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大唐第一神探第二百七十九章 燕归家,大唐第一神探第279章 燕归家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大唐第一神探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燕归家

第二百七十九章 燕归家


  “参见李大都督!”
  高石远行军礼,曾谦和贾振两人也跟着鞠躬。
  李孝阳淡笑道:
  “曾谦、贾振,此次上一战,你二人辛苦了。
  先去将息一下吧。”
  “是。”
  曾、贾两人应了声,就和堂里所有的兵卒,一起退了出去。
  李孝阳指着一张座椅,对高石远道:
  “坐。”
  “属下不敢。”
  高石远道:
  “大都督,属下有一事想问。”
  “说吧。”李孝阳道。
  “吐谷浑、西突厥三万大军,已被我军全歼。那西突厥的那位右贤王,可抓到了?”
  “跑了。”
  “这王八蛋!”
  高石远道:“这右贤王,就跟那被斩了的吐谷浑凉王一样,又是个口说不练、胆小如鼠的家伙!”
  李晓阳道:
  “那你可就看错他了。
  这一仗,我们攻其不备、兵数又是占优,本来是要一举全灭的。
  可一仗下来,我骁阳军里的兄弟,也折损了不少。西突厥那近三万人马,还是让他硬生生地带走了将近一万。
  阿史那-步臻这个人,我和他打过交道,他还是很有些能耐的。”
  李孝阳淡笑捋着长须,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往事。
  “这些胡贼。”
  高石远道:
  “大都督,之前独孤泰起兵作乱的时候,属下曾去大都督府借兵。
  陈长史说,他把当时上的形势,都禀报给都督您了。可后来,您因为我没有调度兵符,就没有应承借兵的事。
  那为什么才隔了不久,您又自行带大军南下了?”
  “后来我收到了信报,得知了胡兵大进的消息。”
  “可那派出去的十路快马,都被人截了。
  是谁给您报的信?”
  李孝阳一笑,“这你就别问了。“
  高石远道:
  “是。可大都督,虽然上城暂时安宁了,可咱们还是不能懈怠啊。
  咱们灭了的三万人,只是胡人的先锋军。他们后面还有近七万的大军,正在从渭州过来的路上。
  上经此一役,正是人倦马乏。
  我们必须立即紧闭城门、巩固城防、整饬人马,准备下一轮的大战才是!”
  “不必了。”
  李孝阳道:“今早,渭州那边有探马来报,说剩下的那几万胡兵,没了。“
  “什么?”高石远一奇,“是他们绕路,往别处进攻了?”
  “不,是没了。”
  “没了?这不可能。
  那可是西突厥的大军,他们这次来,打定了主意就是要攻占秦州,乃至整个陇右的。
  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探马说了,之前,那七万胡兵确是往上而来。
  半道上,他们扎过一次营,然后就突然不见了。
  探马还去过那里,确实看到了扎营起灶的痕迹,地上还有些血迹。
  可刀枪兵马、粮草营寨,全都不见了,也没有发现一具尸体。
  探马还怕那些胡兵是隐藏行踪,转道去了别的什么地方,又东南西北地派人暗查,都寻了个遍。
  还是没有。
  那些胡兵,就像一夜之间,在这世上消失了。”
  高石远满脸的不可思议:
  “几万的人马,突然就不见了。
  难道插翅飞了?
  还是,被鬼怪吃了?”
  李孝阳一笑:
  “好了,管他飞了还是没了,反正,如今你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石远,我来问你一事。“
  “大都督请讲。”
  “宗大人呢?这一晚上下来,我怎么都没见过他?”
  “属下也没看见宗大人。
  大都督,宗大人深谋高略、一心为国,可他毕竟是位文官,不会武学。
  胡贼破城当晚,在城里烧杀肆虐,大人所在的城防大营,也是早已沦陷。
  属下想,宗大人他很可能……已经为国捐躯了。”
  李孝阳概叹一声,又道:
  “石远,你可知道,那‘恶鬼’已被抓住并消灭了?”
  “啊?”高石远道,“那‘恶鬼’是谁?”
  “蒋怀。”
  李孝阳道,“他其实就是上前任县令吴晋,而吴晋的真实身份,就是从前伪秦卫尉卿郝瑗的儿子,郝忘身。
  他为了复辟伪秦,与独孤泰、孟凉等人勾结,伙同吐谷浑和西突厥,一起弄了这场大阴谋。”
  高石远又惊又喜。
  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大都督,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李孝阳捋捋长须,“有人告诉我的。”
  “谁?”
  “一个姓赵的法师。”
  “他还活着?!!”
  高石远大喜过望,连属下的礼节都忘记了,一把抓住了李孝阳的衣袖:
  “赵兄弟他在哪儿?
  你快告诉我,告诉我啊!!!”
  ……
  ……
  上城外,一个僻静山谷里。
  凉风吹拂着大地,绿草如茵。
  两个年轻的身躯,默默站在一座大墓的前方。墓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先父洛元堂之墓。
  碑前放着一把断刀、擦得干干净净的,还有一壶烧酒,几个果物和馒头。
  酒有半壶洒在了地上,黄纸也烧成了灰。
  洛羽儿换了一身的清秀衣裳,扎着小髻,显得无比的清丽动人。
  她望着那块石碑,脸上满是泪痕,显然已经大哭了一场。
  身旁,赵寒又穿上了那一身青衫。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身上那种婴儿的光泽,消失了。
  他也望着墓地,默然不语。
  “赵寒。”洛羽儿道。
  “嗯。”赵寒答。
  “你说过,人死了,魂魄可以变成鬼,留在这世间的。
  那人死了,还可不可以再活过来?”
  沉默。
  洛羽儿轻轻擦了下眼泪。
  “走吧。”
  她这么说着,可脚步却没有挪动,依然望着石碑上,“先父”那几个字。
  泪水,又再止不住了。
  洛羽儿双手捂住眼睛,痛哭了起来,哭得不能自已。
  身旁,赵寒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他好像想安慰少女,可又不知说些什么。那一刻,他仿佛不是平时那个机敏少年,有些笨笨的。
  “怜香姐姐……”
  不远处,传来了一些声音,稚嫩嫩的。
  洛羽儿稍停了哭声,望了过去。
  在那边,还有另外一个大墓,造型非常精致。
  墓前有白纸、也有红烛,还有各种婚嫁用的物品,红白二色同在。
  哀伤之中,带了些喜庆的意味。
  碑前,丫鬟怜香带着小五月和一大群小女孩,还有“玉骨”队里的女子们,也都穿着素色衣裳站在那里。
  小女孩们纷纷围着怜香,扯着她的袖子道:
  “怜香姐姐,这是什么地方,好漂亮啊。
  你不是说,要带我们来见沈大姐姐的吗?
  我们好久都没见到她了。
  我们好想她,你快让她出来啊,让她出来吧……”
  怜香看着那一双双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又看了眼大墓,眼里噙着泪水,说不出话。
  甘棠和其他女子,也是眼里泪水打转。
  后方,章青娘坐在石头上,呆呆望着那块墓碑,喃喃着:
  “女儿,我的女儿啊……”
  “沈小娘子……”
  碑前,怜香望着墓碑上的那些字,忍着泪水道:
  “虽然你从没跟我们说过,可怜香知道,你的心里,早有了那个人了。
  在这世上的时候,你们俩,没来得及在一起。
  现在,我把你们合葬在了这里,还为你们办了婚事。
  希望你们在九泉之下,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再也不用分开了……”
  洛羽儿望着这一切,想起了之前的事。
  之前怜香等人赶来,向她询问沈小玉的下落。洛羽儿就把赵寒教过他的一番话,说了出来。
  她说,“恶鬼”是蒋怀,是他一直假扮恶鬼,谋害百姓。
  沈姑娘在帮助张大哥抓拿恶鬼的时候,两人中了恶鬼的奸计、不幸双双遇难,尸骨无存。
  大都督李孝阳得知后,以二人忠君为民之壮举,立即为二人请功吊丧,并临阵追赠张陌尘、四品明威将军,命人修大墓,择吉日下葬。
  怜香等人听了非常悲痛,洛羽儿也忍不住一起流泪。
  怜香又哭着问,尸身都没了,可怎么安葬啊?
  洛羽儿叹了口气,从怀里取出了一样物事,是她从地下洞穴之中带出来的。
  是张陌尘的那支长箫,上面刻着他和沈小玉两人,曾写在一起的字:
  我就要。
  好,给你。
  后来,长箫就被埋在了这里,盖起了大墓,墓碑上写了这几个字:
  大唐明威将军张陌尘、夫人沈小玉伉俪之墓。
  “赵寒……”
  洛羽儿道:“我们骗了她们,这样……好吗?”
  赵寒凝望着那些女子和小女孩们。
  半晌,他才道:
  “有时候,有些东西,比真相更重要。”
  洛羽儿一愕。
  “哎你们看啊……”
  对面,小五月突然抬头,小手指一指。
  天蓝蓝的,有些白云。
  一群飞鸟,叽叽喳喳地,从天边飞了过来。
  “是燕子,燕子……”
  小女孩们一只只小手都伸了起来,指着天上,蹦蹦跳跳、高兴地叫着:
  “沈大姐姐最喜欢燕子了。
  她说,燕子飞啊飞啊,自由自在的,多好。
  一定是大姐姐她让它们来的,看我们来啦……”
  人群里,不知谁先唱了一句。
  一片孩童的歌声,就这般,响了起来:
  小麦儿黄黄,
  站满山岗,
  小燕儿花花,
  飞回我家,
  我与它搭话,
  它不搭,
  撅起张小嘴子,
  吱吱喳……
  怜香、甘棠,还有其他的女子们,也跟着唱了起来。
  后方,章青娘眼睛一睁。
  那一瞬,那个困扰多年的疯症突然全好了,她完全清醒了过来。
  过往的种种,全都记起来了。
  “小玉……”
  章青娘缓缓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石碑的碑身:
  “小玉,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风吹绿草,山谷如茵。
  清脆的歌声,从谷里婉转而入天际,随着那些飞翔的翅膀,飘向了自由的远方。
  热泪终于忍不住了,从那一张张或有残缺、却又无比美丽的脸上,滚烫而下。
  洛羽儿感动莫名。
  她想起了,在地下洞穴之中,那两个为了对方而不顾一切的男女。
  “赵寒……”
  她呆呆地望着,那座双人合葬的大墓,对青衫少年道:
  “你说,日后会不会有人,也会为了我们,这样的奋不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