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至尊特工第四百九十四章 偶然还是谋杀?,至尊特工第494章 偶然还是谋杀?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至尊特工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偶然还是谋杀?
这是一辆非常残旧的重型卡车,它从远处的阴影下启动,然后向着十字口开了шщЩ..1a
  
  这个十字口还挺大,这个时间段也不算晚,有来往车辆也是非常正常,秦阳也注意到了那辆重型卡车,但是并没在意。
  
  秦阳的车正好位于十字口红灯前,前方显示着是红灯,面向重型卡车那面是绿灯,重型卡车速度逐渐加快,很快抵达了红绿灯口,然后直接开过了停车线。
  
  按照正常的行车路线,重型卡车应该左拐弯,然后从秦阳的前方驶过,但是当这个重型卡车冲过停车线的时候,车子都陡然发出了巨大的轰鸣,陡然的加速,车子竟然陡然右拐弯,笔直的对准了秦阳的车子撞了过去。
  
  就在重型卡车加速右转弯的一瞬间,秦阳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如刀,几乎在他察觉到重型卡车不对劲的一瞬间,他的右手已经落在了车子的档位上,然后迅速的挂档轰油门,轮胎陡然的在地上发生了剧烈的摩擦,车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前方冲了出去。
  
  秦阳的反应很快,车子窜出去也很快,然而从重型卡车冲过停车线,加油右转弯时距离秦阳的车子已经只有七八米不到,而七八米的距离对于已经加速的卡车,时间不过是一个眨眼间。
  
  秦阳的车子刚刚窜出半个车身,重型卡车便已经直接的撞了过来,狠狠的撞在了秦阳车子的后半截上。
  
  重型卡车非常的重,速度也非常的快,撞击力非常的可怕。
  
  秦阳所驾驶的轿车就像是毫无重量的破纸片,被直接撞得横向移动,然后在狠狠的撞在了路边的花台上。
  
  秦阳所驾驶的轿车后半部瞬间凹陷,扭曲,崩断,然后化为了扭曲的废铁。
  
  秦阳所在的驾驶室位置也发生了一定弧度的扭曲,秦阳整个人也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车门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秦阳顾不得脑袋里的眩晕感,打开了安全带,推了一下车门,却发现车门因为扭曲,已经被锁住了,竟然无法推开。
  
  秦阳双手一撑,身子一缩,已经蹲在了驾驶位上,双手扶住了座椅和方向盘,右脚凝聚内气,猛然一脚踹出,狠狠的踢在了锁扣的位置。
  
  “轰!”
  
  车门仿佛是被攻城锤狠狠砸中一般,直接砰的一下子弹了开来。
  
  秦阳身子弹起,已经以一个鱼跃姿势窜出了车子,双手撑在了地面,然后一个翻滚,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车子,然后半蹲在了地上,眼光戒备的看向了重型卡车的驾驶室。
  
  驾驶室里,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秦阳戒备的打量着周围,却发现周围并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人或者车,周围安安静静,空无一人。
  
  秦阳从地上站了起来,甩了甩自己有些晕眩的头,感觉头上有些火辣辣的,伸手摸了一下,发现额头上方的位置被撞破了,已经有鲜血流下。
  
  秦阳伸手抹去了流向眉头的鲜血,然后小心的走向了那辆重型卡车。
  
  重型卡车的驾驶员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头重重的撞在了方向盘上,额头上有着鲜血流出,双目紧闭,看上去似乎晕了过去。
  
  秦阳一肘砸碎了车门上的钢化玻璃,然后从里面把车门打开。
  
  才打开车门,秦阳眼睛便忍不住眯起了两分,鼻子抽动了两下。
  
  酒味!
  
  秦阳在这个狭窄的驾驶室里闻到了浓浓的酒味,味道还非常重。
  
  酒驾!甚至根本就是醉驾!
  
  只是这起交通事故,只是一个偶然吗?
  
  这么巧,刚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秦阳伸手探了一下那个男人的颈部,并没有死亡,应该只是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而晕过去了。
  
  秦阳没有去动他,摸出了手机,分别拨打了0和20。
  
  想了想,秦阳又拿出电话拨通了乔薇的电话。
  
  事情有些蹊跷,秦阳希望乔薇能够帮自己调查,毕竟她是警察,做这事名正言顺。
  
  秦阳固然可以直接找霍金海帮忙,但是一有事就找他,这可能增加暴露秦阳特工身份的可能性,毕竟在自己的对手中,还是有不少能人的。
  
  “什么,你出车祸了,你怎样……在妍妍的家门口……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乔薇此时正在家中看电视,还没来得及休息,听到秦阳出车祸差点挂了,口气非常的焦急,都快要挂电话了,乔薇忽然想起一事。
  
  “你和妍妍说了这事没?”
  
  秦阳摇头道:“没说,现在这么晚,告诉她也只是让她白担心,我又没啥大事,明天再说告诉她吧。”
  
  乔薇哼了一声:“虽然你是好心,但是小心以后被她埋怨。”
  
  秦阳笑笑:“知道啦,你快来吧。”
  
  乔薇知道自己没办法改变秦阳心意,像他这样的男人,遇到大事,通常都是自己默默扛着,不会让自己在乎的人跟着自己担惊受怕。
  
  或许这是男人一种单方面的保护心理,也或许女人其实并不希望这样,她们更希望知道这些发生的事情,哪怕她们可能没有办法帮到什么忙,但是也许这就是男人吧。
  
  乔薇见到秦阳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秦阳和那个晕倒的驾驶员都被送到了医院,秦阳流血的脑袋也做了简单的处理和检查,只是撞伤,没有太大的问题。
  
  相比秦阳,那个司机伤得要重得多,目前一直还处于晕倒的状态,根据医生的检查,应该还会有段时间才会醒来。
  
  医生抽血检查,发现酒精含量已经很高,实实在在的酒驾。
  
  “秦阳,你的头没事吧?”
  
  秦阳冲着匆忙而来的乔薇笑笑:“就撞了一下,没大碍。”
  
  乔薇皱着眉头道:“到底怎么回事?”
  
  秦阳摇头:“那卡车司机现在还晕着呢,我也不确定这到底是偶然情况,还是一场蓄意的谋杀,我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下,叫别人的话,我不放心。”
  
  想起刚才的那场车祸,秦阳依旧有些心有余悸:“你知道吗,当时如果我的反应慢上半秒,估计我的人就会如同我的车子一样被那辆重卡给直接撞成碎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