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二百二十章 大军降临,大唐第一神探第220章 大军降临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二百二十章 大军降临

第二百二十章 大军降临


      上邽府兵大营,大帐里。
  
      “进去!”
  
      帐门大开,两个兵卒拽着蒋怀走了进来,蒋怀一下跪倒在地:
  
      “孟统军饶命啊,蒋某只是个下官,奉命行事而已啊。
  
      我也是被那独孤逆贼骗了,我对大唐可是忠心耿耿,绝没有丝毫的叛心啊……”
  
      孟凉斜坐在椅上,笑看着衣冠狼狈的蒋怀,对那两个兵卒道:
  
      “你们对他干什么了?”
  
      “回统军,”兵卒道,“这么个叛贼,兄弟们没少打。”
  
      “你们挺大胆啊。”孟凉道。
  
      两个兵卒一愕。
  
      孟凉道:“蒋大人是什么人,陇右道秦州上邽代县令,我大唐有名有姓的官员。
  
      你们还敢打他?不想吃这府兵饭啦?
  
      赶紧扶起来。”
  
      “是……”
  
      两个兵卒连忙把蒋怀扶了起来,躬身就出去了。
  
      “谢孟统军,谢孟统军啊……”蒋怀连连鞠躬。
  
      “坐吧。”孟凉道。
  
      蒋怀不敢坐。
  
      “放心吧蒋大人,”孟凉道,“我要真想杀了你,还会让你到这来见我?”
  
      蒋怀愣了一愣,坐了下来。
  
      孟凉就这么看着他,笑着,也不说话。
  
      蒋怀不敢抬头,坐在那里非常的局促。过了好一阵子,他实在忍不住了,站起一个深躬:
  
      “统军,您要杀要剐,就给个话吧。
  
      您这样,下官可是真的撑不下去了……”
  
      “我听说,”孟凉道,“你在跟独孤泰以前,是跟着吴晋的?”
  
      蒋怀一愕,“是……是的,下官从前,就在吴县令手下做属吏。”
  
      “我还听说,十几年前,你还在西秦的朝廷里当过差?”
  
      “啊?!”
  
      蒋怀大惊失色,跪下又是磕头:
  
      “饶命啊统军!
  
      我早已改过自新,早就是大唐子民了,这十几年来尽忠尽责,绝没有二心啊……“
  
      “那就对了。”
  
      孟凉站了起来,走到蒋怀的跟前蹲下,笑看着他:
  
      “那位吴晋吴县令,他对你很好吧?”
  
      蒋怀不敢抬头,更不敢回答。
  
      孟凉一笑:“我想也是,不然吴晋他的那个私宅,也不会全都交给你来建造了。
  
      哎呀说起来,那可真是块好地界啊。
  
      地方大、东西还多,对不对啊,蒋大人?”
  
      蒋怀一愣。
  
      他缓缓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将军。
  
      他好像有点没明白,孟凉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
  
      ……
  
      晌午,本该是日头最烈的时候。
  
      可天上那团怪云越来越厚,日光差点透不出来,整个大地上,就像黄昏一样的昏暗。
  
      上邽城墙上,旌旗刀枪林立,一片肃然的景象。
  
      咧……
  
      那扇紧闭着的巨大城门,忽然开了个小缝。
  
      一个头颅探了出来,左右瞧了瞧,突然整个钻了出来。
  
      那是个小兵,提着裤裆,急匆匆地往外走着。
  
      城墙脚下不远,一条宽大的护城河,围绕着整座城池。
  
      河上,一条长桥连着两岸,河里一滴水都没有,泥土都裂成了焦黄的土块。
  
      “憋死老子了……“
  
      小兵走到岸边,拉下裤子,对着那片干裂的土地:
  
      ”瞧你们这渴的,来,喝点够味儿的……”
  
      没有水流出来。
  
      小兵又挤眉弄眼了半天,还是没见半滴水。
  
      “他娘的,这都什么鬼天?”
  
      小兵把裤裆一抽,骂着:
  
      “都中秋了,还没有日头,还热成这样,害得老子尿都尿不出……“
  
      笃笃……
  
      有声音。
  
      小兵猛地抬头。
  
      河的对岸,长桥上,有个什么东西,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小兵搓了搓眼。
  
      那好像是一匹马,马背上驮着个货物,一起一伏的,好像就要掉下来。
  
      城里早就下了禁令,百姓们基本都不会再出城了。
  
      这时候回城的,只能是早些日子出外办事的人,看这还扛着货物,多半就是个买了货回程的商家。
  
      可这运货的马来了,那货主呢?
  
      小兵到处看了看,没人。
  
      那马也慢慢走过了吊桥,来到了小兵面前。
  
      啪的一声,马背上的东西滑下来,掉在了地上。
  
      这回看清楚了,那东西有手有脚的,是个人。
  
      可那身上浑身都是伤,血肉模糊的,又几乎认不出来是个人。
  
      小兵吓了一跳,正想回头朝城头上喊些什么。
  
      地上,那个人身忽然举起一只手来,手掌打开,里面好像有个信笺,沾满了血污。
  
      小兵吓得没敢动。
  
      那只血肉模糊的手颤抖着,喘气声,从那人身上不断传来:
  
      “来……来……”
  
      小兵有些害怕:
  
      “来……来什么?”
  
      可只剩下了喘息声,再没有话了。
  
      小兵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小心走近,把那封血信拿了下来。
  
      那一瞬,那个人身突然软了下去,趴在地上不动了。
  
      小兵看了眼那信笺。
  
      那信笺面上,好像写着一列什么字,可他没读过书,只认得其中的两个。
  
      “孟凉”。
  
      这是统军的名字,营里布告上常见的。
  
      难道这信,是给孟统军的?
  
      是谁送来的?
  
      小兵正想着,地上那人身突然蹦了起来,两只血手,一把抓住了小兵的双腿。
  
      小兵脸都绿了。
  
      “来……来了……”
  
      人身上,那把嘶哑虚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来什么了,”小兵吓得口不择言,“什么来了啦……”
  
      那人身松开了一只血手,缓缓地往后方,河的另一边指去:
  
      “他们……来了……”
  
      “他们?谁?谁来了?”
  
      隆……
  
      一种低沉浩瀚的声音,从地面传了过来。
  
      河对面的远处,苍茫大地上,似乎有一股云雾升起,缓缓飘了过来。
  
      这大白天的,又干又热,这地上怎么会起雾?
  
      小兵醒了醒神。
  
      那不是雾,是尘,漫天的黄尘。
  
      隆……
  
      隆……
  
      黄尘里,似乎有许多什么东西,越来越近。
  
      小兵虽然是个走卒,可毕竟打过仗,这声音他可是太熟悉了。
  
      是马蹄声。
  
      而且是很多很多匹马,跑起来的马蹄声。
  
      他使劲搓了搓眼。
  
      马,漫山遍野的马。
  
      每一匹马上,都坐着个冷酷的身躯,戴着一张鬼样图腾的面具,手里那把弯弯的胡刀,闪着寒光。
  
      就像一片无边的海,翻涌着,席卷了过来。
  
      小兵顿时明白了什么。
  
      吐谷浑的大军,到了!!
  
      他一转身,就想往城门跑去,可那两只血手,还是紧紧地抱着他的腿。
  
      “你个死东西,快放开老子,放开老子啊……”
  
      小兵拼命想挣脱,可那人身已经僵硬不动了,那双手就像铁锁,把他死死锁在了那里。
  
      对面,人马越来越近,隆隆的声音开始变得震耳,地面都颤抖了起来。
  
      小兵看了看腿上的那双手,又看了看那些越来越近的影子。
  
      他忽然一咬牙,向着城头道:
  
      “是胡贼,胡贼来啦!!!”
  
      城头顿时一阵骚动。
  
      无数嘈杂的人声、脚步声、刀枪出鞘声,响做一团。
  
      小兵看着那扇,还半开着的城门。
  
      此刻,家就在那里,近在咫尺,却远似天涯。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条还松松垮垮的裤子。
  
      “你小子,拉的这泡好尿啊……”
  
      小兵一抬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一声道:
  
      “城门没关,快关城门,关门啊!!!”
  
      城头上的人似乎明白了什么,隆的一声,厚重的城门缓缓关上,吊桥也缓缓升了起来。
  
      只留下了那个孤独的小兵,尸首、老马,站在城墙脚下。
  
      小兵转过身。
  
      对面,刀光、黄土,漫天滚滚而来。
  
      他骂了一句,伸出颤抖着的手,拔出了腰间那把有些生锈的刀,缓缓举了起来。
  
      一人一刀,孤城下。
  
      远处,那片千军万马的怒海,朝着这个孤独的人、这座古老的城池,奔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