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567章 逃走,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567章 逃走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林青听她这么说,不由计上心来,她故作不悦的说道:“我不累,要休息你们休息吧。”
  
      脚下的步子并未停止,继续向前走。秋菊只得继续问道:“您不口渴吗?我们喝杯饮料再走。”
  
      林青顺势说道:“你们去给我买吧,我在这里等着。”
  
      秋菊无奈只得对夏荷说道:“我去买水,你在这里守着司令夫人。”
  
      夏荷点点头,“好的,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司令夫人。”
  
      林青眸中露出一抹冷笑,什么照顾,分明就是监视她。待秋菊走远了,她这才看似无意的对夏荷说道:“我要去厕所。”
  
      “去厕所?司令夫人这附近没有厕所,刚才我们就应该跟秋菊一起去找个小店喝点东西,还可以上他们的卫生间。”夏荷有些无奈的回道。
  
      林青眸色一凛,冷声反问:“难道我还要听你的?”
  
      “秋菊回来会找不到我们的。”夏荷不敢大意,只得硬着头皮回道,她怕被林青甩掉了,若是出什么事,没法跟司令交代,这次她们能回来是立下军令状的。
  
      “不会打电话吗?我不过去方便下,你在这里等着我好了,我就到旁边那家小店里借用下卫生间。”林青说着朝旁边的一家小吃店点点头。
  
      夏荷有些犹豫,想了想说道:“我还是跟您一起过去吧,怕您有什么需要照应不到。”
  
      林青没有说话,既然她想跟着就跟着。于是转身向那家小吃店走去,她进去后,跟老板娘打声招呼,便向卫生间走去。
  
      这个地方,她曾经跟封冥来过,因此老板娘认识她,自然没有阻拦。
  
  
      夏荷连忙跟上去,林青不悦的问道:“我去卫生间你也跟着么?我不习惯方便的时候有人在一边看着,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小店,你担心什么?在门口守着就好了。”
  
      说完,她冷冷的盯着夏荷,夏荷不敢迎视她的眼睛,只得点头应道:“好的,我就在这里等着。”
  
      林青转身向大堂后面走去,她就在大堂里守着。
  
      十分钟后,她的手机响了,是秋菊打来了的,问她们去哪里了,她已经买回水,却发现她们不见了。
  
      夏荷只得走到小吃店门口,朝着正在四处张望寻找的秋菊说道:“这边,我和司令夫人在这边。”
  
      秋菊走过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司令夫人呢?”
  
      夏荷回道:“司令夫人过来借用卫生间,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好。”
  
      秋菊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跟她一起站在门口等着。
  
      老板娘走过来笑道:“两位是过来用餐还是想喝点东西?”
  
      夏荷连忙笑道:“刚才我家夫人去卫生间了,我们一起进来的,我在这里等她。”
  
      “你们往里站站,在这门口岂不是当了客人们的道?要不,你们两位要杯饮料,坐下来慢慢喝?”老板娘笑着问道。
  
      被她这么一说,两人也不好意思不要杯饮料坐下来等。站在门口确实也不像那么回事。于是只得要了两杯最便宜的橙汁找个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找个桌子坐下来。
  
      夏荷有些后悔的说道:“我们真的不应该回来,司令夫人对我们有成见,无论怎么做都得不到好。
  ”
  
      “这边待遇毕竟是太诱人了,我们这几个月在别家拼死拼活还不是一样没有尊严?而且工资也不高,我现在后悔的是,刚进入慕家的时候不该有那些小心思,否则我们也会像阿梅一样一直留下来。”秋菊叹息一声,夏荷不由深有感触。阿梅现在的工资大约是她们在外面工作的四五倍。而且保姆全家都被搬到城里来了,可见慕家对待下人是很好的,可是说是难得雇主。
  
      “我们现在把握住机会就好了,不要再犯错。”
  
      “对。”秋菊使劲的点点头。
  
      忽然她想起一件事,惊恐的问道:“司令夫人进去多久了?”
  
      夏荷下意识的望向墙上的钟表,惊叫:“半个多小时了吧?”
  
      “这么久?会不会有事?”秋菊站起身来,很是焦灼的问道。
  
      “是啊,都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出来?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夏荷立刻点头附和,于是两人站起身来,匆匆穿过大堂向卫生间走去。
  
      站在卫生间门口,夏荷扬声喊道:“司令夫人,您在吗?需不需要帮忙?”
  
      没有人回应,两人感觉事情不秒,不由对视了一眼,同时伸手推开卫生间的门,结果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
  
      “糟了,司令夫人怎么会不见了?是自己溜走了还是被人劫持了?”秋菊很是担心的问。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夏荷也是一脸的焦灼。
  
      “我去买水,你陪着司令夫人,结果弄出这事,你说责任在谁?”秋菊一听她语气不好,也急了,连忙为自己开脱。
  
  
      夏荷自知理亏,但是却不愿意承认,出声说道:“我们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我们得赶紧找到司令夫人,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我们两个人都无法逃出司令大人的责罚。”
  
      秋菊觉得她说的对,也不再跟她争辩。两人又回到大堂,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司令夫人,因此向服务员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后门吗?”
  
      服务员点点头应道:“是啊,我们这个小吃店有个后院,自然就有后门。”
  
      “后院在哪儿?”夏荷拉住她的胳膊焦灼的问道。
  
      “顺着后面的这条走廊,在卫生间左手边一拐弯就是。但是,请问二位打听我们的后院做什么?后院相当于后厨,闲人免进。”服务员很是警觉的问道。
  
      两人一听就明白了,司令夫人这是从后院走了。
  
      两人急忙向走远爬去,服务员却伸手拉住她们,出声说道:“对不起啊,你们不能跟着过去。”
  
      夏荷从兜里逃出几张粉红票子,塞到她的手里出声说道:“行个方便吧,我们只是借路而已,不会多做停留的,你可以送我们出去。”
  
      服务员禁不住手里粉红票子的诱惑,点头应道:“好吧,那我送你们从后院出去。”
  
      后院除了对着一些食材,并没有其他的东西,而且不可能藏住人,再说,司令夫人也不可能藏起来,肯定是从后院走了,就是为了摆脱她们。
  
      从小吃店的后院出来,两人观察地形,猜测林青可能往哪儿走,最后两人决定一东一西顺着马路两端寻找。
  
      再说林青,正是从后院离开小吃店。她没有往东也没有往西,而是直接往南走。
  
      最后来到一家服装店,买了一身行头换上,带着绒线帽,口罩,即便是秋菊和夏荷从她身边经过也未必认得出来。
  
      而后,她直奔一家私人诊所,她知道如果去公立医院肯定会被慕离找到的。她失踪秋菊她们肯定不敢隐瞒,这样慕离会在医院布下天罗地网,等着她。
  
      想要打掉孩子,必须去私人诊所,也只有这样的诊所敢给她打胎,只要她给的钱足够多。
  
      她坐上公共汽车,从城东到城西,最后进了一家看起来规模较大的私人诊所。接待她的是一位男医生,出声问道:“请问,这位女士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林青回道:“帮我打胎,可以吗?”
  
      男医生摇头说道:“打胎这件事比较难,我们私人诊所条件有限,你还是考虑下,到大医院吧。”
  
      林青拿出一张放在桌子上:“如果能去大医院的话,我就不来找你了。既然我来了,你就告诉我,多少钱能打胎?”
  
      那位男医生见她态度坚决,想了想,出声说道:“我若是给你打胎不会有什么麻烦吧?我是小诊所,还养着一家老小,到时候若是惹上什么官司,就不值得了。”
  
      林青连忙出声应道:“当然不会,否则我也不会过来找你。”
  
      “那你写个保证书吧。”男医生说着将纸和笔放在她的面前。
  
      林青伸手正要拿起笔的时候,男医生又说话了:“价钱也会比较贵,不知道你能否承担得起。”
  
      “多少钱?”林青淡声问道:“我这卡里有十万块钱,你觉得不够吗?”
  
      “够了够了。”男医生听了她的话,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看来自己今儿还真是碰到富婆了:“只需要一万元就好了。”
  
      “你若是能给我打胎,不会伤害身体,这十万元都给你。”林青知道私人诊所,很多人为了贪便宜,才来打胎,因此会给身体留下致命的伤害。她之所以拿出十万元,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保障,这么多钱,相信医生不会拿着她的身体开玩笑。
  
      “这位夫人,您放心,我一定会保障您的身体。”男医生听后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信誓旦旦的出声保证。
  
      林青便将银行卡推给他,点头应道:“好,那一切就拜托了。”
  
      男医生拿起银行卡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您是想选择药物打胎还是直接刮、宫?是现在做手术,还是再约时间?”
  
      今天好不容易摆脱了夏荷和秋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林青知道今天若是不能打胎,那么以后很可能就没有机会了。这次被找回去,只怕她再出来就难了。
  
      “就现在吧,至于用什么方式,你觉得哪个安全系数更高,对身体更好,就用哪个。”
  
      男医生听后,脸上的笑容就像盛开的花朵,收不住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过是做个打胎手术就能收到十万元,这可是他一个月都挣不到的大钱。
  
      “好的,我马上为你安排。”他做出个邀请的手势,带着林青就要往看诊室走去。
  
      去不想这时候,诊所忽然进来几个人,“药监局的,有群众举报你这里卖假药。”
  
      男医生听到后,立刻停住脚步,出声说道:“冤枉啊,我向来都是良心经营,怎么可能会卖假药呢?”
  
      “这个要等我们检查过之后再说。”几个穿着药监制服的人,开始检查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