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二十二章 生不恋繁华俗世,大唐第一神探第22章 生不恋繁华俗世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二十二章 生不恋繁华俗世

第二十二章 生不恋繁华俗世


  椅上,那人年约三十、容貌斯文,只是脸色有些发紫,一副病殃殃的模样。
  老人是这个庄院的管家,名叫曹庸。
  他把昨晚遇见众人的事对病态文人说了,又对赵寒等人道:
  “诸位,这就是本庄庄主,也是我们这个地界的里正。
  徐望贤,徐里正。”
  大唐自上而下,设道、州、县、乡、里五级官衙,以管辖天下万民。百户为里,所谓“里正”,那就是百户之首、一里之长了。
  在乡间,“里”和“村”经常通用。
  里长,也就是村长。
  病态文人徐望贤听了曹庸的话,咳嗽了两声,有些讶异地看着赵寒:
  “这位小郎君,你们……是法师?”
  “如假包换。”
  “那可否冒昧问一句,你们,为何会到这里来啊?”
  赵寒眼珠一转,就把进山的缘故,高昌使者、衙役法师的失踪等等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你们……真的是上邽衙门派来的?”徐望贤很惊讶的样子。
  “上邽县衙的两位大人,就在这里。您不信,可以问问他们。”
  一路上,蒋怀都被吓得提心吊胆。这时候他咳嗽一声,又打起了官腔:
  “不错,本官就是上邽衙门典狱官,蒋怀。曾谦,把衙门的文书给他看。”
  曾谦小心拿出文书,让知翠交给了徐望贤。
  徐望贤接过文书,仔细看了好一阵子。
  他忽然叹了一声。
  “你们,终于还是来了。”
  湿湿的风吹过,烛火摇曳,照得文人的脸上阴晴不定。
  “这么说,”赵寒道,“那些人,他们真的来过这里?”
  徐望贤摆了摆手,把知翠使唤了出去,关上了门。
  屋里很暗。
  “诸位,”病态文人长叹了口气,“徐某等这一日,等了好久了啊……”
  原来许多年前,这片村落还只是个空谷,深藏山中、没有人迹。
  直到数十年前,北朝纷争、前隋征伐,陇右大地上兵荒马乱,战火纷飞。
  为了躲避战乱,许多百姓不得不背井离乡,千里逃荒。有的人实在不愿意远逃,就躲进了深山。
  他们发现了这个荒谷,就在这里居住了下来,繁衍生息。
  渐渐的,就有了今日的郁郁村落,还有了个自起的名字——秦安里。
  至于为什么一直不和外界相连,山民们也有一番苦衷。
  一来,能到这谷里的人,大多都经过九死一生。对于外界尘世,他们即厌倦又害怕,都不想再走出去。
  二来,这山谷得天独厚,土地肥沃、山珍众多,大家伙衣食无忧,也就没什么出去的必要了。
  可就在村民们过得其乐融融的时候,突然有一日,一桩怪事发生了。
  一个车队闯进了谷里。
  车队也就二十来人,一个个扎着长辫,长袖袍、缦裆袴,显然不是大唐的子民。
  当年,任里正的还不是徐望贤,而是他的兄长,徐继贤。
  这可是几十年来,头一回有外人进谷,更何况还是这种奇装异服的人。
  村民们都有些害怕,就推举徐继贤上前搭话。
  那车队带头的人会说大唐官话,一问之下,徐继贤才知道,这些人是来自高昌国的使团,要去长安面圣朝贡。
  只是初次东来、不认识路,误打误撞进了这谷里来。
  村民们一直隐居世外、不受管辖,就怕衙门来问罪。一听不是官差,徐继贤暗自松了口气。
  可这是他国的使节,他也不敢怠慢,马上好好招待着。
  本想着这些外邦人只是迷路,歇息一两日就会离开。谁知,那带头的高昌使者因为舟车劳顿、水土不服,竟然病倒了。
  徐继贤连忙请来村中大夫,为其看病。
  一来二去过了数十天,那使者才渐渐康复,对徐继贤连连道谢。
  当天夜里,使者说搁误太久了、怕被怪罪,就辞别了徐继贤,连夜带着车队,往谷外疾驰而去。
  徐继贤一直送到村外很远,这才回头。
  可没走几步,他就听到身后远处,有股瘆人的声音传来。
  喊杀,惨叫声。
  徐继贤吃了一惊。
  这山里除了秦安里的村民们,就没别人了。
  这深夜时分,大家伙早就睡去了。这荒山野道的,除了自己,也就是刚走的高昌使团了。
  难道,他们出了什么事啦?
  徐继贤赶紧跑过去看。
  越走越近,喊杀的声音,却渐渐停下来了。
  火光,越来越清晰,就在进谷必经之地,蛇齿隘。
  蛇齿隘?
  洛羽儿想,那应该就是我们进谷的时候,遇见那个半截黑影和曹管家的隘口了。
  “令兄在那里,看到什么了?”赵寒问。
  “兄长他啊,可是遭了大罪啦……”
  当晚,徐继贤小心走进隘口旁,偷偷往有火光的地方看去。
  车辆、马匹倒了一地,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一片杀戮后的血腥场面。
  那个带头的高昌使者,整个身体被砍成两半,只有下半截躺在地上,上半截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个黑影,站在半截尸体的前面,手持长刀。
  徐继贤忍不住惊呼一声。
  黑影瞬间飘来。
  “贼子,你们好大的胆!
  居然连我上邽衙差的道也敢劫,还杀了我们这么多人。
  说,你们还有多少人,都藏在哪里了?!”
  刀,架在徐继贤的脖子上。
  火光中,瞧得清清楚楚。
  拿刀的是一个中年汉子,身上满是伤痕血污,一身衙门捕头的服饰。
  徐继贤虽然惊奇,可他毕竟是一里之长,也是个颇有胆识的人。
  他看着汉子的衣裳:
  “壮士,你们……是衙门的官差?”
  “少废话,不说,老子砍了你!!”
  “官爷,我不是山贼,我是住在这里头的山民啊。”
  那捕头一愣:
  “还想扯谎!”
  “不,官爷,您看看我,再看看那些人,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捕头打量了下徐继贤,再看看地上,那些高昌人尸体的衣裳。
  他好像突然醒悟了什么:
  “说,你到底是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继贤连忙把自己和那些高昌使者的身份,还有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他娘的!”
  那捕头手里的刀一扔:
  “老子犯大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