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347章 你本事大,军长先生我爱你第347章 你本事大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从戴泽关门后就有个人站在门外,林青起初没在意,可这么长时间那人还没走。她看着有些眼熟,不太确定地看向戴泽:“任娇也来了?”
  
      戴泽眼底微沉,并不愿提到这个名字,“嗯。”
  
      这幅样子林青就更确定了,她开了门就见任娇拎着包站在门口,任娇并不惊讶:“林青。”
  
      “进来,站在外面做什么。”林青让开身,她盯着任娇的胳膊,看来伤势已经好了。
  
      任娇站在原地没动,也没看向屋内,挽起的唇弧度自然:“没关系,我在外面等着,这本来就是秘书的职责。”
  
      分寸把握地恰到好处,林青没想到她能做到如此公私分明。相比之下,屋内的某人态度就截然不同,是该好好学学。
  
      有公事在身戴泽原本就没打算多留,他从沙发上站起,隔着一道门的距离睇向任娇:“全好了?”
  
      任娇汇报了一遍,戴泽走出办公室,在门口又转过身:“回头再来看你。”
  
      “你要是忙就不用跑了。”林青在门口把两人送走。
  
      她不知道,任娇却知道这次并不需要戴泽亲自跑一趟,可任娇从头到尾没说过一个字,只当全然不知情。任娇的伤没有完全好,本来还得再休养几天,戴泽一通电话她就得准时出现在公司,陪他来折腾这么一趟。
  
      如果说起初她不理解戴泽这么自虐,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想见不能见,总要找些理由。可想到这句话时,心底却有种没来得及捕捉的怪异感。
  
      任娇摇了摇头,工作表又被排满,她也没再把此事放在心上。
  
      被白萱在公司门口闹了一场,林青事后总有不安,以前白萱再怎么闹不过是不了了之,可这回她想起白萱眼里的恨意和决绝,似乎并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可白萱还能怎么折腾?林青想不出,下班后经过门卫时问了下后来的情况,门卫说赶走了就没再回来,也没见其他异常。林青这才放心接了橙橙回家。
  
      后面几天相安无事,似乎是之前多心了,她不想让男人担心,若是说了指不定他又要做出什么。好不容易安静几天,她也想让他们的神经都放松一下。
  
      划日历才注意过几天节假日,林青趴着男人的腿在本上筹备半天:“你想去哪儿?”她说着戳了戳慕离的大腿,一个天旋地转后被压在身下。
  
      慕离盯着她的某处笑了笑:“想去这儿。”
  
      “色。”
  
      林青推开他的脑袋,他已经有了动作,两只手掐着她的腰蹙起眉:“怎么又瘦了,没见你少吃。”
  
      还不是他天天祸害,林青后背磨得疼,正到了关键时刻手机突然猛响,她笑得不行弓起了背,“快,快,快点,赶紧接电话。”
  
      过了那一下,慕离才翻身坐在**沿接通,一手搭在她腰上捞了捞被子:“说。”
  
      凌安南在那头闲情恣意地搭着条腿,怀里抱着自家女人,说话时还能听见在吃东西,路晓拍他一下:“张嘴。”
  
      一颗蓝莓精准丢进了男人口中。
  
      “过几天有假期,小爷正好有空,是不是得一起出去玩一趟。”凌安南其实极不情愿,可路晓说人多热闹,总是两个人多没意思。
  
      没意思?两个人多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晃晃大**,一天二十四小时没人打扰。凌安南的脸挺臭,思及那个造人计划,再不快点实现指不定又要被某个有老婆孩子的嘲讽。
  
  
      “不去。”慕离沉下脸,打断他就为了这破事?
  
      凌安南一听声音不大对,可算是逮到了机会:“哟,是不是不巧打断了某人好事,把气都出我头上了?可得小心着身体。”路晓在旁边掐他一下。
  
      “滚,没事挂了。”慕离直接关机,又把刚爬起来的林青按回了**上。
  
      林青踢着腿,一听那电话就是凌安南打的:“什么事?路晓怀孕了?”
  
      “就他那点本事,离怀孕还得好几条街。”
  
      “你本事大,也没见我怀孕。”
  
      “闭嘴。”
  
      说来说去最后还是决定四个人一起出门,商量了行程定在三天后一早汇合。谁都没能想到,仅仅是隔着三天,他们险些全都去不成了。
  
      相隔两公里的一处高档小区,梁若仪正在整理房间,刚搬了家东西难免太杂,她没等陈瞿东回来就自己先开始动手。她没想到,当年的事后他还能留下。
  
      梁若仪早就不再幻想,也明白或许是因为就算离开也无处可去,倒不如得过且过。可转念又想,得过且过难道就不算一种幸运吗?
  
      谁也说不清。她拉开客厅窗帘,一线微弱阳光打入室内,挑选的楼层不算高,都说站得高看得远,他选了这里,因为没有再想看的地方。
  
      想看的人不在,曾经的一切都不在,他没有留恋,只有牵念。念的人不是她,无所谓。
  
      只是低头随意一瞥,梁若仪看到楼下两道身影,陈瞿东身边还有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十几层的高度和阴天并不能让视线开阔明朗,梁若仪没看清,只觉几分眼熟。
  
  
      心底蓦地一沉,她攥紧了窗帘。
  
      那名女子留在了楼下,陈瞿东独自上楼后很快敲开门,梁若仪勉强一笑:“回来了。”
  
      陈瞿东点头,脸上仍无笑意。这么多年他几乎从未笑过。
  
      梁若仪想到楼下的女子,此时她又回到窗前,见那人并没有离开。陈瞿东在公寓内转了圈,出来时还是两手空空,他走到门口时才转过身开了口:“我还要出去一趟,今晚估计不能和你一起吃饭。”
  
      他们这些年都是一起吃饭,除非重要的事,他不会错过一顿。一旦养成习惯就难以改变,梁若仪甚至忘了他们之间什么都不算,就连**都是他喝点酒她才能酒后乱事。
  
      可他虽然不说什么,却能看到眉宇间的不快。
  
      她张了张口,说出的好字模糊发苦。也不知他又没有听清,人已经走出了门外。
  
      有时候她想,这么迁就委曲求全究竟算什么。
  
      楼下的人是一起离开的,想到那句今晚不在,梁若仪连骂他的话都想不出。再整理的时候才发现,他回来一趟是拿走了银行卡。
  
      人的心总是容易在某个瞬间骤然冷却,任凭之后再也无法温暖。
  
      白萱心想自己成功了。
  
      陈瞿东相信了她的故事,她一路上真假参半说了阿志的事,又详细说了当年的情形,她对慕离不算太了解,但和林青的几回交手也多少能拿捏分寸。果然陈瞿东就带她回家,拿了银行卡下楼,虽然没给她现金,却带她去了最好的饭店,随后又同她去临时住处抱了孩子,给他们开一间豪华套房。
  
      说实话,白萱此时身上没什么钱。
  
      那张银行卡就放在陈瞿东上衣口袋,她不敢偷偷拿走,但总得想个法子得到。陈瞿东话并不多,她隐约猜到他是跟一个女人同住,可似乎提及时也没什么兴致,白萱有了主意,等吃过饭后让他送回了酒店。
  
      陈瞿东没问多少她的计划,这和对她的态度不太一致,若是没兴趣就不会搭理,可有兴趣也不会丝毫不过问。她不信这是个能忍的男人。
  
      白萱把陈瞿东留在房间:“我之前说的计划,你还有兴趣吗?”
  
      陈瞿东看着窗外把帘子拉上:“你说。”
  
      白萱心想这就是暗示,走上几步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其实,我挺怕的。万一慕大哥就是不认这个孩子,我前男友又紧紧逼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想说什么?”
  
      陈瞿东似乎抬了抬眼皮,眼底有某种焦灼的忍耐,白萱在吃饭时让他喝了两杯,此时看她不免有几分同林青相似。
  
      “你既然相信我,又愿意帮我,我能相信你不会中途退出吗?”
  
      计划这东西总要留后手,万一慕离那边不成,或许能指望一下这个学长。她现在最主要的是保住孩子,可她自己也不能不保。
  
      陈瞿东转过身,眼神几分迷离,话却异常地清醒:“你想让慕离认你的孩子,又想**我,你不是说能让慕离和林青分开,我们各取所需吗?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
  
      “孩子必须认爸爸,可我现在太害怕了,之前试了那么多次,林青姐连面都不让慕大哥见,我怕。”白萱抬头,眼角含泪,“而且,我们现在也是各取所需,对不对?”
  
      这种事太常见了,事后只当酒后啥啥就行,可白萱一旦缠上就不会轻易放手,阿志说那件事成了之后就和她两清,包括孩子的事也可以不计较,可万一没成呢?
  
      她可不想再被阿志控制。
  
      多了陈瞿东这层保障,至少多一条退路。
  
      “是。”陈瞿东俯下身离她很近,“我们是各取所需。”
  
      白萱笑了笑,踮起了脚尖。
  
      梁若仪做了一桌的菜却没有胃口,坐在客厅的地上守着窗户,楼下的人影一道道闪过,没有一个是他的。
  
      他今晚真的不回来了。
  
      尽管不能爱她,可为了个跟林青相似的女子,值得吗?
  
      白萱得到了那张银行卡,**单是一片极致的凌乱,她让陈瞿东完全相信了她的话,期间她几次套话他都没有察觉。白萱事后把计划告诉了陈瞿东,陈瞿东听完后让她放心,他会负责把林青喊出来。
  
      多少年不见的人,再见总是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