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一百三十章 孤城,大唐第一神探第130章 孤城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一百三十章 孤城

第一百三十章 孤城


  眼见城池将破,我心急如焚。
  我并非为伪秦而急。
  毕竟这薛家只是众逆之一,盘踞秦州多年,也是处处倒行逆施,杀人如麻。
  他的存亡,与我何干。
  我心急,乃因两事。
  一,是为了这无端受难的百姓。
  战事如此惨烈,不知到了城破之日,这上邽,又要遭受何等的劫掠和屠戮。
  只是,我已位微言轻,只能望而心忧,却是无能为力了。
  可这第二桩事,我却有力为之。
  我想在停战前,亲眼目睹,这场旷世史事的始末。
  当年在大隋时,我曾随明皇帝征伐吐谷浑,这等生死战阵,我是不惧的。
  既然等不来薛仁越的令牌,我便决定不再等待。
  我决意冒一回险。
  某日夜里,三更时分。
  几日没有动静的唐军突然趁夜攻城,伪秦守军匆忙应战,城里又是一片大乱。
  我换上一身买来的秦军士兵装扮,趁着乱象里守备疏忽,一个人走到某处城边偏僻的石梯,上了城墙。
  浓夜里,城头到处都是残破的砖石,震天的杀声,和火光。
  那些唐军士兵,一个个踩着云梯攀上城头,和守卫的秦军士兵厮杀在一起,到处都是血肉残躯,全都杀红了眼。
  他们的身后,箭矢和石块不断漫天而来。
  城墙的下方,战鼓声犹如地震。
  耀眼的火把,在黑夜里连成了一条火龙,数不清的李唐军旗和人马,看不到边。
  果然是一场惨烈的大战。
  我虽也随军征战沙场多年,可大多是作为谋士坐镇后方,像这样近地亲历战阵,这还是头一回。
  那等血腥与残酷,即便再铁石心肠之人,又怎能不触目惊心?
  我自然也不例外。
  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转身逃离。
  可我不能。
  身为史官,如此亲历大战史实的机遇,可谓千载难逢,我怎能就此逃去?
  当时我就左右四顾。
  旁边不远,夜色下耸立着一处重檐城楼,漆黑无光,似乎较为安全。
  我便尽力避开那些厮杀的刀枪,贴着城头的内墙,跑了上去。
  到了城楼的梁柱下头,四周果然平静了些。
  我也觉有些体乏,就想靠在柱子上,稍作歇息。
  忽然,黑夜中,有把声音从前方传来:
  “军中的粮食,还能支撑多久?”
  那声音亮如洪钟,又有儒雅味道,即使在震天的喊杀声里,还是非常清晰。
  “父亲,那军粮……”另一把温和的声音答道。
  “我说过什么?”洪亮声音道。
  “军中只有将属,没有父子。
  末将回禀将军,军中粮食,已不足三日。”
  温和的声音不卑不亢,带着些文人气息。
  “够了。”洪亮声音道。
  一阵寂静。
  直到这时,我才有空余,看清楚声音的来处。
  浓夜下,城堞边上站着两个黑影,影影绰绰的。
  那个洪亮声音,是左边的黑影发出的,好像是个中年将官。
  “恕末将有些不解……”
  温和声音是右边的黑影,像是个年轻将官:“三日如此之短,这眼见就要断粮……”
  “我听闻,“中年将官道,“军中有人勾结城里商家,用死难百姓的尸首做成干肉,假做牛羊肉,卖给活着的百姓做粮食,以谋暴利。
  军粮是你管的,此事你知道么?”
  年轻将官一顿:“末将不知。”
  “真的不知?”
  “回将军,末将确实不知。”
  “你不知就最好。”
  中年将军道,“如今强敌来犯,我大秦正在生死存亡之际。有人竟敢在此时,借国难谋私财。
  用的,还是枉死之人的尸首。
  这等败类,待我打赢了眼前这场恶战,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将他抓来一刀两断、砍成肉泥!”
  黑暗中,铛的一声,似乎有什么兵器,狠狠砍在城墙上。
  “将军说得是。”
  年轻将官道,“此等逆上败德之人,如若抓获,末将原为将军执刀,将其碎尸万段。”
  中年将军点点头:“看到那些唐军的士兵了么?”
  “不知将军何意?”年轻将官道。
  黑暗中,中年将官的手举了起来,指着城楼下、城墙上,那些正在厮杀的士兵:
  “你看看他们的脸,和我大秦士兵的脸比起来,有什么不同?”
  年轻将官望了望:“生死厮杀之人,血怒满面,并无不同。”
  “你错了。”
  中年将军道,“他们的士兵,打起仗来确实狠。
  可他们的脸,一个个都是蜡黄蜡黄的,即使打得这么疯了,也看不到任何血色。
  那是为何?”
  “末将愚钝。”
  “那是许久没吃过饱饭的样子。
  再看我们的士兵。
  我们的人数虽然没有他们多,兵器也比不上他们好。可我们士兵的脸上,一个个都是肌肉饱满,血脉都涨起来。
  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吃得饱。
  自从得知唐军入了秦州境内,我就让你派人把这方圆百里,所有郡县的粮食全都收进上邽城,一半做军粮,一半做民粮。
  不能带走的,则全部烧掉,不得留下一斤一两。
  当时你还不明白,还问我,为什么这么劳师动众,弄得民间怨声载道。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这是因为,我早就得到情报,唐军此来乃是趁胜追击,想要一举攻下我大秦都城。
  所以,他们所带的军粮并不多,至多可以维持三个月,九十天左右。
  我问你,从唐军围城第一日开始,到今日多少天了?”
  “足有一百日了。”
  “对了。除去赶路的五天,他们的粮食最多只够八十五日。如今已经一百日了,这说明什么?
  不错,我们的军粮只剩三日。可在过去的一百日里,我大秦的士兵没饿过一顿饭。
  而这唐军的士兵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断粮了!”
  沉默,寂静。
  “可若是如此,”年轻将官有些疑惑,“唐军已断粮十五日之久,他们早该撤兵而去,又或早已饿死大半了才对。
  怎么,他们还能如此顽固,还能拼死攻城?”
  “看到那边的山丘了么?”
  中年将军指着夜里的远方,那些起伏的山的轮廓:
  “过去半个月来,那些山上密密麻麻的林子,几乎全部被砍光了。这是唐军没了粮食,靠吃树皮在死撑。
  之前几日他们都没动静,就是知道不能再这么撑下去了,所以喘了口气,准备拼死一搏。
  我收到的所有细作消息,也证实了这一点。
  今晚这次夜袭,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搏。”
  年轻将官道:“可这百日下来,我守城的大秦将士死伤无数,也已经所剩无几。
  今晚,唐军的攻势如此凶猛,只怕……”
  “怕什么?”
  中年将军道:“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他们也都明白,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这座城池,就是我们最后的生地。
  城池一破,玉石俱焚。
  所以,即使拼尽最后一人,他们也不会退的。
  只要能撑过今晚,我料明日一早,唐军必定退兵。
  到时,我养精蓄锐已久的骁骑营五千兵马,便可开城追击,把那人倦马乏的唐军,一举消灭在那茫茫的群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