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檀香秋阁第二十七章 爱藏于心,檀香秋阁第27章 爱藏于心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檀香秋阁 > 第二十七章 爱藏于心

第二十七章 爱藏于心


  公子帆对于静儿的邀请欣然接受,如今自己好歹还算是个驸马,公主喜欢玩,也得陪着!他本人虽然不在朝堂至上,但是自己的决策影响着整个朝局的发展。而且能够让他们看的没脾气。
  如果说刚开始的事情让他们了解的是公子帆的话,那么后来的这些事又让他们完完整整地了解了靖王殿下。二人的做事风格截然不同,而且后期一直分做着两件截然不同的事。不会互相影响,还能互相帮忙。这样的一组对手绝对让他们心惊胆寒。
  公子帆入宫的方式便是惊动所有人,赤璇皇帝此时此刻正在一个妃嫔宫中享受生活,突然有人来报:“驸马入宫了。”
  赤璇百感交集:“他此行何意?”隔着一道门窗,赤璇也得问问。
  “驸马去了静公主殿下的宫殿,不知是何事。有人入宫,奴才觉得有必要请示皇上。”
  赤璇算是听出来了,公子帆闹腾就是为了让自己背负一些闲话。大半夜的去公主殿,就是待嫁,也难免让人怀疑这俩人之间有些什么。
  “你去吧!”
  “是。”
  嫔妃微微皱眉:“皇上,你也该管管他们了,要不然咱们显得无拘无束,像是公主勾搭了公子帆一样。”
  “朕知道。”然后挑挑眉,“不过,年轻人的生活嘛!很强大!”
  “皇上~”嫔妃的娇腻更加难缠。
  公子帆此行,高调的来,很快就到了公主的殿下。静儿是提前准备了的,只不过公子帆可没那么多的雅兴品尝,晚上吃多了……
  “驸马,公主正在备妆,您还请稍等。”公子帆依旧不开口,抿一口香茗,没有说可以,没有说不可以。一起似乎都是按照计划而行,却又不像。
  公子帆的着装在她们眼里丝毫没有变过,冬天一直都是一身白裘,高冷典雅。不过,公主似乎不怎么待见驸马,但在这些小宫女眼里是神一般的存在。
  “驸马,你什么时候来娶我们的公主殿下?”
  公子帆摇摇头,温婉一笑,俘虏了多少少女心。开口问道:“你觉得何时合适?”
  “这……”
  “驸马久等了!”静儿的出场让公子帆大跌眼镜,这是刚刚洗完澡吧!静儿身上的衣物仅有浴袍,头发还是湿的,发间有一片桃花的花瓣。静儿轻咳了一声:“你们下去吧!”宫女们退下,关上房门。
  公子帆摇摇头,这种小把戏,他见到的多了去了。静儿如此,不是有求,便是挑逗。当然,公子帆更喜欢后者。
  “公主殿下这是何意?”
  “夫君您说呢?”
  公子帆轻笑:“‘夫君’二字为时过早,不过公主殿下需要人陪,云帆应当如此。但是,公主殿下应该是有事找我吧!”
  “怎么,不乐意?”
  公子帆轻笑:“檀香阁的交易开始有代价的。”公子帆勾着静儿的下巴道,“逗你玩的。说吧,什么事?”
  “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见苏航哥哥?我想,去为他亲自上一炷香。”静儿可怜巴巴的眼神勾起他的怜爱之心。
  “可以。”
  “你不可以骗我!”静儿看着他,“你不想知道什么吗?”
  公子帆沉默了,摇摇头:“如果你心里抹不开这份情,我再多的事都是徒劳的。如果你觉得我不合适,可以向皇上请示退除婚约。”
  静儿看着他嘴角的笑容怔了怔,心里十分纠结,公子帆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处理方式,也算是仁义,自己怎么能抛却仁义不顾?只不过,苏航在她心底种下的种子太深了……
  公子帆回到阁里,微微叹了口气,静儿的心思他又何尝不懂。只不过,他必须先完成云帆的使命,之后他是谁便不重要了。但起码不是现在,现在他不应该为儿女私情所干扰。
  “阁主,马上要过年了!檀香宇要不要布置一下?”
  公子帆看着天,点点头:“布置吧!布置完了让他们回趟家和家人聚聚。我这里不需要人了!”
  “这怎么行?”
  公子帆苦笑:“这里面有有些人连‘家’都找不到了,檀香宇也一样。你给他们发一些福利。”
  “阁主心善,我明白了!”
  公子帆看着他们,摇摇头:“琪儿,恐怕我们要离开几天。”
  “什么?”
  “静儿要去祭拜苏航。”苏琪正喝水,喷了一口。这是什么情况,静儿也是,被蒙在鼓里都清醒不了了。
  “所以?”
  公子帆摸摸下巴道:“所以我们需要去檀香阁一趟。目前知道我身份的人越少越好,瞒着静儿也是为了她不受干扰。她爱的人远去,长痛长爱不如短痛短爱。”
  “你准备瞒他多久?”
  公子帆无言,尽量吧……
  公子帆的行程很快就宣告完毕,对于皇上那边的邀请,公子帆回绝了。过年,都不如在家里吟诗作对。只不过,有些他从小梦想的已经完不成了!
  他曾经希望自己可以同父母摘花灯,做家对,现在完全成为了泡影。不过,现在的他,以天下唯心。
  “阁主在吗?”一个青年男子问道。
  “阁主有事出去了,什么事?”苏琪很快接下话。在此居住有一段时间了,起码的她还是可以应付的。
  “檀香阁密件,务必交到阁主手中。”苏琪看着上面的印记,点点头,随即让他下去了。
  苏琪是公子帆如今的一把手,什么都先经过苏琪,之后交给公子帆。有时二人也谈论天下大计和行事计划,谈论方案。毕竟苏琪在京城的口誉上佳,而且她也有这个能力。
  “阁主,公主殿下来了。”公子帆听闻,懒懒散散的从旁边的偏阁起身。一夜劳累为了解苏琪的棋局,二人拼搏不相上下,最终虽然公子帆赢了,却也赢得不轻松。
  “公主殿下到访,有失远迎。”苏琪立马起身相迎。
  “姐姐何必这么客气?”静儿微微一笑,“云帆呢?”
  “昨晚解我的棋局,刚刚睡着。怎么,有什么事吗?”
  静儿摇摇头,看着窗外:“父王赐了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