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326章 农场瘫痪,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326章 农场瘫痪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老师很爽快的答应了,于是两人便跟橙橙告别,告诉他等中午放学的时候再来接他。
  
      橙橙很失望的看了下教室,发现森森并不在里面,便很郁闷的问道:“森森不在,我不喜欢。”
  
      封爷告诉他,森森在别的班级,下课后可以去找她,但是上课时间要好好听课。
  
      橙橙这才脸上露出笑容,点头答应,让他们回去。
  
      从学校出来,林青很是担心的问道:“以橙橙现在的状况,他能适应学校生活吗?”
  
      封爷很自信的回道:“肯定行的,这些天一直坚持吃老中医的药,心智正在慢慢恢复,没问题的,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林青也希望如此,但是橙橙的记忆里似乎一点没有恢复的迹象,让她很是着急。
  
      她并不知道,其实橙橙即便是康复了,失去的记忆也就彻底的失去了,不会再找回来了。
  
      好在他还小,丢失的记忆也不多,一切可以从头再来。
  
      封爷怕她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便哀求老中医不要把这个情况告诉她,免得伤心。
  
      “他要是能早点恢复记忆就好了,到时候,就可以找回自己。”林青轻轻叹息一声。
  
      封爷伸手揽着她得腰,轻声说道:“会的,会有这么一天的。”
  
      一上午林青都很担心,不知道橙橙在学校里是否待得习惯,有没有跟老师同学们闹别扭,自从心智迷失后,他的情绪常常会莫名变得焦躁,当然现在情况好多了,但是在陌生的环境里,对于极度没有安全感的橙橙来说,林青还是很担心的。
  
      快到放学时间,林青就迫不及待的催促封爷去学校接橙橙。
  
  
      封爷笑着说:“你真得别担心,相信他一切安好,否则老师也会打电话来。”
  
      虽然如此,林青还是不放心,亲自跟他一起去学校门口接橙橙。
  
      很快下课铃声响起,不一会,橙橙就从教学楼里出来,朝着她们这边跑过来,“爸爸妈妈你们来了,我好想你们。”
  
      他一头扑进封爷的怀里,开心的揽着他的脖子笑道:“我喜欢上学,好玩。”
  
      听了他的话,林青虽然被闪在一边,但是心里却非常高兴。
  
      “能听懂讲课吗?”封爷很是关心的问道。
  
      其实这也是封爷将橙橙接回家吃午饭的主要原因,若是橙橙听课跟不上,中午还可以给他补习一下,这样免得他听不懂,产生厌学自卑的情绪。
  
      “上课不好玩,下课好玩。”橙橙歪着小脑袋问道:“我可不可以不上课,只下课?”
  
      听了他的话,封爷不由摸着他的发顶笑了:“傻孩子,没有上课,怎么有下课?”
  
      说完,他领着橙橙和林青一起回家,一路上都在聊橙橙在学校里的事情。
  
      回家后,吃完饭,然后封爷便拿出他早就准备好的课本,开始给橙橙辅导功课。
  
      他讲的很仔细,橙橙听得也很认真,虽然理解起来吃力,好在小学二年级的题目也不难,基本上将封爷辅导的都能理解了。
  
      看着两人坐在沙发上认真的样子,林青心里不由开始活动。
  
      慕离跟白雪看来还是好戏近了,两人都开始不避嫌疑的大秀恩爱。
  
  
      而且他跟她说过那样的话,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大家说他们母子在异国他乡遇难,如此就是将他们永远的排斥在慕家大门之外。
  
      这样她是该好好为橙橙将来的出路做打算了。
  
      封爷对他们母子很关照,把橙橙当成自己的儿子来看待。
  
      即便是慕离,也就这么用心罢了,真的让林青很感动。
  
      她甚至萌生出一种愧疚,如果不是自己人老珠黄,青春不在,完全可以以身相许,没有人会比封爷对橙橙更关心了。
  
      封爷这么喜欢橙橙,她真的很高兴,不知道他将来有了妻儿,还会不会对他一如既往的好。
  
      “橙橙真棒,好了,休息半个小时后,我们去上学。”封爷辅导完毕笑着对橙橙说道。
  
      年轻佣人适时端上水果,橙橙拿起一块切好的芒果送到封爷的嘴巴里,笑着说道:“爸爸吃。”
  
      封爷指指坐在沙发上沉思的林青,示意橙橙也给她吃一块。
  
      橙橙用牙签挑着一块苹果,送到林青的嘴边,他记得妈妈最喜欢吃苹果。
  
      林青这才猛然警觉,笑着问道:“学习完了?谢谢儿子。”
  
      说着一把将橙橙抱在怀里,把头埋在他的身上,动情的说道:“橙橙,你欠爸爸的太多了。”
  
      封爷听她这么说,连忙笑着摆手:“跟孩子不许说这些话。”
  
      半个小时后,两人又将橙橙送到学校去。
  
      下去就不用接他回家了,学校里有班车,橙橙跟森森约好两人放学后一起做班车回家。
  
  
      林青有些不放心,怕他路上会出什么事情,封爷告诉她,国内的治安完全不用担心,不像是在x国,孩子总要适当的放养才好,免得整天保护的太好,到时候自立能力差,特别是男孩子更需要锻炼,跟森森一起完全不用担心。
  
      林青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心里始终是放松不下。
  
      封爷这才告诉她,自己其实已经安排随从悄悄跟踪他们,暗中保护他们的安全,不会有问题的,林青这才放心了,更加感动封爷的周到体贴。
  
      再说凌安南等农场董事局的人,在农场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初步抵制已见明显的效果,并且反击成功,尝到了甜头,凌安南不顾慕离和洪强的劝阻继续往里加大资金投入。
  
      封冥农庄步步后退,让他很是得意,早就知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慕离却警告他,不要再前进了,固守着他们原有规模就好,小心中了封冥的圈套,这人诡计多端,只怕是用了诱敌深入,再瓮中捉鳖的计策。
  
      凌安南却笑话他,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他们农场本来就实力强大,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不但收回被封冥农场蚕食的土地,而且还将附近一些村庄圈进他们的范围中,这样利己利人的好事,只会凝聚民心,绝对不会出事的。
  
      等积攒到足够大的财力,他会一点点蚕食掉封冥农庄,让他从哪里来滚回到哪里去。
  
      他在商业书丛驰骋惯了,何曾受到过阻碍,吃过败仗,因此信心十足。
  
      慕离见劝说不住他,很是无奈,两人总不至于闹掰了。
  
      而且凌安南已经撂给他一句话,若是真亏了,一切损失都是他的,不会让他受到任何损失,若是赢了,他依然还是以他大股东的身份分红。
  
      慕离不是担心的钱,更不是担心农场会落入他人之手。
  
      他是担心天之骄子的凌安南会因轻敌而输的很惨,到时候他不能承受失败。
  
      他的担心很快变成事实,在凌安南几乎将集团所有能动用的资金都押到农场上被套牢后,封冥农庄开始反扑。
  
      首先他们开出比慕氏农庄高几倍的薪水,招兵买马,于是慕氏农场很多打工者抵制不住诱惑纷纷倒戈进入封冥农庄。
  
      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够毒的,顿时慕氏农场就陷入了瘫痪状态。
  
      于是凌安南等农场董事的电话都被打爆了,都是报告各种坏消息的。
  
      没几天就连农场保洁员都辞职了,他们都是偷着走的,因为封冥农场工资高出这边好几倍,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自然谁也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于是诺大的农场几天的时间就成了一座空城。
  
      凌安南听到这个消息,将手机都摔坏了。
  
      果然自己是着道了,后悔当初没有听从慕离的劝说,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连夜开车赶到农场,就连农场大门的守卫都离开了。
  
      竟然可以长驱直入,在农场总部办公大楼,只有洪强迎接他。
  
      “凌总,如今农场没有一个雇工,这几天都是来投诉的,顾客退票退房造成资金短缺,整个农场已经完全陷入瘫痪状态,很难恢复了。”他的声音很沉痛,甚至带了一丝埋怨。
  
      对这个农场,他也是有感情的,最初的时候,是他跟军长大人一起经手从黄和才手里争取过来的。
  
      回国后,岳父大人又将农场股份交给他来经营,原以为可大施拳脚,好好经营这份产业,也算对司令大人知遇之恩的报答,谁曾想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夜之间农场毁灭。
  
      凌安南发疯似的,在农场里转了一圈,到处清冷无人。
  
      本来冬天就冷,北风呼呼的刮着,如今看到这样萧条的景象,他的心更是凉透了。
  
      幸亏冬天来旅游度假的极少,若非但是退房违约这块就无力承受。
  
      “凌总,现在怎么办?”洪强一脸焦灼的望着凌安南问道。
  
      “凉拌!”凌安南使劲的踢倒一个垃圾桶,愤愤的回道。
  
      事到如今,他就是神仙也无能为力了。
  
      农场建设不是一天充盈起来的,各方面的雇工也不是一天雇佣的,但是他们可以在一天之内消失,让农场建设瞬间瘫痪。
  
      慕离得知这个状况,怕凌安南出事,也连夜赶来了。
  
      凌安南无颜面对慕离,竟然想要自杀来解脱。
  
      凌氏集团也完了,资金都冻结在农场上了,各个分公司处境立刻变得很艰难。
  
      除了一了百了,他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来。
  
      慕离一拳将他打倒在地,怒吼道:“凌安南,你当初的本事呢,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事到如今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如果还是爷们,你就给我站起来,咬紧牙关死扛到底,就算什么都守不住,你也要给我守住你的老婆孩子。”
  
      凌安南听了他的话,羞愧难当,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不是他想死,谁也不想寻短见,生命多美好,可是他真的是犯大错了。
  
      如果听从慕离的劝告,只守不攻,肯定能保住农场,可是如今。
  
      但是慕离说得对,既然农场已经完了,他不能再做错事,让集团所有员工寒心,让老婆孩子寒心,他要咬紧牙关挺过去。
  
      对于农场发生的事情,董事局的人都能谅解,面对着势头强劲,有着现代化经营模式的封冥农庄,或许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