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280章 抱儿子睡,军长先生我爱你第280章 抱儿子睡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慕离环着双臂眼看林青放那坏事的小家伙跑进来,呼吸间仍有她温软气息。
  
      两人谁都未曾想过,如今这番对话竟在有一日成为了现实,彼时林青回想起,才觉什么叫做造化弄人。
  
      橙橙完全不觉得自个做错了什么,飞奔至男人身前:“爹地抱我。”
  
      慕离黑着脸将修长双腿迈开:“自己抱。”
  
      “……”橙橙小眉毛瞬间拧到一处,“自己要肿么抱嘛。”
  
      林青忙上前将儿子抱起,让他小脸贴在她胸前:“妈咪抱好不好?”
  
      “不要,我今晚要和爹地碎觉。”
  
      林青满脸黑线,这小家伙真的没发现他爹地被他气得半死吗?
  
      慕离冷着脸转身,见儿子正将小手伸向林青胸前,而女人竟默许了,他瞬间不爽,从林青怀里一把捞过儿子:“我抱着,你去房间等我。”
  
      林青站在原地未动:“不早了,橙橙要睡觉了。”
  
      慕离不由分说将她推到门外:“我哄儿子睡觉,你去洗澡!”
  
      靠,他就不信今晚做不成!
  
      林青忍着内伤抿起笑,两道细眉弯起,临走时对屋内男人软下声音:“早点来,我等你。”
  
      慕离眼皮猛地跳动。
  
      橙橙一颗小脑袋蹭过来:“爹地,妈咪等你是要做神马?”
  
      慕离大掌瞬间按下:“快点睡觉!”
  
      橙橙今天也挺给爹地面子,没过多久就睡熟了,慕离哄儿子睡觉的本事林青有时都佩服,这会儿男人将夏凉被给儿子盖好,轻轻关上房门。
  
  
      总算将这闹腾的小家伙打发了。
  
      慕离松口气,走至房间门口就听到浴室的水声,他浑身瞬间燥热。
  
      浴室内热气蒸腾,缭绕的雾气将眼前氤氲开,林青洗得不算久,双颊仍酡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她走出淋浴间时眼前陡然落入一道颀长身形,男人健硕的腹肌垂眸可见。林青猝然抬头,一张小脸瞬至通红,见男人一瞬不瞬紧盯着她,林青低头,这才发觉自己全身上下不着一物。
  
      “慕离,你……”她想问你怎么进来的,话刚出口又觉不妥,犹豫之间慕离胸膛抵近,将她打横抱起放入浴缸内。
  
      “就在这儿做,省得你又顾忌儿子不肯让我碰。”霸道的口吻刻不容缓,林青听得出男人有多急切。
  
      他急,她也急。
  
      前几次她不是抗拒就是烂醉,这回才能算心意相通的真正契合,男人令人血脉喷张的胸肌紧贴她的后背,浴缸里的水随着两人沉入荡起圈圈涟漪。
  
      “橙橙睡了吗?”林青想转身被男人扳回视线。
  
      慕离不悦抿唇:“睡了。”
  
      林青朝浴室门口不时望去,虽然隔着两道门,她犹不放心:“他有时会睡得浅,听到声音就起了,你轻点。”
  
      慕离倒吸口气:“你再不专心我就让你整晚都睡不成。”
  
      淋浴自头顶浇下,源源不断的热水溢满浴缸,水流冲刷在两人前身后背,升腾起炙热温度。
  
  
      林青想再确认一下朝外探去目光,薄帘突然被慕离重重拉住:“林青,你就不能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你这是在跟自己儿子吃醋吗?”
  
      慕离吻在她后颈,修长手指探向深处:“是,我就是吃醋,我是你男人,你怎么总想着别人?”
  
      林青知道男人的脾气,软下声:“别气了,我这不是在这儿吗?”
  
      她难得如此温软服帖,慕离自然受用,水波几番激荡,在两人身前分离又汇聚。氤氲雾气久久不曾散去,墙壁映入两人倒影,浴缸里的水渐渐冷却,淋浴不知何时停了。
  
      迷蒙光下,两人已不分彼此,交颈相拥。
  
      林青累得不轻,男人却精力旺盛,折腾了好几遭还不见收,林青连瞪他的力气都没了。
  
      “你别再来了。”林青轻喘着气,半晌喉间才能吐出几个字。
  
      “乖,放松。”慕离将大掌贴着她脊背轻哄。
  
      林青狠狠睨他,她倒是想,可被折腾成这样了还怎么放松?
  
      慕离见她实在累得厉害,这才肯停下:“我抱你出去。”
  
      林青软软靠在他胸口,任由男人给她冲洗干净,见他又找了条浴巾将她包住才往外走。她轻闭起眸子正欲放松,听到男人暗哑的嗓音忽地又全身紧绷起。
  
      “走,**上继续。”
  
      “……慕离!”
  
      慕离俊目含笑吻至她唇瓣:“别喊这么大声,小心把儿子招来。
  ”
  
      得,他还有理了。
  
      林青此时若是还有力气,定要将男人踹下**去,只是不多时男人的美梦就被一道清脆的敲门声打破。
  
      “爹地,你为神马不跟橙橙一起碎觉?”
  
      林青浑身无力已不打算搭理,只看慕离怎么搞定儿子去。慕离冷下脸,就不能让他跟自个女人痛快做一场吗?
  
      如今多了个儿子,连做个爱都要遮遮掩掩的。
  
      烦,烦人至极。
  
      林青趁着空当将被子拉至胸前,往旁边挪了挪:“总不能让儿子一直闹腾,快去开门。”
  
      慕离刚在腰际围上条浴巾,卧室的门突然开了。
  
      “爹地,你肿么不给我开门。”橙橙一脸哀怨,显然刚睡醒不久,他蹬着小短腿窜至**前往男人身上扑,“爹地,你说要跟橙橙一起碎觉的哦。”
  
      “……”
  
      “爹地,你和妈咪为神马都木有穿衣服?”
  
      “……”
  
      林青忍着浑身酸痛翻了个身:“几点了,快睡觉。”
  
      慕离把儿子丢到一旁:“橙橙,回你房间睡去。”
  
      “安对,橙橙要和爹地碎。”
  
      林青没忍住笑了出来,儿子这是连韩语都用上了?
  
      折腾到最后,橙橙还是如愿以偿躺在了两人之间,左边爹地右边妈咪,好幸福。
  
      橙橙抱着慕离的大手沉沉睡去。
  
      卧室内熄灯后一片漆黑,男人听着身侧的呼吸声渐渐平稳,他不死心将手臂一横欲要将那头的林青捞入怀中,搭上时却觉手感不对。
  
      只听林青压着满腹怒气厉声低喝:“抱着儿子睡。”
  
      慕离眼角抽搐,所有的热情悉数浇灭,心里憋着气竟整晚都没睡着。
  
      第二天一早,只有橙橙精神大好。
  
      “妈咪爹地,你萌肿么都有黑眼圈了?”
  
      林青两条腿都软得打颤,下**时没站稳,愣是被儿子嘲笑了好久。慕离在旁看着总算将紧皱的眉头轻缓。
  
      不行,得想个法子将儿子送出去一阵。
  
      “儿子,过来。”餐桌上慕离朝橙橙招了招手,橙橙极速凑至跟前。
  
      “爹地,你是想喂橙橙吃饭咩?”小家伙一双星眸满眼期待。
  
      慕离勾起唇拍了拍儿子的小脑袋,林青正从厨房出来将他的杯子放在一旁。
  
      这边林青刚坐下,就听到对面儿子一声惨叫:“爹地!窝不要喝牛奶啊啊!”
  
      男人严厉喝斥:“全给我喝完!”
  
      戴泽显然对眼前的情形不大理解,他震惊,不,是以为出现了幻觉。
  
      “你们这是……”
  
      慕离大步上前将橙橙丢进戴泽怀里:“我儿子吵着要见你,索性就让你带他一段时间,省得他天天念叨。”
  
      戴泽一时并未明白,将目光投向林青:“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青一个字也说不出,她面色已染上几分尴尬,总不能说是因为这男人嫌自个儿子碍事,想了一圈最后决定将儿子送来他家寄住?
  
      这话林青实在说不出口。
  
      “上次电话里不是说过吗?橙橙想见你,我就想着让他来住几天。”林青被身旁男人凌厉的目光逼得没法子,只得硬着头皮,“你要是不方便……”
  
      “没事,我最近不忙,就让橙橙过来。”戴泽摸了摸橙橙的小脑袋。
  
      橙橙撇着小嘴不吭声,哼,不就是他打扰了爹地和妈咪的二人世界,爹地对他打击报复?
  
      看着眼前二人一个别扭一个不屑,戴泽已明白几分。
  
      林青也没料到这男人心眼小到如此地步,连自个儿子都不肯分出时间,一早就说要将她全部霸占。
  
      慕离并未觉得这有不妥,他的女人,难道还要跟别人分享宝贵时间?
  
      一天就24小时,他已经错过了五年的24小时了好不好?
  
      什么,若是儿子呢?
  
      不行。
  
      思及昨晚,男人俊脸就阴沉地厉害,林青也是想到了当时情形才没好跟他抗议。
  
      以他的性格,那种事要藏着掖着的确无法容忍。
  
      “橙橙,跟着戴叔叔要乖乖的,知道吗?”林青将儿子的小背包递给戴泽,两人目光交汇,戴泽轻点头,她想说的话他都懂。
  
      慕离在一旁看得越发不爽。
  
      她这是当着他的面儿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林青只以为他还想着昨晚的事,以肘撞了撞慕离:“你不跟儿子说点什么?”
  
      “还用得着说什么?”慕离冷冷挑眉,目光自戴泽身上逡巡几趟,“儿子,你想在这儿住多久就住多久,爹地不会拦着。”
  
      “……”林青无语,忙拉住慕离,“好了好了,戴泽会照顾得很好,你就不用担心了。”
  
      担心?
  
      他真心觉得需要担心的不是儿子,而是自个老婆。
  
      戴泽直直对上慕离那双冷冽眸子,神色未变:“林青,你放心,我会像以前一样照顾好橙橙,他毕竟也是我的干儿子。”
  
      靠!
  
      慕离脸色陡然阴沉,像以前一样?他们有多少以前?还干儿子?
  
      什么时候认的?!
  
      林青自然听得出这是戴泽有意刺激慕离,但她也不好说破,只在旁边越发尴尬,她见慕离有暴怒趋势,忙拉住他的手交扣十指:“慕离,我们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