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773章 同美相妒,军长先生我爱你第773章 同美相妒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每个人的生活,大概都是一样的,遇到的问题也是大致相同。
  
      林青由于工作的关系,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橙橙好几天没有见到林青了,他睡觉时林青才忙完回家,等他早上起床时,林青已经早早的出了门,来到公司,准备一天的工作日程。
  
      每次橙橙问到林青,慕离便是满脸不高兴,甩上一句:“你妈咪不要咱们了。”
  
      “为什么呀?我那么听话,妈咪还不高兴?”橙橙大惑不解,瞪着一双不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慕离。
  
      往往这个时候,沈玉荷会缓缓的走出来:“这是干的什么工作?整天的看不到人。”牢骚总是有的,但她理解林青,她出去工作沈玉荷也很支持。
  
      “哼!爱谁谁去。”慕离没好气的又甩出一句,他抱起橙橙,重重放到自己的双腿上。
  
      “爹地!你小点力气,我屁股痛。”橙橙咧一咧嘴,委曲的望着沈玉荷。
  
      “你拿橙橙使什么气?”沈玉荷责怪的看一眼慕离,向橙橙招一招手,他即刻从慕离的双腿上滑下来,扑进沈玉荷的怀中。
  
      “等我妈咪回来,我要告诉她,你说她的坏话。”橙橙看着慕离,一脸的坏笑。
  
      “哟!我的大孙子,什么时候学会打小报告了。”沈玉荷嘴上说着,脸上却满是疼爱,她紧紧搂着橙橙,欢喜的不得了。
  
      “你这个小东西,你敢说一句,我把你关到小二楼去。”慕离是指那栋客房小二楼,那里平时没人住,只有客人来时才住到那里。
  
      “我自己住也不害怕。”橙橙硬生生的说,并时时的查看慕离的神色,等他脸色一变,橙橙就会躲到沈玉荷的身后。
  
  
      有时,他也怕慕离。
  
      慕离严肃惯了,即使开玩笑也像真的一样,他喜欢橙橙的方式却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都是看到了橙橙说些体贴的话,孩子高兴大人也高兴,或抱起他亲一亲,表示喜爱。
  
      可是,慕离却是每天等橙橙睡了,他才悄悄的走进屋内,给他盖一盖被子,摸一摸他的头发,临到离开时,还不忘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一亲。
  
      等橙橙醒来睁开双眼,看到的依然是一位严厉的慕离。
  
      他其实比谁都爱橙橙,也很注重他的成长,潜移默化的总是教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
  
      不管怎样,橙橙很少看到慕离的笑脸。
  
      林青还没到下班时间,却回到了家里。
  
      她脸色有些发白,没精打采的走进客厅,双眼有些失神。
  
      “你怎么了?病了吗?”沈玉荷看到林青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林青摇一摇头:“没什么?就是头晕晕的,总想睡觉,脑子也不清楚。”
  
      “每天早出晚归的,不生病才怪。”慕离站起身,脸色阴沉沉的,有些吓人。
  
      他扶起林青回到卧室。
  
      沈玉荷随即吩咐小保姆,做些清淡的热汤热水,给林青喝。
  
      橙橙倚在沈玉荷的怀中,呆呆的愣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向林青的房间跑去:“妈咪,妈咪!”
  
      卧室门随即被关上。
  
      留下沈玉荷在客厅中,轻叹一声,随后她也站起身来,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青躺在床上,不管橙橙怎样叫她,她都不想说一句话,只是向橙橙摆一摆手。
  
      她不停的用手抚一抚自己的胸口,心烦的直想吐。
  
      小保姆敲一敲门,送了一碗秋梨水进来,林青喝下几口,感觉好些了。
  
      她这才看向橙橙,把一直眼巴巴看着她的橙橙搂在怀里,她亲一亲他:“橙橙,你想妈咪了吗?”
  
      “当然想!这还用说。”橙橙已经慢慢的长大,说话更像是大人的口气。
  
      慕离坐在摇椅中,一直没有说话。
  
      “橙橙,咱们先出去玩一会儿,让你妈咪休息,她不舒服。”小保姆拉起橙橙走出卧室。
  
      当门关上时,林青缓缓的扭过头看向慕离:“你怎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慕离阴冷冷的声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我这么难受,你总得问候一下吧。”林青用手摸一摸额头:“看我是不是发烧?”
  
      慕离从摇椅上站起身,不慌不忙的走到林青面前:“我想问一个问题。”
  
      “没搞错吧,我已经是半个病人,你还有什么可问的?”林青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怎么回到家里的?是不是有人送你?依你现在的身份,至少江涛也不会让你叫计程车回家。”慕离好似一名侦探,在慢慢的推理一个案子。
  
      林青终于听明白了,慕离为什么自她进门起,几乎没有说话,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努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好啊!你一个小肚鸡肠子的军长,你满脑袋的歪心思。没错,是戴泽开车送我回来的。”
  
      慕离顿时睁圆了双眼,两道浓黑的眉毛倒立着,就像两把直立的刀,他恨不得一下子扑上去,把林青从床上揪下来。
  
      但他转念一想,也没有错,林青身体不舒服,不管是谁碰到,都会把她送回家,何况是戴泽呢。
  
      如果这时候我跟她急了,显得我自己多小心眼,我一个堂堂军长,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不愧是军长,关键时刻突然间,能迅速的冷静下来。
  
      林青没好气的瞪着他:“怎么样?你还想跟我动手?”
  
      慕离突然微微一笑:“送你回来的,是不是还有江涛?”
  
      “你怎么知道?”林青抬起头,奇怪的看他一眼,一脸的不屑。
  
      “我是谁呀?什么事不知道。”慕离脸上紧绷的肌肉,忽然间又全部松开,他竟然缓缓的笑起来。
  
      他这一冷一热的变化,更把林青气得不得了,她躺回到枕头上:“请在我的面前消失两个小时。”
  
      “行!我没意见。”慕离说完,准备向外走。
  
      突然,小保姆在门外喊道:“军长大人,军长夫人吃饭喽!”
  
      随即却听到沈玉荷的声音:“把饭给他们端到屋里去吃。”
  
      “好!”小保姆应一声。
  
      “不用了,我们马上去餐厅。”慕离刚刚还阴沉的脸,此时已经雨过天晴。
  
      慕离转回身,来到林青的面前,悄悄的附下身去,对着林青轻轻的说:“夫人,我们去吃饭吧。”
  
      “呸!吃你个大鬼头,把我气饱了,你想去吃饭,没门。”林青从床上坐起来,走到门前将门反锁,她把钥匙紧紧的抓在手里。
  
      她重新躺回到床上,脸上有些得意。
  
      慕离看一眼林青,又看一看反锁的门,两手摊一摊,只好坐回到摇椅中。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说话。
  
      门外又传来小保姆的喊声:“军长大人,军长夫人吃饭喽!”
  
      “不吃了。“慕离喊道。
  
      这时,林青倒从床上起身,她已经不觉得头痛,脸上也恢复了少许的红润,她走到门前,打开门走了出去。
  
      随后,慕离在屋中听到锁门声。
  
      ……
  
      袁鸿宝约林青聊天吃饭,被林青婉拒。
  
      由于上次见面的原因,林青只觉得和她已经没话可说,两人在思想和观念上,已相差很远。
  
      袁鸿宝似乎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以为真是林青工作忙,抽不开身和她见面。
  
      她过几天,便给林青打来电话,一连约了几次。最后,林青无奈之下,只能约好晚上在咖啡室见。
  
      还好,这次袁鸿宝是独自一人赴约,林青稍稍的松下一口气。
  
      “你的小男友呢?”林青没等袁鸿宝坐定,便开口问道。
  
      “唉!不瞒你说,我已经打发他走了。”袁鸿宝一脸的无奈,脸上的妆容也不似以前的精致,好像是胡乱化一把便走出了门。
  
      林青没有说话,只等她自己说。
  
      果然,袁鸿宝好像受了很大的委曲,竟然滔滔不绝的倒出全部的经过:康健愿意和她在一起,纯属是为了图一时快活。可没想到,袁鸿宝不仅比他年龄大,而且并没有多少钱。
  
      康健也是一个披着画家外衣,到处骗吃骗喝骗穿的男人,他真正是吃软饭发家。
  
      受骗的女子已不在少数,袁鸿宝算是最年长的一个。
  
      也是受骗时间最长的一个,因为她肯为康健花钱,所以这个假画家,也就在她身边的时间长一些。
  
      偶然间,袁鸿宝发现康健与其他女人还有联系,她偷偷的查看康健的手机,发现了一条约会短信。
  
      于是,她也在同一时间,赶到约会地点,偷偷的藏在一处。
  
      不久,康健出现了,他穿着袁鸿宝,为他买的高档西装和一名妙龄女郎约会。
  
      他所说的话,也全部跟袁鸿宝说过,令人惊奇的是,一字不差,他像背书一样又跟妙龄女郎说一遍。
  
      此时,袁鸿宝被气得几乎晕了过去,她二话不说将康健扫地出门。
  
      林青看着袁鸿宝又哭又骂,又擦眼泪又抺鼻涕,只感觉好像在哪部电影中看到的情节,与她的遭遇相似。
  
      袁鸿宝停住哭声,抬起泪眼,本来并不好看的妆容,已经全部花在脸上。
  
      林青并不是不同情她,只是她当初的选择,也只能落下这样的结局。
  
      “你还回去国外吗?”林青轻轻的说话,生怕声音大一些,又会惊动袁鸿宝大哭一场。
  
      “那边的房子已经卖了,我拿着全部积蓄回来,现在也没有剩下多少了。”她说话间,委屈的看着林青,像做错事的小学生。
  
      林青不禁的心中一惊,这袁鸿宝不会把她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吧。
  
      看事情发展,也许会是这样。
  
      “那你有什么打算?”林青只好这样问,她不可能为她筹划一切,她自己有手有脚,她完全有能力养活自己。
  
      “我正在跟表哥联系,看他能不能帮我。”袁鸿宝抽泣泣的,已经成了一个泪人。
  
      林青点一点头,她不好再说什么。
  
      让她在自己的公司打工,袁鸿宝好像也不是,一个能安心上班拿薪水的人。
  
      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