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世界异种历史录珍妮一家人,世界异种历史录珍妮1家人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珍妮一家人


  莫尔醒过来,只见外面已是白天,自己躺在一间小木屋里,身上缠满了绷带,有一个不用的炉子在中间放着墙上挂着一个狼头,还放着一杆枪,整个屋子非常简洁,给人一种舒适感。
  莫尔尝试站起来,浑身酸疼,于是扶着床,勉强移动。这时,窗外有一个头慢慢冒出来,莫尔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大姐姐在外面。
  “你醒来了啊?”大姐姐打开门走进来。
  “嗯。你是?”莫尔警惕地看着她。
  “我昨天去打猎,看到你躺在地上,于是把你救起来了。对了,你可以叫我珍妮。”珍妮扶起莫尔的手,将莫尔抱在床上。
  莫尔害羞地说:“谢谢你。”
  “小弟弟,你叫什么啊?”珍妮笑着说。
  “我,我叫莫尔•恩特。”
  “好啊,你感觉怎么样了?”珍妮让莫尔坐在桌子旁。
  “还行。”莫尔还是感到酸痛。
  “你知道吗?我发现你时,你流了好多血,后背的伤更为严重。”珍妮叹口气,“你是不是遇到狼了?”
  “嗯。很多。”莫尔回想起昨天的经历。
  “很多?小弟弟,很多的话你是活不了的,即使一只,像你这么小,也难逃一死。但是我却发现你周围有好多狼的尸体在你的周围,是不是有什么人救了你啊?”珍妮凑上前来。
  莫尔意识到,如果说是自己一个人的话,一定会被怀疑是异种,就像约翰那次。“嗯,有一个救了我,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是不是一个带着一条狗,穿着皮大衣,带着手杖的一个男人?”珍妮两眼放光。
  “额,对。”莫尔不知道她说的是谁,姑且这么答应了吧。
  珍妮合拢双手放在胸前,激动地说:“沃伦·奥茨先生真是乐于助人,愿上帝保佑他。”
  莫尔呆呆地看着珍妮,不知道说什么好。
  “喔!对了!”珍妮突然想起什么,“小弟弟,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吗?你要去哪里啊?”
  “嗯。我要去这里。”莫尔从口袋掏出地图,指给珍妮看。
  “哇!这里正是沃伦·奥茨先生的家唉!”珍妮激动地说。
  “?”原来叫做沃伦·奥茨啊。莫尔问:“沃伦·奥茨先生是怎么一个人?”
  珍妮眼里充满了崇拜,说:“沃伦·奥茨先生彬彬有礼,充满了绅士风度,我们这里的人都非常尊敬他。而且,沃伦·奥茨先生身手还非常厉害,有一次他就从狗熊手里把我救下来了。”珍妮说着说着,捂住脸开始摇头。
  莫尔迷惑不解,珍妮又问:“小弟弟,你找沃伦·奥茨先生干什么啊?”
  “喔,我是沃伦·奥茨先生的亲戚,想去看看他。”
  “沃伦·奥茨先生还有亲戚?我都不知道唉?”珍妮痛苦地低下头,捶着腿,说:“我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对沃伦·奥茨先生的一种失职。”
  莫尔非常奇怪,珍妮到底是沃伦·奥茨的什么人,目前珍妮的举动十分奇怪。
  珍妮恢复原样,笑着道歉说:“对不起,让您见笑了。对了,你说你要找沃伦·奥茨先生,不如等你伤好了,我就带你去找沃伦·奥茨先生?”
  “好啊!”莫尔其实有点迷路,有人帮忙自然是好的。
  于是莫尔和珍妮愉快地答应了,为了表现地像正常人一样,莫尔还要在这里等上几天。团长并没有说期限,晚一点应该没有问题。
  珍妮家住在山脚下,有三间小木屋,一间给珍妮的父母住,一间给珍妮,就是莫尔一开始的那间。另外一间是杂物间。
  在这期间,莫尔认识了珍妮的父母,珍妮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和蔼的人,珍妮的父亲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不像团长那样冷漠无情,在一些细节方面也对莫尔非常体贴,教莫尔打枪。听说这几天在山上发现了许多狼的尸体,把狼皮卖了,得到了不少钱。莫尔自然是只字不提。
  这几天,莫尔和一起吃饭,聊天,如同一家人,莫尔感到这种感觉很美妙,是之前自己所没有感受到的。如果自己的父母也在的话,是否也会是这种感觉呢?
  约定的日子到了,莫尔早已恢复好了,珍妮在给莫尔拆绷带的时候,也吃了一惊,怎么恢复得这么快,居然连疤都没有。莫尔还紧张了一下,不过还好,珍妮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莫尔跟珍妮的父母告别,珍妮的父母也很是不舍,看了莫尔和珍妮很久才回去,莫尔心里被一种暖暖的感情充满着,让他对这里充满了不舍。
  珍妮一路上有说有笑,非常开心。莫尔还在想着能不能再去一次。他们越过了几条小河,又在稻草边躺着打闹了一会儿,才继续上路。接着,珍妮带着莫尔来到一处曲曲折折的小路上,位于两座山的夹脚。每当莫尔以为没有路时,忽然一转,又出现了一条还能依稀辨得的一条路。
  “怎么样?是不是很难找啊?”珍妮回头笑着说。
  “嗯。”莫尔觉得非常难找,若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话,一定得找半年。
  “跟紧了喔!”话刚说完,珍妮就不在了。
  莫尔愣住了,怎么突然一下人就不在了?正四下寻找时,只见珍妮的头在一旁非常偏僻的草丛里。莫尔下了一跳,仔细一看,发现珍妮在那里哈哈大笑,紧接着就把莫尔拉了下去,莫尔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掉了下去,眼前一黑。
  ……
  莫尔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地洞里,往上看,还能看到一丝阳光,往里看,似乎有微弱的灯光。珍妮拉着莫尔迫不及待地往里走,莫尔只记得往上走了许多非常高的台阶,才到达一扇木门前,灯光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珍妮推开门,一条狗摇着尾巴扑了过来,珍妮抱着狗笑起来:“好久不见啊,狗狗。”不过狗看到了莫尔,嘴里却是发出来不和谐的声音。莫尔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
  “珍妮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拄着手杖,带着眼镜,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你就是莫尔?”沃伦·奥茨看了看莫尔问。
  “嗯,团长让我过来的。”莫尔回答道。
  “我已经知道了。”沃伦·奥茨走到莫尔身边,仔细打量一下,问:“你多大了?”
  “马上就要六岁了。”
  “居然这么小吗?”沃伦·奥茨陷入了沉思。
  “沃伦·奥茨先生,莫尔有什么不对吗?”珍妮将狗狗放到一边,问。
  “喔,没有。话说,珍妮小姐,谢谢你将莫尔带到这里。”沃伦·奥茨行了一个绅士礼。
  “没有,对,对不起。”珍妮的言语发生了混乱。
  沃伦·奥茨却不以为意,将目光定格到了莫尔的胸前,蹲下身去,看着那块怀表,仔细端详起来。
  “有什么问题吗?”莫尔不安地看着沃伦·奥茨说。。
  “喔,没什么,失礼了。”沃伦·奥茨扶了扶眼镜,站起来。“那么,以后你就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了,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
  珍妮一脸花痴样在那里扭扭捏捏,她误认为是对她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