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184,仙器异变!来自中土的通讯!,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184,仙器异变!来自中土的通讯!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 184,仙器异变!来自中土的通讯!

184,仙器异变!来自中土的通讯!

一开始,前三道劫雷劈下时,倪坤还感觉小意思而已,没啥了不起,压根儿用不着在意,背着双手昂首挺胸,用天灵盖连接三雷,发型都没有乱。
  
  “就这点力道?感觉完全用不着神凰返生丹啊……”
  
  正这么想时,第四道青色劫雷劈下,同时他双脚脚底,有无名之火自涌泉穴腾起,一路长驱,过五脏六腑,直冲泥丸宫。
  
  又有无形之风,自囟门吹下,将脑海吹得一片冰凉,头痛欲裂。此风丝丝如刀,绵绵不绝,吹入脑海之后,又一路下行,也是过五脏六腑,直指涌泉穴。
  
  半途风火相遇,风助火威,火借风势,劫火劫风在体内发作,外边又有劫雷轰顶,于是呼吸之间,倪坤身体便无论内外,齐齐崩溃。
  
  就连丹田气海,亦给劫火劫风搅得一塌糊涂,无名真气彻底崩溃,根本无法发挥其治愈神效。
  
  这情形,落在一旁护法的玄女眼中,简直就跟恐怖片似的。
  
  只见倪坤先是皮肉绽裂,块块剥落,跟着体内又溢出风火,五脏六腑、筋络骨骼尽成飞灰。连脑袋都没有幸免,先是变成血淋淋的骷髅头,接着便逐寸坍塌,化作灰烬。
  
  “……”
  
  玄女双眼圆瞪,嘴唇微张,一脸惊悚地看着已只剩一团血色灰烬的倪坤,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更不知倪坤是生是死。
  
  而那劫雷、劫火、劫风,甚至还未平息,兀自在狠狠搅动着那团血色灰烬。
  
  就在玄女感觉师父怕是凉透了,喉头一哽,热眶一热,鼻子一酸,就要淌下眼泪时,那团被雷火风搅动着的血色灰烬中,蓦地响起一声清脆的凤鸣,接着便有一道火焰腾起。
  
  在那赤红之中,闪烁着点点金芒的神圣火焰中,像是时光倒流一般,那团血色灰烬先是变回惨不忍睹、皮肉剥离、五脏成粉的骨架,接着五脏重生,并飞快覆上筋络皮肉。
  
  短短几息之间,倪坤又完好无损地出现了。
  
  玄女见状,不禁双手捂嘴,喜极而泣。
  
  然而倪坤身体刚刚恢复,便又忙不迭服下一枚神凰返生丹。丹药刚一入腹,他身体又在劫雷劫火劫风三重打击下,开始了新一轮的崩溃……
  
  就这样周而复始。
  
  倪坤身体不断崩溃、重生,神凰返生丹一枚接一枚地消耗,玄女情绪在哀极欲泣、喜极而泣之中不断循环,一颗心上上下下不停折腾,终于疲了、累了、索然无味了。
  
  到第二天时,她已经能非常淡定、面不改色地看着倪坤身体逐寸崩溃了。
  
  而在前一天的折腾中,倪坤也终于在“神凰返生丹”帮助下,开始适应天劫之力。身体崩溃的速度,大幅减缓。已可以顶住一轮半的三劫齐发,直到次轮后半程时,才开始支撑不住。
  
  第三天,倪坤可以顶住两轮三劫齐发。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到了第七天,倪坤已经可以身沐天雷,脚踏劫火,囟门吹着劫风,与玄女谈笑风生。
  
  直到第十轮三劫齐发时,他才渐有支撑不住的迹象,身体开始缓慢崩溃。而直到第十二轮三劫降临,他的身躯才彻底崩溃,需要动用神凰返生丹复生。
  
  第七天傍晚,倪坤的神凰返生丹,已只剩下二十余枚。
  
  但到了现在,他已经可以一口气顶过三十多轮三劫齐发,并且还可以一边挨雷劈、火炼、风吹,一边主动以劫力炼体,并感悟天劫之力的神髓,修炼杀招“神雷天劫”。
  
  结束了最后一次修炼,精神已极度疲乏的倪坤,终于停下接引天劫,长吁一口气,对已经麻木至面无表情的玄女说道:“今天的修炼就到此为止吧。休息一晚,明天继续。”
  
  “……”玄女嘴角微微抽搐一下,波澜不惊地微一点头:“好的。”
  
  “今天也不回市区了,就在这儿休息。这几天辛苦你了,明天你就无需替我护法了,自己找地方修炼就是。”
  
  “好的。”
  
  “那休息吧。”倪坤摆摆手,随意在山谷中找了块石头坐下,闭上双眼,内视己身,检视自己这七天修炼的成果。
  
  无名功法第五重“天雷神火炼金身”,总共有三个阶段:炼体、炼气、炼神。
  
  说是三个阶段,但实际上炼体、炼气、炼神,是可以同时进行的。
  
  因为天劫本身就能同时洗炼修士的肉身、法力、元神。
  
  所以倪坤修炼之时,三劫齐发之下,他的肉身、真气、元神,亦同时接受着天劫的考验与洗炼。
  
  当然,虽三个阶段可以同时进行,可面面俱到终究不妥,因此倪坤修炼时,首先侧重“炼体”,兼顾炼气与炼神。
  
  七天修炼下来,一百多枚神凰返生丹,足足消耗了八十多枚。
  
  代价虽然巨大,修炼成果却也极为可观。
  
  “炼体”已然修成,体内每一颗细胞,都得到了飞跃式的强化。更别提五脏六腑、筋络骨骼这些“大件”了。
  
  在此之前,倪坤虽有一定程度上的“不死之身”,但他那不死并非真正的不死。
  
  如果被碾压级别的力量,将他一击轰至粉身碎骨,他也就挂了。如果被人击破最坚硬的颅骨,把他脑子打爆了,他一样会挂掉。
  
  但在这七天修炼当中,他的身躯,不止一次被“三劫齐发”炼成灰烬,连脑子都没有幸免。之后在神凰返生丹一次次的“死而返生”之下,他的身体不仅渐渐适应了三劫齐发的威能,还在这种彻底毁灭、又飞快恢复,不断“死去活来”的循环之下,记住了这种状态。
  
  于是当七天修炼结束,“炼体”初步修成,倪坤终于具备了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之身”。
  
  不仅体魄被天劫洗炼至更加强悍,骨头变得更加坚韧,身体的再生之能也有了本质的提升。
  
  就算现在还有人能一击将他轰成碎片,或是打爆他的脑子,他也能重生。
  
  想要杀死他,要么一击将他人间蒸发,令他连一滴鲜血、一块皮毛、一颗细胞都没有剩下。
  
  要么,就只能在轰碎他肉身的同时,彻底抹杀他的元神。
  
  可他的元神本就十分特异,压根不吃一般的魂魄类神通、法宝,又哪有那么好杀?
  
  倪坤感觉,“炼体”初步修成之后,就算是当初朱雀殿镇魔天牢秘境,那位差点降临的真仙当面,恐怕都无法彻底杀死他了。
  
  “现如今,我这不死之身,才真正有了几分齐天大圣、二郎真君的风采!头铁得都可以用天灵盖硬接真仙一指了!”
  
  不仅体魄变得更强,头变得更铁,连挨七天“三劫齐发”,倪坤已感悟并凝炼出一丝天劫之力,第五式杀招“神雷天劫”也已小有成就。
  
  另外,修士渡劫,其本命法宝也是可以一并渡劫升级的。
  
  但炼气修士,只有性命交修的一两件“本命法宝”,才能一并渡劫升级。不属于本命法宝范畴的普通法宝,并不会受天劫洗炼。
  
  然而倪坤却是不同。
  
  他并非“渡天劫”,而是主动接引天劫修炼,且还是三劫齐至,雷火风同炼。
  
  这主动接引来的三劫齐发,与炼气修士渡的天劫当然有所不同。于是倪坤的法宝,也同样受了天劫淬炼。
  
  因法宝品阶不同,并非每一件法宝,都能承受三劫齐发的威能,所以倪坤修炼时有过刻意引导,让不同品阶的法宝,承受的天劫之力分量各有不同。
  
  其中最扎实的碎颅、碾骨双锤,以及品阶最高的雀翎飞刀,承受的天劫之力最多。七天洗炼之后,双锤、飞刀皆有了飞跃式提升。
  
  其余风火双翅、铁血战旗、霸王手甲、虓虎神甲、落魂鼓等法宝,品阶、威能也都有显著提升。
  
  但最让倪坤惊喜的是,那在赤炼城“隐市”捡漏得来,被他温养许久也不见恢复的“树枝仙器”,竟在三劫齐发的天劫之力下,有了复苏的迹象。
  
  七天天劫洗炼下来,树枝仙器表面的焦枯痕迹已淡去许多,两片枯黄的修长树叶,也出现了几分绿意。
  
  理论上,雷、火、风这三种力量,都很容易对木属性的宝物造成摧折损害。
  
  但天劫的雷、火、风,与通常的雷火风神通法术截然不同。它们并非纯粹的毁灭力量,其中还蕴含着淬炼与生机。
  
  所以树枝仙器能从三劫齐发的天劫之力中汲取营养,恢复生机,也是说得过去的。
  
  而一直苦无办法修复树枝仙器的倪坤,现在终于知道了该怎样修复树枝仙器,一时间不禁心情大好,恨不得马上跳起来,继续接引天劫修炼。
  
  不过他总算是压制住了那一丝浮躁的心态。
  
  挨了七天天劫,肉体上的痛苦不去说它,反正早在与那反复粉碎他骨骼,令他坐了三年多轮椅的奇异诅咒对抗时,倪坤就已经对肉体上的痛苦习惯至麻木了。
  
  可哪怕他不畏痛苦、灵魂特异,连续七天被天劫折磨得死去活来,精神上的疲惫还是在所难免。
  
  必须得休整一番,调整好状态,才能继续修炼。
  
  休息一晚,次日一早,倪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
  
  这一次,虽神凰返生丹只剩下二十多枚,但倪坤“炼体”有成,已不会再被天劫之力轻易摧毁身体。
  
  即使承受多轮天劫洗炼后,身体渐渐崩坏,亦可凭身体自身的恢复能力,治愈被天劫之力崩坏的身躯。
  
  因此二十多枚神凰返生丹,已经足够他使用。
  
  此轮修炼,他主攻“炼气”,将天劫之力引导至丹田气海,以之洗炼无名真气,同时洗炼树枝仙器。
  
  主动将天劫之力引导至丹田气海,与丹田气海被天劫之力波及,造成的损伤自是截然不同。
  
  即使以倪坤如今的身体恢复能力,刚开始也是消耗了足足七枚神凰返生丹,才逐渐适应过来,令丹田气海能较长时间地承受被主动引导进来的天劫之力。
  
  之后又耗费了两枚神凰返生丹,丹田气海的自我恢复能力,方与天劫之力的毁灭之力勉强达成平衡。
  
  这一轮修炼,也是七天。
  
  结束之后,“炼气”这一阶段,并未彻底修成,不过无名真气已经开始异变,原本在丹田之中,呈“星河漩涡”状的无名真气,开始向着一种诡异的“混沌”状态异变。
  
  至于真气的功效,倒是没有太过显著的变化,只是其治愈能力变得更强,属性更加变化多端。
  
  第五式杀招“神雷天劫”的感悟,亦在这七天内更上层楼,凝炼的天劫之力更多更强。
  
  倪坤感觉,应该已经初步具备了“追根溯源”之能。
  
  实力提升固然可喜,但最让他欣喜的是,这七天修炼,在他刻意引导之下,树枝仙器承受的天劫之力最多,树枝已然彻底褪去表面焦痕,显出其遍布玄奥纹理的本来面目。
  
  两片树叶更是变得青翠欲滴,生机勃勃。
  
  倪坤取出树枝仙器,本想用神眼好好观摩一下其树皮表面,那似是天然形成的玄奥纹理,从中推演出一些功法什么的,谁知刚将树枝托在手里,那三尺长短、笔直如箭的树枝便轻轻一震,两片绿叶哗哗震颤间,一道熟悉的声音,自树叶上传了过来:
  
  “咦,树枝仙器怎无缘无故动起来了?”
  
  听到这道声音,倪坤先是一怔,眼中罕见地浮出难以置信地惊诧之色。
  
  那与真仙一指硬怼时,都纹丝不动、毫不动摇的双手,此时竟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微微张嘴,迟疑半晌,方才以极不确定的语气,对着两片绿叶说了一句:“楚司南?”
  
  “……”一阵沉默。
  
  之后两片绿叶激动地颤抖起来,那熟悉的声音,亦再次响起:“你,你,你是倪坤?”
  
  “是我。”倪坤嘴角翘起,浮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就好像楚司南就站在他对面:“你……你们还好吗?”
  
  “我,我,我们都很好哇!我很好,老乔和景沅姐也很好,尉迟师叔也很好……他前天还提起过你,说你一走就是九年,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还有你那个未婚妻,去年还来玄阳城探听过你的消息,问你什么时候回来,还说你这么久不回来,是不是想逃婚……”
  
  楚司南说着说着,忽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倪坤,我已经修成元婴了,你呢?”
  
  “……”
  
  哭成这样都不忘炫耀?
  
  倪坤哈哈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抹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用他一贯淡然又傲慢的语气说道:
  
  “楚司南,你又膨胀了,元婴算个屁。我不仅弑神如麻,还打爆了十几个元婴。渡劫大修都被我干掉三个,连真仙我都怼过,元婴又算什么?”
  
  “你吹牛……”
  
  “是不是吹牛,等我回来,你就知道了。楚司南,你要努力啊,别等到我回来,你已经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对了,我去把老乔他们叫来,还有尉迟师叔,让他们也跟你说两句……”
  
  然而刚说到这里,倪坤手上的树枝仙器,光芒便黯淡下来,那两片绿叶,亦变得蔫巴巴无精打采。
  
  楚司南的声音,也蓦然中断。任倪坤如何“喂喂喂”,都不再有声音传来。
  
  “……”倪坤叹了口气,“电用完了,得充电么?”
  
  摇了摇头,将树枝仙器收回丹田温养,倪坤呆坐着发了一会儿怔,忽地一笑:“司南,司南,为我司南……指引我……回家的方向,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楚司南!”
  
  此时此刻,他已隐有所悟:
  
  这树枝仙器,竟能远隔不知多少光年的宇宙虚空,让各持一件树枝仙器的两个人即时通话,它绝非单纯的箭矢杀器,它的来历,恐怕比想象中更大。
  
  “也许,当我手上的树枝仙器,恢复到某个程度,我都不需要界域通道,直接就能用它开辟出一条虚空隧道,以楚司南手上的树枝仙器为定点坐标,刹那之间,返回家乡……”
  
  【正月初一,给大家拜年了,还是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百病不侵!求勒个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