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弃妇扶摇录第 115 章,弃妇扶摇录第 115 章_都市言情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第一百一十五章
  
  福临跟踪了胡掌柜派去福隆寺的人,但那人近来有些谨慎,他不好跟近了,便只探了个大概。
  
  福临告诉顾淮:“小的没瞧见罗妈妈的人到底是要跟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跟的是国子监里的学生。”
  
  顾淮若有所思,沈清月这好好儿的,怎么又跟国子监扯上了关系?难道沈世兴已经给她找好了一门亲事?她去打探男方的品『性』?
  
  顾淮眉头拧了起来,虽他知道仅仅是沈世兴一个人的主意,婚事肯定成不了,但他心里还是莫名有些不舒服。
  
  他吩咐福临,继续去跟着,瞧瞧沈清月到底要打探谁。
  
  福临去了,跟了两日,便确定下来,沈清月跟的是正四品兵部武选司赵郎中的嫡子,赵建安。
  
  顾淮不解,赵建安的父亲官居正四品,沈世兴不过领着个闲职,拿一份俸禄,他是绝攀附不上赵家嫡子的,沈清月跟着这人做什么?
  
  他叫福临再跟下去,这次不跟罗妈妈的人,直接跟赵建安,瞧瞧他身上到底有什么鬼。
  
  不等此事有个结果,永南郡主下了请帖给顾淮。
  
  当今皇上没有同胞的姐妹,永南郡主当年在太后膝下养大,二人情同兄妹,郡主又嫁了忠勇侯,在京城里,独有一份体面尊贵。
  
  四月花开,永南郡主办了一场兰花花宴,广发请帖,请京中官宦世家都去她家中作客。
  
  顾淮虽从前与贵人没有来往,但他如今连中六首,将来要名垂史册,功勋世家和清贵之家,都有结交他的意思。
  
  旁的人顾淮可以推拒,永南郡主的面子,他可轻易不能落了。
  
  何况,永南郡主很可能也会请沈世文的妻女过去参加宴会,沈清月贯来与沈家二房交好,她亲事未定,方氏怜惜侄女,必然会带她去。
  
  内宅身份尊贵的女眷不便出门,顾淮上门去必然要拜见主家,兴许可以见她一面。
  
  顾淮亲自去见了忠勇侯府来的管事,亲自谢过,又送了人出去。
  
  不出顾淮所料,沈家也收到了永南郡主下的请帖,沈家现在不是柳氏管事,侯府的帖子帖子直接下到了方氏手里。
  
  侯府的妈妈见了方氏一脸笑『色』不说,还特意嘱咐了一句:“难得郡主办了宴会,夫人可要把家里的姑娘都带去,听说你们家中有位二姑娘很是不错。”
  
  方氏眉『毛』一抬,忠勇侯府的人这是指着要沈清月去!
  
  她笑着应付过,说“一定一定”,方把人送走。
  
  结交永南郡主和忠勇侯府这样体面的人家,对沈家来说是极大的事,方氏去禀了老夫人。
  
  老夫人当时就道:“你把没出阁的姑娘都带去,月姐儿就别带了,对外只说她病了。”
  
  方氏蹙着秀眉,为难道:“可是忠勇侯府的妈妈说一定要让月姐儿去,就差点她的名儿了!”
  
  老夫人一惊,道:“果真?”
  
  方氏点着头回道:“媳『妇』何曾敢骗您?”
  
  老夫人有些出神,这永南郡主总不会看中月姐儿了吧?可她的几个儿子都娶过妻了,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沈清月去做妾?
  
  不可能,永南郡主倒不至于这样去打沈家的脸面,沈家还有沈世文这一翰林撑着呢!
  
  老夫人拿不准,往身后的大迎枕上一仰,道:“罢了,郡主既点了月姐儿,你就带她去吧。但月姐儿是个多心思的人,那些真正的勋贵人家和咱们家不同,排场大,规矩也大,你盯着她些,别想着她那点小心思人家看不透。都是成了精的人,她一个嫩小鬼,若使什么不干净的手段,丢的是沈家的脸面!”
  
  方氏心里有些不舒服,到底没与婆母顶嘴,面无表情地退出了永宁堂。
  
  她回了同心堂,待沈世文下了衙门,先与丈夫商议上了,她一面替丈夫宽衣,一面道:“奇了,永南郡主怎么请了咱们家去作客,还特别指了月姐儿。”
  
  沈世文道:“永南郡主应该请咱们家的。我还不曾与你提过,赵大人的妻子,是永南郡主的一个什么妹妹,赵夫人长袖善舞的一个人,估『摸』着和忠勇侯府关系好着,借这一层关系,请咱们也说得过去,不算平白无故。不过她点月姐儿的名儿……我却不甚清楚。”
  
  方氏拿了沈世兴的衣裳叠放起来,又取了干净的石青直裰给他,道:“人家既请了,我便带月姐儿过去。月姐儿亲事也没定,我瞧着老三一直发急,但他没找我,我也不好主动去提,这次去忠勇侯府,正好看看有没有咱们这样的人家,替月姐儿留意下,若有合适的,确定下了,你再与老三说去。”
  
  沈世文也是这个意思,他点着头,道:“如此甚好。不能听母亲的意思,委屈了月姐儿。”
  
  次日,方氏便派了丫鬟过去请沈清月说话。
  
  沈清月去的很快,她没想到,永南郡主会指名要她去。
  
  前一世,沈清月只是张家的媳『妇』,身份并不多尊贵,永南郡主这样的人家,她自然结交不上,但是她隐约记得,顾状元郎的婚事,是永南郡主做的媒人。
  
  这次兰花宴会,若永南郡主如果将顾淮也请去了,也就是说,顾淮与他前世的妻子,吏部尚书胡阁老的孙女的良缘,就是这次结下的。
  
  沈清月目光有些呆滞,方氏叫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来。
  
  方氏笑问她:“想什么呢?”
  
  沈清月嘴边扯了个笑容出来,道:“没有什么,既然永南郡主特意指了我去,我若不去便是得罪人家,自然要去的。”
  
  方氏笑『吟』『吟』道:“不光要去,还要穿得漂漂亮亮的去,你可有好布料裁新衣服?”
  
  沈清月道:“有的,我房里的好尺头都不完。”
  
  方氏温声道:“姑娘家的尺头怎么会有用不完的,是你太节省了。我像你这么大时候,虽说不是全然爱花红柳绿,素雅的衣裳也没少做。明日铺子里还要送几匹江南来的缂丝,你过来挑,或我替你挑了,叫人送过去。”
  
  沈清月道:“叫妹妹先挑,她挑了之后我再挑。”
  
  方氏笑着,这孩子懂事又实心,将来自有造化,若老夫人不存偏见,不知道该多疼这丫头。
  
  沈清月坐了一会子,又去修德院看了两位姨娘。
  
  都四月了,姨娘的肚子开始显怀,天气回暖,她们又削减了衣裳,瞧着很明显。
  
  两个姨娘一起坐在房里做针线,冬香指着冬菊的肚子说:“二姑娘,她肚子尖,肯定是哥儿。”
  
  冬菊红着脸抿一抿唇,道:“我瞧你肚子比我两个还大,是两个哥儿呢!不过姑娘面前,可别浑说了!”
  
  冬香眼神里闪过敬畏,说完一句“我肚子大是因为我比你胖”,便连忙闭了嘴。
  
  沈清月看了冬香的肚子一眼,笑一笑,没多久就离开了。
  
  她没怀过孩子,也不懂到底是男是女,但她听说过,头胎若是怀了两个,不好生产,容易早产。
  
  沈清月回了雁归轩就准备跟罗妈妈说找稳婆的事儿。
  
  罗妈妈将将从外边儿回来。
  
  她才见过胡掌柜,胡掌柜说,舒阁老被事儿缠着了,脱不开身,估『摸』着要耽搁一段日子才去见沈清月,叫她提前探探沈清月的口风,若形势不好,多多安抚。
  
  罗妈妈知道女人的艰难,眼见沈清月年纪越来越大,说亲的事都顶到眼前了,沈家妖魔鬼怪有又多,拖一日就难一日,她心里还有些怨怪呢,这么好的姑娘……合该享好命。
  
  进了雁归轩,罗妈妈很快就收拾了情绪,没『露』出端倪,脸上含着笑,打帘子进去,道:“才走到院子里,就听说姑娘有事儿找我?”
  
  沈清月冲她一笑,与她说了永南郡主邀她去参加宴会,和替两个姨娘早早请了稳婆在家里安置的事儿。
  
  第二件事很容易,罗妈妈都没放心上,她奇怪的是,永南郡主这样的人家,怎么特特邀了沈清月去作客,难道大人有了动静?可胡掌柜怎么没告诉她?或许是没来得及告诉她?
  
  罗妈妈猜不着,也没继续猜,只坐下与沈清月道:“姑娘成日不出门的,难得的好机会,去就去罢。”
  
  她又挥退了丫鬟,与沈清月低声道:“按姑娘吩咐,钱票都存好了,现在零零散散换了十几个钱庄去,不点眼。铺子也正让人在挑,还需要一段时日,反正姑娘也不急着买铺子,最好等卖家发急的时候再入手,最值当。”
  
  沈清月莞尔,这些事罗妈妈都能办得很好,而且银子钱票和账册,次次都是清清楚楚地记给她看,她并不多担心。
  
  她担心的是,赵郎君是不是有外室。
  
  沈清月复问罗妈妈:“国子监那边可怎么样了?”
  
  罗妈妈皱眉摇摇头,道:“没消息,说是没什么异常,郎君他就是读书、看铺子、去隆福寺。”
  
  “可跟进隆福寺了?”
  
  “跟了,不过是拜佛、听经之类的。”
  
  沈清月莫名就有种奇怪的直觉,但她没有亲眼看见,便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次日,方氏着人送了缂丝过来,她给沈清妍也送了几匹绸缎过去,不过这是从公中走的账,家里的姑娘都有,并非她私人出的。
  
  沈清月让罗妈妈拿了缂丝料子去裁缝铺里给她剪裁衣裳。
  
  衣裳在宴会之前,送来了沈家。
  
  沈世兴听说沈清月要去忠勇侯府参加宴会,又私出银子给她置办了头面送去。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