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632章 扑朔迷离,军长先生我爱你第1632章 扑朔迷离_女生频道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吉姆夏闻听此话,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镇静下来,笑道:“我没有去过宴会,昨晚上我不舒服,在家睡了,当然若是有人冒充我去的,那就不一定了。”
  
      “你有不在场的证据吗?”封冥蹙眉问道。
  
      “当然,昨天下班后,我就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过,你们可以问小区保安,进出都是有记录的,而且还有视频监控。”吉姆夏淡定应答,好像事情真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好,那你陪我们回去走一趟。”慕离说着站起身来,他倒是想要看看吉姆夏还能耍出什么花样,不过是故作声势罢了。
  
      没想到吉姆夏也爽快的站起身来,应声回道:“好,我肯定能证明我的清白。”
  
      封冥和慕离狐疑的对望了一眼,陪着他一起回到他所居住的小区。
  
      结果小区保安室的保安证明他昨晚没有走出小区,而且调出的视频录像也证实了这一点,视频没有中断,也没有他出门的记录。
  
      这下封冥和慕离都着急了,既然他没有出门,那么在宴会上带走林青的难道是另有其人,亦或者说是装扮成他的样子的人?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林青怎么可能跟那个人一起到院中看星星?若不是熟人,她一定不会跟着出去的,只有熟人才会让她放松戒备。
  
      不是他,那个人又是谁?
  
      吉姆夏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淡然而又无辜,解释道:“司令大人,司令夫人失踪了我听了也很难过,但是您怎么会想到跟我有关系呢?我们是朋友,我为什么害她?再说我是个导演又不是土匪,不需要抢压寨夫人。”
  
      面对着这样的事实,慕离也无话可说,只是他直觉认为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肯定是其中有什么不足为外人所知的猫腻,看来他早有准备,才会将功课做得这么足,不留一点痕迹。
  
  
      他无奈的看看封冥,封冥只得出声说道:“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如果没事的话,下午你就可以回家了。”
  
      吉姆夏很是不悦的问道:“你们凭什么非法拘禁我?有逮捕证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回家睡觉了,身体真的很不舒服。”
  
      封冥还没有查到他在外国的身份背景自然不会放他回去的,便出声说道:“我们没有逮捕证,只是以朋友的名义请你去喝杯茶而已,如果你舒服,也可以开个房间睡觉。”
  
      “你们还是不相信我。”吉姆夏恼了,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白雪的电话号码,出声责任问道:“白雪,我跟你的交情到头了。你说需要我帮忙,我巴巴的赶过来了,结果却被诬陷成绑匪,现在我头疼的厉害,却不让我回家,你赶紧来一趟吧,就在我小区门口。”
  
      慕离和封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将打电话打出去了。而且说完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慕离和封冥看到是无法将他带走,但是又觉得他肯定是有事,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便采取对他强制方式。
  
      两人一左一右将他架上车,然后将车子开走。
  
      在路上吉姆夏挣扎着问道:“您们这样绑架我,我可以告你,你们难道一点不为自己的前途担心吗?一个司令大人,一个著名的企业家,若是此时报道出去,你们还能平安无事吗?”
  
      不管他怎么说,慕离和封冥对他并不搭理。而后将他带到一家酒店。
  
      慕离和封冥亲自看守着,等着封冥在美国的兄弟反馈回来的信息。
  
  
      在这期间,林青始终没有找到。沈玉荷也开始怀疑他们出事了。给小龙打了个好几电话询问,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出差了?怎么可能在晚宴上直接出差?昨晚上都没有回来。
  
      小龙只得告诉她,真的是出差了,昨天晚上他们回去过,只不过是回去收拾东西,并没有打扰她,又着急赶飞机,等到跟她说就出来了。
  
      小龙怕自己说漏了,定不住沈玉荷的追问,只能打电话给慕离求救。
  
      慕离告诉他,只要能让老夫人相信他们出差了,怎么说都没关系的,他相信林青应该很快就会找到的。
  
      好不容易挨过上午的时间,午餐他们都没有吃。吉姆夏在房间里睡觉,而慕离和封冥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是谁的心也不在电视上。手下的人都在紧锣密鼓的寻找林青的踪迹。
  
      通达公司那边并不知道林青失踪了,慕离跟江涛请过假,直说她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几天。林青失踪的事情再多人的知道也没有用,反而添乱,因此慕离决定保密此事,然后派人秘密寻找,有他和封冥两队人马足够了。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封冥接到电话,是美国那边打来的,说吉姆夏在美国生活比较有规律,除了跑片场跑通告,参加朋友聚会,并没有其他私人聚会,不像是跟黑社会有关系的人。
  
      听到这样的调查结果,慕离和封冥都快要崩溃了。如果不是吉姆夏,那么那个人是谁?林青为什么跟他到院中看星星,而后又为什么离开?难道没有意识到危险吗?
  
      吉姆夏一直那么镇定,好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反而让人怀疑。惊慌是正常的,毕竟被当成绑匪,可他太淡定了,反而像是在演戏,他一定有问题,却找不到他有问题的证据,不能再将他继续扣留在房间里了,否则便是非法拘禁,他们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无奈他们只能商量放他回家。
  当他们从客厅里走进卧室的时候,吉姆夏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笑道:“是不是我可以回家了?我就知道我没什么事情的。”
  
      “你别得意的太早,不管谁,只要做了,就要为此付出后果,或好或坏的。”封冥冷冷一笑,“你现在是可以回家了,但愿你永远都不要再回到我们手中,否则只怕”
  
      吉姆夏听后不可置否的笑笑:“我顾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只想舒舒服服的睡在我自己的上。在这里真是不舒服,我躺着也没有睡着。”
  
      慕离朝封冥点点头:“这样吧,你送他回去。”
  
      封冥应道:“好的,那我们走了。”
  
      说完,拽着吉姆夏的胳膊催促道:“赶紧的,我送你回去,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谢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好了,用不着你送。用不起。对了,司令大人,祝福您早日找到司令夫人,到时候也别忘了通知我一声,免得一直为你们担心。”说完,吉姆夏向外走去。
  
      封冥听他这么说,不由冷笑道:“我正好懒得送你,你自己能回去那真是更好了。”
  
      慕离却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亲自送吉姆夏回去。
  
      他只得又改口,“我还是送你回去吧,若是你路上出个车祸或者什么的,到时候可别赖在我们头上,你平安到家了,再出事跟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吉姆夏听后不由嗤笑:“我会出事?别逗了,一个导演而已,又不是得罪人的工作。”
  
      说完,他快步向门口走去,好像怕慕离他们跟上去似的。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封冥有些担心的问道:“就让他这么走了?”
  
      “那怎么办?又没有什么证据总不能一直扣着人不放吧?”慕离说完,立刻又出声说道:“对了,我们应该派人暗中跟踪他,这样若是有什么异常的行为举动也逃不出我们手掌心。”
  
      封冥点头答应:“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可是十分钟后,他接到电话,说吉姆夏跟丢了,他上了一辆出租车,跟着跟着发现竟然有几辆一摸一样的出租车,就分不清他坐在哪辆车里,后来就跟丢了。
  
      封冥听后没气的差点将手机摔了,这个吉姆夏简直是太狡猾了。早知道就不该放他走。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慕离懊恼的问道:“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再把他抓回来?”
  
      “只怕已经晚了。”封冥叹息一声。
  
      “这样我们去找白雪,如果她是吉姆夏的同伙,她就能知道他的行踪,如果不是的话,也能为我们有用的线索,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很密切。”慕离出声说道。
  
      封冥点头答应了,于是两人从酒店里出来向军区大院赶去。
  
      在路上慕离给白雪打电话,让她到军区大院门口等着,他找她有急事。
  
      将白雪接上车,她很吃惊的问道:“吉姆夏不是去帮封爷破解黑客侵袭了吗?是不是事情没办好?你们怎么来找我?”
  
      慕离听她这么说,想到在吉姆夏小区门口他曾经给白雪打过电话,难道是假的。便出声问道:“吉姆夏不是给你打过电话吗?”
  
      白雪摇摇头说道:“没有啊,我打电话告诉他你们等着他们帮忙,然后就没有再跟他过。”
  
      听她这么说,慕离心不由咯噔一下子,他已经分不清是白雪说谎还是吉姆夏当时故意的激将他们。
  
      他将车子停在路边应急车道上,很是郑重的扭头望向坐在后座的白雪说道:“你对吉姆夏的了解有多少?”
  
      白雪诧异的望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紧张的问道:“是不是出事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青失踪了,吉姆夏有很大的嫌疑。”封冥不等慕离回答,简明扼要的跟白雪说了实话。
  
      白雪听后,不由啊的一声,“林青又失踪了?跟吉姆夏有关系?怎么可能啊?他们并不熟啊,他是导演为什么要绑架她?”
  
      “所以问你是不是很了解他?”慕离一字一句的问道。
  
      白雪看到他们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很可能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她了。这让她不由感觉到紧张,有些语无伦次的回道:“我,我们是同学,而且是影视圈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为什么影视圈的人就不会是坏人?”封冥不由好笑的问道。
  
      “整天拍戏琢磨剧本拉赞助哪有时间做坏事?再说,他读书的时候性格很好的,特别善良。”白雪的紧张感慢慢消失了,开始为吉姆夏说话,“这也是那次炊事班核心数据修复我找他原因,若非我也不敢把他领进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