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妖君云祈第十一章 异蛇,妖君云祈第11章 异蛇_小说同人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云祈胡乱踩着道旁的野草发泄心中的不满。父亲和严叔叔也就算了,律哥哥居然一起笑话他,枉费了他一心要与律哥哥在一起,枉费了他一心要种出桃树来,枉费了这么热的天里走一遭。
  “讨厌”,云祈骂出声来,故意给追上来的严律听。
  严律心里好笑,祈儿生死的样子可爱得紧,不过当下哄过来才是要事。
  严律紧跟两步,伸手拉住一头往前冲的云祈。
  “祈儿,生气了?”严律明知故问。
  云祈正闹着小性子,不搭理他,想要甩开严律抓着的手,几番动作却是没有逃开。
  云祈回头怒视,心道,抓这么紧作甚。
  严律绷住想要翘起的嘴脸,云祈脸蛋鼓鼓,双眼怒视的样子好像邻居家受了委屈的小猫,逗趣非常。
  “好了,别生气了”严律讨好,捧着云祈的脸,鼻尖对着鼻尖蹭着,用出了惯用的伎俩。此法百试百灵,严律早就用得纯熟。
  “嗯”云祈闷闷出声,心里却是想,每次都用这招,自己还就偏偏吃这套,真是没救了,这是不是娘常说的被吃得死死的。算了,总归律哥哥是向着我的。
  小孩子之间的矛盾如同没发生过一样,两人手牵着手绕着田边游玩。
  “律哥哥,你看那是什么东西?”云祈指着草丛问。
  严律顺着云祈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原本深绿的杂草中竟折射着红色的光芒,令人惊讶。严律不知道是什么,对云祈摇摇头。
  “咱们去看看”云祈提议,兴奋地拉着严律就要跑过去。
  严律哪里敢让云祈如此不知就里地“陷入险境”,他迅速将云祈护在身后,眼神示意云祈不要冲动。
  云祈可不管危险不危险的,好奇心占了上风的他十分想要去看看。于是,撒娇,皱眉,祈求,泪水打转的招数通通用了出来。
  严律还想阻止,心却彻底软了下来,妥协。
  “祈儿,跟在我背后知不知道”严律叮嘱道,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走在前头。
  云祈痛快答应,表现出听话的样子。
  严律带着云祈小心翼翼接近草丛,手执木棍探索泛红的神秘。
  “啊”
  云祈惊呼出声。
  他看到了什么?竟是一条通身鳞片火红的长蛇。
  严律心里一跳,紧拉着云祈退出一丈开外。心里诧异,怎会有这种东西?
  云祈从严律身后探出头来,想要好好看看那红色的蛇,毕竟,平日里看到的都是花花绿绿的,这么漂亮的蛇还真是少见。
  没错,云祈首先考虑的并不是蛇是否危险,他单纯的觉得此蛇很漂亮,很想走近看看。
  他祈求地看着严律。
  严律当然制止。
  “律哥哥,就一眼,一眼”云祈摇晃着严律的胳膊再次祈求。
  “不行”严律不为所动。
  “律哥哥”云祈拖长尾音喊到,“就一眼”,伸出手比划着打商量。
  严律心里叹气,他又心软了,无奈的与云祈鼻尖对着鼻尖蹭了蹭,“只一眼”。
  云祈心中大喜,激动之下亲了一口严律的脸颊,蹦蹦跳跳跑着去看蛇。
  严律顿住了,平日里波澜不惊的脸露出绯色。
  云祈亲,亲他了。
  在严律不可思议,恍恍惚惚,不知所措之间,云祈已经凑近了红蛇。
  果真很是漂亮。
  蛇鳞光滑明亮,红艳似火,一双蛇瞳呈现出淡淡的金色,露出警惕。
  “怪不得一动不动”云祈小声说,怕吓到受伤的红蛇。
  原来红蛇并不是不想动而是后背上长长的伤口使他动弹不得,同时红蛇心里暗叫倒霉,偏偏遇上的是懵懂稚童。要是小孩子不知轻重,想要他的性命可如何是好?难道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
  红蛇名为洪鳞,是修行了五百多年的蛇妖,只因一时不察跟一个老道撞在了一起,两人便斗起法来。洪鳞不敌老道士,被一记浮尘狠狠打在了背上,一招落败,趁着老道士得意之时,施法遁走。不料,老道士修为高深,那浮尘之力深重,洪鳞难以为继,落在了草坑里。他本想着等到晚上吸收月华疗伤,还没隐藏好身形便被逮了个正着,倒霉,倒霉啊。
  洪鳞本想用犀利的眼神吓退对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族里长辈早就警告过,世上的人任打,任咬,任杀,唯独不能伤害未长大的孩童,否则的话必遭天谴,天雷加身,魂飞魄散。洪鳞顿觉命里无光,垂首待处。
  云祈见刚刚还抬起头来的红蛇一下子变得软趴趴的,心里紧张,不会死了吧。可是又不能用手去碰。他虽然认为蛇蛇很漂亮,也很想碰碰,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漂亮的蛇多半是有毒的。
  “律哥哥,快来”云祈想,还是叫律哥哥来看看吧。
  严律听到云祈的呼喊,瞬间从晕晕乎乎的状态中醒转,一身的冷汗。难道祈儿被蛇咬了?赶紧跑了过去,拉起云祈上下检查。
  “祈儿,没事吧”严律担忧问,后悔自己的失职。
  “我没事儿”云祈答,伸手指着洪鳞,“有事的是他。”
  洪鳞听到动静抬头,心道,老天爷还真是嫌我命长,一个不成还来了第二个,算了,待毙。
  严律才没心情管蛇的死活,只要云祈没事就好。
  “祈儿,看也看过了,咱们走吧”严律说,红蛇显然受伤不轻,估计快被晒死了,没什么好看的了。
  “律哥哥,咱们救救他好不好”云祈善心发作。
  “咬了你怎么办?”严律不赞同,“况且,祈儿知道怎么救一条蛇?”
  云祈挠头,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救一条蛇,可他看着红蛇被暴晒心里不忍。
  如此一来,只有……
  “律哥哥,你想想办法”云祈撒娇,“律哥哥,你最厉害了,救救他吧。”
  严律无奈,“他要是咬我怎么办?”
  云祈心惊,就是,要是律哥哥被咬可怎么办?他的心里摇摆不定。既想要当好人,又不想律哥哥有危险,真是难题。
  严律看着云祈苦恼的样子暗自偷笑,一条快死的蛇对他而言还够不成威胁,不过是想看看云祈也为他担心的可爱模样。
  严律刚想打断云祈的思考开口救蛇,就被云祈打断了。
  “律哥哥,我先跟他谈谈”云祈盯着红蛇,眼睛眯起来说,“他要是敢咬你,我就,我就砸死他”,说罢,拉着严律走到一旁,自己跑到路边捡了一块不大不小,却恰好能砸死蛇的石头。
  云祈再次走到蛇的旁边,居高临下,“蛇,我要让我律哥哥救你,你要是敢咬他,看到没”云祈晃了晃手中的石头,“我就用它砸死你,听到没?”
  洪鳞目瞪口呆。
  这小孩从想要救他,到想要砸死他,脸色变得也太快了,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不过,形势比蛇强,有人救总比没人救要强,至少不用在这里暴晒。
  洪鳞盘起身子,表示答应云祈的条件。
  云祈满意蛇的识相,小小哼了一声,拉他律哥哥过来,手里的石头却是没扔的。
  严律迅速出手将红蛇脖子一捏,不费吹会之力将蛇拿起,放入了云祈准备好的钱袋里。
  云祈心满意足,晃荡着钱袋挽着严律的胳膊与父亲汇合,该是回家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