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青云兮藏兵府、圣泉白莲以及影子,青云兮藏兵府、圣泉白莲以及影子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青云兮 > 藏兵府、圣泉白莲以及影子

藏兵府、圣泉白莲以及影子


  整个浔阳城依旧沉浸在一种劫后余生的安逸乡里。
  那些年轻的姑娘家终于可以捂着胸口安稳的睡个好觉,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心会在某日被那个叫做狼刃血的恶人掏出来。
  平岚和柳如絮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相继走进望天楼。
  范飞鸿见此摇头笑而不语。
  苟士奇也在,一向嘴巴比较恶毒的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次调侃平岚的机会。
  “我就说你们俩有猫腻,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有猫腻,还很油腻啊!”
  苟士奇挑眉奸笑道:“不是我说,你这身板……”
  平岚从他手中夺过玉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很直接的忽略过他,直接奔入主题问道:“范兄,藏兵府你怎么看?”
  这事他一直放在心上,所以刚见面便是这个问题。
  “的确有古怪,前日父亲与柳叔父谈过,最后大概猜测到两种可能。”
  他也早觉诡异,思来想去也猜到两种可能:“其一可能是,藏兵府实力高深莫测,或许根本没有把范柳两家放在眼里。再者就是,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城主令,对独掌浔阳城根本没有任何兴趣,而是另有其他。”
  “藏兵府那日擂台赛只做为旁观,无意当渔人,并没有任何异常动作,况且就连最后结果如何都不曾看就中途离开。只能说他们早就预料到结果,而且完全不在乎到底是范柳两家还是万狼斋覆灭,这或许是一种不屑,那就是他们完全有不屑的实力。”
  平岚回忆良久,似要从脑海中找出最近有关藏兵府的任何事件。但藏兵府似乎一直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或许,表面上没有异常。
  而后他突然想到什么:“还记得我和雷无雨一个月后的赌约吗?他说如果他胜,让我去他藏兵府走一趟。我一直不理解,他让我去藏兵府是为了什么?”
  这句话当时听起来并无何不妥,但经历了万狼斋火狐妖这一事后,经过藏兵府的表现来看,确实有些诡异。
  范飞鸿说道:“雷无雨骁勇善战,且极其喜欢以与人战斗的方式用来提升自身战斗经验与实力,此次与你约战也并无异常。只是,藏兵府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地方,据说从没有外人进入过其府内,或者说进入其府内的人,都没出来过。”
  “所以雷无雨想我死?”
  “雷无雨虽然生性好战痴迷修炼,脾气也颇为古怪,但我与他交过手,可以暂定他或许只对变强感兴趣,也并非是个嗜血的人。”
  平岚不明所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雷加印要我死?但我与藏兵府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取我性命?再说,这件事也前后矛盾,如若雷加印想要我死,火狐妖那日他出手我便活不成。”
  随着平岚话音落下,苟士奇突然说道。
  “不,我想到一种可能。”
  苟士奇犹豫片刻,而后咬牙说道:“那天观赛前,你说暗中有一双眼睛盯着你,让你毛骨悚然?我猜测可能是——九大人,藏兵府或许是察觉到九大人的存在,所以才不敢出手。”
  这个猜测让平岚真真的毛骨悚然,九大人在苟士奇心里占据绝对无上的位置,能将钱三万都吓的无比失态,想来境界自然非常高,非常人可匹敌。
  而藏兵府就算再厉害,隐藏的再深,又能有多少实力呢?竟能察觉到九大人的存在?要知道火狐妖都不曾察觉。
  “小苟,我觉得这有些不合情理,如果九大人在场的话,那为什么在火狐妖都即将要把钱老板杀死时,他为什么不出手?”
  苟士奇沉默片刻:“你对九大人了解的太少,在九大人眼里,我们这些下人都是蝼蚁,根本不会为我们出手。相反,尚公子颇为看好你,既然尚公子不想要你死,那九大人当时在场只是为了关键时刻救你一人。”
  他还是第一次从苟士奇口中听到这个陌生的称呼:“尚公子?又是谁?”
  苟士奇摇了摇头:“你只需知道尚公子是比九大人还要恐怖的存在。”
  百宝阁到底是个怎样的体系?就连九大人都不是最大的?尚公子又是何人?能让口无遮拦的苟士奇都缄口无言?
  他越来越无法直面接受百宝阁上边儿,一层一层又一层,让他震惊且畏惧,好奇且规避,不想触碰却又想要弄清尚公子为什么看好自己?
  此时他心中五味杂陈,同时又对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九大人感到无比的气恼,对于自己下人的命都看的淡泊如水,那如若面对其他人呢?
  “如此说来,平岚兄还是小心为妙,谁也不知道,藏兵府会何时动手。我尚且不知你们说的那位九大人是谁,但想来也不能时刻都保全平岚兄的安危。”
  气氛转变的有些紧张。
  四人自顾自的喝茶,似乎今天的茶格外苦,让他们皆是蹙眉。
  谁也不知道藏兵府到底是不是如同他们猜测这般,只是针对平岚一人。
  “可我身上又有什么东西能让藏兵府红眼,甚至比你们两家的利益都大呢。”
  平岚四顾左右,随后摇头苦笑道:“我还真没发现,我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
  范飞鸿严肃且认真道:“这件事不可小觑,我建议这几天平岚兄你在我范家待着比较好,如若发生什么事情,多少能有个照应。”
  柳如絮也严肃且认真道:“我觉得你住我柳家比较好,我家虽然稍许清寂了些,但是你可以住我房间,发生什么事……”
  苟士奇看这犹如二妻争夫的场面,难得为平岚感到同情道:“如果给足老板钱的话,百宝阁你也不是不能住。”
  平岚自顾自的倒茶喝茶,忍不住嗤鼻笑道:“你们仨真可爱。”
  就在几人还在谈论藏兵府会不会对平岚有威胁时,一道影子降临楼间,下一秒周管家便出现在场间。
  不得不说周管家的身法快到肉眼几乎难以捕捉,尽管见过几次,还是让平岚瞠目结舌。
  “各位公子,以及小姐,老爷城南侯着你们呢。”
  周管家的招牌动作是躬腰,招牌表情是祥和的笑:“圣泉白莲结莲子,老爷让你们过去呢。”
  范飞鸿点头道:“周伯,我们随后就到。”
  话音刚落,如同倒放闪回一样,周管家的身影怎么来便怎么走,随后化为影子散开。
  平岚诧异问道:“范兄,周管家修习的是何种灵技,身法竟如此轻快?”
  “说来周伯的灵器怪异的很,是一双履云靴,虽说没有什么战斗特性,但速度可谓一流。更何况有一本名为凌波渡的灵技加持,我敢说,就连一些淬神境的人,都不一定能赶上周伯的速度。”
  履云靴,凌波渡,单听名字就能浮想到都是对速度增幅的灵器与灵技,让平岚赞叹不已。
  他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如若自己到达周管家这种境界,是否能拥有他那种速度?毕竟他对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还算有些自信的。
  ……
  城南圣泉。
  “平岚小子,走,伯父带你去见识见识我们的镇城之宝。”
  柳仲义极为热情的迎上来,扒着平岚的肩头,从这一老一小的背影来看,颇有岳父对自己女婿的疼爱感,不得不说,画面的确有些温馨有爱。
  见平岚不自然的模样,柳如絮在心底咯咯咯地笑道:老爹的意思是要把你绑回家当压寨女婿的意思喽。
  圣泉在一处石窟里,石窟前有一堵厚重的石门,且布置有一种封印阵法,而城主令就相当于开启阵法的钥匙。
  伴随着隆隆的震动声,石门缓缓开启。
  圣泉和白莲映入眼底。
  平岚似乎看到很滑稽的一面,眼神有些呆,不知该如何吐槽这个镇城之宝。
  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水洼里,生长出一棵洁白且纯净,隐隐笼罩些许薄雾的白莲花惊艳的绽放开,这就好比自己种的盆栽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
  白莲有共三十二瓣,每一瓣都有不同之处,立于两片青叶间,其侧还有一株莲蓬。
  莲生三十二,瓣瓣各不同。
  这株白莲的确有些不凡,但这巴掌大的水洼太过滑稽,平岚一直以为圣泉多少也会是一个小池子,果然想象中与现实差距是非常大的。
  他突然想到买家秀与卖家秀。
  突然,一股熟悉的味道涌入鼻尖,很熟悉,却又陌生。
  他惊喜的发现,那巴掌大的小水洼里的水似乎颇不普通,竟然与惊蛰雨有些相似的味道!
  也难怪这巴掌大的小水洼里竟然能够长出这种不凡的白莲。
  他弱弱的问道:“范伯父,我能取些池水吗?”
  毕竟就那么点水,如若取多了,他估计这白莲也活不成了。
  范贤回答的很爽快,没有一丝犹豫:“在浔阳城,跟我们这些老家伙还客气什么,就算你把莲花儿摘了我们也不会说什么的。”
  平岚心里非常感激,范伯父与柳伯父对他都颇为宠溺,让他受宠若惊。
  他看着手中小玉杯里的水,有些失望,原来这个小水洼里惊蛰雨的浓度极低,似乎是一滴惊蛰雨落在其中稀释而来,不过也能勉强用来疗伤用。
  他对这浔阳城的前祖先越发好奇,竟能想到这种办法用惊蛰雨稀释而来的水栽植白莲,这样的话就好比一劳永逸,从此可以不断收获莲子。。
  到底是谁栽植的这株白莲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