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长安之界第十三章 诸葛椿肤,长安之界第13章 诸葛椿肤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长安之界 > 第十三章 诸葛椿肤

第十三章 诸葛椿肤


  “你们是打算接着以卵击石,还是一起上?”此时的长安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霸气!
  “你这也太猖狂了吧!”
  “兄弟们,一起上,好好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人!”一时间众人一拥而上,陈长安这人实在是太欠揍了,赤裸裸的看不起在场的所有人!
  西营剩下的这些高手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会真的采用战前的策略:同时进攻!
  这次的同时进攻可不是先前那些普通弟子可比的。先前众人哪里懂得什么叫同时?稀稀拉拉的葫芦娃救爷爷,三、四个人能同时功上前算最多了。
  这次,他们分东西南北各一人,两两中间再穿插一人,合起来八人!几乎踩着同样的步伐,一样的节奏。有的或跃于空中,有的或直面而来,假设长安只是一个沙包,众人会在同一时刻击中他!
  “八个人就想击败我?可笑!”见八人攻势一致,看样子配合甚是默契,长安也只是冷笑一声,还不够!
  “休逞口舌之力!”
  “你必败无疑!”
  “兄弟们,一举击溃他!”
  。。。
  长安说的话在众人的眼中,那就是冷嘲热讽、阴阳怪气!
  陈长安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他当然从没想过仅凭一两句话就能让人认清现实。现实这东西,还是要让他们切身体会一下才是!
  在众人攻击即将抵达的一瞬间,长安右脚一蹬吗,左脚踮起,整个人就转动了起来。其速度之快,让人瞧不清他何时出手,那八人便皆倒飞而出!
  “好了,该我主动出击了!”长安不知为何,内心涌现出了一种嗜血的欲望!
  倒飞的八人中,正好面对着长安的那个人,还不得落地,长安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一拳轰在他的肚子上,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直接昏厥了过去。
  在场外休息的东队众人见了,无不惊愕!这与平日里的那个谦谦君子形象的陈长安相差甚大!
  不过转念间,众人也很想见识一下他到底有多强!
  张敬之长老早早便说了:只有打赢陈长安的人,才有资格和他对练。
  可是时至今日,没人打得过他。先不说打不打得过的问题了,单单十二个人轮番上场与他切磋,众人还没有见他露出疲态!这是何等的恐怖?
  今天陈长安终于要认真起来了吗!
  在一连击溃十二人后,长安停在了原地,活动了两下关节道:
  “谁还能取悦于我?”陈长安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猖獗,这一点都不像他!但是此刻他毫无察觉。
  “兄弟们一起上!我们人多,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忽然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话,本来不少人在面对长安时都怀有怯意,现在反倒像是打了鸡血的重新投入了战斗。
  方才众人觉得陈长安太强了,毫无胜算,战意已失,接着战斗下去赢的人只能是他。
  可是突然有人说陈长安已经是强弩之末,大家都在心里有了评估:战斗了这么久,差不多也该力竭了!遂又冲了上去。
  “哎~”陈长安叹了口气,他现在看起来很像是快要不行了吗?现在的他比以往都亢奋!
  “一!”长安稍微控制了力道,一拳打在了一个人的脸上,自信回头喊道。
  “二!”回头的瞬间迎上一个正要背后偷袭之人,长安顺势左手格挡,右拳出击。
  “三!”在击飞第二人后,长安立马将目标转换至了与其一同奇袭而来的另一人。那人此时正飞起一脚,心想长安无暇顾及自己。
  他脚还没到,正在半空之中,之间陈长安将另一人揍飞,而后把脸转向了自己,邪魅一笑,让人在心里打了个寒颤。
  长安抓住了他的右脚,将整个人抡圆了,击飞了后来的四人,最后被长安远远掷出。这是他已经晕头转向,意识模糊,最后撞到一人怀中,方昏厥了去。
  见近前几人因刚刚一击,停止了攻势,长安主动出击,冲入人群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四下里不断有人被长安击飞、打倒,半刻钟未至,场上只余一人。
  这人面如冠玉,唇若抹朱,眉清目朗,飘飘然有强者之姿。但他从开战到至今,一直站在最末尾,不出手,只是观望。
  “你还要打吗?”陈长安淡定的看着他。在一口气解决了这么多人后,他连口粗气都没有喘过。
  “长安兄不愧是新弟子中的第一人,在下甚是敬佩,特地留至最后,想与你一战!”那人看着云淡风轻的模样道。
  “哦?你是何人?”长安心想这人比有些来历,隐约间感到此人不凡。
  那人答曰:“在下复姓诸葛,名椿肤,请长安兄赐教!”
  “哦?诸葛村夫?先前众人的攻敌策略出自你手?”陈长安饶有兴趣地问道。
  “长安兄,是椿肤,确实那些是我的提议。”诸葛椿肤淡然一笑就承认了。
  “甚是有趣,那便让我领教一下!”言罢,陈长安率先出击。他倒要看看这个诸葛椿肤实力若何。
  陈长安仅调动三成实力试探,只见诸葛椿肤不慌不忙,尽皆躲闪、防御了去。
  “长安兄,不用这样试探,我只动用了一成实力。”两人正交手间,诸葛椿肤悄咪咪的在陈长安的耳边说到。
  “此话当真?”陈长安有点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在下何必欺瞒于你?”诸葛椿肤依旧是淡淡一笑。
  “那便让我来领教领教!”陈长安倒是觉得事情有趣了起来!如果面前的诸葛椿肤实话实说,那么他的实力应该是自己的三倍!
  于是长安瞬间展现自己的八成实力,在面对诸葛椿肤时,果真讨不得半点便宜,反而是他一副轻描淡写地就防御了下来,只是不攻击。
  “长安兄,这回你使了几成实力?”诸葛椿肤笑着问。
  “已有八成。”陈长安如实回答,他能感觉出来,面前的这位诸葛椿肤的实力确实在他之上!
  “那我的实力大抵是长安兄的两倍有余了。”交手间,诸葛椿肤道。
  “椿肤兄既然如此之强,却为何默默无名?”长安并不是在怀疑诸葛椿肤在吹嘘,而是真的好奇。他现在便能有这么强的实力,为何自己入门一个月,都没有听说过。
  “长安兄,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争名夺利的嘛。”诸葛椿肤淡然笑之。
  “是我境界不如你啊,君之一言,如当头棒喝,在下以后定当时刻铭记。”在与诸葛椿肤的交手、交谈中,长安的心也开始漫漫地静了下来,顿觉今日自己的行为举止很是不妥。
  “哈哈,见长安兄恢复如初,那椿肤我就先行退下了。”说话间,诸葛椿肤故意挨了陈长安一掌,假装不敌,倒飞而出,躺倒在地。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格魅力了。原来这天地间还真有此与世无争之人。”陈长安心中暗暗叹服。
  “我宣布,东队胜!”张敬之见最后一个西营之人也倒地不起的样子,就宣布了比赛结果。
  “耶!长安你太棒了!”何曼琳毫不犹豫直接脱口而出
  “厉害!”
  “不愧是东队之人,新人中的第一天才,强悍如斯。”
  “真的让人以一敌百了!”
  。。。。。。
  一时间,夸奖之声此起彼伏,除了东队,西营也有不少人感慨着。
  陈长安没有回应众人的夸赞,而是第一时间前去扶起了倒在地上的诸葛椿肤。
  “椿肤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陈长安赤裸裸地就向诸葛椿肤“表白”道。
  “哈哈,能与长安兄这等天才结交,亦是我的福分!”在长安的搀扶下,诸葛椿肤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有幸能认识椿肤兄,在下甚是欣喜!”陈长安又道。
  “好了好了,长安兄,再这样我会怀疑你是不是喜欢男的了!”诸葛椿肤有些不好意思,这陈长安实在是有些过于热情了些。
  “哈哈哈,没有的事没有的事,爱好很正常,这点请椿肤兄放心!”
  随后陈长安又和诸葛椿肤聊了许久。
  “云倩,你看我们还要石头剪子布嘛?”何曼琳调皮地对着云倩问。
  “啊?啥石头剪子布?”云倩一时茫然,不知所云。
  “哎呀,你是真的忘了,还是装的呢?就是我们下场的时候,长安说得呀,要是他以一敌百还赢了,我就要三盘两胜。。。”说到这儿何曼琳就不说话了。只见云倩听到这儿,脸上瞬间起了一抹绯红。
  “你莫要开玩笑啦。”云倩一副娇羞的模样。
  自从那次赌约之后,云倩和陈长安就成了朋友,也顺理成章和陈长安关系最好的何曼琳成了好朋友、好闺蜜。
  “哦?咋地了,不喜欢我们家长安啊?”何曼琳打趣道。
  “哪有,不要乱说。”云倩有些支支吾吾。
  “那你这么说就是喜欢啦?那你还不快来跟我石头剪子布,那样你还有一半的机会哦!”何曼琳狡黠一笑。
  “曼琳~你就不要在开玩笑啦。”云倩有些不知所措。
  “哎,可惜咯!”何曼琳话锋一转。
  “啊?啥可惜了?”云倩好奇问道。
  “你看,他喜欢男的,他不喜欢你了。”何曼琳拿手指着场内,陈长安扶起诸葛椿肤正在那里嘘寒问暖。
  “这。。。”云倩语塞。。
  “想必是一见钟情,看来要寒了我们云倩的心咯!”何曼琳依旧在一旁打趣道,这和平时与陈长安在一起时的作风一样,当然陈长安也喜欢这样调戏人。
  “曼琳!你又来捉弄人家!”云倩在这方面就显得劣势十足,和陈长安、何曼琳一起,她总是会被“欺负”,还经常后知后觉,实在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