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妖君云祈第十三章 分离,妖君云祈第13章 分离_小说同人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既然诸位信得过老夫,那老头子就做回主”朱老顿了顿,思索了一番道,“年关将至,天气大寒,依老头看这害人的雪还得下上一两场才会收手,因此如今最重要的是帮着乡亲们将这个冬天度过来。说是天灾必然不是一处,老朽认为,过些日子应该会有难民过来。”
  其他人同意,朱老已经七十多岁了,应该不会将形势看走眼。
  朱老见各位同意继续说,“首先,得让乡亲们吃饱穿暖,入冬以后的粥铺需多建几处,现在的数量有些不够。冬衣,棉被之类的保暖物品也要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其次,得有住的地方,现在建屋子是来不及了,这个冬天先凑活着让有多余屋子的人家接济接济就是,不过,等到天气暖了以后还是要建的,到时候跟官府商量着办,如何建,建在何处。最后,咱们多凑些钱财就是,哪里缺哪里补。”
  “朱老说的有理,咱们就这么办吧”有一人道。
  其他人也点头,大部分都是出钱的活计,在座的都能接受。
  云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云枫的身旁,他拉扯着云枫的袖子,表示有话要说。
  “祈儿,怎么了,要是待不住了就跟娘回后院去吧”云枫小声说。
  “爹,我有话说”云祈也小声说,不过小孩子声音清脆,反而在座的全都听到了。
  “祈儿想说什么啊”那个矮胖的中年人问,他是云枫的友人与云家走的挺近,与云祈算是熟悉。朱老既然给出了章程众人也就知道了怎么办,气氛比刚开始缓和多了,也不介意听听小孩的意见,权当作休息。
  云枫笑笑,“祈儿,说吧”
  云祈紧靠着父亲,他还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过话呢!
  “那个,李婶子说过当年她们家长发大水后死了不少的人,死人多了的话就会有瘟疫,祈儿听说有人冻死了的,爹,是不是需要准备治瘟疫的药啊。”
  众人一愣,是啊,怎么没想到呢。
  天气寒冷人死之后不腐还好,等回暖以后要是处理不当瘟疫可就来了,那可比冻死人更可怕。
  一时之间,一屋子的人全都看向了云祈的,小孩子了不得啊。
  “哈哈,小少爷聪慧,老头子我竟没想到”朱老笑着说,怎么把瘟疫的事给忘了呢。其他人也跟着夸奖云祈。
  云祈被夸得不好意思脸蛋红扑扑躲到父亲背后,后来觉得父亲挡不住,急匆匆跑到娘亲身边。没想到这番单纯举动引得众人大笑。
  “娘”云祈小声向云夫人求助,他没想到说句话会有这样的效果,有些怕。
  云夫人也是高兴的,觉得自己儿子聪敏。她拍了拍云祈的手安抚,随后跟云枫和在座的诸位点点头拉着云祈回了后院,留下一屋子男人接着谈。
  云祈呼出一口气,“娘,吓死我了”,以后再也不随便说话了。
  “那是人家喜欢你,有什么可害怕的”云夫人说。
  “我才不要那么多人喜欢我,爹娘喜欢,律哥哥喜欢就够了”云祈天真的说,他可受不了这样的喜欢。
  “想律哥哥啦?”云夫人戳破云祈的心思。
  “嗯”云祈不开心,“娘,律哥哥过年回不回来?”
  “应该是不回来”云夫人拉着云祈坐到桌边,“我听你爹说,你律哥哥得学个几年才能回来呢。”
  “啊,那我不是好几年都看不见律哥哥”云祈委屈大哭,“要是律哥哥把我忘了怎么办?”
  他还没有把桃种出来呢,也没有其他的法子保佑他和律哥哥不分开。云祈越想越害怕,哭得越来越伤心。
  云夫人将云祈抱在怀里安慰,“祈儿,听话啊,你律哥哥不会忘了你的,等学好功夫了就回来。”
  云祈泪流满面,抽噎不断。
  云夫人被云祈哭的心疼,可除了这么安慰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严律学功夫本是偶然。
  起初,严开是不同意严律去学别家的功夫的,按照他的想法,严律学了他一身的拳脚在云家当护卫是够用的,足够保护云家上下。他以为严律会向往常一样听从他的想法。可没想到严律这次是十足十倔强,死活要拜师学艺,惹得严开大发雷霆。要不是云枫好说歹说拦着严开,严开怕是要把严律打死。最后也不知道严律跟严开怎么商量的才同意,云枫也没跟云夫人细说。
  “祈儿,你律哥哥一定会回来的”云夫人对云祈说。
  “真的?”云祈顶着红肿的眼睛。
  “嗯,你律哥哥是为了你才学功夫的,不学好功夫怎么好好保护祈儿啊”云夫人继续安慰。
  “真的是为了祈儿”云祈怀疑,要真的是为了他,怎么会离开呢。
  “娘什么时候骗过你”云夫人擦着云祈的眼泪。
  云祈一头扎进云夫人的怀里,还是不好受,却是信了娘的说辞。
  在思念严律的心情中,年过了,元宵节也过了。
  冬去春至,万物生发,二月二到了。
  夜里,云祈有些迷糊,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白茫茫一片。云祈不知道他在哪里却反常地不害怕,心中没有一丝丝的惶恐和忧虑。他伸出手触碰白色的雾气,好像是有水珠又好像没水珠,似有似无。云祈盯着自己的手仔细观察想要找到一些残留的痕迹。不过很可惜,什么都没有。
  云祈环顾四周来回走了走,“这是哪儿?”他问,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只要他问就会有人回答。
  “梦,你的梦里”一道好听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云祈探了探身子,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影,他不确定的问,“你是谁?”
  白色的雾气如同潮水向两侧排开,人影慢慢变得清晰完整地显现了出来。
  竟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好看男人。
  云祈呆呆望着向他笑的男人,显然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等云祈思考完,走过来的男人俯下身子摸了摸云祈的头。
  云祈不满,躲开男人的手掌,埋怨,“不能随便碰的。”
  男人笑了笑,本就艳丽的容颜更加璀璨。
  “你真好看”云祈赞赏,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是吗?”男人反问。
  云祈点头,紧接着再次询问,“我在哪?你是谁?”
  “刚刚不是说过了吗?”男人回答“你在梦里。”
  “梦里?”云祈还是不理解。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男人慢悠悠说“还记得你和你律哥哥救过的红蛇吗?”
  云祈当然记得,他肯定点点头,现在那条蛇还在他家住着。
  “我就是那条红蛇”男人说“谢谢你救了我”
  “你是妖怪?”云祈问。
  男子点头,“怕吗?”
  云祈摇摇头,刚刚你不是说不会伤害我吗!现在又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云祈,我的伤好了,要离开这儿了”男人说“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可以向我许个愿望,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云祈左思右想,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缺,没什么特殊的愿望。
  “我没什么想要的”云祈拒绝了男人的好意,严肃说“爹和娘说过,帮助人是不能要回报的。”
  “真的没有?”男人问“不想你的律哥哥早日回来吗?”
  “我当然想律哥哥早日归来,可是爹娘说过,学功夫就是要实打实的,我不想律哥哥学不好。”云祈想到严律情绪有些失落。
  “好吧,那我也不强求了”男人向云祈告别,“好孩子,记住,我的名字叫洪鳞”
  洪鳞的声音远去,白雾也消散了。
  云祈睁开眼睛瞧了瞧,原来已经天亮了。他想了想梦里的事,跳下床去看几个月前就回来的红蛇。
  篮子已经空空的。
  “你也走了”云祈伤心,他透过窗户看外面那棵已经长出绿叶的桃树。“律哥哥还没回来。”
  日子如同流水,桃树生长着,花开花落,转眼七年,很多事情发生了,很多人也变了。
  七年之间,云祈和严律仅仅见过一次,原因竟是严开的去世。两人默默为严开守灵,发丧,下葬,又是匆匆一别。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陌上少年,盼尔归家;
  桃之夭夭,有蕡有实,赠剑为礼,望尔牵挂;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情丝早生,愿尔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