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二百二十四章 抢粮,大唐第一神探第224章 抢粮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抢粮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抢粮


      高石远道:
  
      “如果他们真想围住我们,等到大军来了才动手,那根本没必要在营门之外,再另外辟出通道来出兵。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吐谷浑的贼子,还是想要马上攻城吗?“
  
      ”要真是这样,”赵寒道,“那他们之前到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攻城,打我们个措手不及。
  
      这正是这些胡兵常用的手段,不是吗高大哥?“
  
      高石远点点头:
  
      “那这既不是围,又不是攻,这些胡贼到底想要干嘛?“
  
      有些沉默。
  
      “大人,”赵寒道,“援兵那头有信吗?”
  
      宗长岳摇头:“十路急报,没有一路有回信。”
  
      赵寒道:“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封锁了一切消息,援兵是等不来了。
  
      咱们只能靠自己了。”
  
      众人望着城下茫茫的敌军营寨,无人做声。
  
      “姑娘,大人有命,这是城防重地,不能乱闯啊……”
  
      “走开!”
  
      城楼的石阶处一阵骚动,走上了几个身影,最前面一个正是洛羽儿。
  
      赵寒道:“羽儿,我不是让你在下面先等一会吗?”
  
      “是啊,”洛羽儿道,“我刚在下面等着,沈姐姐和她父亲就来了。他们说有要紧事,要对宗大人和你们说。
  
      那些守卫又不让上来,我就冲上来啦。”
  
      身旁,沈小玉一身紧身红色劲装,身材曼妙,英气逼人。
  
      “诸位大人,”她做了一揖,“我父亲有急事要禀报。
  
      可他怕这城防守卫森严,不好通过,所以就让小女子一起跟来。
  
      父亲您说吧。“
  
      身后,侯良景拄着拐杖,被侯成扶着。
  
      宗长岳道:“侯掌柜,是不是商家收粮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侯良景连忙做了一礼,就说,商家收粮还好。
  
      之前,曾大人说去找了那些商家,可一点粮都收不上来,就过来找他帮忙。
  
      侯良景不敢怠慢,马上就找齐了城里做粮食买卖的各大掌柜,一番苦口婆心的规劝。
  
      眼下的形势,将士们没粮吃,那就守不住城池。
  
      上邽城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而且,又是侯良景这位商家老大哥,亲自出面来说话。
  
      那些掌柜们终于想通了,把藏起来的粮食,都拿了出来。
  
      侯良景就赶紧让人把粮食归拢了,给曾大人送过去。
  
      “可谁知……“
  
      侯良景有些欲言又止。
  
      沈小玉见状,就道:
  
      “父亲,女儿来替您说。“
  
      原来,正当侯良景送粮过去的路上,突然碰到一帮饥饿的百姓冲上来,想要抢夺粮食。
  
      侯良景问他们怎么回事,那些百姓就说衙门的人本来正在放粮的,可突然就停下走了。
  
      好多人没拿到粮食,还赶了回来。
  
      他们实在饿得不行了,这才出来抢粮。
  
      侯良景见他们实在可怜,就让人把粮食分了些出去。
  
      那些百姓还说,还有更多没拿到粮的乡亲,都被衙门的人赶回了家里去。
  
      有些人,甚至就饿死在了路上。
  
      侯良景听了大惊,又想着宗大人交代过,城里百姓的安稳是大事,所以这才立即赶过来禀报。
  
      “小娘子说的没错,“侯成道,“小人当时就在场,亲眼看到的。”
  
      洛羽儿有些奇怪:
  
      “负责放粮的是曾大人,他为什么突然就不放了,还把乡亲们赶回家呢?”
  
      “这个,”侯良景犹豫道,“侯某实在不知……”
  
      “诸位大人,别听他们胡说啊,事情不是这样的……”
  
      石阶上,贾振满面风尘地跑了上来,道:
  
      “侯掌柜、沈姑娘,你们可不能乱说话,冤枉好人啊。“
  
      沈小玉面不改色:
  
      “贾捕头,我们父女和曾大人无仇无怨,我对曾大人的为民之心,还非常敬佩。
  
      我们只是把乡亲们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说出来,并没有任何冤枉的意思。”
  
      “胡说,“贾振似乎有些急了,“你们……”
  
      “贾振。“
  
      宗长岳看着贾振,道:
  
      “半个时辰前,我就让人去召曾谦和你来城防营复命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贾振道:“回宗大人,小人也正想向您禀报。
  
      之前,曾大人和小人正在给乡亲们放粮,宗大人您派来传话的人就到了。
  
      我们想要回来,可乡亲们不让,非要先领到了粮,才肯放我们走。
  
      所以……“
  
      他稍停了停,好像想了想什么,又道:
  
      “曾大人他就想了个主意,让没领到粮的乡亲们先回家,然后我们再派人把粮送上门。
  
      我奉了曾大人的命,正带着乡亲们往回赶。
  
      可突然间,这人群里又来了那帮奇怪的人,怂恿着乡亲们又闹了起来。
  
      说什么,大家不要被衙门的人骗了。
  
      这所谓的'放粮',就是拿点粮食出来堵人的嘴,人头鬼案的事,根本就没人在弄。
  
      他们还说,他们那位‘好官’独孤泰,昨晚还被暗中处决了……”
  
      赵寒和宗长岳对视一眼。
  
      贾振说的那些“奇怪的人“,当然就是之前三番四次,暗地里煽动百姓闹事的那帮人。
  
      而根据推断,那帮人肯定就是吐谷浑收买了的奸细,想要弄乱上邽,好帮助吐谷浑顺利攻城。
  
      可是,独孤泰已死,这个消息是绝密的,只有我们自己极其少数的几个人才知道。
  
      那些吐谷浑的奸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贾振继续道,那些人还说,什么赈灾、破案的承诺,全都是宗大人拿出来骗人的玩意儿。
  
      小人看百姓们越闹越大,又劝不听,就想着,先把那些煽动百姓的人抓起来。
  
      可那些人却趁机说,官府的人打人。
  
      乡亲们一下子就炸了锅,就动起了手来。
  
      这时候,曾大人也赶过来了。
  
      宗大人您早就吩咐过,不能伤害百姓。
  
      曾大人和小人也是这上邽的人,怎么忍心伤害自己的乡党呢?
  
      曾大人只好带着小人和衙役人等,退回了粮仓。
  
      之后不久,百姓们又冲了过来,想要硬闯抢粮。
  
      曾大人赶紧关上仓门、让衙役们死死顶着仓门守着,就让小人赶紧过来报信了。
  
      “宗大人,“贾振道,“曾大人绝没有干,任何为害乡亲们的事。
  
      他为了这放粮赈灾的事,可真是操碎了心啊……”
  
      赵寒和宗长岳又对视一眼。
  
      曾谦,这可是那位“车骑将军”的嫌疑人。
  
      这关于他的同一件事,有两种不同说法,到底哪一样才是真?
  
      这曾谦,他究竟真是一位尽心为民的好官,还是一个深藏祸心的阴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