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197章 宴会上的秘密,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197章 宴会上的秘密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1197章 宴会上的秘密
    上官清云不可置否的笑笑,“太自信反而是心虚的表现。”
  
      林青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望向舞池里,沉浸在甜蜜蜜舞曲里的两个人。
  
      他们看起来那么般配,俊男靓女,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就像两只双飞的蝴蝶,美不胜收。
  
      如果不是慕离的老婆,她也会觉得他们两人真般配,不在一起真是辜负了缘分。
  
      跳完一支舞,两人又继续第二支,好像欲罢不能的样子。
  
      “今晚上军长大人不是你的了。”上官清云在一边幸灾乐祸。
  
      林青不想再听她在一边煽风点火,弄得她心情莫名烦躁。
  
      她站起身来,在宴会厅里慢慢的闲逛着,人很多,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喝酒有的在吃东西。
  
      忽然她看到宾客中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她不由感觉很好奇,这个人怎么那么像通达公司的一个员工?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她在人群中仔细的寻找着。
  
      那个人似乎很小心,畏畏缩缩坐在一个角落里,似乎在寻找什么。
  
      林青很诧异,通达公司的员工怎么会在市长千金杨帆的宴会上?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他会是主人邀请的客人吗?还是自己跟着宾客混进来的。
  
      就在林青凝视那个人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她,立刻慌乱的低下头,好像怕被林青发现,同时起身,鬼鬼祟祟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
  
      林青见他行踪非常可疑,便悄悄跟了上去,想看看他去做什么,但是跟丢了。
  
      她心不在焉的找了个座位坐下,但是眸光依然四处寻找着那个员工。
  
  
      在舞池中的慕离虽然跟杨帆跳了两支舞,但是眸光却始终黏在林青的身上,对她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但是毕竟隔得太远,他误会了她的意思。
  
      他发现柳飞也在生日宴上,但是林青并没有看到柳飞,她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员工身上了。
  
      柳飞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并没有上去跟林青打招呼。
  
      他只是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喝茶,今天他出现在生日宴会上也是机缘巧合,他跟杨帆并不认识,而是市长跟他聊完准备在本市举办一次书法大赛之后,顺便邀请他来的。
  
      柳飞是学者,不善于交际应酬,又有着骨子里的清高,因此认识官场上的人极少。
  
      本来他是不想来的,但是无意中听到慕离跟林青会来,他才有了兴趣。
  
      但是来了之后,又没有跟慕离和林青打招呼,一是避嫌,而是他忽然怕他们觉得他也是追逐名利的人,才会来参加市长千金的生日宴会。
  
      如果很在乎一个人,就会无端生出各种纠结面对这个人的时候,那是无法控制的。
  
      柳飞坐在角落里,他忽然明白自己真的是喜欢上了林青。
  
      一直以来他只是以为她是他的学妹,才会跟她走的近,对她关注的多些。
  
      明白这样的想法,他更是不敢去跟林青打招呼了,好像做什么亏心事的样子。
  
      军长大人跟林青的感觉那么好,那次他的手机被林青拿到了,也是他还给他的,而不是林青,可见两人之间相互信任到没有秘密。
  
      柳飞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也在慕离的视线中。
  
  
      慕离看到林青和柳飞两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难免会多心,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才会这样避开,如果关系正常,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打个招呼,或者坐在一起聊聊,就像从前那么自然。
  
      是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开始变得这么生疏扭捏了?
  
      慕离不由埋怨自己的粗心,竟然没有发现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并不知道这种变化其实就是一种巧合。
  
      他无心再跟杨帆继续跳舞,舞曲结束后,他笑着对杨帆说道:“跳累了,我们去休息一下。”
  
      杨帆虽然很希望他们一直跳下去,但是既然军长大人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纠缠。
  
      跳舞的时候,军长大人一直心不在焉,跟她跳舞,眸光却追随着林青,让她很受打击,却又不好说什么。
  
      军长大人最爱的还是林青,即便是跟她上床之后,难道她堂堂的市长千金就比不上一个平常的女子吗?
  
      杨帆越想越不甘心,忍不住出声问道:“军长大人,你喜欢我吗?”
  
      走出舞池的慕离听到这句话,不由楞了一下,他停住脚步,回头望着杨帆,一脸的诧异,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喜欢我,可不可以今晚多陪我一会?”杨帆可怜巴巴地望着慕离,声音里充满了哀求和撒娇的意味,“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一年就这么一天。”
  
      慕离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他很爽快的点点头:“好的,我先过去看看林青。”
  
      杨帆听他这么说,脸上立刻堆起开心的笑:“我等你,谢谢军长大人。”
  
      慕离朝她暖暖一笑,转身便向林青身边走去,明明讨厌杨帆却还要跟她敷衍,如果不是为了破冰计划,打死他都不会这么做的。
  
  
      来到林青的身边,挨着她坐下,林青却没有觉察。
  
      慕离心中很是不悦,顺着她的眸光看去,正好落在柳飞坐的角落里。
  
      正想开口说什么,却不想林青却起身,离开了。
  
      话头硬生生的咽下去,慕离被重重的闪了一下子。
  
      心中的不悦化为愤怒,他竟然被她无视了,在她心里他算什么?
  
      看着林青向柳飞那边走去,慕离气的五巧生烟,他索性扭头不去看她,怕自己此时愤怒的心脏会承受不住而动手打人。
  
      “军长大人,被放鸽子了?”上官清云笑着走过来,坐在他的对面,将手中的酒杯朝她举了一举:“我陪你喝酒。”
  
      慕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起身走开了。
  
      上官清云讪讪的坐在那儿,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笑,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林青并没有看到柳飞,而是眸光锁定了那名通达公司的员工。
  
      杨帆跳完舞,向门外走去,那名员工也跟了出去。
  
      林青便明白了,他是来找杨帆的,虽然感觉到身边坐了一个人,可能就是慕离,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决定去跟踪那名员工,没有跟慕离打招呼。
  
      来到院中,她远远地看到那名员工站在一棵景观树下跟杨帆说话。
  
      于是,便慢慢的向那边靠近,想听听说的是什么。
  
      通达公司发生的几起案子还悬着,她直觉那名员工跟案子有关系,可能杨帆又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她记得慕离说过,现在杨帆在部队里表现很好,已经成为标兵似的人物,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难道那名员工跟她是亲戚?想要寻求庇护?
  
      就在林青慢慢靠近他们的时候,脚下不小心踢倒了一个小花盆,发出声音。
  
      树下的两人立刻停止说话,警觉的四处望着,林青吓坏了,赶紧躲好。
  
      然后悄悄探头向树下望去,只见杨帆已经离开了,只有那名员工还站在树下四处张望着。
  
      林青知道她已经打草惊蛇,不可能在跟踪到什么消息,担心慕离着急,便悄悄转身,准备回屋。
  
      可是没有走几步,忽然横刺里钻出来一个人,挡在她的面前。
  
      林青不由吓了一跳,她惊恐地问道:“是谁?你要干什么?”
  
      那人并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将一块手帕捂在林青的嘴上。
  
      顿时,林青觉着有一阵奇异的香味,随后意思慢慢模糊,她明白自己被下药了,想要反抗却四肢酸软,身体软踏踏的倒下去。
  
      完了,这下死定了,这是林青最后残存的意识做出的判断。
  
      随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人的怀里,再熟悉的不过的味道让她知道自己是安全的,抱着她的人就是慕离。
  
      她挣扎着抬起头来,望着他,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我怎么了?现在在哪儿?”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乖,别乱动。”慕离重新将她搂在怀里柔声说道。
  
      林青便不再说话,她乖乖的躺回慕离的怀里,享受着这一刻的踏实与安稳。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回到慕家别墅,沈玉荷跟橙橙都已经休息了。
  
      慕离将林青抱上楼,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帮她换上睡衣,然后带到浴室里洗澡。
  
      林青一直没有说话,安心享受着慕离的伺候,如果他真的跟杨帆有什么,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好?他们之间肯定什么事情都没有,不像传言那样,有时候眼睛耳朵也会骗人。
  
      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林青也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她是在跟踪那名通达公司员工的时候被人袭击了,袭击她的人应该不是那名员工,而是另有其人,这人跟那名员工跟杨帆有没有关系,她想不不知道,但是她明白,那名员工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或许跟通达公司发生的几起案子有关系。
  
      林青正准备跟慕离讲她今晚上的发现,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慕离从床头柜上摸起手机,一看号码,表情有些僵硬,犹豫着该不该接。
  
      林青诧异的看着他,似乎在询问:“是谁的电话?为什么不接?”
  
      慕离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接起电话,“喂?”
  
      听筒里立刻传来杨帆焦灼而又惊恐的声音:“军长大人,我好怕,宴会上遭到了炸弹袭击,好恐惧。”
  
      慕离一听头都大了,杨帆的生日宴竟然遭到了炸弹袭击?
  
      难道杨帆跟破冰计划没有关系,若非怎么会发生这样恐怖的事情?
  
      顾不得多想,他同样焦灼的问道:“有人员伤亡吗?”
  
      “暂时还不清楚,军长大人您能来一趟吗?我爸爸失踪了,我好怕。”杨帆哭着哀求道。
  
      慕离连忙安慰她:“好的,我马上去,你别着急。”
  
      放下电话,慕离立刻起床,边穿衣服边对林青说道:“我要出去一趟,有很重要的事情。”
  
      林青不悦的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明天再去吗?”
  
      慕离的手机没有开在扬声器上,杨帆跟他说的话,林青并没有听到,因此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他要走,自己就在嘴边的话,不能说了,心中很失落,自然心情也就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