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远阳第七章 宋渣渣?此毒无药可解,唯有佳人可医,远阳第7章 宋渣渣?此毒无药可解,唯有佳人可医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远阳 > 第七章 宋渣渣?此毒无药可解,唯有佳人可医

第七章 宋渣渣?此毒无药可解,唯有佳人可医


  甄越心看了眼宋清霁,转头看着江悦希,瞪了她一眼。啧啧啧,你男人这是护上了?
  看懂甄越心表情的江悦希脸更红了。
  “你好,甄越心。”甄越心看着宋清霁,也识趣的没有再问下去。
  甄越心想起自己晕倒在中厦大楼,好像是因为看到了什么人,那个人的身影有点像宋清霁,甄越心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打量了宋清霁半天,最终还是否决了,应该不会是宋清霁,毕竟自己之前也不认识宋清霁,怎么会看到他就晕倒呢?宋清霁又不是有毒。
  随后,甄越心又想起自己晕倒之后,迷迷糊糊看到了宋渣渣,该不会是宋渣渣送自己来医院的吧,神色陡然一紧“悦希,你有见到送我来医院的人嘛?”
  “我来医院的时候,护士说送你来的人已经走了。”江悦希给甄越心端来一碗粥。
  “走了?”甄越心声音突然大了,一脸不敢相信。那应该不是宋渣渣,要是他,他一定不会走的,他可是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好逼她负责。可是她感觉就是宋渣渣,那个怀抱……
  “怎么了?越心。”江悦希被甄越心的声音吓得手里的粥差点洒了,还好宋清霁扶了一下。江悦希和宋清霁皆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甄越心被他两人看的有些慌了“没什么,人家救了我,怎么就走了,我还想谢谢他呢。”甄越心皮笑肉不笑道。随即接过江悦希手中的粥,强装镇定地喝两口。“嗯。好粥,好粥。”
  “人家是做好事不留名。”
  宋清霁看着甄越心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联系了医生,做了个全身检察,便出院开车送甄越心回去了。
  甄越心刚刚到家,躺在床上,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越想越觉是自己在做梦,喃喃自语道“稀奇古怪,我竟分不清到底是真还是假了。”说着还伸手拍了拍脑袋。
  讽刺的是想起那个可能不存在的女人孤独的背影,她还有丝丝地心疼。
  宋渣渣:甄越心,你在干嘛?
  甄越心看了眼消息,有些烦躁,没有搭理他,这男人又找她干什么。
  宋渣渣:甄越心,为什么不理我。
  宋渣渣:甄越心理我。
  甄越心看着消息突然有些无奈,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在某个视频软件看到的一个视频。
  今天的我你爱搭不理,明天的我还来找你。又贱又萌,她前几天才给他说完不想理他,他又来了,宋渣渣这个样子像极了视频里的人。
  宋渣渣:今天……
  宋渣渣愣了好久有发道:甄越心,你是没有醒嘛?我很担心你。
  甄越心看到这个消息,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是喜悦,心悸,不太清楚。“宋与之。”甄越心轻声喊道。
  宋渣渣是在乎她的吧。甄越心心底突然升起这种想法。“唉呀,甄越心呀,甄越心你进了一次医院脑袋就坏掉了嘛?”甄越心盯着手机自言自语道。
  甄越心:我在
  宋渣渣:你还好嘛?
  宋与之感觉自己真的很难,甄越心不离自己的时候,他就像个舔狗一样,想要找她,甄越心一理自己,他就感觉没有什么话说了,他们之间就好像有一层看不见的隔阂一样。
  甄越心:我很好,今天是你送我去医院的嘛?
  甄越心感觉自己是犯浑了,以宋渣渣的性格,怎么会是他呢。
  宋渣渣:是。
  离着很远看到一个人晕倒,来往的人群突然围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上前。他不知道那个晕倒的人是谁,只是那个人的身影很像甄越心,所以他当时想都没想,抛下合作方,就跑过去救她。他想他大概是中了毒,一种名叫甄越心的毒。此毒无药可解,唯有佳人可医。看到是她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忽然变态般地感觉有些轻松,甚至有点想笑。
  甄越心:谢谢你。
  居然是宋渣渣。甄越心有点震惊,可是好像有感觉在她预料一般。
  甄越心:为什么没等我醒就走了。
  宋渣渣:公司有事,就先回去了。
  宋与之怔怔地看着甄越心发来的消息,心里下意识的就编了个谎言,他根本就没有走,只是他想着,一直以来甄越心都不想告诉别人他们的关系。他怕他在会被她的朋友看出什么马脚,所以躲了起来,一直到她出医院他一直都在,他看到了她的朋友,还看到了宋清霁,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宋清霁和甄越心站在一起就会心慌,就像宋清霁会把甄越心抢走一样,他想问甄越心她和宋清霁是什么关系,可是他有不敢,他怕结果他不能接受。
  甄越心:哦,挺忙呀,你忙完了吗?
  甄越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感觉自己打出来的话就像是在赌气一样。
  宋渣渣:忙完了。
  甄越心:宋与之,我想见你,现在,我在家。甄越心发完消息就把手机丢了好远,她一定是疯了,她居然要见宋与之。
  甄越心用被子捂着脑袋,眯着眼睛。
  “**,我替圣上南征北战,本以为一生无所求,直到遇见你,也唯有你,我求了一生。”男人一身铁甲,跪倒在地上,嘴里不断地流出鲜血,可是眼神一直死死地盯着前面,像是要把眼前的那个人印在脑海里一样,“终是我求了不可求,来生……”
  “啊”甄越心尖叫,她好难受,又是满脸的泪,心脏,眼睛是不是要坏掉了,为什么最近她总会流泪。那是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脑海里,是我的记忆嘛,还是又是别人想让我知道的。
  她看到了那个女人远远地站在那个身穿铁甲的男人旁边,满脸泪痕,嘴里不知道喊着些什么。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缥缈的声音再次传来。。
  宋与之在门口按门铃,“甄越心,开门,我宋与之。”
  他看到甄越心发来的消息就抛下手中的一切跑来见她,那可是关乎一个公司的利益,他说丢就丢,他是真的疯了,可是他却很乐意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