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弃妇扶摇录第 39 章,弃妇扶摇录第 39 章_都市言情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第三十九章
  
  沈清月收到了周家送来的礼物,除了一些尺头和绒花,还有一盒膏子,那盒膏子样子像贝壳,不过却是陶瓷做的,模样并不大起眼。
  
  她拿到手的时候,心里就迟疑了一下,这不像是姑姑送来的东西,姑姑送来的东西即便是实用的,也会精致一些。
  
  应该是周学谦送给她的。
  
  沈清月留下了膏子,谢过了周家的妈妈,便拿着自己做好的一只折扇,用两个竹罐装了几两杭州的龙井茶、常州阳羡茶到同心堂去。
  
  沈正章要去京外山上的寺庙里读书,沈清月想送些东西聊表心意,她到了同心堂,人还在庭院里,就听到了次间里热闹的说话声。
  
  也是,沈正章这一走就是两个月,估『摸』着舟姐儿和繁哥儿肯定都要来送他的。
  
  沈清月挑帘子进去,脸上笑着,正要打招呼,却瞧见了周学谦也在这儿!她愣了一下,表哥怎么会在这儿?她微微低头挪开视线,走到屋子中间,朝方氏行礼,再与沈正章和堂弟堂妹见礼,最后才同周学谦欠身,唤了他一声。
  
  周学谦目光灼灼地瞧了沈清月一眼,很快便收回视线,笑着坐下。
  
  方氏喊着沈清月去她身边坐。
  
  沈清月跟沈清舟两个挨着方氏坐,她同沈正章道:“二哥今日就要走罢?我给你带了些茶叶过来,还有一把竹骨扇子。”
  
  沈正章接了东西,他先嗅了嗅两罐子茶叶,又喜又惊道:“龙井茶和阳羡茶呀,你专门去买的吗?”
  
  这两种茶都不便宜,要是沈清月用月例银子买这种茶给他,他会内疚。
  
  “不是,是我父亲给我的,反正我也不常喝,赠给二哥倒是宝剑配英雄了。”
  
  沈正章释然地扬唇大笑道:“正好我都喜欢。谢谢妹妹了。”
  
  他又瞧了瞧扇子,细竹篾丝做骨头,绢料扇面,上边绘着独占鳌头的图案,寥寥几笔,不算巧夺天工,却很传神,又用一指宽的淡绿绸布封边,倒是雅致。
  
  周学谦艳羡地看着沈正章的扇子,嘴角稍抿。
  
  沈清月知道自己画功一般,她笑着同沈正章道:“我自己做的,二哥只在山上偷偷地用,应当不至于被人笑话。”
  
  沈正章温温一笑,道:“怎么会,不过独占鳌头的意头很好,我倒不能辜负了妹妹,此次一定用功读书。”
  
  沈清月浅浅地笑着,二堂哥当然不会辜负她的。
  
  沈正章将会是沈家这一辈里第一个举人。
  
  周学谦看着沈清月,笑问:“表妹,那我呢?”
  
  沈清月心中微讶,周学谦这样当众找她要东西,她倒是很不好意思应允。她诧异地看过去,面『色』微红,问道:“表哥也一道去庙里读书吗?”
  
  上辈子,沈清月也来送了沈正章,可是分明只有他一人去读书,这回怎么周学谦也跟着去了?
  
  周学谦笑道:“是啊,我也一道去。二表哥独占鳌头了,那我怎么办?”
  
  哦……原来周表哥是这个意思啊。
  
  沈清月羞赧地笑了笑,也是,周表哥这样礼数周全的人,怎么会当众找她要东西。
  
  方氏也柔和地笑着。
  
  沈清月起来福一福身子,语气平淡地道:“我原先不知道表哥也要去,那这厢就先预祝表哥金榜题名,名列前茅。”
  
  只可惜周家老夫人就要过世了,周学谦中了举却还是要耽搁了。
  
  周学谦起身作揖道:“承表妹吉言,不过不能跟二表哥抢占鳌头,着实有些可惜。”
  
  众人轻声欢笑。
  
  沈清月也淡笑着……其实就是图个好意头而已,毕竟顾淮连中三元,鳌头都让他占去了。
  
  沈正章大方道:“二妹放心,你给的茶叶我会分给他们喝的,你的好意,我们都心领了。”
  
  沈清月轻皱眉头,问道:“还有谁要一道去吗?”
  
  沈家今年乡试下场只有沈正章和大房的三位爷,但是大房除了沈大,另外两个庶出的堂哥仍在沈家族学里读书,于他们而言,人多氛围好,也有人管束。所以去山上的应该只有沈正章才对啊。
  
  沈正章解释道:“怀先也去,他前天就答应我了。”
  
  沈清月暗暗地绞着帕子思忖,前一世的这个时候,她记得顾淮已经回了顾家,当时沈家几个哥哥还跟张轩德聊天说“顾先生在的时候嫌他过分威严冷漠了,顾先生不在却束手无策,真的很想顾先生,如果顾先生不回顾家就好了”,怎么顾淮又要跟着沈正章一起去庙里读书了?
  
  这些事发生变化的事,难道跟她有关系吗?
  
  可是她的事又何曾直接牵扯到顾淮了?
  
  沈清月按下心思不表,她“哦”了一声,笑道:“那也祝顾先生金榜……算了,先生不在,就不祝了。”
  
  顾淮都要中状元了,只祝他金榜挂名、名列前茅好像不太好。
  
  周学谦笑了一下,沈正章调侃沈清月,道:“你这祝到一半了,我是带话还是不带话。”
  
  沈清月笑容一僵,这当然不能让顾淮知道啊。
  
  方氏也瞪了沈正章一眼,她又催着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去跟老夫人辞了行,就走吧。”
  
  沈正章和周学谦一起起身辞别一屋子的人。
  
  沈清月也要走,便与他们一道出去。
  
  出了同心堂,周学谦同沈正章道:“我跟表妹说几句话,一会儿就来。”
  
  沈正章知道周学谦是个有分寸的,便点了点头,先往永宁堂里去了。
  
  夏藤自觉地退开几步,既让两人在她视线内,也不至于听到二人说话。
  
  周学谦离沈清月有好几步的距离,他微微地捏着拳头,嘴角动一动,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什么好。
  
  还是沈清月先问他:“膏子是表哥送的吗?”
  
  周学谦笑着颔首,道:“是的,表妹总是做手活儿,我怕你伤着手。”
  
  沈清月笑『吟』『吟』地望着他,道:“多谢表哥。”
  
  周学谦温声道:“嗯。还有今日之事……我可记着了。”
  
  “嗯?”沈清月顿时明白过来,她笑道:“二哥不是说,会把茶叶分给你喝吗?”
  
  周学谦目光莹亮润朗,声音低低地问道:“那竹骨扇子呢?”
  
  沈清月面颊绯红,低垂眼皮儿,道:“……我记着了,表哥快去吧。”
  
  周学谦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一件事,便问道:“表妹放青石斋的字画是不是还没取?”
  
  沈清月唇齿微张,抬眸看向周学谦,她怎么知道?
  
  周学谦笑说:“不巧那日我也去了青石斋,不过与表妹错过了,后来好像没见表妹出门,料想那些字画也没取回来。”
  
  沈清月脸颊发烫,那也就是说,周学谦其实已经见过她的画了,难怪呢,他那日主动要跟她下棋,原来是认出她来了。
  
  她灿笑劝道:“表哥安心读书。”
  
  周学谦坚持道:“往来不过半日功夫,不妨事。”
  
  “那我过半月再去取。”
  
  周学谦欢喜道:“好。表妹,我走了。”
  
  沈清月垂首道:“表哥慢走。”
  
  周学谦的目光又在沈清月的脸上流连了片刻,才大步离去。
  
  沈清月回雁归轩之后,脸上一直挂着笑意。
  
  夏藤进了屋子,才同她道:“姑娘,周家表少爷倒是待您很好。”
  
  沈清月但笑不语,拿出周学谦送的膏子,挑了一指头抹在手上,轻轻地化开,涂抹在双手上。
  
  她也觉得周学谦很好,如果能嫁给他,这一辈子应该会大不同罢。
  
  涂完膏子,沈清月问夏藤:“春叶那边怎么样了?”
  
  夏藤倒了一杯茶递给沈清月,道:“还没传信回来,要不要奴婢去瞧瞧?”
  
  沈清月摇头道:“不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她猜想吴氏现在肯定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就是不知道,吴氏会在『逼』不得已之下,动什么手段……若是能被抓个正着,那就更好了。
  
  联合下人陷害继女、令沈家颜面大失、草菅人命,这些罪名足矣沈家休了她,即便顾着沈清妍和康哥儿的脸面,沈世兴不休妻,吴氏的后半辈子,也不得不再庄子上度过了。
  
  沈清月静静地在院子里等着,下午的时候,春叶亲自回来传了话,说林妈妈还没醒,不过大夫又来复诊,说她有转醒的迹象。
  
  “大夫?哪里的大夫?”
  
  春叶道:“就是胡同外坐馆的大夫,都在福顺胡同坐馆十几年了,一家老小都在这儿,应当不敢胡来。”
  
  这样的人的确不容易被收买。
  
  沈清月还是提防着道:“大夫你也盯着些,以防万一。”
  
  春叶道:“姑娘放心,除了林妈妈的儿子媳『妇』进去伺候她,论谁进去,奴婢们都盯得紧紧得呢!”
  
  沈清月点了点头,叫夏藤拿了几个钱给春叶,让她给买些零嘴,或者叫院子里的媳『妇』熬些绿豆汤,给几个丫头们解馋消暑。
  
  春叶很快便去了。
  
  过了一日,林妈妈还不见醒,沈清月倒是不惦记了,她只管等着就是。
  
  吴氏怕得要死,她躲在院子里“养病”,这些日连沈世兴的万勤轩她也不跑了。
  
  沈清妍的佛经总算抄完了,这一个多月,她几乎每日睡不到两个时辰,她年纪小小,眼下已经乌青一片,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下巴都尖了。
  
  因着吴氏的事,沈清妍将佛经送去永宁堂的时候,老夫人可没给她好脸『色』看。
  
  沈家府里的丫鬟婆子们,除了在说苏老夫人外孙女嫁得好之外,便都在谈论吴氏和林妈妈做的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沈老夫人和柳氏想管也管不住,越发头疼。
  
  柳氏生怕这事儿传到苏老夫人耳朵里,想赶紧了结这件事,便派人去林妈妈的院子里,想法子将人弄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