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208章 我们回家,军长先生我爱你第208章 我们回家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他心口隐隐不安,仿佛那一瞬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抽离,生生从他的指间流走,让他无论多用力都无法握住。彩虹文学网,一路有你!  
  
      他回到二楼时,一眼就看到了那扇被撬开的门,此时微微打开一条缝,大概是慌忙之中没有关严。
  
      撬门,不像是林青能做到的事。
  
      从刚才他就有一丝疑虑,林青若是一个人不可能无视他的呼唤,想到梁若仪说过的话,他突然眯起眼,瞳孔狠狠收缩了下。
  
      “军长!”部下低声上前一步,想挡在慕离之前进去探探究竟。
  
      慕离摆手拦住:“我的女人,我自己去。”
  
      部下不便再开口,退回了身后。
  
      “林青?”慕离修长的腿迈入那扇门,旧房每一户面积都不大,走进去一眼就能将每个角落尽收眼底。
  
      他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晰,每个房间的房门都紧紧关着,因为许久没有人居住,很容易分辨出刚才有没有被人开过。
  
      很显然,都没有。
  
      慕离定在门口,收回的视线落在了客厅那面侧墙处。
  
      只有那里是个死角。
  
      林青被郑彦用刀子抵着脖颈,她不敢发出声音,连呼吸都在颤抖。郑彦已经不能配枪,所以总是随身备着三五把小刀。
  
      “林青,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慕离薄唇轻勾,听不出他声音的喜怒,黑眸却冷灼地紧盯那一处死角。
  
      他几乎停下脚步的同时,就能确定那里有人,而且,是两个人。
  
  
      郑彦自知这次无法带走林青,却又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他知道以他的实力无法和慕离正面交锋。
  
      听慕离的脚步越来越近,郑彦回头看一眼,客厅尽头有个小阳台,窗户是半开着的。
  
      林青的脖子被冰冷的刀尖抵着,时不时有刺入的趋势。
  
      慕离明明就这么近了,她却看不到他。
  
      林青闭上眼,感觉捂着她嘴的那只手松了松,她忽地睁开那双盈水的眸子,别过脸去:“慕离,我在这儿!”
  
      郑彦想按住她已来不及,在她后颈用手掌重重切了下,林青身子一软,顺着冰冷的墙面缓缓倾下。
  
      他将刀子收回,几乎在慕离拐弯的瞬间冲到客厅那头,跳入了窗台。他一弓身,正躲在了半掩的窗帘后。
  
      听到林青的声音,慕离大步走来,他从未觉得脚步这样沉重,几乎是秉着呼吸转到那面侧墙。
  
      “林青!”他呼吸一滞,却见林青软软地倒在地上,肩上那件雪白披肩被满地的灰尘染成灰色。
  
      林青此时失去了意识,贴着墙面歪在一旁。
  
      慕离冲到她身旁,握着她圆润肩头的手掌竟在颤抖,他探了探她的鼻息,浑身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了几分。
  
      还好,她没事。
  
      还好。
  
      慕离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一手圈住她的细腰,一手在她肩膀不断收紧,这极具霸道且占有的姿势,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他怕了,是真的怕。
  
  
      看到林青倒在地上的一瞬,那张苍白的小脸没有生气,将他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
  
      他不知有多后悔,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后悔,让她困在这里承受那些不属于她的痛苦。
  
      拥着她的手臂再不愿放开,林青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她累了,郑彦那一下虽然下手不算太重,却让她再没有力气醒来。或许,这样睡一觉也很好。
  
      或许,再醒来时她已经逃出了噩梦,慕离还是她的慕离,一切都没有变。
  
      慕离将她放开,借着微弱的夜色将她仔细打量一番,那张清秀的小脸几天便消瘦了许多,一双眸子紧闭着,眼角却浸润了点点泪痕。
  
      他无法想象,她有多怕,更无法想象,当她听到他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时,心有多痛多冷。
  
      她多么希望那个时候他能在她身边,哪怕只伸出一只手,哪怕一个字都不去解释,哪怕只看着她就好。
  
      可是她等了这样久都没有等到。
  
      那一刻,她的心是真的冷了。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在等。
  
      对他的等待仿佛是数不尽的,她总是在等他,却等来一个个将心口撕裂的结果。
  
      这一次,仍是这样。
  
      林青的脑袋靠在慕离的怀中,似乎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在他胸口轻轻蹭了两下。
  
      慕离双眸微眯,低头紧紧看着她,没想到再见时,已不似当初。
  
      他以为三天很短,想不到却这样漫长。
  
  
      慕离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她冰冷的小脸,继而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这双连举枪都没有抖过一下的手,此时却不由得有些发颤。
  
      “林青,我们回家。”
  
      他生怕下一秒就会再度失去林青一般,脚下的每一步都走得极快。
  
      林青似在他怀中哼咛一声,秀眉浅浅皱起,那双眸子却不曾张开。
  
      她一定是做了噩梦,或许在梦里他还没有来救她。
  
      慕离抱着她就要拐弯,突然察觉到什么停下了脚步,他迅速回头,只见一只飞刀直直冲他飞来,锋利的刀尖在夜色下打出一道冷光。
  
      他原本是能躲过的,甚至伸手挡下都不在话下。可是他此刻怀里抱着林青,只动作稍顿了下便失去躲开的最好时机。
  
      慕离半转过身,寒光从烟气和灰尘弥漫的空气中闪过。
  
      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那把刀扎入了他的后肩。
  
      他若不挡,受伤的就是林青。
  
      “慕军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郑彦在阳台暗处,他借助窗帘的遮挡,慕离没有看到他的脸。
  
      “有话就说,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耗着。”慕离眉间透着股清冷的寒意,他的后肩血流不止,那把刀扎得极深,好在刀本身不长。
  
      “我帮你将慕太太从那些人手里救了出来,刚才那一刀就算扯平了。”郑彦仍没有出现,他边说边回头向楼下看去。
  
      下面果然有人在守。
  
      “既然救她,为什么又要害她?”慕离薄怒,林青现在昏迷不醒,他原本是懒得管藏在阳台的那人。
  
      那么明显的地方,刚才拐弯他就看到了,想无视都不行。
  
      “害她?我可没有。”郑彦的声音多了几分刻意,他计算着逃出这里的概率,显然慕离不会轻易让他离开,“比起慕军长做的事,我对她的明明就是帮助好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慕离转过身向阳台看去,眸光冰冷无情。
  
      郑彦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阳台上借着夜色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那张脸打下阴影看不清面孔。
  
      “从三年前开始,我就发誓要杀了你,慕离。”郑彦每个字都咬着恨意,眼底掀起怒潮,“我要让你尝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痛苦。”
  
      “生不如死?”慕离唇角勾起,望了望怀里的人眼神不由轻缓。
  
      不过让他在意的是郑彦口中的另外一句话。
  
      三年前?
  
      慕离不期想到了三年前的那次意外。
  
      “你是谁?”
  
      郑彦那张经过整容的脸找不到缺陷,却毫无感情:“你不是很厉害么?不是在市能只手遮天么?怎么连我是谁都猜不出来?”
  
      郑彦冷笑一声,在夜色中背在身后的手动了动,一把小刀发出冷光,散发出沉重冰冷的金属感。
  
      慕离眉心一冷,心中已经猜到几分,可是那个人竟然还活着?
  
      当时爆炸发生的突然,所有证据都指向意外,梁家从那件事轻易脱身。事发后伤员太多,他们将受伤的人全部找回,却在途中发现少了一人。
  
      慕离当即就亲自带人返回现场,谁知突然发生了第二次爆炸,当他们再去寻找时,已经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踪迹。
  
      慕离带着人连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甚至将离爆炸不远的悬崖下都毫无遗漏地搜查了几遍,可是就连**的尸首都没有寻到。
  
      他失望而归,那时他们所有人都以为,**死了。
  
      虽然看不清眼前的人,慕离听着声音越发觉得熟悉。难道真的是他?
  
      郑彦趁他分神的一瞬,一出手便将小刀飞出,慕离躲闪不及,避开时手臂不稳,落下了林青。
  
      慕离低咒一声,却见几米开外阳台上身影闪动,再下一瞬,郑彦从他手中抢过林青,将已经昏迷的女人拢入怀中。
  
      “放开她。”慕离眸光一寒,他们离得很近,这回慕离看清了郑彦的脸。
  
      这并不是他认识的那张脸。
  
      “怎么,换了张脸,慕军长就不认识了?”郑彦手上的动作引起慕离注意。
  
      慕离眉间骤然一紧,视线落在郑彦手中抵着林青的那把刀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
  
      郑彦看得出,他很紧张。
  
      紧张到一向冷静自若的男人此时的呼吸竟然明显地沉重。
  
      林青还昏迷不醒,那把刀锋利的刀尖就抵在她纤细的脖颈处,在她细软的皮肤上浅浅划过。
  
      “我说了,只是想把当时的痛苦,全都还给你而已。”郑彦被仇恨吞噬的眸子阴暗晦明,林青若是死了,慕离必定生不如死。
  
      慕离的黑眸越发阴鸷,每个字都如坠冰潭:“当时的爆炸并非意外,是梁家的人动了手脚。”
  
      “我不在意是不是意外!”郑彦突然扬声,一双眸子狠狠瞪着慕离,“我恨的是,那时我已经自己要死了,却死得那么不值!你知道被人抛弃是什么感觉吗?当我浑身是血看着你们的车越来越远,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他嗓音颤抖,仿佛要将三年来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抵在林青颈间的刀子不停地晃动。
  
      慕离眸子冷眯起,拉出锋利的弧度:“放开她,你想报复就冲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