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460章 亲眼看到发作,军长先生我爱你第460章 亲眼看到发作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460章 亲眼看到发作

  
      正巧,此时有房客下错了楼层,林青拉住他:“请问,你知道这家的人吗?”
  
      年轻男子朝门牌看了眼,恍然道:“这儿原来住的是凌氏的凌总吧,记得,不过有阵子没来了。”
  
      “他之前是自己住吗?”
  
      “不是吧。”男子想了想,“一开始跟个女人,不是那阵子还闹得满城风雨吗?不过后来,好像是一个人住了。”
  
      他会知道这么清楚,还是托了门卫大叔的福,那么扎眼的跑车突然不出没了,可不是件茶余饭后的谈资吗?
  
      慕离在楼下等她,等得无聊就抽了根烟,胸腔内突然有种不受控制的颤抖。他甩掉烟头,用鞋尖踩灭,江彤之前说,现在偶尔抽烟应该不成问题了。
  
      林青出现在视线内,慕离把车门打开,光是看她表情就知道结果。
  
      林青上了车,径自系好安全带:“不会又搬家了吧。”
  
      慕离把车开出小区。
  
      林青扭头:“你怎么不说句话。”
  
      男人受不了被她这么盯着,浑身不自在,只好开口道:“她今天,确实有点奇怪。”
  
      林青看向他,闻到淡淡的烟味,脑海中似乎想到什么,她目光落向窗外:“这两天回双溪花园住吧。”
  
      慕离看她挺想回去的,当即应了。
  
      傍晚,慕离接到电话,要回部队处理紧急情况,林青送他到门口,两人一同走下台阶。
  
      “这次要去多久?”林青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同男人平视。
  
      “最晚后天就回来。
  ”慕离握紧她的手。
  
      林青像往常一样叮嘱:“注意安全。”
  
      “这次任务紧急,打电话可能也接不到,不忙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林青点头,目送他离开。
  
      翌日。
  
      入夜,将近十点,林青跌跌撞撞走到阳台。
  
      橙橙放学后被司机接走直接回了慕宅,此时家里就剩她一人。
  
      阳台一如既往地寒冷,她穿得再厚也抵挡不住刺骨的风,手机在她掌心内躺着,林青翻出个号码,手忙脚乱地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就在她以为快要断的时候,接通了。
  
      “嫂子。”电话里传来凌安南的声音。
  
      “凌安南,你现在说话方便吗?”林青的声音有些异样,怕凌安南给电话挂了,便先说个别的,“我前两天看到路晓了,她说现在和你在一起。”
  
      男人在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下,很快意识到林青口中的是谁,他无精打采道了声:“嗯,没错。”
  
      “她一切都好吧。”
  
      “还行。”
  
      凌安南看时间不早,觉得这电话来得蹊跷:“嫂子,你不会是专程找我聊天的吧。”
  
      林青吸口气,阴冷的空气从鼻腔直窜入肺腑,她浑身抖了下,语气忽然就变得紧张不安:“其实,我是有件事不该知道怎么办,想想,和慕离有关的事,也只有你能帮得上忙了。”
  
      凌安南睁开眼,他提高警惕:“怎么了?”
  
      “慕离出事了。
  ”
  
      “出事?”凌安南坐在别墅客厅,他随手把电视声音调低,“什么事?”
  
      林青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刚受到某种惊吓,她的声线犹在颤抖,尝试着冷静后,在电话里说出个药名:“你知道这个吗?”
  
      “这是什么?”凌安南听着耳熟,脸色翛然一沉。
  
      “一种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林青声音哽咽,听起来,就是完全的六神无主,“我没想到慕离注射了这个。”
  
      “嫂子,你说什么呢?”凌安南故作安慰,声音已经有些沉重,他眼神一凛,“肯定是搞错了吧。”
  
      “如果是搞错就好了,但现在,是我亲眼看到的。”
  
      “到底怎么回事?”
  
      林青隔着电话,也能听到声音里的啜泣,她话语模糊,显然是惊慌失措了:“我看到他注射那个,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样子太可怕了,真的,凌安南,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完全变了个人。我从没见过他那个样子,之前我虽然和你有过节,但现在不知道还能找谁帮忙了。”
  
      凌安南掐灭手里的烟,从沙发内猛地站起:“不会吧,他在哪儿?”
  
      “我看到之后吓得不轻,他就把我推倒,然后开车走了,电话现在也打不通。”林青口吻急切,热泪盈眶,这时候,从他口中听到的任何一句话都是救命稻草,“你能不能想到他会去哪儿?”
  
      凌安南也有点乱,可他还算聪明,没有立刻回应林青的话:“嫂子,你先别急,我派人出去找他。”
  
      林青哽咽地无法开口,连连应了几声,凌安南挂断电话。
  
  
      他连续几次拨打慕离的手机,都是无法接通。
  
      再给江彤打过去,江彤说没有任何消息,但听完凌安南的描述,也不能确定这种事发生的概率。
  
      凌安南派出人手后,又给林青回拨过去。
  
      “找到了吗?”林青一上来就急切发问。
  
      凌安南听电话里的声音,林青都急得快疯了,这样的声音,装是装不出来的。
  
      “你们还在双溪花园住是吧?”凌安南接住佣人递来的外套,边说边往外走,“我现在就过去。”
  
      林青泣不成声:“好。”
  
      女人从厨房出来,为了献殷勤亲自做了宵夜,她端着盘子走到茶几旁,见凌安南脸色阴鸷:“要出门吗?”
  
      她把盘子放下。
  
      “嗯。”男人只简单一个音节。
  
      “这么晚了。”女人看向墙壁的挂钟,有些不情愿,走过去缠住他的胳膊,“别去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不迟。”
  
      凌安南不耐烦地将她推开,使出的力气一点不留余地,他目光露出女人没见过的狠厉,女人大惊,连连后退几步。
  
      “我的事,你最好放聪明点别管,否则,现在就给我滚。”
  
      女人咬起唇,看着这张脸让男人想暴怒都骂不出口。凌安南穿上外套,一边不停地往外打电话,一边出了门。
  
      凌安南按响门铃,很快有人来开。
  
      林青失魂落魄出现在门口,那副样子,就连一贯看她不顺眼的凌安南,此时都于心不忍了。
  
      看到是他,林青勾了勾嘴角,这个笑实在勉强。凌安南见她脸色苍白,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明显的淤青。
  
      他内心低咒一句,慕离不会连她都打吧?
  
      “阿慕还没回来?”他找个话题打破僵局,林青让开身,他提步走了进去。
  
      林青站在玄关处没有挪动,凌安南张了张口,还未说话,脸色率先陡然一变。
  
      靠,这房子是被打劫了还是怎样。
  
      客厅满目狼藉,打乱掀翻的物件到处都是,可以说,凡是肉眼能看到的地方无一幸免,这个惊人场面,说慕离没发作都没人相信。
  
      凌安南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想象不出慕离是怎么毁的,他转过头看向林青,嘴里还是确认道:“这是阿慕干的?”
  
      林青盯着某处出神,闻声身子一抖,她点点头,抱着双臂抬头看他。
  
      她这幅模样,显然刺激到了凌安南,凌安南以前在路晓身上见过惊人相似的表情。那种眼里的恐惧和空洞,无法用语言形容,可是看在眼里,就像一把刀子把他割得体无完肤。
  
      凌安南收回视线,踢开脚边凌乱的破碎物件,连电视柜的花瓶都打翻了,鲜红刺眼的花落了满地。
  
      林青的声音,这时才在身后响起:“他以后,是不是还会更严重?”
  
      凌安南皱眉,走到客厅也无处落脚:“嫂子,这个我真说不准。”
  
      “怎么会这样……”林青捂着脸泣不成声,她身子往下滑,两条腿跌在地面上。
  
      凌安南最见不得她这个样子,看到她就想起路晓,男人索性跨过那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去走廊绕了圈,将每个屋子都收入眼底。
  
      除了一间紧闭的房门,其他屋子里都惨不忍睹。
  
      凌安南停在那个房间外,林青注意到他的眼神,开口解释:“那是橙橙的房间。”
  
      凌安南心情沉重,这才理解慕离为什么非要瞒着,他来的路上又给慕离拨了不下二十个电话,音信全无。
  
      凌安南找来家政人员把房子整理干净,林青就在旁边看着,一个字也不说。
  
      也不知她在想什么,那双眼毫无光泽,仿佛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了兴趣。
  
      凌安南是看不顺眼她,但也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何况,说到底她还是慕离的老婆,路晓的朋友,他嘴上再毒,遇到事能真的不管吗?
  
      等家政人员离开,房子又恢复到先前的样子,林青坐在沙发内,盯着电视机黑屏上自己的倒影。
  
      凌安南没落座,他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起初,还以为林青故意涮他的。
  
      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慕离,期间,凌安南接到几通电话,可看着林青殷切期盼的眼神,带来的却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消息。
  
      林青弯下腰,双手捂面,她的声音透过指缝传出,更显得沉闷悲伤:“你跟我说实话吧,他这样多久了。”
  
      “我也是才知道。”凌安南走到窗前,看下面没有慕离的车影,他把窗户关上,将冷风隔绝在外,“这些日子,都是江彤在给他治疗。”
  
      林青从掌心内抬头,目光悲切:“能治好吗?”
  
      “应该可以。”
  
      其实,他也不确定。
  
      林青没再开口,他们就这么沉默了半晌,这时候,时间走动的声音每一秒都是煎熬。
  
      凌安南看已经将近凌晨一点,继续留着也不合适,他不放心她自己呆在这地儿,走到玄关时说道:“嫂子,我今晚就在楼下,有事喊我。”
  
      “凌安南。”林青在身后喊住他,“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