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一百零九章 霜月凌空,大唐第一神探第109章 霜月凌空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一百零九章 霜月凌空

第一百零九章 霜月凌空


  黑暗里,赵寒淡然站在绿光包围里,望着孔原:
  “鬼哭峡的妖道是你手下,食人谷里的秃头人,自然也是你杀的。
  还有上邽大牢里,那个帮你布设‘尸鬼噬神狱’的阵主,他和那两位,应该就是同门了。
  说吧,他现在在哪?”
  漆黑的堂里,忽然有了些亮光。
  赵寒嘴角一抽。
  东边,白光隐隐升腾之中,站着那位俊美的白衣公子,凌若。
  “喂……”
  赵寒没好气道:“我这眼看就要套出他底牌了,捣什么乱啊?”
  凌若的身旁,袁沐风淡然而立:
  “事情已到如此田地,你以为,他还会答你么?”
  赵寒道:“答不答在他,问不问在我。
  不问,你又怎么知道他不答?
  孔帮主您别管他,咱俩继续……”
  白光中,凌若衣袂飘飘,古木匣子悬空飘起。
  袁沐风手按腰间剑柄,玄光,在剑鞘表面隐隐而生。
  孔原眉头一锁。
  今晚的这个“迷魂”局,本来已经机关算尽,万无一失。
  可他还是备下了这个“杀阵”。
  其目的,就是为了以防那个“古怪”的少年赵寒,再次莫名其妙地躲过“迷魂”局。
  果不其然,他又躲过了。
  可有这个杀阵在,以数十个精锐杀手敌他一人,就算他会化外法门,还是万无一失。
  可这突然又多出两个人,还是两个修为强大的修士。
  三个化外修行者同时出手,其威力何止陡增数倍。
  可是,这两个人刚才明明中了瘴气晕过去了,怎么又醒了?
  “好吧。”
  赵寒看了眼凌若两人,耸耸肩:
  “都这样了,只有打了。”
  微黄玄光,从他垂着的双手上冉冉而生。
  看着那三个人、三道光,孔原一声冷笑:
  “前晚我打得败你们,今晚也一样。
  布阵!”
  四周,奴仆们服饰爆裂而开,露出一身的黑衣。
  绿光陡然一灭,数十个黑影瞬间融入暗夜里,无影无踪。
  “前晚,是你下的毒?”
  白光熠熠,凌若淡漠地望着孔原,古木匣子悬空而立。
  “不错。”
  孔原冷笑着,“在那个观音庙里,你二人……”
  空气中,忽然起了一股波动。
  地面、摆设,乃至整个水榭和平台,都颤抖了起来。外头,死寂的湖面剧烈涌动而起,好像被煮沸了一般。
  那种情景、气势,就好像有某种神明,将在此时此地降临。
  白光,从凌若手里的古木匣子,大放而出。
  匣子上,无名灵禽双翅一张,仰天长鸣。白光萦绕,整个匣身变得有些透明起来。
  隐约可见,匣子里装的,好像是一把长长的物事。
  被半透明的匣子包裹着,霜色玄光卷着元气光雾,绕着兵器流转而动,犹如仙境降世。
  是一柄长剑。
  莹如凝玉、冷若寒冰,不知何物铸成。
  凛凛的风,随着那剑刮了起来,堂内,仿佛瞬间就进入了寒秋。
  风狠狠刮着赵寒的脸。
  他凝视着白光中,那柄隐隐约约、晶莹如冰的长剑。
  台上,孔原的衣衫被吹得乱飞,嘴几乎都被吹歪了。
  他冷冷一句:
  “千虺万毒阵!”
  屋内四周,无数道的暗绿光芒同时亮起,对准凌若,就要袭击而来!
  匣身转,霜光动。
  一轮明月,在匣子和长剑上升了起来,清冷冷的,皓洁明亮。
  月光映照下,屋梁、四壁、地面、高台……
  一个个阴森的黑衣杀手,现了出来。
  一张张僵尸般的脸,身上的绿光一明一暗,俯瞰着地上的凌若。
  “杀!”
  孔原一声嘶哑!
  绿光、黑影,化作一条条绿头黑身的毒蛇,往那个白光流转的俊俏公子,铺天盖地咬去!!
  月光,化作如霜剑气,漫天起,冲霄汉。
  水行,剑诀,霜月凌空。
  太耀眼了。
  世间的昏黑,人心的阴暗,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被那轮月光,照了个透彻。
  堂内所有的人都闭上了眼。
  脸上,霜风如刀,狠狠刮着脸颊。
  耳边,是无数暗器和人体落地的声音。
  头顶、脚下、四周,空气不断悸动,仿佛天地都在颤抖。
  那感觉,就像整个苍穹压在身上,人是如此的渺小无助。
  不知过了多久。
  声去,风停,天地渐渐静了。
  强行压住狂跳的心,赵寒打开了双眼。
  白光逝去,明月已收。
  阁楼的顶上,开了个圆月般的大洞,可以望见夜空。
  楼内四周一片漆黑,躺着一具具黑袍尸身,没有了任何声息。
  凌若白衣飘飘,腰间古木匣子静默如初,匣子里的长剑看不见了。
  只有一道清冷的微光,在匣口缝隙间蠢蠢欲动,被凌若的手紧紧按住。
  没人能察觉到她的口里,正在微微喘息。
  赵寒神色有些凝重。
  我当然知道,那古木匣子里装的,是个高阶法器。
  可是刚才的那种威势,就是自己见过的最高阶的法器,也不可能有。
  那剑还在匣中,只是稍运玄力,就已经震天动地、杀戮无数。
  什么东西这么凶悍?
  赵寒脑里一个激灵。
  难道竟然是,那种东西?
  高台上,孔原身上的衣衫处处撕裂,剧烈喘息着。
  东边,黑衣尸身群里,有个身躯站了起来。
  “孔原,你束手就擒吧。”
  张陌尘手按腰间黑鞘,冷峻而立。
  又是一个逃过迷瘴的人?
  孔原脸色阴冷之极。
  混账。
  万无一失的谋划,竟然一个又一个都躲过了,还能出手反击。
  尤其是,那个女扮男装的白衣公子。
  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培炼出来这些只知杀人的“傀儡”,还有这个压箱底的最强杀阵。
  要知道,以往任何敢轻视这杀阵的化外高人,都死在了它的阵下。
  竟然,逃不过她的一击?
  刚才,他就只看得到一道白光,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那,究竟是个什么法器?
  目光一冷。
  孔原的身体忽然飘了起来。
  台上,独孤亮的身体被凌空甩出,连同孔原的黑袍身影,同时撞开阁楼大门,落在楼外湖心的平台上。
  几乎就在同时,四个身影也掠了出去,落在他的面前不远。
  “一个问题都没答,就想逃?”
  赵寒凝视着孔原。
  “你以为,”孔原目光阴冷,“我的赌注,只下在了这个水榭,这些无用的人的身上么?”
  咿……
  喉咙里,一声诡异嘶叫。
  孔原的衣服爆裂而开,一袭黑袍,笼罩了整个身躯。一个响箭般的声音,从他的身上升起,撕裂了夜空。
  沉睡着的上邽城池,起了一股隐隐的躁动。
  街巷坊市间,无数个潜伏已久的黑影,从黑夜中涌了出来。
  他们一个个身着黑衣,手里的兵刃泛着寒光,向着城门、粮仓、钱库、衙门等机关要地,围了过去。
  黑暗中,那些守卫的官兵措不及防,一个个被砍倒,血流成河。
  青玉院内,水榭的四周,一排排人头从黑暗中探了出来,把水榭围了个水泄不通。
  所有黑影胸前的衣裳上,都印着一个黑色图案。
  是一条断了尾的独角黑蛇,毒牙如同尖刀,仿佛要吞噬世间。
  “上邽,已尽在我的掌握。”
  孔原道:
  “我一声令下,这城池里外、数万生民,马上人头落地。”
  “孔原,”张陌尘冷冷道,“你是想用全城百姓的命,来要挟我们么?”
  “自古成霸业者,不惜小磨。”
  孔原冷冷道:
  “那些小百姓一生都是浑浑噩噩、任人摆布,在我眼里,他们的命就跟你们,如同蝼蚁一般。”
  黑影人群的前方,孔原仰面朝天,脸上的刀疤抽动着:
  “我心,唯有江山。
  秦州,陇右,整个大唐,都将是我黑龙门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