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二百三十章 城内火起,大唐第一神探第230章 城内火起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二百三十章 城内火起

第二百三十章 城内火起


      整个大殿,古老森严,显然已有了不少的岁月。
  
      华柱上的长明灯,照出了宫殿两侧的景象来。
  
      左侧,摆着数百个美人的雕像,千姿百态,分外娇媚。每个美人手里,都捧着一样珍宝,都是价值连城。
  
      右侧,站着无数个兵将的石俑。
  
      每个石俑的身上,都有各式的刀枪甲仗,足有数万件,件件闪着寒光。
  
      富可敌国的珍宝,强可灭世的兵器,此刻,就在眼前。
  
      灰衣人一愕,眼里的惊惧消失了,变成了一种贪婪的光。
  
      三个黑影却没看这些,只望向了宫殿的最深处。
  
      那里,地面突然往下深陷,现出了一个庞大的深坑。
  
      坑里,无数的阴气流动着,让整个大坑看来,就像是个大阴气潭。
  
      潭中央,矗立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石像,通体斑驳,显然年代已经非常久远。
  
      那石像的模样仿佛是个女子,可眉宇之间,又有种雌雄难辨的气息。
  
      她浑身赤露地坐着,只有一层水气一样的东西,缠绕着她那个玲珑的身体。
  
      她慈眉善目,双眼轻闭。
  
      眉心,印着一个古老神秘的图腾。
  
      女子的眉宇间,有一种凛凛的神圣庄严。
  
      像佛门如来,像道尊老子,又像儒家至圣先师,可又都不是。
  
      仿佛来自远古,九天之上、乾坤之间。
  
      她的座下,是无数个赤露的人身。
  
      男女老少,一个个面目狰狞、半低着头,把石像托在了背上。
  
      他们就像这个世上,那些尔虞我诈、狗苟蝇营的众生。
  
      潭水周围,又有八条石柱冲天而立。
  
      和殿里的那些盘龙柱不同,这八根石柱通体浑圆,柱顶分别刻着一个异兽,非常的古老。
  
      柱身上,又刻着各种人鬼妖魔,有八条粗大的锁链,把整条柱身紧紧地缠绕着。
  
      锁链另一头,凌空飞出,连在了女子石像的座下。
  
      这一切仿佛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法阵,像一个巨大无比的蜘蛛网,镇压在整个阴气潭的上面。
  
      灰衣人和三个黑影的眼睛,好像突然被什么勾住了,停在了石像的身上。
  
      那一刻,那个女子石像,就像活了过来似的。
  
      那双或庄严、或神圣、或妩媚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四个人。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从石像座下的潭底隐隐传出,游荡在整个洞穴的上空,震撼着每个人的心。
  
      那一瞬四个人、八只眼睛,全部定格了。
  
      ……
  
      ……
  
      浓夜,上邽西南小门,城楼上。
  
      高石远望着夜空上的,那片黑云海。
  
      黑海中央,那层红色光毛越长越长,颜色也越来越深。
  
      他又望向了城外的远处,那片连绵的敌军大营,只能看到一些起伏的形状了。
  
      高石远已经连续两日两夜,没睡过觉了。
  
      可他的脸上没有疲惫,虎目炯炯有神,在黑夜里发着光。
  
      这帮胡贼,神神秘秘的,究竟想干什么?
  
      “报!”
  
      一个兵卒冲上城楼,单膝跪地。
  
      “说。”高石远道。
  
      “是!“
  
      兵卒的声音,非常慌张:
  
      “高统军,那城里头……“
  
      兵卒突然停了嘴。
  
      因为他发现,这位上邽城防副统军高大人,根本没有听他说话,而是望向了城里的方向。
  
      不只是他,城头上所有的兵将们,都望向了那边。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上邽城里各处,九道火光冲天而起。
  
      杀……
  
      胡兵来了……
  
      快跑啊……
  
      各种喊声,穿过黑夜传了过来。
  
      “胡贼进城啦?!”
  
      一名秦州府兵的副将喊道。
  
      “是啊,将军……”
  
      那报信的兵卒道,“刚收到城里巡防营的急报,城里发现了胡骑的踪迹,他们攻进来了!”
  
      胡兵,真的攻进来啦!
  
      将士们顿时一阵骚动,刀剑出鞘声和各种喊声,响做一团。
  
      “都给我闭嘴!”
  
      高石远一声大喝,众人一愕,又静了下来。
  
      “胡兵有多少人,”高石远问那兵卒,“巡防营的人看清楚了吗?”
  
      “回统军,当时乱糟糟的,巡防营的人也没细说。
  
      只是听他们说,胡贼的喊杀声很大,到处都有,估计可能是主力。”
  
      刚才那名秦州府兵副将名叫尤承茂,他一惊道:
  
      “主力?高统军,胡贼的主力都进了城,那咱们……”
  
      高石远没理他,又问那兵卒:
  
      “是骑兵还是步兵?”
  
      “都是骑兵。”兵卒道。
  
      “确定都是骑兵?”
  
      “没错,巡防营的人亲口跟小的说的,那一个个骑着胡人的贺兰马,手里拿着胡刀。”
  
      高石远道:“那城里头,平南道、宁西巷、东临市和北望坊四个要道,有哪个失守了?”
  
      “还没有。他们说,胡兵先到处放火,然后就是砍杀。”
  
      高石远思考着什么。
  
      那府兵副将尤承茂把刀抽了出来,道:
  
      “高统军,这胡贼都进城了,咱们赶紧带兵回城,把他们剿灭了吧!”
  
      “对啊!”
  
      好几名别的副将也刀剑出鞘,应和道:
  
      “胡贼这么猖狂,统军,您一句话,我们去和他们杀个你死我活!”
  
      群情激奋,都想往城楼下冲去。
  
      高石远哼的一声,喊道:
  
      “城防要地,谁敢走!!”
  
      众人不由得停了脚步。
  
      “高统军,”尤承茂道,“胡兵的主力都进了城,咱们还守着这城门,也没用了啊。
  
      要是再迟一点,让他们控制了城里的各处要道,截断了咱们的粮草兵器运输,那咱们可就完了啊。”
  
      高石远不动声色,说了声:
  
      “童保。”
  
      “末将在。”
  
      身旁,一位副将穿着和秦州府兵不一样的盔甲,拱手答道。
  
      这是宗长岳带来的那些灰衣汉子之一,名叫童保,是高石远的同门师兄弟。
  
      高石远问童保:
  
      “东西南北四个城门,有没有消息来说有胡兵攻城,城门被破了?”
  
      “回统军,”童保道,“四门的城防营刚派了令兵,过来例报。从围城到现在,胡兵没有任何攻城的迹象,更没有城门被破。”
  
      高石远转头,对尤承茂和其他的副将们道:
  
      “骑兵都是骑着大马的,只可能从大道入城。
  
      四个大城门都好好的,咱们这西南小门也没破,这胡兵大队的骑兵主力,从哪里进的城?
  
      从天上飞下来的吗?”
  
      尤承茂似乎有些醒悟了。
  
      高石远继续道:
  
      “你们不是没跟胡贼打过仗。
  
      他们要真是主力进了城,一定会先控各个要道,立足稳了,然后才会到处烧杀劫掠。
  
      又怎么会仗都没打,就先放火了呢?
  
      这是要提前告诉我们,他们来了,好让我们做好准备吗?”
  
      尤承茂道:“那这些人是……”
  
      “这是胡人的奸细。”
  
      高石远说得飞快:
  
      “他们肯定早就埋伏在城里了。
  
      到了夜里,就拿出几匹胡马骑上,趁夜放火大声喊叫,故意装出胡骑主力的样子。
  
      他们想让我们自己先乱了阵脚,把守城的主力人马,都调到城里去。
  
      这样一来,城防立即就空虚了,城外的胡兵就可以马上趁夜攻城,一举破城。
  
      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