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729章 误入歧途,军长先生我爱你第729章 误入歧途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慕离没什么可说的,默默的在沈玉荷的对面坐下。
  
      两人沉默了许久,还是沈玉荷最先打破寂静:“林青又与吵架是吗?”
  
      “没有,只是说话的嗓门大些。”慕离极力的掩饰,他不想沈玉荷这点小事担心。
  
      “我可是听到,你们房间的说话声音很大,不要再争执也不要再解释了,过几天她自己会想通这件事的。”沈玉荷安慰慕离,也许她自己也十分清楚,女人的脾气性格。
  
      慕离不说话,点一点头,随后说道:“你去休息吧!是不是吵到你了?”他关切的看着沈玉荷。
  
      “我不碍事,只是担心你们,吵来吵去的有什么好处?再说,你以后做事必须谨慎,女人有时很小心眼儿,也很敏感。”沈玉荷说的是实话。
  
      “我知道了。”慕离点一点头,将沈玉荷从沙发中扶起来,走向卧室。
  
      他转回身,坐回到沙发中,随手将电视机打开,眼睛盯住电视屏幕,里面的节目内容,他却一概不知。
  
      半夜里,林青睡一觉醒来,看到自己的身边,慕离并没有躺在床上,她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她快步走向卧室门前,拉开房门,经直向书房处走去,她一把推开书房门,里面空无一人。
  
      她转身走向客厅,将要走到时,她却突然止步,呆呆的望着客厅内。
  
      不知道什么时候,慕离依靠在软软的沙发中,困极而睡。
  
      而在这时,身穿睡衣的小保姆,蹑手蹑脚的走近慕离身前,附下身去……。
  
      林青这时大气不出,屏着气观察事态的发展,莫名的紧张已使她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只见小保姆附下身去,拿起手中的一条毛毯,轻轻的盖到慕离的身上,她站起身,随手将电视机关闭,灯关掉,转身走向她的房间。
  
      林青这才长舒一口气,抬手拍一拍自己的胸脯,她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这时,她感到自己过于敏感了,脑子里竟然生出这样的怪念头。
  
      实属可笑。
  
      ……
  
      慕离在办公室中,忙完工作,闲了下来。
  
      他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报纸,逐页翻看着:最新要闻、体育、财经、文化,当他翻到娱乐版面时,上面的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停下来,仔细看去,照片中有一男一女,好似在风景秀美的海滨浴场游玩,男子身穿游泳裤手拉一位穿泳装的女子。
  
      这张照片上的男女主人公,慕离真是太熟悉了,他们就是男影星大佬与江医生。
  
      标题为:明星浴场露真情。
  
      于是,配文便是娱记们,对两个人关系的猜测,替人家未来的展望,天马行空般的八卦一番。
  
      照片中的江医生,好似回到了青春时代,脸上挂着亮丽而灿烂的笑容,泳装也是青春少女类型的,颜色亮而鲜艳,款式则是上下身分开,白皙的腰部裸露在外。
  
      慕离看到此时,不理解的是两人这样的组合,是没有什么预见性,也不太可能,而且两人十分的高调。
  
      版面中,还有一图,便是男影星大佬带着江医生,出入高档酒店与服装店,两人紧紧依偎着走到街上。
  
      但是,两人的脸上,均戴着大过半张脸的墨镜。
  
  
      慕离摇一摇头,放下手中的报纸,并在上面重重的拍一掌,这个江医生真是没头脑,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可他转而一想,真是替古人担忧,人家的事与他何干。
  
      这时,慕离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罗征的声音。
  
      “军长大人,最近过的如何?”罗征的语气平缓而亲和,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你有什么事?”慕离冷冷的问道,与他没有什么话说,还是省点时间吧。
  
      “大老板的事,进行的很顺利,不久便开庭审判。”听出来罗征的情绪非常的好,事情也许真如他说的那样。
  
      “嗯!这样好。”慕离心中不免一喜,但仍然话不多,神情淡定。
  
      “到时候,我们可以好好庆贺一番。”罗征兴奋之余,开始进行策划以后的事。
  
      “江医生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慕离突然问道。
  
      没等他将话说完,罗征便抢先一步,回道:“这件事啊!是我安排的,她反正形影孤单,给她找一个这样的伴,也不错。”
  
      “那位男影星大佬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你这是将江医生,往火坑里推。”慕离是好心,看到不平之事,便想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军长大人,你不要为人家担心了,江医生开始不很高兴,但后来被男影星大佬宠上了天,每日与她花天酒地,她要什么人家买什么。”罗征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
  
      “噢?有这样的事?”慕离更是不解,真是被罗征说中,他为人家想的太多。
  
  
      “当然,江医生已搬进男影星大佬的住所,两人整日出双入对,在外面逍遥。”罗征说的确实如此,对于江医生的事,他没有说半句假话。
  
      “嗯!”慕离挂断电话。
  
      祝她有个好归宿吧,也省却了很多的烦恼,林青为她整日的闷闷不乐,真是阴魂不散。
  
      大喜大贺。
  
      ……
  
      江医生的好日子并不长,很快她便陷入了烦恼的深渊。
  
      因为江医生不是娱乐圈内人,所以她的秉性还算温和,与那些出入圈中的人,相比之下还算贤淑清纯。
  
      男影星大佬已混迹江湖多年,看惯了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她们的脸上均是一幅假面,他也是逢场作戏,只是玩玩高兴罢了。
  
      可是,当他见到江医生的第一眼时,便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所以对江医生百般的宠爱。
  
      这真叫是一物降一物。
  
      但是,男影星大佬在她之前,与女人们有着数不清的风流事,并留下了纠缠不清的瓜葛。
  
      那些女人会时不时的找上门来,与江医生一决高下。
  
      虽然,男影星大佬很维护她,但不能整日与她厮守一处,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做。
  
      因此,常常留下她一人在别墅中。
  
      这天,江医生准备出门逛街,刚刚走出别墅,却被四、五名女子,堵在了门外。
  
      她想绕道而行,不愿理会她们的无理取闹,但事态已不由她控制。她想躲开,人家偏偏不让。
  
      几个女子,耀武扬威的站在她的面前,轮流指着江医生的鼻子,便开始了一顿臭骂。
  
      “你这个骚货,凭什么你住在这里,我们与他好了很久,也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一个女子毫不服气,大动肝火。
  
      “那是你们没有本事。”江医生冷冷的说道。
  
      “可是,你使用了什么样的招数呢?”另一个大声喊道,并一脸的怒气与不甘心。
  
      “那还不是卖卖肉体而已。”随着这个话音刚落,几个女子一阵哄笑。
  
      江医生看看她们,不说话,向一旁的弯道走去。
  
      “你想逃跑?”几个女子,满脸的怒气追上前来,似有风多深仇大恨。
  
      江医生见势不妙,撒腿向外跑去,边跑中她掏出手机,向男影星大佬求救。
  
      但得到的回应,却是暂时无法接通。
  
      她见求援无助,便急中生智,向别墅区保安部跑去。
  
      几个女子,穷追不舍,并一起大叫道:“臭贱人,看你往哪儿跑?”
  
      江医生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脚穿高跟鞋,不抵那几个女子,有备而来,个个穿着运动鞋。
  
      不留神中,她脚下一绊,瞬间跌倒在地,一只高跟鞋远远的甩了出去。
  
      几个女子好似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一起大笑起来,大叫着扑上前去,对准江医生的脸上和身上,就是一顿捶打。
  
      江医生毫不示弱,站起身与几个女子,互相撕扯着,扭打在一起。
  
      幸好,距离别墅区保安不很远,只见两位保安,从保安室跑了出来:“住手!别打了。”
  
      几个女子已怒火冲顶,有人喊几声,根本不当回事,继续她们的打斗。
  
      江医生看到有人过来,便向保安跑去,躲在他们的身后。
  
      几个女子,看到保安已站到了她们眼前,即刻停住手,气喘嘘嘘的喊道:“臭娘们儿,今天先饶了你,姑奶奶们打累了。”
  
      说完,其中一人,手一挥大吼道:“走!”
  
      几个人一起气冲冲的向远处走去。
  
      她们也不傻,再纠缠一会儿,万一有人报警,到了警察局,那可是不太好说话了。
  
      此时,江医生已是满身的狼狈,头发已乱如蒿草,脸上的脂粉已被汗水,冲刷的似年久失修的墙,嘴巴已被口红染成血盆大口。
  
      两名保安回身转向她,说道:“夫人,你快回家吧!我们送你回去。”
  
      江医生看看那几个女人走远,便连声说道:“谢谢!不必了,我自己回去。”
  
      说完,她的脚下一拐一拐中,走向另一只鞋,她弯下身捡起那只鞋,仓皇中向住处走去。
  
      她已恼羞成怒,重新梳洗完毕后,换上家居服,坐在卧室中的沙发上,运着粗气。
  
      哼!这个大佬,原来有那么多的女人,不与他交往当初是对的。没想到今日,竟然落到了狐狸精的下场,名不正言不顺,日子真的不好过。
  
      她想了又想,恨恨的咬一咬牙,满目生出一丝的愤怒。
  
      她忽然间,想起了慕离,那个伟岸正直的军长,她的梦中情人,如果与他……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看一眼屏幕上的号码,迟疑片刻,无奈中她接通了电话。
  
      “江大美人,你跟我玩失踪啊?”是那位经常与她厮守一处的男孩儿。
  
      “嗯?我没有啊!这不正在接你的电话。”江医生摸一下自己的脸,右边的脸蛋上,肿的似一个面包,并火辣辣的疼痛。
  
      她咧一咧嘴,嘴角似被一根绳子,紧紧的扯住,张一张嘴巴都十分困难。
  
      “我们见个面好吗?”电话中的男孩儿,似乎很不耐烦,直接说明本意。
  
      “过几天吧!我这几天不方便。”江医生只好推拖,现在的形象怎么见人。
  
      “哼!我知道你与那个老家伙,打得火热,他老了没我有劲,你还是快快的回心转意吧!”
  
      说完,男孩儿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