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801章 有情才能暖心,军长先生我爱你第801章 有情才能暖心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801章 有情才能暖心
    男职员一脸疑惑的看一眼林青,他立刻尖声说道:“这是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你丢在哪里了?”林青正色颜厉,双目逞明澈亮的盯着他。
  
      “丢在休息间了。”男职员立刻回答,脸上并无惧色,倒有一丝不以为然。
  
      “你出去的时候,为什么不拿走?”林青严厉质问,目光好似一把尖利的刀,插向男职员。
  
      “我忘了。”男职员理直气壮,并且梗直了脖子,一脸的不服气。
  
      “你可以忘掉自己的物品,那工作你又忘掉了多少?”林青直直的向男职员逼问。_>
  
      男职员顿时愣了下,眼睛内闪过一丝不自然,还带着隐隐的怒气:“我……反正我的工作……哼!不说了。”男职员头一昂,将转脸别到一侧。
  
      “江涛。”林青向外喊一声,她稳稳的坐在椅子上,严厉的瞪着男职员。
  
      “来了。”江涛闪身进门,他在外面已经听到高音量的说话声,即使林青不喊他,过不了片刻,他也会走进门看看。
  
      “把他的主管叫来。”林青缓缓的舒出一口气,她拿起一支笔在手中把玩着。
  
      没过多久,江涛便领着那位主管走进办公室。
  
      主管走进门看看男职员,随即用眼睛白了他一眼,主管又立刻脸上堆上笑,转向林青,说:“林经理,有什么吩咐?”
  
      “他的工作,每天能完成吗?”林青定定的问道,她垂下眼睛,拿着笔在一个报表上做了指示。
  
      “他……”主管沉吟一下:“基本上能完成。”
  
      男职员对于主管的回答,极不满意,他回头看一眼主管,鼻子里哼一声。
  
  
      “他既然不能完成工作,你采取了什么措施?”林青连声质问主管,她绝不容许手下人,有过份的偷赖行为。
  
      “这……我只有督促他。”主管低声说,他又瞪一眼男职员。
  
      “好了,你带他回去,拿一个措施出来。”林青将一打文件,重重的摔在桌上。
  
      主管低低的应一声,带着男职员走出办公室。
  
      江涛走进来:“林经理,消消气。”他随手将一杯咖啡,放到林青的面前。
  
      “通知全体员工,自己的物品注意保管,再出现此类的事情,公司没有义务替他们捉贼。”林青缓了缓神,喝一口咖啡,沉声说道。
  
      “好!”江涛即刻退出去。>
  
      公司的内部网上,便了有一条,林青下达的一则警告。
  
      偷东西的人,当然应该受到指责,可是连自己的物品,都看管不好的人,是不是应该算是没头脑,工作又能做得多好呢?
  
      林青这样想,理所当然。
  
      ……
  
      下班回到家,眼前的一幕让林青忍不住莞尔一笑。
  
      林青看着满满的提包,她用手在提包上拍两下,笑笑说:“准备的还够充分,去玩不知道又出现什么新情况。”
  
      “不会。”慕离继续整理着手中的提包,继续说道:“家里我已经安排好,妈只要身体不出问题,其它都是小事。”
  
      林青从后面伸出双臂轻轻的环住他,她不说话,只是柔柔的靠在他宽厚的后背上,鼻息间全都是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味,工作上的一切繁杂事,瞬间全散了。
  
  
      感觉到林青软软的身体,紧紧的贴住他的后背,他缓缓的转过身去,将她紧紧的拥住,两人互相凝视对方。
  
      突然,卧室门被敲响,橙橙稚嫩的声音响起:“爹地!妈咪!”
  
      林青向外轻轻应一声:“怎么啦,橙橙。”
  
      橙橙应声推开门,笑咪咪的说道:“奶奶叫你们呢,说是有事要说。”
  
      两人互相望一眼……
  
      三人来到客厅的时候,沈玉荷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她喜欢的电视剧,她关上电视,缓缓的坐好说道:“今天,我接到律师的电话。”
  
      慕离抬起头,疑惑的望一眼沈玉荷,缓缓的说道:“什么事?”
  
      “他说你父亲去世前,购置了一处山间农场,那里已经很久没有人照应了,已经接近荒废。”沈玉荷轻叹一声,她扶一下脸上的眼镜。
  
      “那就卖掉吧!没什么可惜的。”慕离不以为然,他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
  
      “我想,你们这次出去旅游,还是去看一看,如果有价值可以留下。”沈玉荷已经沉思熟虑,她知道慕离并不会对这些感兴趣。
  
      “那就托律师拍卖。”慕离更是坚决,他从来不被物质生活所诱惑,何况并不是他的辛苦经营所得。
  
      林青看看慕离,轻轻的说:“我们还是照妈说的,先去看看,就当旅游项目之一。”
  
      慕离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垂下眼睛。
  
      “嗯!那也是一份产业,好歹也是你父亲留下的。
  ”沈玉荷沉沉的说道。
  
      “你原来知道农场的事吗?”慕离心生不悦,他从来没有听说有这间农场,也许是……
  
      “知道,是你父亲赠送给别人了,因为这事我和他还吵了一架。”沈玉荷脸色阴沉,语气低得几乎让人听不到。
  
      “现在,律师为什么又找到我们?”慕离蹙了蹙眉头。
  
      “是那家人遇到了空难,所以,律师又找到了我们。”沈玉荷沉吟一下,继续说:“也许,这间农场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我想也是,那家人只要还有一个人活下来,就要站出来争这份家产。”慕离早已料到之后的事,他不想给自己找来不必要麻烦。
  
      他们所说的那家人,就是慕离的父亲活着的时候,交往的女性朋友,这位女性朋友与他父亲感情很好,所以能得到如此丰厚的回报。
  
      沈玉荷早知此事,碍于面子和家庭的稳定,她一直忍了下来,她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只想给慕离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
  
      慕离也深知沈玉荷的想法,他不再固执已见,决定还是走一趟,再跟律师协商后决定。
  
      林青宽慰沈玉荷:“妈,你放心吧。慕离会处理好这件事。”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