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檀香秋阁第二十六章 平反旧冤,檀香秋阁第26章 平反旧冤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檀香秋阁 > 第二十六章 平反旧冤

第二十六章 平反旧冤


  苏殊痛苦的呻吟,让公子帆撕心裂肺的疼痛。他虽然没有动摇,但是他必须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那一年,我娶王氏为妻,之后遇见了方源,当时我受了伤,经过她反复的疗养慢慢恢复。当时我看着她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她到底是谁。而我脱离了军队,而且还有伤,没办法回去。只能在那里呆着,想着身体一好马上回来。
  “然而日久生情,一日风雨交加,她为我守夜,却很单薄。我住的是她的地方,却让人家在外面守夜不合适,因此让她进来,当时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她身上都湿透了,没有一点干处,我便提议我面朝门,背对着她,让她换衣服。她同意了……”
  说到这里,苏殊停顿了,公子帆心情已经平静,等待着他的后话。
  “我听到了衣服脱落的声音,却很久间没有听到动静。我不敢回头,一次次询问也没有结果。不得已,回头,却看到了我不该看的——一具美妙有致的少女的身体。我的心‘嘭嘭’跳的很快,除了自己的妻子,第一次见到其他女人的胴体,这样的诱惑,没有谁能够把持。”
  “所以,你下手了?”
  “没有,我觉得我有了家室,不应该再有什么非分之想。那时她问我,她美不美?可不可以疼爱她,可不可以娶她。我说,我已经有家室了。她道,她甘愿成为一个侧室。我不知道王氏会不会同意,但是当方源抱着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化开了。我激吻着她,呻吟声响彻,充斥着我,我掠下身上的衣物。在最后将要让她完整的成为我的女人的时候,我突然昏倒。次日醒来,她说昨天晚上没有成功,不过已经进去了,一半已经是我的人了,说我不能反悔。否则,她就没人再要了。于是,我将她带回家,而我的妻子王氏怀孕,我知道对她,我十分亏欠,何况是这种事。好在,她没有计较,而是让我将她娶为侧室。
  “后来,我行军,方源一直陪伴我左右,慢慢的,我决定娶她。一次偶然外出骑射,她挑逗我,我将她扑倒,那一次,她将她的初次给了我。也成为了我的侧室。
  “当我回朝复命,才听闻王献之之事,他已经被拘捕大狱,我觉得这件事情必然有蹊跷的地方,于是上奏皇上。皇上约我密谈,让我关注方源,至于王氏,只能委屈她了。因此,便有了后来的事情。若不是这些事,苏航也就……”
  公子帆听闻,不免震撼。没想到,皇上居然自导自演了一出戏。只不过没有按照他们预想的来,因此才让王献之蒙冤,自己受到如此的遭遇。公子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至于方源的事,他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了。苏素那里,有苏殊,但是苏琪这边。
  檀香宇。苏琪听闻,可笑加苦笑,没想到自己还是半个大周皇族。如今的地步,让她无言、无语、无奈。但是老天就是这样,她又能怎么样?
  她还是忍不住,哭泣着:“兄长,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可笑,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
  “琪儿,冷静下来好吗?”公子帆看着她,两只手握住她的肩,“你看着我的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公子帆看着她:“你听着,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我永远爱你。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我在,我就是你的后盾,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知道吗?其他的你不要想,你现在就是我的妹妹。”公子帆尽可能的平稳苏琪的心情。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仅仅是你的妹妹吗?”苏琪的泪花绽放,装扮被泪光打的残缺不全。
  “苏琪。”公子帆喝了她一声。
  “我把我给你好不好?我要做你的妻子,不是妹妹。好不好?”苏琪看着他,脸上十分繁杂。
  “琪儿。我们不能,真的不能……”公子帆抱着她,”我爱你,但是我们不是一路人!何况,你还是我的妹妹,你明白吗?”
  ……
  赤璇三十三年腊月二十七,朝堂上,御赐大赦之召,还王氏一族清名。因王氏旧址不在,封造新宅;设祠堂,香火延续。短短几句,倒也朴实,不像翰林院那些人,废话一大堆。
  公子帆听闻召书时,已经中午。对此,也算了解了一桩心事。起码他想要的,已经达到了。王琳告别公子帆,公子帆没有挽留,毕竟事情解决,她还是王府的人。
  “琳,你随我回侯府吧!”一个雄浑的声音想起,“当年是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错了。求你原谅我,随我回侯府吧!”
  “苏殊,你我之间早已恩断义绝,航儿不在了。那个家,我也不想再回去了!”
  “琳……”
  公子帆起身,他虽然已经不再是苏航,但是家庭局面,他需要维护。他知道父亲已经认错了,也希望母亲可以给父亲一个改错的机会。
  苏航不要紧,他也知道那是母亲心上的肉,母亲心中残留的更多的,还是对父亲的怨恨。但,能够一辈子都恨下去吗?
  “伯母,本来你们的家事我作为外人不应该插嘴。但如今事实已经清楚明了了,您为何不能再给苏侯一个机会去补偿呢?苏航固然是您的心头肉,对苏侯来说又何尝不是?有些东西该放下了,放下吧!”
  “帆公子,我现在只想静一静。你的意思我知道,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对于这种人来说,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王琳的言辞很坚决。公子帆看着王琳,摇摇头,对于这件事,还是自己的问题。本来以为母亲会放下的,结果她还是没有放下。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阁主,有你的一封信。”
  拆开写着:云帆,子夜,我宫殿中见。有要事相谈。
  公子帆微微皱眉,静儿搞什么鬼,竟然约自己到她的宫殿里去。不过,他应该去看一看。毕竟是妹妹……还定了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