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妖君云祈第五章 忠心,妖君云祈第5章 忠心_小说同人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云祈送走了老郎中,没有直接回到严律的院子,而是直奔爹娘的房间。
  云祈一把推开门,大喊一声,“娘”,冲了进去。
  此时云枫正在穿衣服,夫人在给丈夫束发,两个人都被云祈一嗓子吓了一跳,心说大早晨的是要干什么,火急火燎的。
  “娘,律哥哥病了”云祈跑到娘亲身边,一把抓住娘的手摇晃着,完全不在乎他爹被头发糊了一脸。
  云祈和娘被逗乐了,假装没看见披头散发的爹。
  云枫无奈,只好自己弄,心道,人家都说女生外向,我们家里这个不是女生,外向倒是真的,有了律哥哥就忘了亲爹。
  云祈向他爹吐了吐舌头,转而问云夫人,“娘,怎么照顾病人啊”。
  云祈觉得自己是严律挨打和发烧的罪魁祸首,一直心里过意不去,认为自己得做些什么好好补偿律哥哥才行。
  云夫人了然,拉着云祈坐到桌边,“祈儿,你律哥哥怎么了,说清楚些”
  “发烧了”云祈着急,“娘,快告诉我。”
  “急什么,可看过郎中了,郎中怎么说的?”云夫人问,把跳脚的儿子牢牢按在椅子上,毛毛躁躁的,成什么样子。
  “看过了,看过了,吴爷爷一早看过的,说是烧退了就好了”云祈回答,心说,娘今天怎么这么多话,他还急着要守着律哥哥呢。
  云夫人了解了情况,详细跟云祈说着如何照顾严律。
  云祈很用心,一条条记着,不吵不闹,与刚刚冒冒失失的状态相比,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及时发问,比做功课的时候认真得多。
  云枫一旁听了全过程,心理思索着找个时间跟严开好好说道说道,教训孩子也不是把孩子打死。这次是发烧了,谁知道下次呢?
  “记住了?”云夫人问,她也不指望云祈能做到什么程度,有这份心思就是好的。
  云祈眼睛转了转,把娘说过的话从头到尾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点点头,“记住了”
  “哎,祈儿,先吃了早饭,再去找你的律哥哥”,云夫人及时拽住打算再次向外冲刺的儿子,“现在有你严叔叔照看,还用不着你呢,先吃饭”,别是到时候添乱。
  “哦,知道了”云祈心里虽然着急,可肚子也叫了起来。
  云夫人拉扯好儿子的衣服,放他去了饭厅。
  “夫人,你说,要是我以后病了,祈儿会不会这么照顾我啊”云枫走过来,扶住夫人的肩头问,语气有点儿酸。
  “怎么,多大的人了,跟小孩子吃醋”云夫人瞟着云枫,捏了捏他的鼻子,幼稚。
  “哎,夫人莫闹”云枫开玩笑说,“我在想啊,干脆把祈儿许给严律得了,你看咱儿子温柔体贴的样子。”
  “瞎说什么呢?”云夫人说,“我跟你说,找个机会跟严开聊聊吧,训儿子不是这么训的,再说了,严律心性多好,也没犯过错啊。”
  “我刚才也在想这回事,只怕是说不通啊,你也知道,严开的死脑筋”云枫苦恼。
  要说严开哪里都好,尽职尽责,就是那颗忠心,唉,也不知道云家那位先祖显灵了,雇到这么一个人。
  云夫人也没有好法子,无奈摇了摇头,跟丈夫去吃早饭了。
  人啊,各有各的活法,能怎么样呢?只希望严开能想开点,少让严律受些罪。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
  云祈守在严律的身边,昏昏欲睡中。
  他一个点头,惊醒,好险,好险,差点撞到床沿。
  云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压惊,起身看看忍让睡着的严律,又望望窗外的天气,都快中午了,律哥哥怎么还不醒啊。
  云祈俯身,额头对着严律的额头测了测体温,还是滚烫的,没见有退烧的迹象。云祈生气,埋怨老头儿的药不好使,又苦又没用。
  “大骗子,不,是老骗子”云祈嘟囔着。
  他擦净严律脸上的虚汗,把浸在水盆里的手拿出来,用布巾擦净水滴,将冰凉的白嫩小手放到严律的额头上为他降温。等手被蒸热了,再放到水里冰一阵子,反复多次,到了现在,云祈手上的皮发白褶皱在了一起,手指头冻得发疼。
  云祈是在受不了手指头肿胀酸麻的感觉了,又恢复成一手支着下巴的状态,盯着严律一动不动。
  云枫和严开在外面看着没出声,云祈一系列的动作清清楚楚落在了两人的眼中,云枫向严开示意,走到一旁去谈话。
  “严开,你可是亲眼所见,祈儿从来没有把律儿当做外人看,更没有吧律儿当做仆人看,我这当亲爹的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云枫说。
  “老爷,小少爷心眼儿好,不嫌弃律儿,是律儿的福气”严开说,脸上挂着赧然,心里抱着感激,自己受了老爷的恩,如今,儿子又受了少爷的照顾,他们父子两个欠云家的实在太多了。
  严开更加坚定了信念,郑重对云枫说,“老爷,日后,律儿一定会当牛做马,好好保护少爷,报答少爷的恩情。”
  “哎,严开,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怎么就想不开呢”云枫无奈,索性说开了,“严开,当年我是救了你们父子不假,你也当了我云家护院这么多年,这份恩情算是还上了,对吧,你又何必非要让儿子跟你一起当仆人做低三下四的活计,今日你也看到了,祈儿没把律儿当成仆人,从来没有过,也不会跟严律讨这份恩情。”
  “老爷,您对我和律儿可是救命之恩啊,别说当了十几年的护院,就算是我父子当一辈子的护院也报答不完啊。”严开解释,从头至尾没听进去云枫半个字。
  “那你就把你儿子的命都给了我云家?宁可他当一辈子的奴仆,永无出头之日?”云枫问,难以置信严开竟然愚忠到了这样的地步,报恩还流行买一送一吗?
  “老爷放心”严开正色道,“律儿心中不会有任何怨言,他会安安心心留在云家,老老实实护着云家,护着少爷”。
  严开神色凝重,忠诚之心日月可鉴,简直就是在发光。
  “你~~~”云枫不知道说什么,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唉”一声,转身离开,脚步飞快,生怕严开追上来继续表忠心,要是把他未来的孙子也押给他云家可怎么办?
  头疼,头疼啊。
  严开看着老爷匆忙离开的样子,不明白,难道老爷不满意?难道自己说的不对?不,不对,自己说的可是大实话啊,看来,还得继续好好教导律儿,让老爷、夫人、少爷放心。
  云夫人眼看着自家老爷摇头晃脑,甩着袖子走进来,就知道八成是没有谈拢。她迎了上去,挽住丈夫的胳膊,扶着坐下,擦擦云枫头上的汗,又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老爷,说不通就说不通吧”云夫人宽慰,这样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唉,夫人,你是不知道,那严开,唉”云枫摆摆手,不打算说了,显然是受到的惊吓不小。
  “严开说什么了,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云夫人不解。
  云枫又喝了一大口茶,没说话,脑子里还在想着严开的话,可吓人,稍微正常的人都理解不了严开送了老子,赔上儿子的想法。
  “老爷,你倒是说啊,说一半算什么”云夫人晃着云枫的袖子,做出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吊人胃口,要嘛就什么都别说,要嘛就说全了。
  云枫不忍夫人好奇,只好如实跟夫人复述了严开的话。
  “你就说说,有这么当爹的吗?”云枫生气。
  云夫人掩嘴笑着,真是没想到严开愚忠成这个样子,怪不得自家相公苦恼不已。
  她是了解自己的丈夫,那严律小小年纪心性坚定,若是教导得当,日后必有一番作为,出人头地。他家老爷必定是不愿意看着严律埋没了,明珠蒙尘,困在这小城镇中。然而,当亲爹的都不在乎,即便是当主子的,又能做什么。难道直接把严律打发出门?且不说他们夫妻两个做不出此等事来,要是让宝贝儿子知道了,家里可有的乱。
  “老爷,你也不必如此烦恼,既然严开打定主意父子两个一起还咱们的恩情,就顺着他的意思让他还好了,咱们何曾亏待过他,依我看,严律也不是个没注意的,等大了些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到时候严开还管得了吗?”云夫人说。
  “夫人,你说的有道理,先这么着吧,等严律大一点儿了,问问他的想法,咱们多帮忙就是了”云枫说,心里有了打算,严开是签了文书的,严律可没有。
  “行了,别想了,你不是还有个儿子吗?”云夫人开玩笑说,“要是严律也不开窍,干脆把儿子贴给他,反正按严律的性子,咱儿子受不了委屈,里外里都是咱们云家得好处。”
  “只怕真有那一日,夫人可不愿意撒手”云枫跟着起哄。
  “只要祈儿愿意,我这当娘的可不管那劳什子有的没的”云夫人表现豁达,“到时候只怕你这当爹的百般阻挠,当那拆散鸳鸯的恶婆婆”
  “恶婆婆?”云枫指着自家夫人,“这才是恶婆婆该有的样子”
  夫妻两个说说笑笑了一阵子,把严家两父子的事情先放到了脑后,起身去了饭厅,已经到晌午了。
  严开靠在门框上,看着屋里仍然昏睡的儿子和忙碌的云祈,心里不是滋味。
  儿子是没什么大病,急火攻心而已,可一直烧下去也不是办法,时间长了,怕是会烧坏脑子。幸亏云祈少爷想了这么个法子,一盆盆凉水的换,细心照料着,井水寒凉,两只小手冻得通红。
  严开习惯板着的脸也放松了下来,心里充满感激。他走过去,把云祈的手捂在手心,揉搓着。
  “少爷,晌午了,先去吃些东西吧”他的语气难得温柔,一点儿没有平时的样子。
  “可律哥哥还没醒啊”云祈担忧,眼睛盯着严律不放,被握住的手却没有急于抽出来,有些冻疼了,缓缓也好。
  “放心吧,还得睡一阵子的,别把自己饿坏了”严开说。
  “咕噜”
  云祈的肚子适时名叫。
  云祈面上一红,迅速抽出了已经捂热的手。
  “那,那我吃过饭再过来”
  他又看了几眼严律。
  “严叔叔,你一定好好好照顾好律哥哥啊”,云祈反复叮嘱,得到了严开的保证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了门急匆匆跑向饭厅,打定了心思速去速回。
  严开望着云祈跑走的影子,心道,小少爷真是够意思了。他仔细掖好严律的被角,拧洗布巾,放在儿子的头上,轻声说,“儿啊,能让一个捧在手心的大少爷照顾,几世修来的福分啊,可不能忘了这份情啊”,就算是亲人之间也不过如此了,主仆之间能做到这个份上,还求什么呢?只有豁出去性命,终其一生来偿还了。
  饭厅里,云枫和夫人举着筷子,手托碗,没有进食,看着头也不抬,下箸如飞,猛吃一通连菜都忘了夹的儿子。眼瞅着一碗白饭,三两口就进了云祈的嘴,没怎么嚼就咽下去了。
  “啪”云祈放下碗筷,抹抹嘴,揉揉肚子,跟爹娘道了一句“我吃饱了”,起身要往他律哥哥的院子跑。
  严叔叔守在哪,他是一百个不放心。
  “娘,你干嘛?”云祈蹬着拉着他胳膊的娘,“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呢?”
  “祈儿,娘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吗?”云夫人板着脸,“刚吃完就乱跑,你看看你什么样子,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碗筷摆得歪歪斜斜,身上还沾着饭粒。
  “娘,是由轻重缓急”云祈拽着被娘亲攥住的衣服,“快放我走吧。”
  云夫人被逗笑。
  “还知道轻重缓急了,自己的事儿还拎不清呢”云夫人说,“大热的天气,你风风火火来回窜,到时候也病了,谁去照顾你律哥哥。”
  云夫人自知道不能阻止儿子一片心意,可作为母亲她不得不心疼自己的儿子。
  云祈见走不开,也不闹了,乖乖站好,等着娘亲说完,按照往常的经验,又得好一会儿呢?也不知道律哥哥醒了没?
  云夫人看着儿子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懒得说了,看到丈夫点头同意,伸手整理干净云祈的衣服,对他说,“算了,知道你惦记你的律哥哥,娘不说别的了,不过得一步一步走过去,别跑,知不知道。”
  “谢谢娘”,云祈开心,转身就要跑,刚抬起一只脚随即反应过来,对着爹娘呲牙一笑,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夫妻两个相视一笑,接着吃饭,有一种儿子被拐跑的感觉。
  云祈真的听话了,慢慢走着,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跑回了自己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