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至尊特工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哪里不一样了呢?,至尊特工第1303章 哪里不1样了呢?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至尊特工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哪里不一样了呢?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哪里不一样了呢?

秦阳将薛婉彤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马桶上,然后便出了厕所,拉上Щщш..lā
  
  “好了叫我。”
  
  “嗯!”
  
  屋子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没一会儿便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声音很急,看样子薛婉彤刚才憋了还不是一时半会,只是一直没好意思说。
  
  好半晌,水声消失,然后响起了抽水马桶的声音。
  
  “我好了。”
  
  秦阳再度推门进去,薛婉彤坐在马桶上,脸红红的,完全不敢看情况。
  
  太羞人了。
  
  刚才那声音大的薛婉彤自己都吓了一跳,秦阳一定也听到了吧?
  
  他还是修行者,耳力比普通人好得多……
  
  秦阳大致明白薛婉彤的心理想法,他其实也略微有些尴尬,只是这事不好说也不能说,越说越尴尬,唯有不提。
  
  “抓紧啊,万一掉下去摔地上我可不负责的啊。”
  
  秦阳拦腰将薛婉彤抱了起来,走出厕所门,薛婉彤整个人都蜷缩在秦阳怀里,神情娇羞。
  
  秦阳刚走出几步路,房门忽然被推开了,林芳出现在门口,看着两人的姿势也是楞了一下,眼光一下子变得有着两分怪异。
  
  秦阳一下子颇为尴尬,林姨,你这每次都是掐好点的吗?
  
  之前秦阳为薛婉彤针灸,薛婉彤衣服都没穿,林芳也是恰好进门,如今也是,早不来晚不来,刚好自己抱着这时间就来了……
  
  “额,林姨……彤姐醒了,想上厕所,她的腿部方便……”
  
  秦阳下意识的解释了一句,心中竟然莫名的有着两分发虚,当着别人妈妈的面抱着别人女儿,这场面好像确实有点让人尬啊。”
  
  林芳点点头,表情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吃惊或者意外,只是惊喜的看着秦阳怀里的薛婉彤“小彤,你醒了吗?”
  
  薛婉彤原本就很害羞了,谁知道又被母亲看到,尤其母亲知道自己爱上秦阳这件事情,这让薛婉彤越发的害羞,嗯了一声,却不敢抬脸看林芳。
  
  秦阳连忙快步的将薛婉彤抱到床边,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回到床上。
  
  林芳走过来,关切的问了几句伤情,最后便询问到她为何从楼上摔倒,薛婉彤犹豫了一下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好像有些醉了,迷迷糊糊的……”
  
  薛婉彤终究还是不想让母亲知道真相,知道真相的她恐怕又是愤怒又是难过,反正这事有秦阳处理,又何必让母亲难过呢?
  
  反正有秦阳……
  
  薛婉彤心中想到这里时,心脏下意识的颤动了一下,自己的潜意识里已经是无条件的信任和依赖秦阳了吗?
  
  只要有秦阳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没有他解决不了的困难!
  
  林芳略微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女儿,然后转过头看着秦阳,秦阳微笑着冲着林芳点了点头。
  
  林芳想着之前秦阳对自己的承诺,心中也便释然,不管有啥事,女儿这是怕自己伤心难过呢,好吧,秦阳不会让女儿白白受欺负的,那自己还是就不要多管了。
  
  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尤其在秦阳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事情的前提下。
  
  “小秦,我睡了一会儿,精神好多了,接下里让我来守着她吧,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秦阳抬起手腕看了看,笑道“都已经凌晨了,我早上还要在这上班呢,懒得来回跑折腾了,我去旁边睡一下就好,明天早上再过来看彤姐。”
  
  “好的,辛苦你了,小秦。”
  
  秦阳谦虚的回答道“阿姨客气了,应该的。”
  
  林芳眼光微微一动,应该的吗?
  
  秦阳离开后,林芳坐在床边,看着脸蛋羞红的女儿,轻轻叹了口气“你啊,受这么重的伤,就因为见到她,开心得跟什么一样……”
  
  薛婉彤被揭穿心事,顿时无比害羞,好在这里只有自己的母亲,而且母亲也知道自己的心事,薛婉彤轻声道“我看到他是真的开心嘛。”
  
  稍微犹豫了一下,薛婉彤似乎忍不住的小声说道“妈,你不知道,他刚才握着我的手安慰我,握着他的手,好有安全感。”
  
  林芳瞪了薛婉彤一眼“你啊,沉得这么深,看你以后怎么办?”
  
  薛婉彤笑笑,脸上并没有一点失落“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现在我是快乐的。”
  
  林芳看着薛婉彤眼中那动人的神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就算你想和他在一起,就算妈妈不阻拦你,就算他也确实很喜欢你疼你,但是他女朋友呢,她容得下你吗?”
  
  薛婉彤眼光陡然一暗,手指无意识的陡然抓紧了被子。
  
  半晌,薛婉彤吸了一口气,轻轻的说道“就算像现在这样相处,我已经很开心了,不时能见一见,吃顿饭,拉拉手,说说话……对了,妈,我怎么感觉秦阳他好像略微有点不一样了呢?”
  
  林芳眼光微动“哪里不一样了呢?”
  
  薛婉彤摇头,表情有些迷蒙“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好像他对我更亲近一些了,哦,对,就是这个感觉,他开始抓着我的手安慰我,我后面抓着他的手不松手,他也任我一直抓着,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借故把手抽开……”
  
  林芳神色不变的说道“你是伤号,他自然更加照顾你的情绪,照顾病人嘛。”
  
  薛婉彤摇头“不,不是那样……妈,你是不是给他说什么了啊?”
  
  林芳摇头,毫不犹豫的否认“我没说什么啊,刚才尽担心你去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
  
  薛婉彤哦了一声,想了想又不放心的叮嘱道“妈,你可别给秦阳说啊,不然好尴尬啊。”
  
  林芳嗯一声“妈知道,你就放心吧,好好养伤,不要多想,快睡觉吧,妈在旁边陪你。”
  
  薛婉彤乖乖的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林芳看着女儿,心中叹了一口气。
  
  傻丫头,人家分明已经是知道了啊。
  
  你就这么憋着,迟早要出事,这事妈怎么会坐视不管?
  
  不管秦阳怎么决定,不管你们是分还是散,都总归比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好吧?
  
  难道你想一辈子和他当好朋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