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72章 我受不起,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72章 我受不起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几人快速走入仓库,同行的医生大致查看下路晓便命人小心抬到担架上。彩虹文学网,一路有你!  整个过程浸透着阴沉,没有人多说一个字,提前赶到的那个医生跟随医护人员一起上了救护车。
  
      林青默不作声跟在那些人后面,到了仓库外要去上救护车。
  
      “抱歉,不能上人。”在最外面的医护人员还未坐下,看到林青要上车眉头皱了一下。
  
      “我是她的朋友。”林青盯着担架上的路晓。
  
      医护人员朝患者看了一眼,再看看车内的情况,不是她非要拒绝,而是的确没有多余的位置。
  
      林青也顺着医护人员的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还是让了步:“那麻烦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她。”
  
      医护人员应下,就算不说也会这么做的。
  
      救护车一路急行,慕离的车就跟在后面,林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前面的车不曾移过。
  
      慕离将方向盘握得很紧,每一次转弯眼底的阴鸷就更深一分。
  
      到了医院,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将路晓转移到移动病**上,林青立刻跳下车跟在后面,自始至终没有看慕离一眼。
  
      慕离熄了火,副官和其他两个手下从另一辆车上跟下来,待慕离从车里出来,三人已在他面前立定。
  
      “查到了什么?”慕离的视线始终跟着林青,她的身影在医院大厅拐了弯一上电梯就不见了。
  
      那两个手下很少见慕离脸色这么阴沉,都不敢说话,只有副官开了口:“到西边仓库那条路上的监控并没有找到异常,仓库里也暂时没找到线索,只是之前有人说看到阿虎和一个女人见过面。
  ”
  
      阿虎就是那个肇事者。
  
      “女人?”慕离黑眸微眯,医院明亮的灯光打在他的眼底点燃了一团火焰,“明天一早我要知道那女人是谁。”
  
      副官应了下,也明白这次的事并不简单,再看看慕离的神色忍不住多一句嘴:“我觉得这件事对夫人的影响挺大的,您是不是也该告诉她了?”
  
      再这么下去,岂不是什么脏水都要泼到慕离的身上?
  
      慕离薄唇抿着许久没有说话,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单凭他几句话是不可能挽回什么。林青对他有了芥蒂,消除的唯一办法就是拿到证据。
  
      只是他没料到那人手段残忍,竟然忍心对林青的朋友下手,这不正是一刀捅在了林青身上吗?
  
      想到陈瞿东的名字,慕离胸中就翻涌着怒火。他倒要看看,陈瞿东背后到底是谁在撑着,也能闹出这么多事来。
  
      “做好自己的事,”慕离声音低沉清冷,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别让我听到你们说了不该说的话。”
  
      副官连同身后两人行个礼,目送慕离走进了医院大厅。
  
      “副官,你说咱们都查了这么久还是没一点线索,阿虎也是奇怪,他怎么可能背叛……”身后其中一人并未说完,副官挥挥手噤声。
  
      “把他送去医院了吗?”副官看着沉沉的夜色,有多久没有亲手将同僚送进医院,他都忘记了这种心情。
  
      “送去了,情况很不好,就算活过来也未必还能醒。”另一人嗓音低沉。
  
      “派人看着他,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副官说完回到了车上。
  
      医院内,手术室外。
  
      林青怎么也想不到仅仅过去半个月,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被送进去的是同一个人。
  
      医生护士们忙进忙出,极少有人注意到她小小的人影,林青的肩膀一直在微微颤抖,指甲要陷进血肉里去。
  
      长椅尽头,男人的脚步沉稳无声,每靠近一些眸子就更沉。
  
      林青垂着脑袋,双手紧紧抓着裙边,她因为情绪激动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恍惚间,一件带着温度的西装披在了林青的身上,暖意顺着她的脊背缓缓拂来,仿佛黑暗中一点星光。
  
      “我知道你难受,但你不能因此而逃避我。”慕离的手落在她的肩头,并不用力,带着薄薄的温度。
  
      这是长久以来的第一次,林青感受到了他的温度,以前她总是想尽办法来温暖他,都没能如愿。
  
      林青听到手术室的门一开一合,微微仰头:“逃避?我哪有资格逃避。”
  
      她的声音很轻,护士匆匆走过的脚步声都能将她的声音盖住。但慕离还是听到了,他眉头皱起。
  
      “那你说,你现在躲着我是在做什么?”他扶着林青肩头的手指微微用力,林青被捏得吃痛,咬着唇却没有吭声。
  
      “我没有躲着你,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手术室的门再度关上,许久都没人出来。
  
      周围忽然安静下来,慕离已吩咐医院将这条走廊隔开,除了相关人员谁都无法靠近。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无声。
  
      慕离的手搭在林青的肩上,林青挺着脊背双手扣着椅子的边沿,一抬头就能看到红得刺眼的几个字:手术中。
  
  
      林青发誓她再也不会在手术室外等着谁了。
  
      身子渐渐暖和,林青把西装拿下来递回慕离手中:“我信你,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你做的。”
  
      慕离的脊背挺直,呼吸竟有些颤抖。
  
      林青一双眸子执着地望着他,仿佛他就是她全部的光明:“你去找到那个人,我可以不管他是谁,只要你带他来见我,好不好?”
  
      她声若蚊蝇,带着隐约的啜泣。
  
      只有他能做到,只有求他才能抓到害了路晓的人,而那个人和他有没有关系,都不重要……
  
      慕离听懂她的意思,眸色沉了沉:“林青,你还说没有躲我。”
  
      林青咬着唇别过脸去,手术中三个字映在她的眼底,通红刺眼。
  
      也许她没有躲,只是连在意他的情绪都没有了。
  
      得不到回应,慕离攫住林青的下巴将她的脸扳过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你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林青心里一股怒气燃烧了起来,狠狠甩开了慕离的手:“慕离!你看到她变成这样就不觉得难受吗?现在还说这种话?”
  
      如果路晓没有出事,一切都没发生,她怎么会这么痛苦?
  
      她害怕听到这件事和男人有半点关系,他从来不懂她有多怕,因为他是慕离,随随便便一个字就能掌控人的生死!
  
      慕离拽起林青的手腕狠狠将她身子一拖,让她从长椅上站起,林青还未站稳就感受到了腰上的力量。
  
      他的手掌抵在她的腰后,将她的身子无限度拉入自己怀中:“我难受,但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你。”
  
      慕离声线低沉,每个字都让他的心口隐隐作痛。
  
      她痛,他怎能不痛?
  
      他试着弥补失忆的那段空白,试着不去想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她会不会更愿意依赖,他甚至去接受了那个该死的催眠治疗。
  
      可是他们之间仿佛永远隔着什么,靠得再近还是会被一点点拉开。
  
      林青没有推开他,胳膊被他箍着垂落在身体两侧,她的睫毛微微湿润,眸中有浅浅的雾气氤氲,泪水到最后也没有流下。
  
      “不要因为我难受,慕离……我受不起。”
  
      她的眼睛闭了闭,睁开的一瞬将眼泪统统压了回去。
  
      为了爱他,她可以承受任何疼痛,可是……
  
      “把这句话收回去。”
  
      林青的睫毛颤了颤,没有回应。
  
      慕离的眼底如寒潭,执起林青的下颌紧紧扣住:“用我再说一遍吗?把刚才的话收回去。”
  
      他修长的手指几乎用了全力,在林青的下巴印上青紫的痕迹,林青想别开脸,试了几次都没能别开,索性仰起了脸:“我说的不对吗?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固执,路晓就不会这样,是我害了她。所以,你对我所有的感情我都受不起了。”
  
      是她害了路晓,到最后她最不能原谅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慕离的手指几乎要将她的下巴捏碎:“胡说什么?你没有错,害了她的人也不是你。”
  
      林青有片刻的出神,一眼看到了他眼底伤痛,突然很想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是你吗?”
  
      当她反应过来,话已经说出了口。
  
      “什么?”慕离眸子冷了下。
  
      想到刚才的话,林青几乎是脱口而出:“慕离,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问你这个问题,也是最后一次。路晓会变成这样,和你有关系吗?”
  
      慕离眼底凝着复杂的神色,那双黑眸深邃令人无法看透,良久,他薄唇微启:“没有。”
  
      只是他说没有,她便会信吗?
  
      浅笑在林青的唇角晕开,她似满足,笑容如透明的一般:“我信你,我真的信你,但我再也没办法面对你了。慕离,我可以为了你死,但我不能让别人因我而死。”
  
      慕离眯起眸子露出危险气息,双手忽然按在林青肩上:“林青,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开我,你想都不要想!”
  
      林青眼角微微弯起个弧度,似还要说话,手术室的门刺啦一声开了。
  
      “谁是家属?”医生摘下口罩,看到手术室外只有他们两人便走了过来,“你们是家属吗?”
  
      “和我说。”林青晃了下肩从慕离的手中挣开,转过身对着医生,“手术做完了吗?”
  
      医生点点头,脸色严肃:“她的情况不太好,希望你们能做好心理准备。”
  
      林青心头颤了颤,咬着唇:“她的嗓子……怎么样了?”
  
      “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她以后不能说话了。”回忆起这场手术,医生也不无遗憾。
  
      看起来那个小姑娘才二十多岁,实在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