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檀香秋阁第五十五章 引火烧身,檀香秋阁第55章 引火烧身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檀香秋阁 > 第五十五章 引火烧身

第五十五章 引火烧身


  “贿道一开,展转滋厚。鞭靴不已,必及衣裘;衣裘不已,必及币帛;币帛不已,必及车舆;车舆不已,必及金壁。”公子帆念到这一句,转而看向了同车的其他几位大人笑道,“这陆贽贵为宰相,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收受鞭靴自是小事一桩,然而他却认为,小礼不禁,大礼必到。拒贿就应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实在难能可贵。一些勤政爱民、廉洁奉公的官吏,他们以志自律,促己重名节,轻钱财,拒贿戒贪。有许多文章现在读来仍发人深思,使人们油然而生敬仰之情。”
  “是啊,只不过在这乱世,让人给自己打算的要多一些。”韦世宝看着公子帆,点清楚一件事。
  “官员的俸禄非常低,很多新官上任后,其首要任务就是还债,在不够养活家人的口粮,所以很多官员不得不以身犯险。”又有一个官员感慨道。
  “在各种君臣关系中,有皇帝‘怕’大臣的,像唐太宗和魏征,就是君臣合璧开创了贞观之治,也正是在唐朝,出现了严惩贪赃枉法的‘六赃’。”
  马车奔出一千多里地,听见车后马蹄声响,扭头看见一群人也疾奔而来。公子帆微微皱眉,就见这些人把马车团团围住。一时间,公子帆的手中多了些亮晶晶的钢刃,而转手间,又消失不见。就听见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下,掀开车帘,就看到马背上的人在地面上平躺着,一动不动。
  “就先走吧!到了郡守那里,派人来处理现场。大人们不能有事。”公子帆的话刚刚说完,张学东头上的汗就流了下来。
  “驾!”
  一个时辰后,一队人马来到此处,是步了公子帆的后尘,尾随而至。这队人,正是孙中规的亲兵。
  “这些人刚刚死了不过一个时辰,王爷还在前面。我们马上赶过去。”为首的人是孙中规的亲卫王彪。
  “大人,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查一下这些人的死因,如果真的遇到了高手,恐怕是连自保都是问题。”
  “放你娘的屁!”王彪虽然是恶狠狠的骂了他一句,却也还是下马探查了死因。因为这一刀毙命的功夫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就算是自己去了,也得掂量一下几斤几两。
  圣人之道,去智去巧。智巧不去,难以为常。对于新鲜事物,人们一开始总是感到惊讶,但以后就会习以为常了!这就是公子帆想要告诉他们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以志之难也,不在胜人,在自胜也。故曰:自胜之谓强。地位越高,自我评价就越高,自信心多强,能力就有多强。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走了一路,公子帆没有表情,甚至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自以为聪明,却不知道人家早已对你了如指掌。如果保持低调,才能避免树大招风,才能避免成为别人进攻的靶子。如果你不过分显示自己,就不会招惹别人的敌意,别人也就无法捕捉你的虚实。保持低调,才能避免树大招风,才能避免成为别人进攻的靶子。如果你不过分显示自己,就不会招惹别人的敌意,别人也就无法捕捉你的虚实。
  “王爷,我们到了。”
  公子帆顿了顿,眼中流露出的赞叹也仅仅是一闪而逝,随即面色归于平淡:“好,我们走吧!”
  用兵之妙,存乎一心!做生意跟带兵打仗的道理差不多的,只有看人行事,随机应变之外,还要从变化中找出机会来,那才是一等一的本事。所以公子帆更愿意把不动声色表现出来。
  公子帆是客,就自然在后面,由他们引领到座下。在路上,他就知道这是之前由孙中规扶持过的一个郡县,因此预计到他们想要用诛心之计,如果自己的心死了,这计划也就进行不下去了。公子帆的拳头微微捏紧,机会来了。
  “下官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了。”公子帆没有为难他,转而说道,“这是拨到你们县的粮食,你们清点一下。”
  “是。”就见一些衙役就走过去清点了。
  公子帆开口道:“你们要这么多陈年旧米,养活多少人口啊!”
  “登记在册的一共有三千二百七十二人口,每人七斗米。”那个人如实回答,他也知道这个王爷是着实不简单啊!
  “哦,好。你去忙吧!我随这些大人四处走走。”
  一出去,公子帆就开始了询问:“不知道各位大人们也没有什么想法,一起来说一说。”
  “王爷,恐怕人只有在身体健康、精神舒畅的情况下,才有旺盛的进取心,才能发挥无尽的潜能,开创美好人生,否则,纵然有着凌云壮志,但没有健康的身体做后盾,恐怕也无济于事。”韦世宝直接话锋一转,把这种现象转到这些人不思进取不断进取上了,“勇于面对一切困难,努力克服它,战胜它,这是生存的法则。相反,逃避是懦夫的作为,最终只能带来更多的危机。”
  公子帆只是淡淡一笑,没有针对这个发表意见:“这么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各位大人都是富裕县的父母官,对这巴掌大的地方予以一个实质性的援助吧!”
  他们心里各怀鬼胎,公子帆是知道的,淮南王就是保护神,但是自己却把这个神请走了。但是在他面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人未尝没有过,甚至还有人丢掉了性命。
  公子帆的目光严峻地扫过每一个人,他们想要看出点什么,却最终没能得逞。官官相护,外来人要想动摇根本,简直是太难了。。
  “王爷,有人找您。”
  “哦?”公子帆和其他人走出去,看到一个男子走进来说道:“淮南参将王彪前来保护王爷的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