递给他:
  “来,这种天然的裤带,要不是看你是我兄弟,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张兴白眼一翻:“哥,你变了!”
  舒黎听到这话,正在扣弄皮带扣的手一顿,然后很自然的看一眼小圆脸:
  “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变了?”
  张兴一边把树枝挨个穿过裤子上的扣子,一边道:“总之,你变了!”
  舒黎没有理他,但是见他好一会儿都解决不了,干脆直接放下手中的皮带,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树枝。
  舒黎出手,张兴老老实实被他拽到身前。
  只见舒黎将树枝的两头分别旋转,待树枝两边都出现明显的扭曲痕迹之后,两边再一扣,然后之前被用力旋转过的树枝就自然的向后缠绕在没有旋转过的部分。
  舒黎拍拍手。
  完美!
  张兴抖抖腿,你别说,还真挺紧。
  舒黎看着他新奇的样子,嫌弃的挥挥手:“现在快去给我找两块石板,记得找一大一小两块啊!”
  张兴哦一声后,一边跑去找石板,一边时不时低头看看自己的绿色裤带,越看他越是觉得就两个字,拉风!
  舒黎目送张兴跑出去,摇摇头后就继续低头摆弄张兴的裤带。
  没一会儿,张兴找回石板,舒黎又吩咐他去找直径五厘米左右的木棍。
  至于他自己则是将大的一块石板垫在下面,然后拿起小的一块小心翼翼的往皮带扣上敲打。
  这个岛上,金属类的东西基本没有,张兴腰上的皮带有金属,还是刚刚张兴躬身进出他们俩的居所时舒黎才注意到,所以自然要利用好。
  将皮带扣上较大的一块金属花费十来分钟取下,其他小的部分舒黎也小心翼翼的收到了家里。
  注意到张兴还没回来,舒黎又拿着那块金属来到海边,选定一块合适的石头后,就开始磨刀。
  此刻金属摩擦礁石的声音,舒黎是越听越觉得悦耳,甚至不自觉的他就随着来回摆动的金属开始哼起来:
  “摩擦,摩擦,我是磨刀的小行家!”
  “摩擦,摩擦,我是无敌又俊郎的舒黎!”
  ……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花费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将皮带扣一边磨出锋利的样子,舒黎恋恋不舍的起身。
  注意到张兴已经回来,正迎着阳光认真的扭树枝,舒黎意犹未尽的拿着磨好的金属返回居所。
  回到山洞前,比对一下比例后,舒黎用右脚踩着木棍,左手扶着金属片,右手拿着石头就往金属片上刚刚他故意没有磨的地方砸。
  一下,两下……
  木头哪能敌得过金属,仅仅五下,金属就深入木头。
  右手扔下石头,确定金属片固定之后,舒黎又捡起张兴的皮带往木棍上缠。
  缠好之后,虽然那长出的一截皮带,让舒黎看着难受,不过想到他们两个终于有刀了,他的强迫症也就被冲淡了一些。。
  虽然他们的刀是裤带半路出家,不过有了这刀之后,他们两人的生存几率明显大了很多。
  没什么问题是一刀解决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