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091章 他终于需要她了,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091章 他终于需要她了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1091章 他终于需要她了
    橙橙写完25个字,虽然字没法看,但是慕离还是让他休息了。
  
      之所以惩罚他,也是为了管教他,凡事有个度,不可以任意妄为。
  
      能抵制诱惑,即便是玩的再开心到点也要回家,自己能坚持住立场,别人自然也不好劝什么了。
  
      慕离又给橙橙上了一堂教育课,橙橙表示自己听明白了,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的态度比昨晚上好多了,慕离很开心,都说三岁看到老,儿时的生活习惯那可是关系到一生的,不对的必须改正。
  
      特别立场与原则更是做人的根本,为什么战争年代有些革命者宁死不屈,有些却做了叛徒,就是遇事立场不坚定,这跟从小养成的性格有关系。_>
  
      橙橙不能否认是个好孩子,但是他就是有时候抵不住外界的诱惑,比如昨晚上的贪玩。
  
      慕离努力让自己想了一上午关于教育孩子的事情,甚至陪橙橙玩了会亲子游戏。
  
      来转移对林青出去的担心,既然已经答应她,不会跟踪啥的,他就要说话算话,抵制住自己的心。
  
      可是,整整过了两个小时,林青还是没有回来,慕离不由着急了。
  
      不就是出去散个步么?就算是遇到邻居聊会,就算是到吴月的花店坐会,也该回来了。
  
      似乎看出他的担心,橙橙望着他小声问道:“爸爸,你在担心妈妈吗?”
  
      “臭小子,没你不懂的,你妈妈有什么好担心的。”慕离听了橙橙的话,嘴上不肯承认,笑着骂道。
  
      “现在妈妈怀着小妹妹,当然要担心啦。”橙橙很认真的建议道:“我们去找找吧。
  ”
  
      “是你想出去玩是不是?”他的小心思,被慕离戳破了,自然也是不肯承认的。
  
      “那好吧,既然爸爸不担心,那我们就不去找了,继续玩游戏吧。”
  
      看他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慕离忍不住笑了,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瓜:“臭小子,我们下楼去。”
  
      沈玉荷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见父子俩牵着手从楼上下来,扬声问道:“林青还没有回来?”
  
      “妈,我们出去看看。”慕离故作轻松的笑道,不想让沈玉荷看出她的紧张。
  
      沈玉荷点点头,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孩子不要管教的太严,该玩的时候就玩,你小时候,妈妈没逼你吧?如今不也是出息了?”
  
      慕离知道她也是对他让橙橙在家练习书法,不让跟着林青出去逛街的事情有意见。
  
      便笑着回道:“妈,我知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教育理念,放心吧,我有数。”>
  
      沈玉荷不再说话,只是朝他们挥挥手:“去吧,我不跟你讲道理,你已经是做爸爸的人了。”
  
      慕离牵着橙橙的手在小区路上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林青。
  
      他心里开始真的真急了,不像是刚出来的时候,那般步履悠闲,开始加快速度。
  
      以至于橙橙都跟不上他的节奏,一路小跑着,有些气喘吁吁的问:“爸爸,妈妈去哪儿了?”
  
      “这不是在找吗?”慕离声音中也透着一股焦灼。
  
      走出小区门口,慕离站住脚步,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林青的身影。
  
  
      难道是在吴月的花店里?除了那里她还能去哪儿?
  
      于是父子俩又来到吴月的花店,正好吴月在店里,看到他们来很是意外,扬声问道:“军长大人,橙橙?你们怎么来了?要买花吗?”
  
      “吴月阿姨,我们不是来买花,是找妈妈。”没等慕离开口,橙橙早已经抢着说了。
  
      “找妈妈?”吴月很是诧异的望望他,而后又望向慕离,很是担心的问道:“林青她……”
  
      慕离漫不经心的四处张望着:“她不在你这儿吗?那会子我陪橙橙练字,她说出来散步。”
  
      “哦,没来我这里。”吴月摇摇头。
  
      慕离听了她的话,淡淡的望着她,看不出任何表情。
  
      吴月有些心虚了,想到上次是她跟慕离说了假话,连忙解释:“这次真没来,否则的话。”
  
      “我知道,她就是出来散步而已。”慕离薄唇微启,声音薄凉。
  
      吴月不由脸色一红,是啊,林青只是出来散步而已,又没有吵架,干嘛躲着军长大人爷俩,她的解释很不合适。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吴月又出声问道:“橙橙在练习毛笔字吗?”
  
      “吴月阿姨,我刚开始练习。”橙橙抢着回答。
  
      “橙橙真乖,加油哦。”吴月弯腰摸摸他的小脑袋,而后又问向慕离:“请书法老师了吗?”
  
      “暂时还没有,我在教。”出于礼貌,慕离淡声回道。
  
      说完他牵起橙橙的手,似乎想走,吴月急忙开口:“军长大人,我认识本市一位大书法家。
  ”
  
      “哦?”这个问题引起慕离的注意,他本来已经转过去的身子,又转回来,望向她。
  
      “就是市书法协会会长柳飞,虽然年轻但是书法造诣可以说是登峰造极,这得益于他生活在书香门第,父亲和爷爷都是书法大家,尤擅柳体,要知道柳体是极难学的,需要很好的掌握,欧体,王体,颜体才能表现其精神,学得其精髓。”吴月似乎也懂书法,说起这个话题侃侃而谈。
  
      慕离对她眸中的冷淡渐渐敛去,代之是淡然,这个改变当然没有逃过吴月的眼睛,虽然没有欣赏,但是没有冷漠,她已经很满足了。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卑微,吴月不由想起张爱玲的话,如若如果尘埃里开花。
  
      吴月确实懂点书法,毕竟她曾经是大学里的高材生,之所以落得今天的境界,也怪她遇人不淑,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对她的打击很大。
  
      再跨入社会,发现同龄人,如林青这些早已经家有儿女初长成,都在婚姻的围城里幸福。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