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603章 真假参半的秘密,军长先生我爱你第603章 真假参半的秘密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603章 真假参半的秘密
慕离打开音响,轻音乐带来片刻的宁静,林青怔怔盯着窗外,忽然开了口:“他以为许苑是我们故意安置去的。”
  
      她声音有些抑郁,把手探出窗外握了把清风,林青掌心收回时,慕离便将车窗关上了。
  
      “也许,是许苑对他说了什么,才让他有这样的想法。”慕离侧目看她。
  
      “许苑有回说过,她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没办法阻止单荣。”
  
      “你觉得,除了安素,她也知道什么?”
  
      “可能吧,我也说不清,现在,我只想这件事快点结束。”林青把音响的声音调大,舒适的音乐跳跃在狭小的空间内,她阖起眼帘,想到刚才单荣的话,每一句都深抵在她心底。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正是这样,才更不能让自己淡定。
  
      翌日,慕离一早回部队一趟,林青收拾下正准备上班,接到了军区医院的电话。
  
      她赶到时,隔着门板上的玻璃窗往里一瞧,里面是满目狼藉。
  
      “怎么回事?”林青诧异地收回视线,身后的军官表情无奈。
  
      “昨晚回来她非要见您和军长,一直闹个不停,打了镇定剂,醒来还是这样。”
  
      林青知道安素不是省油的灯,昨晚情况危急,否则,安素不会轻易妥协,她点下头:“行,你们先出去吧,我单独和她谈谈。”
  
      军官离开后,林青推开房门,安素听到声音冷笑了下:“可算是想起我来了。”
  
      林青走到窗前,将帘子一把拉开,璀璨的阳光跃入眼底,她眯起眼帘,感受这一瞬间难以捕捉的美好:“你闹成这样,是想对我说什么?”
  
      安素习惯于躲在阴暗处,她拉把椅子坐在墙角,那里是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她坐在那儿,手臂叠落在椅背,盯着林青看了半晌。
  
      沙发挡住了她大半个身子,林青转过身,见她做出谈判的样子来:“我回来想了想,才觉得不对劲,你们昨晚是算好了单荣会去,设计了我这一出吧,所以,现在你们得逞了,把我带到这儿,然后呢?”
  
      林青走到她面前:“在这里你是安全的,不然,你还想去哪儿?”
  
      安素摇头:“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自由。”
  
      这句话让林青不由失笑:“安素,你别太贪心了,以你现在的情况,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
  
      “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可我想要的不只是这个。”
  
      林青走了两步,坐在沙发内,正是与她面对面的方向:“那你就说说,你凭什么能得到自由?”
  
      安素抬眼看她:“许苑当年是怎么勾引了单霖,你就不好奇吗?她就是这一切的源头,可真相,只有我知道。”
  
      林青并不好奇,可正如安素所言,似乎正是许苑让一切演变成了现在这个境况。
  
      林青点了点头,只当认同:“这话你对我说过不止一遍,可我回头也想了想,你的话,怎么就一定那么地可信?”
  
      “要不然,单荣现如今为什么将矛头对准了你?”安素信誓旦旦,这些问题她是一早就想过的,“那是许苑那贱人说了谎,说她是你和慕离派去单霖身边的。”
  
      “你亲耳听到的?”
  
      “没有确凿证据的话,我不会乱说。”
  
      “好。
  ”林青就当信了,“那指使她的人,究竟是谁?”
  
      “你还不明白吗?”安素怪异地看她一眼,忽然放声大笑,“根本没有人指使她,那贱人只是碰巧出现在单霖面前,被他看对了眼,然后,呵,他们就睡到一张床上去了。”
  
      安素没戴口罩,她笑时,原本的美好被面部的狰狞所替代。
  
      这样一说,似乎一切都对上号了,林青却搞不懂,许苑既然已经找到了这样一个爱惜自己男人,为什么还要说谎把她和慕离推出去,这对许苑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且是毫无道理。
  
      林青不再多问,收起所有的表情后站起身:“我知道了,这番话,也会让你有机会亲口对单荣说的。”
  
      “我会傻到去见他吗?”安素意味深长看着林青,“我对单霖动了手,是不争的事实,他看到我绝对不会有耐心听我说这些废话。”
  
      林青推门而出。
  
      她走到走廊,兜里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眼是慕离打来的,想也不想就接通:“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女人跟你说了什么?”
  
      显然是部下将刚才的情况都汇报给了慕离,林青站在走廊尽头,玻璃窗外,阳光细碎地洒落在她的面部:“慕离,我觉得她说谎了,她一定说了谎,可我实在想不出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别想了。”慕离打断她的话,不想看她这么辛苦,他出声安慰道,“这些事都交给我处理,这段时间你别再想别的,陪着橙橙就行。”
  
      陈瞿东从梁家出来后,坐在车内没有立刻离开,他弓起身抱住脑袋,整个人烦躁不已。
  
      医生刚才看过,说梁若仪情况稳定,看不出哪儿有问题,会情绪失控大概是外部受到了刺激。
  
  
      难道,真是因为他?
  
      梁父出门见他车还停在路边,给司机打个手势,冷着脸大步朝他走来。
  
      陈瞿东下了车:“伯父。”
  
      梁父觉得这个称呼几分刺耳,他冷眼看向陈瞿东:“若仪这几天好了些,她可对你说过什么话?”
  
      陈瞿东不明所以:“您指的什么?”
  
      梁父只以为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此时,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梁父冷笑下,双手负在身后:“不管她想再和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同意,我们梁家虽然没落,也不会让你再娶若仪进门。”
  
      陈瞿东早有心理准备:“伯父,这种事要看她自己的心意。”
  
      何况,梁若仪离不开他,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
  
      “什么心意,不都是你的杰作?”梁父甩下手,扭头看向别墅二楼,他顿了顿,才将目光收回,口吻却是不容置喙的生冷,“总之,等她病好之后,你就主动离开吧。”
  
      陈瞿东没有接话,放在以前,他不会发怒吗?他已能将性情隐忍得极好。
  
      起初,他以为自己的改变是因为林青,可事到如今他幡然醒悟,其实,不是啊。
  
      他一直没有发现,那个人就在身后,只要自己稍微转过头,就能拥抱幸福。
  
      如果梁若仪精神正常时他就留下,该有多好?
  
      司机打开车门,梁父跨入后车掉头离开。
  
      陈瞿东上了车,心底的某处,蔓延开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他抬起头,挥手用掌面扫掉台面上的东西,一枚储存卡粘在了他掌心。
  
      他想起,这就是上回梁若仪抢的那相机里的卡,到现在还没看过。
  
      他随手将卡放进口袋,再看眼梁家后发动了引擎。
  
      刚回到家,陈瞿东手机就响了,他接通电话时,那枚储存卡也随着掉在了地上。
  
      他听到电话内,梁若仪声音恢复正常:“阿东,你回去了吗?”
  
      陈瞿东弯下腰,将卡片捡起,他竖在指间看了看:“回了,刚到,你又不舒服了?”
  
      “不是,明天,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饭。”梁若仪小心试探道,“行吗?”
  
      陈瞿东拿着那枚存储卡走进书房:“好。”
  
      梁若仪笑逐颜开,跟他说了会儿话,陈瞿东一一回应。他打开电脑,找了个读卡器将存储卡装进去,插入电脑后,窗口在屏幕上弹出。
  
      陈瞿东嘴里还同梁若仪说着话,眼睛盯住了屏幕上的文件夹,他打开后随便翻了翻,里面全是海边的照片。
  
      他也觉得自己够无聊的,正要关闭,看到一个视频出现在众多照片之中,尤其突兀。
  
      陈瞿东也没多想,随手点开了。
  
      梁若仪还在同他说话,声音在耳际忽大忽小,他注意力已有所转移,显然,是被视频上的内容吸引了去。
  
      陈瞿东随口应付几声,他以往不会这么应付,可这会儿是身不由己。
  
      梁若仪看不到他此时心不在焉的表情,还在兴致勃勃地说着:“阿东,我想改天和爸说清楚,让他答应我们复婚。”
  
      陈瞿东完全没听见电话里的这番话,他附和嗯了声,拇指移向红色挂断:“这会儿信号不好,过几分钟给你回过去。”
  
      梁若仪以为他答应了,小脸笑开:“好!”
  
      耳内传来嘟嘟声,陈瞿东将手机放在一边,他盯着视频来回仔细看了看,尽管事情是发生在画面左上角,他还是看清了。
  
      不止如此,画面里还有个他认识的女人。
  
      林青从橙橙的病房走出,她没走多久,安素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军官伸手挡在她面前:“请回。”
  
      安素四下张望:“我看他们天天来医院,应该不是专程来看我吧。”
  
      军官面无表情,看来,想从他口中套出些话是难如登天。
  
      安素不免有些心急,她手里没个把柄,到时候真被这夫妻俩推了出去,面对单荣难以自保,而她,最擅长的就是用一个个谎言来明哲保身。
  
      安素试探性地往前走了步,军官没再阻拦,却随着她往前,安素笑了笑,拉下口罩:“到底是谁生病了?”
  
      军官依旧不言不语,跟安素走出段距离,待她再往前时,就被军官彻底挡住去路。
  
      一整天她没做别的,就在走廊来回走动,如此几番试探之后,她就摸清了,那个方向的尽头,某个房间内,就是慕离和林青死守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