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名动九州我为峰第三章 南柯一梦,名动九州我为峰第3章 南柯1梦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第三章 南柯一梦


  此时已是申时,日头已经没有那么高了。叶岚两人昨日在一家路边夜店住了一宿,今日除了午时吃了顿饭,其余时间一直在马不停蹄地赶路,终于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清河城。
  进入清河城之后,原本疾驰的马车便放缓下来,不时避让街上来往的行人。说到行人,哪个朝代都是一样的,走路非得走在路中央,知道身后有车也不躲避,你撞我就赔钱,不撞?不撞我就在路中央瞎晃悠,就挡你的道,谁让你有马车,而我没有马车只能走路呢?
  马车在不甚宽敞的街上缓缓前行,最终停到小城中央,富贵典当的门口,才停住。
  富贵典当,自然就是远方表舅的大本营了,是清河城唯一的典当行。像清河城这样的小城,能有这么个像样的典当行已属不错了。经由叶岚表舅经营,原本规模不大富贵典当,凭借公道合理的价格和良好的信用,受人们欢迎,成为清河城的一个地标,以至于附近小城也有人为了多当点钱专门来富贵典当。
  当铺不是很高,只有两层,但是一点都不寒酸。门口摆着两只威武雄壮的大石狮,眼睛瞪得跟灯笼一样,很是唬人。门两边挂着两个大红灯笼,一个写着“招財”,一个写着“進寳”。
  两扇大门刷着黑漆,打开着,显得屋内很是深邃,很是威严的样子。两侧还挂有一副金漆对联,上联“南清河北清河南北清河清南北”,下联“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横批“恭喜发财”。
  叶岚看到这幅对联就乐了,这表舅意思是要把东西南北全当了全清理干净,就他自个发大财,也不怕有人急眼把他当铺砸了。
  富贵典当年代也挺久了,据说在表舅进城之前就存在了。虽然在表舅的经营下发扬光大,但是并未进行大的修缮。陈旧一些反倒是好的,平添了些许古香古色的味道,给人一种厚重感。
  现在已是日落时分了,当铺里还有不少的客人,有的是在等着当东西,有的是已经估完价在考虑要不要把东西当了,正在做最后的挣扎。大多最后是当了的,不缺钱谁也不会来当铺当东西。当和典是有区别的。譬如用一件皮袍换钱来使,不赎回了,这就是“当”。“典”就不同了。一件皮袍夏天不穿了,舍不得当掉,质地好,冬天还要穿,只是一时困难,暂时抵押在当铺里,换来些钱用用,在抵押到期前,用本息将皮袍换回;但是,过了抵押期,那抵押物就归当铺了。
  随从领着叶岚走进当铺,走东走廊,径直奔书房,带着他去见表舅。表舅名叫罗通,作为掌柜的,不大在门厅里待着,什么时候门厅里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才会有人去叫他出来做主。
  表舅正在屋里看账本核对账目,见叶岚和随从回来了,道:“岚儿,你们终于到了,一路辛苦了。舅舅那天有急事先回来了,没有等你。一会先让你舅母带你去看一下房间,休息一下,待会吃饭时舅舅再跟你好好谈。”
  “阮儿你去叫夫人带岚儿去选房间。”
  “是,老爷。”一个俏丽婢女从屏风后走出,对好奇地上下打量叶岚。
  叶岚哪曾被陌生美丽女孩这么盯着看过,一时间不该如何是好,脸色泛红。阮儿见此,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公子跟我去见夫人,随我来。”
  阮儿引着叶岚离开书房,到了舅母孙氏门口:“夫人,老爷前些日子跟您提的表少爷到了,让您带表少爷去选房间。”
  不一会,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孙氏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
  “这就是岚儿么,生得真乖巧。舅妈听说你要来,专门让人给你做了这套衣服。”孙氏打量着叶岚,“咱们这就去选房间,岚儿。”
  “谢舅妈!”叶岚赶忙说。
  阮儿从孙氏手里接过衣服,在前面带路。
  不一会,三人到了门厅,顺着门厅侧面的楼梯到了二楼,是一间单独的房间。推开门,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卧室。
  “岚儿,这间房你还满意吗?”孙氏问道。
  “这间房很好,多谢舅母的安排。”叶岚对这间房很是满意,单独一个人住着,安静方便,而且这间房还是临街的,打开窗子便可以看街上的人来人往。这对叶岚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那好,阮儿,你一会带岚儿去沐浴,换上衣服,然后去用晚饭。”孙氏吩咐道。
  “遵命,夫人。”
  ······
  不多时,阮儿带着沐浴更衣后的叶岚去见孙氏。
  “岚儿快来用饭。这一打扮,很是俊俏。”罗通见道梳洗过的叶岚,有些惊讶。孙氏也在一边笑意盈盈。
  “多谢舅父夸奖。这都是舅母给侄儿准备的衣服好看。侄儿再次谢过舅母。”叶岚道。
  “岚儿,真乖。来了就是一家人,别跟舅母见外。快过来吃饭。”孙氏对叶岚很是喜爱。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叶岚用饭完毕。罗通嘱咐他好好歇息,消弭一下连日的劳顿。
  叶岚回到房间,重重地往床上一躺,甚是舒坦。这一切,回想起来都像是在做梦。前天孩还在家摸鸟蛋,今天就到了城里。叶岚看着房顶,忍不住回想起家里的房顶。不知道父母在家怎么样,有没有穿暖,有没有睡好。等混出个人摸狗样,一定要把父母接到城里来享福,叶岚心想。
  再回想起赶路这两天,叶岚又是一番感慨。一路上见到了很多人,目睹了很多事,突然间,觉得自己长大了,进入了大人的世界。
  叶岚忽然想起昨日下午发生的怪事。昨日下午接连赶路,人困马乏,叶岚被闷热的天气蒸得虚脱了,就吃了几个剩下的果子。哪曾想果子吃完,整个人感觉全身舒坦,体力在慢慢恢复,身体也没有那么不舒服了。果子还是以前常吃的果子,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叶岚想不明白。最神奇的是今天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变大了不少。
  想不出所以然,慢慢的,叶岚就释然了。反正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都是好的,只要不是有毒,都随他去吧。
  这么想着,叶岚就进入了梦乡。
  ······
  在山巅,一个人身穿身穿金色盔甲,状若天神,手持一杆金色长枪,不断挥舞着,击飞不断飞过来的火球。
  在此人对面,是一个身着黑色衣襟的蒙面人,火球正是此人放出的。黑衣人见火球不足以对付金甲人,便手势一改,口中念念有词,一个巨大的风刃形成在身前。
  金甲人看着渐渐形成的巨大风刃,眉间闪过一丝凝重。
  在风刃飞过来的一瞬间,金甲人手中突然出现一面金色盾牌。巨大风刃击在盾牌上,擦起耀眼的火花,留下一道不浅的痕迹。
  黑衣人见此,两手飞快在空中结印,突然一声虎啸,一只巨虎虚影在身前出现,一跃而起,扑向金甲人。
  金甲人见此不敢怠慢,深吸一口气,握紧长枪,嗖的一声将长枪掷了出去,化作一头金色的豹子,与扑过来的巨虎虚影撞在一起,相互撕咬起来。片刻之后,巨虎虚影不敌金色豹子,溃散开来。
  金色豹子趁势扑向黑衣人。
  黑衣人似乎早已料到,早已在身前放出一排冰锥,万箭齐发似的射了出来。
  豹子顷刻间被冰锥扎得千穿百孔,还原为一杆长枪,哀鸣一声,飞了回去。
  金甲人见此,一个跟头高高翻起,接过长枪,将长枪舞得密不透风。冰锥打在上面就像是打在墙上,砰砰砰全部炸裂开来。然而,转眼间,金甲人被漫天的冰渣裹住全身,冻成了一个冰雕,手中的长枪也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再看对面的黑衣人,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漆黑如墨的巨弓,巨弓的两端各镶有一个骷髅头,一只沾有鲜血的黑色箭矢已经搭在弦上。黑衣人的手上泛起黑气,缓缓地把巨弓拉开,似是费了很大力气。
  只听嗖的一声,沾有鲜血的箭矢如一道黑光直射向金甲人的眉心。
  金甲人见此,又惊又怒,无奈身体被冰封住,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看着箭矢飞将过来,等着自己一命呜呼。
  砰地一声,沾有鲜血黑色箭矢将冰雕的头颅击得粉碎,脑浆溅了一地。黑色箭矢似有灵性,一个盘旋,飞回到黑衣人手中,此时箭矢上的血气似乎更加的浓郁了。
  就在此时,整个冰雕轰的一声倒地,碎成冰渣,金甲人死后赫然已被彻底的冻成冰了。
  ······
  叶岚猛地惊醒,出了一身冷汗,发现自己和衣躺在床上。
  原来这不过是叶岚做的一个梦,只是这梦过于离奇,又过于真实。离奇是因为这梦跟叶岚八竿子打不着,真实是因为叶岚如身临其境,至今仍心有余悸。。
  看着窗外,夜色已深,整个小城都被黑暗吞没,只有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地上。
  叶岚收拾好心情,脱掉衣服,躺在床上,不一会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呼呼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