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459章 风波前兆,军长先生我爱你第459章 风波前兆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林青抚胸,她越过挡风玻璃,看到的是张陌生面孔,差点被撞的女子摔倒在车前,只差那么几公分就能被碾压。
  
      媒体还在后面追赶,随着这声刹车,议论声更是不断,林青看向后视镜,见管家正积极处理媒体们的纠缠。
  
      林青开了车锁,手指握紧门把,她犹豫之际,女子已爬起身往身上随便一拍,脚步略颠走上前,五指贴在玻璃窗上。
  
      林青放下车窗:“抱歉,你还好吧。”
  
      “没事。”女子显然不当回事,摆摆手,“你是慕家的人?”
  
      “我是。”
  
      女子目光在林青脸上使劲打量,继而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这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们的,不然我也不会被撞这一下了。”
  
      “谁给你的?”
  
      女子耸肩:“谁知道呢,那人说,看到里面你们就知道是谁了。”
  
      林青接住信封,等女子离开,她盯着信封上的空白莫名其妙。
  
      慕离出了门看到她被围堵,大步走过去,男人从那群迟迟不肯离去的媒体之间穿过,他拉开林青的车门,两条修长的腿就这么跨了上去。
  
      慕离的动作一气呵成,林青扭头,目露诧异且略显迷茫。
  
      “什么表情?”慕离指着前面让她开车。
  
      林青把信封塞进他手里,也不言语,踩下油门把那些犹不死心的媒体甩在车尾。慕离观察下信封,又看她眼,见她两道细眉蹙在一处。
  
      “这是什么?”他摆弄信封。
  
      “还没看。
  ”林青摇头,“刚才撞到个女孩,说是有人让她转交给我们的。”
  
      “我们?”慕离撕开信封,缝隙在他手指间拉开后,能看到里面躺着一封信。
  
      林青还得看路,她目不斜视道:“什么内容?”
  
      慕离起初没有吭声,他沉默的间隙太长,像是根本没意识到林青在说话。
  
      “慕离?”林青唤了声,看眼内后视镜,“老公?”
  
      慕离有所反应,把那张纸塞回去,随手将信封放在仪表盘上。
  
      他没说话,林青就扭头看他。
  
      慕离把她的脸扳到正面:“我爸银行保险柜里还有另一份文件,他授权,许黎心可以收回慕宅,前提是,她交还其他所有的财产继承。”
  
      林青吸口气:“所以这封信?”
  
      “她要冲着妈来,拿走房子。”
  
      林青握着方向盘,说不出心里的滋味,情分,说散的时候,比惹人厌恶的雾霾更呛人难捱。
  
      咖啡店。
  
      选这个地方,安静,清幽,适合交谈。
  
      林青看表,她来得太早,离约定时间还有半小时。
  
      慕离喝口咖啡,仔细看,其实是抿了一口,他把杯子放回去,指尖在桌沿点了几下,等得十分不耐烦。
  
      律师向来有时间观念,这回也不例外,罗律师提前两分钟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服务生走近,罗律师扫视后指向某处,示意已经有约了。
  
  
      他走过去,将随身携带的公wen包放下:“慕军长,我们最近见面的次数似乎有点多。”
  
      “你少制造点麻烦,就没这么多事。”
  
      林青说明来意,罗律师早猜到他们的意图,听完后他面不改色看向两人:“之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也帮不上忙。”
  
      服务生端上咖啡,待离开后,林青这才说道:“你是律师,遇到这种事,肯定会有解决的方案。”
  
      罗律师没有加糖的习惯,他直接喝了口,回绝道:“这遗嘱是千真万确,也经过你们确认的。”
  
      “是没错,但,我们已经做出决定,现在不会接受其他任何条件。”
  
      罗律师放下杯子,双手落在腿上:“说白了,这件事,主动权并不在我手上,我只是负责传达,你们找我,是找错了人。”
  
      林青搅动着咖啡,褐色溶液随着她的动作形成很浅的漩涡,她垂了眼帘:“可你一句话,有些内容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罗律师疑声:“你是让我造假?”
  
      “当然不是。”林青摇头,“只是,想请你做出正确的判断。”还作假呢,他这么刚正不阿的人,恐怕要做这种事,比登天还难。
  
      罗律师没有接着继续说,一时间气氛冷清。
  
      慕离在旁边看着他们,这时开了口:“罗律师,这件事,其实还有另一个可能,你说,我爸在遗嘱里做出这么荒谬的决定,也许是有人伪造,或者,他是被逼着签字的。”
  
      “绝不可能。”这不是挑战他身为律师的底线吗?
  
      “你能证明吗?”
  
      “我可以保证,不存在任何你说的问题。
  ”
  
      慕离的嘴角毫无感情地上扬:“你这么肯定,那肯定也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把所有心血都给个外人。”
  
      “关于这个,”罗律师差点被慕离绕进去,他顿了顿,“实话实话,我真的不清楚。”
  
      林青自然是希望能通过正常手段来解决,她双手交握搁在咖啡杯旁边,目光坚定看向律师:“罗律师,你应该知道这种事一旦发生,对慕家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而且,还有你,看得出你很有前途,可现在,不会想因为这个原因以后被埋没吧。”
  
      罗律师在心里吐口气,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他已经妥协了,他视线在两人之间逡巡:“你们见过原件吗?”
  
      “没有。”林青摇头,没有提那封信。
  
      “原件里提到了一点,许黎心想要房子,就要放弃她所有的资产。”罗律师指出最关键的一点,“你们可能理解上产生了一些错误,是所有,不只是她继承的那部分。”
  
      而许黎心,怎么会为了个从未住过的房子,放弃自己如今所拥有的一切?
  
      律师率先离开,林青喝着咖啡,口腔内索然无味。她想着律师说过的话,这么看来,确实不存在太大风险,那封信,恐怕也是许黎心受了什么刺激而已。
  
      慕离按住她的手,落在身侧:“走吧。”
  
      林青点头,随着他站起身,拿起皮包时,视线不经意瞥过窗外,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正从眼底匀速消失。
  
      她的目光跟着那身影移动,生怕是看错了,而后,从台子旁跑开。林青冲到门口,那个人刚好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路晓。”林青拉住她的手腕,仔仔细细看着她,这样近的距离连她细腻的皮肤都能看清,林青的声音里藏不住惊异,“你真的还在A市。”
  
      “谁?”女人被这动作吓了一跳,抬头看清林青,她眼神奇怪,甩开林青的手,一句话不说便掉头离开。
  
      林青不明所以,伸手挡在了她面前:“你怎么了,当初不是决定要离开A市吗?”
  
      “我没走成。”女人听出这人同路晓关系不菲,她抿起嘴唇,冷淡的目光再度看向林青。
  
      “发生什么事了吗?”林青又问。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这回,女人的眼神跟看个神经病似的,她用力挥开林青又推了下,林青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慕离在身后扶了一把。
  
      “路晓,你还好吧?”林青勉强站稳,想拉住路晓问个清楚。
  
      女人扬开林青的手:“别碰我。”
  
      “你说什么呢?”林青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盯着女人的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不会相信这就是路晓。
  
      可天底下哪有长相声音都一模一样的。
  
      “没听懂吗?别碰我。”女人面无表情,路晓的样子学的很像,只是把林青当陌生人看待,却是大错特错了。
  
      林青不能理解,却也想不到其他理由,她目露疑惑,甚至在怀疑路晓是不是失忆了。
  
      女人的目光从林青脸上挪开,看向她身后的高大男人,女人定睛细看,下一秒,心里猛然倒吸口气,这张脸在A市谁不认得?
  
      莫少说过,慕军长和凌安南的关系十分要好,那刚才推开的肯定就是军长夫人了。
  
      女人暗暗叫苦,绞尽脑汁才想起林青的名字,她定个神,放缓了语气又道:“刚才是我心急了,林青,我也是怕再出别的事,我和凌安南重新在一起了。你肯定有好多问题,但要聊就以后吧,我现在还赶时间。”
  
      她一口气说完,提步要走,面对熟人最容易被撞破身份。
  
      林青不由皱眉:“你要去哪儿?”
  
      女人看眼时间,脸色故作匆忙道:“凌安南还在等我。”她做出刻不容缓的样子,却更加可疑。
  
      慕离勾着林青的腰,他一眼看出这女人是装出来的。至于路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实话,他也想不明白。
  
      “你还住在原来的房子吗?”林青见她要走,连声追问。
  
      女人被她问得糊涂:“不,我现在和凌安南住一起。”
  
      这个回答,令林青心中生疑,除非用失忆来解释,否则,路晓怎么可能说出这种破绽百出的话。她和凌安南同居不知道多久了,难不成之前的事都忘了?
  
      女人看出林青的疑惑,她不敢再多说,前面的路还走得稳,后来几乎是落荒而逃,她转到拐角才拍着胸口,紧张地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
  
      林青盯着那个背影,嘴里的话幽幽蹦出:“路晓,不会是失忆了吧?”
  
      慕离低头看她眼,见林青仰着脸不停朝他瞅:“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不是失忆过吗?”林青从他手里拿过包,走出咖啡厅,“应该很有经验的。”
  
      慕离跟在她身后:“你这是在挖苦我吧。”
  
      林青晚些时候,特地去路晓之前的公寓看了眼,夸张的防盗门被撤换掉,看上去又是个正常的公寓。
  
      她敲门,里面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