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208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208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军长先生我爱你 > 第1208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
    “刘哥,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还带着个孩子。”小青再次说出自己的纠结。
  
      “我们现在不应该考虑合不合适的问题,而是怎么更好的在一起,让老老少少都开心。”小刘走到小青的身边,拉着她的手真诚的说道:“你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可以尽管提出来,当着江经理和林经理的面,我会做的更好。”
  
      “没,没有意见,你做的很好,是我自己不够好,耽误了你。”小青听了他的话,连忙摆手解释。
  
      林青见此,笑着对小刘说:“这样吧,晚上你请小青吃个烛光晚餐,然后准备一枚戒指,一束玫瑰花,我相信小青会答应你的。”
  
      说完,她扭头问向小青:“小刘可是个好男人哦,不要错过。”
  
      小青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轻声说道:“我会的。”
  
      见她答应,小刘开心的一把搂住她抱起来转圈,“太好了,我太开心了。”
  
      “等明年我们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小宝宝。”
  
      “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儿子当成我的儿子来爱的。”
  
      “刘哥谢谢你,不嫌弃我,还对我这么好。”小青一脸的感激,李姨站在门口,看到这幸福的一幕,脸上也不由露出笑容。
  
      每当看到小青,她就会想起自己的女儿,如今小青终身有着落,而她女儿也已经身体康复出来工作,她们都重新站起来了,活的自信又充实,她打心底里高兴感激。
  
      若不是遇到林青和军长大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生活。
  
      她们就是救世主,救了他们两家人的命。
  
      “我们之间不许说谢谢,不说嫌弃之类的话,你我都是一样的,我爱你,你就是我的女神。
  ”小刘把这里当成求婚现场了,真诚表白。
  
      “讨厌啦,这里是林姐的办公室,你不是来送文件的吗?”小青听了他的话,心里甜甜的,但是很快恢复了理智,轻声提醒着。
  
      小刘不好意思的笑了,他松开小青,尴尬的对林青和江涛说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说着他将手中的文件交给林青:“这是市场部的材料,请您签名。”
  
      林青微笑着接过文件,仔细的阅读完,然后才签下自己的名字。
  
      小刘跟她鞠了一躬,轻声问道:“林经理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回去做事了,刚才打扰实在对不起。”
  
      “记得晚上的节目吗?”林青笑着问道。
  
      他使劲的点点头,兴奋地应道:“绝对不会忘得。”
  
      “好,我会让小青早点下班到时候你们一起走。”林青微笑着点头,“做事的时候要专心哦,上次市场部的失误不许再出现了,要时刻注意本部人员动态,有异样行为的一定要暗中审查,特殊时刻,各部门主管要多费心了。”
  
      “好的,林经理,我会公司分明,不会让私事心情影响工作。”小刘一脸认真地回道。
  
      “我相信你。”林青点头微笑。
  
      再说慕离一回到军区大院,就直奔廖司令的办公室,将他跟杨帆的讲话录音放给廖司令听。
  
      廖司令听完,脸色黑沉,想不到这两个丫头还真是另有身份。
  
      一个是他廖司令的女儿,一个是市长大人的女儿,都是军政一把手的家庭背景。
  
      她们若是黑道上的人,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你准备怎么办?”廖司令沉声问道。
  
      “继续调查杨帆和上官清云的真实背景,我怀疑,上官清云的义父就是大佬,就是我们定名为暗礁的黑老大。”慕离继续说道:“然后再好好计划下,用重要情报,引出幕后大佬将他们一窝端了。”
  
      “好,只要能抓出暗礁你怎么做都行,我会全力配合你。”廖司令点头答应。
  
      慕离把自己的详细计划跟廖司令说了一下,然后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杨帆敲门进来了。
  
      看到慕离她脸色有些微红,前两天的亲密接触让她在慕离面前有些娇羞态。
  
      “军长大人,您早上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她试探着问道:“对不起啊,我睡的太沉了,昨晚我们……”
  
      “昨晚我们很愉悦,你不觉得吗?”慕离神色暧昧,柔声问道。
  
      杨帆脸上的红云更深了,难道昨晚上他们发生过什么,只是她睡得太沉了,没有印象?
  
      她心中很是纠结,男人她早就经历过,即便是跟慕离发生什么也不是第一次,自然不会留下证据的。
  
      想到她的第一次,杨帆心里就充满了怨恨。
  
      她从小就被当成间谍来培养训练的,在她年满十八的成人礼上,她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礼物,那个礼物让她终生难忘,记忆深刻,只是不是美好的,而且污点是痛苦的。
  
      那天,她被告诉已经年满十八岁了,从此就是成年人,可以享受承认的权利和义务。
  
  
      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先从少女变成女人,杨帆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本能的抗拒这样的安排,但是终究却没有套脱掉。
  
      做女间谍,进行青色交易是必要的,她必须要舍得出去自己,这也是成人后间谍训练课的内容之一,彻底摧毁她女性的羞耻心,可以随意的跟任何人为了情报而进行交易,不会顾虑对象是什么人。
  
      即便是乞丐,他手里有需要得到的东西也要毫不犹豫地献身换取。
  
      杨帆经受的就是这样的教育,成人节那晚,她先是成了大佬的女人。
  
      大佬极为变态,一点不吝啬她是处女之身,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花样百出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记忆的恐怖让她很长时间对床上的事充满了抗拒,只是本能的当成一种任务来执行,而不是美好的享受。
  
      第二晚,她服侍了五个魁梧高大的黑人。
  
      要知道黑人特殊的体质决定了他们的巨大,五个轮番下来,杨帆差不多已经残了。
  
      休息了一个星期才恢复,却没有得到休息,又被迫跟各种人在一起。
  
      可是说这也是一个训练项目,以至于她能在男人在她身上挥汗如雨的时候,进入梦乡。
  
      睡着的时候被人上了,也毫无感觉,这是她长期受到迫害后的一种本能保护。
  
      她间谍训练课结束后,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从一个丐帮组织的头领那里得到一份重要文件,那头领很难缠,对美貌的杨帆一见倾心,他提出只要跟他睡三晚,就会把东西交给她。
  
      除此之外,任是杨帆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能够成功。
  
      大佬又急着催要文件,她只能奉献出本就不纯洁的身体。
  
      那也是让她记忆犹新的恐怖经历,那丐帮头领,浑身污垢,头发身上长满虱子,身上几个月都没有洗澡了,浑身酸臭味,也不洗澡就那么跟她开始办事。
  
      杨帆实在无法忍受,就在他抱住她,将臭烘烘的舌头伸进她嘴里的时候,她忍不住反胃,恶心不已。
  
      丐帮头领却皱着眉头问她是不是怀孕了,他可不上带着别人娃的女人。
  
      杨帆说她没有怀孕,是他身上的味道让她受不了,他舌头上都有灰尘,求他能不能先洗个澡,然后再啪啪。
  
      丐帮头领听了她的话,觉得受到了侮辱,说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味道,若非怎么叫丐帮呢,整洁的人,不见得心整洁。比如她就是千人骑万人压得东西,看着干净其实一点都不干净,洗也洗不净。
  
      他的话对杨帆更是一种侮辱和打击,却又无力反驳,他说的没错。
  
      于是不再反驳,忍着反胃,闭着眼睛,由着他折腾,文件是必须要拿到,那是她的任务。
  
      她不想在清醒的状况下被丐帮头领侮辱,只得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这样他无论做什么她都不知道了,等她醒来的时候,浑身就像是被大卸八块,躺在脏乱的床上爬不起来,即便是从丐帮头领身上爬到她身上的虱子咬得她生疼,都不想动一下酸疼的胳膊去挠一下。
  
      床上的味道让她反胃,想呕吐,她足足在上面躺了三天。
  
      直到第四天,丐帮头领在她身上玩了个尽情后,才心满意足的将文件交到她的手里,她才支撑着爬起来,强忍着浑身的疼痛,逃也似的离开了。
  
      回到酒店里,将文件交给大佬,没有得到表扬,更没有同情,却被教训了一顿。
  
      警告她,以后要会利用自己性别优势,女间谍之所以,会比男间谍更容易成功,就是床上那点事,能床上解决的就不要多费功夫和时间。
  
      等她委屈又难过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浴室里,看着自己白皙的身体上竟然有一道道的黑色灰痕,忍不住又是一阵翻江倒胃。
  
      那丐帮头领得有多脏,汗水竟然将她的身体都染黑了。
  
      她在花洒底下,冲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在浴缸里泡了一缸又一缸的玫瑰浴牛奶浴。
  
      从此她彻底没了丢了自我,为了任务跟什么人都能上床。
  
      后来她才知道,那丐帮头领是大佬特意安排的,就是为了把她打入地狱,打碎她潜意识的规则,不再有选择性。
  
      大佬成功了,也在杨帆的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表面上顺从,无时无刻却不在寻找着能彻底逃离组织的机会。
  
      这次被派往中国,她在任务中,认识了军长大人,在不断地交手中深深的爱上了他。
  
      为了他,她愿意付出自己并不珍贵的一切,哪怕是背叛组织。
  
      只要能让她得到一段真爱,死也无憾了。
  
      昨晚睡着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早上醒来,发现身边凌乱,衣服散落在地上,好像是昨晚一场激战似的,她却想不起来任何情节,而慕离也不在身边了。
  
      她不由懊恼的拍着自己的头,十分难过,难道昨晚她对他也开辟了屏蔽模式吗?
  
      怎么细节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成为慕离的女人?
  
      这个问题让她很是困扰,因此一上班,便来慕离办公室一探究竟。
  
      从慕离的话里,似乎他们真的做过什么,可是她却错过了。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等她醒来都是一个人躺在床上,跟她交易的男人怎么样玩的她都不知道,讲究的会给她清洗干净身体,早上醒来什么都没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