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029章 快乐旅游,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029章 快乐旅游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我等不及了,我们的小宝宝也等不及了。”说着他吻上林青的唇,不再让她开口说话,然后一个挺身,林青就彻底沦陷了。
  
      在这异国他乡的酒店房间里,林青跟慕离从没有过的酣畅淋漓,迭起。
  
      那是彻底放纵身心的较量,毫无顾忌交融,就如混沌之初。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攀上最高的那一峰,这才拥抱着喘息,一切归于平静。
  
      谁也不想说话,已经没有力气了,瘫软在彼此的怀里。
  
      直到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慕离这才伸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笑道:“是戴泽的。”#_#>
  
      然后接起电话,那边立刻传来戴泽着急的声音:“军长大人,你们在哪儿?怎么还没有来,我去酒店接你们,坤哥中午也来。”
  
      坤哥就是慕离把戴泽一家托付给他的那个人。
  
      “我们自己打车过去就好,才醒。”慕离声音很是暧昧。
  
      戴泽也是成年人,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笑道:“明白,那军长大人悠着点,中午给你们好好补补。”
  
      “好。”慕离爽朗的笑了。
  
      林青在一边没有听清他们说什么,等慕离挂掉电话,她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
  
      “保密。”慕离神秘一笑,而后翻身起床,右手放在胸前,朝她深深一鞠躬,深情地问道:“亲爱的军长夫人,需要我军长大人伺候您起床么?”
  
      他那英国皇家贵族式的礼仪,把林青逗乐了,“很期待。”
  
      慕离闻听她如是说,一弯腰将她从床上抱起来,然后让她坐在床沿上,准备帮她穿衣服。
  
  
      可是触碰到她滑nen的肌肤,慕离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念,一双手在她身上揉揉捏捏趁机吃豆腐,弄得林青痒痒的,忍不住笑道:“得,还是我自己穿。”
  
      慕离无奈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
  
      “就等着我这句话吧,可见是故意的。”林青娇嗔的瞅了他一眼,麻利的穿好衣服。
  
      然后坐在梳妆台前,扬声说道:“亲爱的军长大人,帮我梳头发。”
  
      “遵命。”慕离爽快的答应一声,便走到林青的身后,接过梳子,撩起长长的秀发帮她绣了一个好看的公主头。
  
      林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如往常一样满意。
  
      她站起身来,笑道:“好了,我们出发吧。”#>
  
      两人走出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戴泽的家。
  
      戴泽居住的地方,在悉尼市郊,地势平坦,环境很优美,野生动物随处可见,当地的生态平衡保护的很好,都说悉尼其实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大农村,当然跟国内农场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和概念的。
  
      戴家小别墅两层小洋楼,篱笆栅栏圈出前院和后院,都种满了花草。
  
      当然现在是冬天,并无绿色,但是却能看到遍地枯萎的黄色藤蔓,可以想象的出夏天一会很漂亮。
  
      林青忍不住赞叹:“这就是戴泽现在的家么?真漂亮,冬天都这么漂亮。”
  
      “喜欢吗?”慕离柔声问道。
  
      “喜欢。
  ”林青使劲的点点头,“空气好清新,完全感觉不到环境的窒息。”
  
      “等我们老了也来这里住,正好跟戴泽做邻居。”慕离笑着说道。
  
      说话之间车子在林青可以要求下,绕着戴家别墅转了一圈后,停在门口。
  
      果果从屋里出来,看到林青他们便扬声笑道:“爸爸妈妈,你们快出来看,林阿姨他们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戴泽从屋里跑出来,迎到大门,开心的大声喊着:“终于把你们盼来了,快进屋暖和暖和。”
  
      林青他们跟着戴泽进屋,任娇抱着小婴儿早就在壁炉旁等候了。
  
      看到他们,高兴地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见到你们真好。”
  
      整整一天,林青和慕离都在戴泽家里,上午是接风洗尘宴,晚上是派对,来了好些朋友,大家玩的很开心,直到深夜才尽兴而归。
  
      第二天,慕离便带着林青离开了悉尼,到澳大利亚各处玩了大约五天的时间,然后又带着林青到了欧洲,去法国看埃菲尔铁搭,到意大利佛罗伦亚广场,还去西班牙斗牛馆。
  
      每天行程都安排的满满的,充实而又快乐。
  
      其实原本是没有这么紧张的,只是时间压缩一半后,慕离舍不得丢掉这些早就设计好的路晓,只得压缩时间,因此就显得格外匆忙,玩的有些走马观花。
  
      但是林青却很快乐,飞来飞去的旅游,让她感觉像一只小鸟自由的飞翔。
  
      慕离是军官,出国旅游会有一些限制,因此这是慕离第一次带着林青满世界的飞,自然是既新鲜又快乐。
  
      她巴不得在有限的时间里,可以转遍世界的角角落落。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已经过去十天。
  
      还有五天回国,慕离把行程终于拉回到亚洲。
  
      先是去了岛国的北海道,品尝那里的特色海鲜,平常并不怎么吃海鲜的林青竟然吃的很是津津有味,特别是那生鱼片,慕离并不怎么喜欢吃。
  
      可是她却吃的很快乐,就像是本地一样,对这种饮食习惯特别适应。
  
      慕离见她很开心,便在这里多呆了一天,把最后三天留给了泰国。
  
      倒不是阳刚男子汉人妖感兴趣,而是他想去看看这个佛教兴行的国家,到底有怎么样的文化底蕴,才会让男人走向两个极端,要么是虔诚的佛教徒,要么去做人妖。
  
      在泰国曼谷下飞机,林青跟慕离对跟他们接触的女性都会有种条件反射似的疑问,这些女人是货真价实的女人,还是人妖?
  
      这是一个神奇的过度,街上随处可见穿着黄色僧衣的和尚,也随处可见类似人妖的美女。她们手脚比较大,不像真正的女人,林青百度上学来的辨别方法。
  
      每个人都有好奇点,慕离的好奇点就是男人怎么可以变得胸脯高耸,腰肢纤细,留起长长的头发,妖娆妩媚的做起女人。
  
      特别是他生活在充满阳刚之气的军营中,整天跟摸爬滚打的钢铁男子汉在一起更是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
  
      到达曼谷后,在酒店里安顿下来,慕离便带着林青去看人妖表演。
  
      舞台上的美女极致妖娆,舞台下的观众如醉如痴。
  
      任谁也无法想象她们竟然是男儿之身,亦或是变性人,比女人还女人。
  
      林青不由轻叹:“这个样子的他们,难道不渴望异性感情么?”
  
      “是男人就不会玩这些,他们已经有了女人心思,或许喜欢男人呢。”慕离轻声回道。
  
      两人边看边讨论着,反正这是在泰国,他们用中文交流,别人也听不懂说什么。
  
      一场表演完,慕离已经失去兴趣了,于歌舞本不是他的兴趣点。
  
      林青无奈只得跟他离座,两人在大街上随便转悠。
  
      全然不知身后跟着一个女子,她身穿淡粉色及踝连衣裙,头戴同色系的遮阳帽,手里提着一个粉红色的lv今年最流行的包包,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
  
      肚子饿了,两人在餐馆里享受正宗的泰国美食。
  
      然后准备去庙宇参与,却不想人群似乎都向一个方向走去,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青不由诧异的问道:“怎么了?”
  
      慕离摇摇头,拉着她的手说道:“我们不管这些,还是去卧佛寺吧。”
  
      林青有些不情愿,想跟着去看热闹,但还有听从了慕离的提议。
  
      可是街上的人好像都在跟他们反方向,走了一段路依然是这样。
  
      林青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好奇,便拉着一个学生模样的路人用英语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每个人都往那个方向去。
  
      那个泰国人告诉她,是曼谷首富给女儿抛绣球选女婿,大家都去看热闹。
  
      林青一听便兴奋了,中国古老的选亲竟然在这异国他乡遇到了。
  
      她伸手拽住慕离的胳膊,低声哀求道:“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慕离见她很想去,不想在这愉快的旅游季中给她留下遗憾,只得答应了。
  
      林青开心的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在他唇上印下深深的一吻:“老公,谢谢你。”
  
      两人于是调转头,跟随着人流向招亲现场走去。
  
      走了一段时间,就听着人声鼎沸,歌舞喧天,而后在一个广场上便看到高高搭起台子上,坐着衣着华丽的三个人,一对中年夫妇,一个漂亮女儿。
  
      没等多久招亲会就开始了,先是中年男人说了一通泰语。
  
      林青和慕离根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只是盼着最精彩的环节抛绣球。
  
      大约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最激动人心的环节,台上漂亮女儿手里拿着绣球,不断地在手里掂量着,似乎随时都会将它跑出去。
  
      顿时喧哗安静下来,人们眼睛都紧紧盯着那颗绣球。
  
      特别是年轻男人,双眸中都放光了,伸出双手准备接球。
  
      要知道这可是泰国首富的女儿,如果接到绣球那就是真正的乘龙快婿,即便是一个穷光蛋,也会立刻摇身一变,进入豪门,打入人人羡慕的上流社会。
  
      林青看到真的要抛绣球了,心中很是诧异,以为只是做戏,或者商家搞得宣传活动,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绣球就在女子的手上,掌握着一个男人的命运。
  
      “这么有钱,为什么会选择这样方式嫁人?若是绣球被她不喜欢的人接到怎么办?”林青有些紧张的抓着慕离的胳膊,为那个女子担心。
  
      慕离不可置否的一笑,他不觉得这会成为女子下嫁的方式。
  
      真的被不喜欢的人接到,相处几天,给点钱很容易就打发了。
  
      “凉拌。”旁边忽然传来两个字的汉语,林青不由扭头循声望去。
  
      竟然是一个身穿粉红色系的年轻女子,她诧异的问道:“你是来旅游的中国人?”
  
      那女子微笑着摇摇头:“我是土生土长的泰国人,如今的时代,并不一定会说汉语就是中国人吧?”
  
      她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声音甜美悦耳动听,跟台上的富家小姐有的一拼。
  
      林青惊奇她的汉语说的如此好,就像她的母语一样,便继续问道:“你有华人血统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