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木叶荣光第二百七十九章 京介到来,直面暗枭,木叶荣光第279章 京介到来,直面暗枭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木叶荣光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京介到来,直面暗枭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京介到来,直面暗枭


  回天,在原著中号称“绝对防御”,名头是很响亮可惜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简单来说,它就是利用全身窍穴喷射出的查克拉加以高速旋转,弹开敌人或是忍术的一种防御手段。
  其作用性倒是不算差,可是也要看面对的是谁,以此时暗枭的实力而言,全力爆发之下一击就足以将其整个击破。
  尽管暗枭的手臂被急速旋转的查克拉所伤,可她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不,应该是说,这种程度的痛苦对于她而言远远不及内心的憎恨。
  眼神冰冷的暗枭,无视了鲜血四溢的手臂,用尽全力的含恨一击最终准确命中了沙织的胸膛。
  “砰~”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沙织口喷鲜血的倒飞出去,沿路撞断了无数的树木后掉落在了几十米开外的地面上。
  将满是鲜血的手臂抬起,在自己的眼前微微晃了晃,暗枭声音低沉的自语道:“就只有这样了吗...这样的你,究竟凭什么...你凭什么...”
  远处一片狼藉的草丛中,沙织艰难的用手臂撑起身体,可是胸前剧烈的疼痛感却仿佛在告诉她,此时的身体已经不允许继续战斗下去了。
  用力一拳砸在地面上,此刻的沙织心中充满了不甘,不过失败就是失败,她不会用身体状况不适等借口逃避。
  虽说今日的她早已经历了多番战斗,不论是身体状态还是白眼的瞳力都大幅度损耗,这才导致连新获得的那个能力都没有使出就彻底败北,然而她心中还是明白,就算自己状态良好恐怕也不是眼前敌人的对手。
  想要敌过这个人,恐怕就只有开启京介口中的“转生眼”才能办到了...更何况沙织还隐隐觉得,敌人恐怕并未用尽全力。
  “没办法了。”眼见着敌人并未急于进攻,沙织悄悄从贴身的衣物中掏出一个刻有“京”字的挂件,并用力将其一把捏碎。
  做完这一切,她心下终于是松了口气,随即她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说的那番“不再失败”的言论。
  “...人生啊,总是这样身不由己的。”
  ......
  时间回到现在,正当京介准备全力以赴解决带土时,他便感知到了来至于沙织的求救信号。
  “怎么回事...”京介此时完全顾不得什么带土了,他一门心思都在思考沙织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是日向日差反水了吗...不,就算日向兄弟两人齐上恐怕都无法奈何沙织,难道说...村子出手了?”
  心中思绪翻飞的京介,最后抬头深深看了带土一眼,接着就利用飞雷神之术走掉了。
  带土:“......”
  “什么情况...”带土维持着须佐等待了半晌都不见京介出现,这才最终确认他真的是走了。
  颇为无语的他只能散去须佐,利用神威回到了独属于自己的异空间内。
  坐在不知名材质的石柱上,带土一边草草处理一下自身的伤势,一边思考着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答案并不难猜,现如今的木叶除了自己外,就只有暗枭可以带来相当程度的威胁,恐怕京介大概率是奔着“他”去了。
  “也好,你总算是为了计划做出了一定贡献,接下来就交给我了。”带土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的冷笑一声:“以为将玖辛奈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了吗,老师...你太小看白绝的侦察能力了。”
  “不过还是先将伤势处理一下吧,不然很难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
  看着远处神情有些怪异的沙织,暗枭眼中猩红的光满闪烁不定,略微一犹豫便缓缓朝她走了过去。
  “是时候结束了。”走到近前,暗枭低头直视着她毫不畏惧的双眼,心中刻苦的恨意再次涌现:“很好,就应该这样,你要是求饶的话那就太没意思了,我会将你的头颅割掉摆在他的面前,静静欣赏他伤心欲绝的样子。”
  想到妙处,暗枭不禁声音低沉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复仇的快意。
  “真是个疯子。”沙织暗自嘀咕道。
  正当暗枭笑过准备上前解决第一个仇人时,一道身影的凭空出现却让其仿佛被雷击般的定格在了那里,紧接着便下意识的向后疯狂退去。
  这个人正是利用飞雷神之术赶来的京介。
  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面具人以及周围的状况,京介心中暗道:“看样子我先前想错了,沙织在这里估计是准备前去支援我...可被这个人意外的挡住了吗...还有,不远处的那片森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木遁造成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没有理会远远退开的敌人,京介蹲下身来用手检查了一下沙织的伤势,在发现并不致命时他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如何,还能站起来吗?”京介关切的询问道。
  “唔...恐怕很难了。”沙织苦笑着说了一句,随后用手指着那个不知为何呆立在原地的暗枭说道:“你要小心这个人,如果我的感觉没错,‘他’的木遁能力要比你还强上不止一筹。”
  听到沙织的话,京介暗道一声果然没错,刚刚的战场确实是木遁忍术造成的,不过原著中有这个人存在吗...京介对此表示疑问。
  “是因为原本就有人在暗中帮助带土,还是我的到来改变了原有的轨迹...但是这种程度的木遁能力,难道它是那个阿飞吗?”京介仔细打量着暗枭的外观,那个面具更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
  在京介想来,不论真实情况如何,原著中能用出这种规模木遁的忍者屈指可数,而此时出现又站在带土那边的,恐怕就只有白绝最特殊的分身,阿飞了。
  先入为主的念头下,京介并没有对暗枭的身份产生怀疑...直到他看到面具下那双妖异的瞳孔之时,才发现自己恐怕又猜测了。
  “写轮眼?!而且还进化到了万花筒的程度?这怎么可能?”
  原地留下一枚苦无,京介在极短的时间内将沙织送走,而他本人则是又回到了这里。
  “你到底是谁,你这双眼从何而来。”京介杀气四溢的冷声问道。
  暗枭:“......”
  可惜他注定是在敌人那里得不到回答,因为她已经状若疯狂的向其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