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563章 谁也不想一开始就伤害,军长先生我爱你第563章 谁也不想1开始就伤害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563章 谁也不想一开始就伤害

  
      林青正要拉开车门,见他绕过车头,一手落在副驾驶的门把,她终于忍不住了:“单荣,刚才那个问题,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现在我知道了,这样说吧,我们都一样的,谁也不喜欢受到威胁。”
  
      “是有道理。”单荣趴在车门上,两条胳膊搭着,“那你说,我现在算是你们之间的威胁吗?”
  
      林青深吸口气:“你是我们的朋友。”
  
      “朋友?”单荣笑了,“许苑那女人以前也是你的朋友,对吧?”
  
      这个名字很唐突地冒出,必然也在脑海里随之牵扯出一段记忆。
  
      林青抬头看着,只觉这样近乎透明的空气,不知何时仿佛一团雾气般将他的双眼遮挡住。就算离得这么近,也看不出他的情绪。
  
      “谁也不能预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可有一点,我很清楚,当初能成为朋友,是因为从没想过以后会伤害对方。”
  
      林青认同地点了点头,兀自将车门拉开,他上不上车,随便吧。
  
      她边说着边跨了上去,发动引擎。
  
      “当然。”单荣弯下身,跟林青在车里打个照面,“听你这么说我很感动,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一点。”
  
      他没上车,只是退开身,站在原地目送林青离开。
  
      林青一回家就打了那个电话,她只是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可能和侥幸,直到电话被接通,那边传来个陌生男音。
  
      “你是谁?”
  
      林青本想反问句你是谁,张嘴时忽然临时起意:“我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
  
      对方有所迟疑:“你是?”
  
      “你还问我是谁?许苑,想起来了吗?”林青毫不犹豫地报出这个名字,尽量学着许苑的口吻说道,“现在方便说话吗?”
  
      对方十分谨慎:“你换号了?”
  
      “这是借朋友的,刚才手机掉水里,还没来得及办卡。
  ”
  
      也许是林青装得像,对方松了口:“你怎么现在打来了?”
  
      “不行吗?”
  
      那头的人似乎又瞬间紧张起来,声线紧绷:“马上又开始训练了,真会挑时间,别再打了,晚点我给你打过去。”
  
      林青这样一听,还以为他和许苑是那种关系,不由脱口问道:“什么训练?”
  
      “你还敢问,部队里这几周正是忙的时候,你还来添乱,帮你那个忙,我小命都差点丢了。”对方没给林青说话的机会,紧跟着又道,“好了,不说了,军长这几天不在也不消停,记住,别再打过来。”
  
      最后一句,听起来颇有警告意味。
  
      林青耳朵里嘟嘟几声,她缓了缓,这才回过神。
  
      很明显,这是许苑刻意留给她的号码,至于原因,林青想不清。她不打算去问许苑,这通电话反而提醒了她,有些疑点解不开,就干脆别胡思乱想了,当面问个清楚,比什么都来得痛快。
  
      林青把橙橙送回慕宅,谁也没告诉,吃过饭就去了部队。
  
      她从未只身来过,以前,男人也说家属可以来,尤其是她,还怕来了见不到自己老公吗?
  
      可以往想到时,又不停地有事打断计划,推来推去,就到了现在。
  
  
      她的出现,部下们虽然觉得意外,但不惊讶。
  
      林青被引到男人的房间,她推开门,走进去两步,一看就是男人的风格。
  
      房间被打理地干净利落,甚至可以用纤尘不染来形容,男人那股凌厉和威严,仿佛都能从这房间里的点滴完美地呈现。
  
      林青目光扫过房间,最先入目的,是书桌上的一张照片,那上面只有他们二人。
  
      橙橙端着手机偷拍时,林青并不知情,她正专注地给男人披上大衣,而男人的手臂,在她腰际顺势一搂。由于身高的关系,林青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够到,男人压低下颌,在林青仰起头之际吻住了她嘴角。
  
      看到照片,林青心口一暖,之前的难受消散了些,她收回视线才注意到,门口还站这个人。
  
      部下停在门口,恭敬提醒了句:“您现在这儿休息着,我这就去请军长过来。”
  
      林青把包挂在架子上:“他要是忙的话,我可以等。”
  
      “好,我这就去问一下。”
  
      部下将门关好,林青坐在床头,手掌心拂过被面,对于她而言,这就是关于他的另一个天地,以前并未在意的一些细节,现如今都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她没有等到慕离,只等到了向来跟在慕离身边的沈丛。
  
      沈丛那次爆炸后养伤,没多久就回了部队,此时,他敲了半天的门都没反应,他看眼外面的部下:“军长夫人她人呢?”
  
      “在里面,没出来过。”
  
      “确定?”
  
      “是。
  ”
  
      沈丛露出疑惑,又敲了好几声也没回音,他怕出了事,赶紧推开门。
  
      门开的时候,林青正站在窗前,她的背影被沈丛看在眼里,有种说不出的寂寥。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见面了,对军长的思念过深,沈丛这样的铁骨汉子都有些被打动了。
  
      他走上前,落下时带起脚步声,林青惊得回神,还未转过头眼底就猝然漾开笑意。
  
      “回来了?”她喜出望外,一扭头,却看到不是男人的脸。
  
      沈丛捕捉到她眼底的失落,那么明显,藏都藏不住,有些话他便忽然不知该如何才能开口。
  
      “他回来了吗?”林青率先问道。
  
      沈丛干咳了声,掩饰起面部的犹豫和纠结,他到底在某些方面不懂变通,索性扯了谎:“军长他正忙,再晚会儿才能回来,要不然,您先休息会儿?”
  
      林青问得一针见血:“这是他原话吗?”
  
      “是的。”沈丛面不改色,“军长他就是一时走不开,心疼您,所以让您先休息。”
  
      林青点下头,没再多问,等沈丛走后又等了半小时。
  
      这回,敲门的还是沈丛。
  
      林青打开门,见是他已经不意外了:“他还在忙吗?”
  
      “是。”
  
      沈丛正不知该如何开口,就听林青说道:“没关系,我再等等。”
  
      她这样等了,要真只是在忙那么简单,总不至于一个电话都不打来,退一万步,捎句话只是可以吧?
  
      林青心下已了然了,他或许并不在部队。
  
      这么一来二去几回,到最后,沈丛干脆说军长他今晚过不来了,等明天一早保准出现。
  
      这些,林青都淡定接受了。
  
      沈丛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
  
      林青在窗前站了半晌,向外看去,即便是深夜,视野也是想象不出的开阔。她想,他站在这里时,或许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景致,那他会想些什么?
  
      林青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睡不安稳,身子一抖,再醒来时,已到了凌晨一点。
  
      林青从床上拿起包,不打算再等了。
  
      她推开门,外面仍旧有人守着,见林青露面,他们没法出手阻拦,但其中一人身子一侧:“军长夫人,夜深了,您请先休息吧。”
  
      林青站在原地,面色稍冷:“让开。”
  
      那人起先并未动弹,沈丛专门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保护好她的周全。
  
      林青见他们这幅样子,心底也知晓一二,她嘴角浅勾了下,这样的表情竟和慕离几分相似:“慕离不在,所以我的话就没人听了是吗?”
  
      “不敢。”门外两人对视一眼,纷纷让身。
  
      林青抬脚走了出去:“慕离要是还回来,记住,不用告诉他我来过的事。”
  
      部下闻言,听得出其中暗藏的讥诮,这时却哪里敢再说个不字。
  
      沈丛接到消息后,急忙让正门的站岗兵把林青的车拦下。
  
      他赶到时,林青正落着车窗交涉,她面色清冷又语出锋利,显而易见,站岗的已经快撑不住了。
  
      沈丛顶替了新兵的位置,让新兵去继续站岗,他来到林青跟前,这话说出口时,不经意就忽略了其中的漏洞:“军长夫人,您还是先跟我回去吧,这深更半夜的路不好走,这片又偏僻,要是让军长知道了……”
  
      “那我给你出个主意。”林青打断他的话,沈丛便住口听着,就见林青从车内抬眼,看向他,“不用告诉慕离,就当我没来过。”
  
      “这怎么行。”沈丛坚定否决。
  
      “怎么不行?他既然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在这,也没必要告诉他,多此一举。”
  
      沈丛脸色一变:“军长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是知道的,只是……”
  
      “太忙是吗?好。”林青盯着沈丛的脸,灯光下,她脸色仿佛有些许凝重,她一字一句说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他在不在部队?”
  
      沈丛一愣:“您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回答?”
  
      “在。”沈丛不知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眼底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不是说谎的一把好手,其实已有些后悔了,却还是硬着头皮,一咬牙,“军长他当然就在这,只是近期军务实在繁忙,脱不开身。”
  
      “那好。”林青不跟他争论,“我也不需要其他证明,你现在就说清楚,他具体是在哪个地方。”
  
      沈丛说出个地点,林青冷笑了下:“我刚才就是从那儿经过的。”
  
      这下,连沈丛都被绕了进去,他下意识就脱口而出:“那是我记错了,军长他在一号会议室。”
  
      旁边的新兵都听不下去了,军长夫人她方才哪能从那些个地方经过?
  
      沈丛说罢,自己也愣了下,林青冷冷收回视线:“给我放行吧。”
  
      算来算去,还不要听着军长夫人的话吗?新兵开了杆,林青一个油门已驶出数十米远。
  
      更多好看内容请搜索“品文吧”,手机移动阅读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