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妖君云祈第十七章 擒贼,妖君云祈第17章 擒贼_小说同人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严律不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云枫。
  “律儿自己决断就好”云枫道。
  李义府三人将此番情景看在眼里,更加确定了严律云家家仆的身份。李义府心里难免不痛快,想他一个捕头,竟有向一个奴仆求助的一天,罢了,罢了,只怪自己本事不济。
  刘扬和赵飞却是没有李义府的心思的,反正他们两个不过是小捕快,到哪里都是听命于人。尤其是刘扬,在一旁兴致勃勃,一会儿看看云祈,一会儿看看严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云祈在严律身旁,将一干说辞尽入耳中,亦将李义府三人神色收入眼中。他心中不快,将严律拉至身后,冷冷对李义府道,“李捕头,既然心有不甘便去寻别人吧,严律功夫不济,能力有限,护我云家已是强弩之末,守城重担可是担不起的,耽误了尔等大事,岂不是罪过。”言辞激烈,句句带刺。
  李义府被当面难堪,面色不爽。
  “祈儿,休要无礼”云枫呵斥,“李捕头此番前来乃是看得起云家,看得起律儿,还不快些赔罪。”
  官府中人的面子还是要给几分的,他并非没有看见李义府眼中轻视。外人眼中,严律确实是云家家仆,不过自己家的事自家明白,还是少惹麻烦好。毕竟,民不与官斗,哪怕是官的狗呢?
  “是,父亲”云祈不咸不淡道歉“云祈失言,还望三位原谅。我与律哥情同手足,一时冲动,莫言怪罪。”
  “云少言重了”李义府皮笑肉不笑,“云少与严少情谊深厚,出言回护乃人之常情,此事确是李义府做得不妥当,还是我赔罪才是。”
  李义府主动揽过过错但是显了几分大度,云祈也不好继续嘲讽挖苦,既然人家给了台阶,他就走下便是。
  “李捕头能为民如此实属难得”云祈夸赞,为李义府挽几分颜面,转而问严律“律哥可要相助?”
  “严律恭敬不如从命。”严律痛快答应。
  几人又客套了一番,约定明日与严律商讨细节,李义府等人便离去了,云枫出门想送,将云祈和严律留在了屋里。
  “祈儿,怎么了”严律见云祈神色不佳,关心询问。
  “哥哥可怪罪云祈?”云祈道“若非祈儿言谈有失得罪了李义府,哥哥本可拒绝了这份差事。”
  严律失笑,“祈儿一片维护,开心来不及怎会怪罪?”
  云祈看向严律以确定严律所言是真是假。
  “我本来就是要答应的”严律解释“身在江湖,惩奸除恶实为本分。”
  “那为何不在一开始就除了他?为何要等到现在?”云祈问。
  “先前不理会那贼人任他作怪只因他未对云家下手,井水不犯河水的,他不给我添麻烦,我亦不找他的晦气。”严律继续道“如今,他既然有了动作,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我又怎能龟缩,任他欺到头上。”
  “哥哥是说那歹人盯上了云家”云祈惊讶。
  “嗯”严律点头。
  “哥哥怎知晓的?”云祈担心问。
  “昨夜,梁上有人走动,多有试探。”严律道。
  “原来如此”云祈道,神色依旧古怪,语气低落。
  “祈儿莫要担心,小小毛贼我还不放在眼里”严律以为云祈担忧,出言宽慰。一句话说得自信,神采飞扬,看得出信心十足,极有把握。
  “我当然相信哥哥能力”云祈道,正因为相信所以才更加难以释怀,思及李义府之言,什么江湖排位,什么青年才俊。严律本是一位前途无限的侠客却屈居于小小无名之城,本该是人中之龙受人钦佩,却为了云家,为了他需要与一个小小捕快妥协,遭人冷眼。
  云祈顿觉不是滋味,是不是该让律哥哥离开此片牢笼,去寻海阔天空?没了云家,没了他,律哥哥是不是能成就一番事业,逍遥自在?
  云祈心中挣扎,他不愿律哥哥被埋没,不愿律哥哥受委屈,不愿律哥哥成为浅水之龙,然而,最不愿的是与律哥哥分开。
  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云祈看向严律,神色复杂,脸色苍白,欲言又止。
  严律被吓到了,连忙将云祈拥在怀里安慰,问到“怎么了,怕成这个样子?”
  云祈陷入严律温暖的怀抱,深吸一口气,声音没来由的喑哑“哥哥本有侠名,一身好本事,本该前途无量,本该恣意潇洒,本该有一番大成就,如今却困在此地,遭人冷眼,埋没了才能,受尽了委屈。祈儿虽然不舍,可亦不舍得让哥哥明珠蒙尘,龙困浅滩,若是此番事了,哥哥愿意去闯荡一番事业,就去吧。只求哥哥翱翔九天之际,莫忘了祈儿就好。”
  严律闻言愣了愣,心中温暖。
  他抚了抚云祈的头发,缓声说道“祈儿切莫多心,守在云家,守着你是我心甘情愿,没什么可委屈的。声名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大用处,安安稳稳度日就够了。我不是发过誓的,要待你一世,除非祈儿嫌弃,否则我不会离开的。”
  “真的?”云祈抬头问,已然哽咽。
  “自是真的”严律微笑道,捧着云祈的脸,俯身与他鼻尖相对刮蹭“信了?”
  云祈点头,“信了。”
  两人对视,眼睛里是对方的笑脸,视线纠缠粘滞在一起。他们的呼吸间有了几丝缠绵情意,有些感觉正是呼之欲出。
  “咳,咳”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破暧昧的意境。
  两个人不自在移开眼睛,不自在松开互相拥抱的手臂,不自在看着扫人兴致的云枫。
  “腻味够了没有,该吃饭了”
  云枫说完甩甩袖子离开,不管尴尬的两个人。
  他心里虽然有准备,可当真实地看到自己的儿子差点被严律叼走还是不痛快,幸亏自己进门及时,要不然估计明天就要办喜事了,只盼祈儿晚点开窍,最好一辈子不开窍。
  三日后。
  墙头之上,身着黑衣的瘦削男子居高临下望着围攻他的李义府等人。他就是近日来作乱的歹人,好不容易显露了真身。
  “你已无路可逃,快快束手就擒吧”李义府大喊,他此时心中激动,可算是见到正主了。
  刘扬,赵飞等人拔刀排开,蓄势待发。
  黑衣男子扫视一眼下方的捕快,毫不掩饰眼中的不屑和轻视,“凭你们这群废物还妄想抓到我,真是笑话,笑话啊”
  “莫要猖狂,今日就是你伏法之时。”李义府撂狠话。
  “得了吧,要不是你请了帮手,老子都懒得搭理你,也别废话了,让你那帮手出来,与我过上几招,是胜是败手底下见真章吧”黑衣男子完全不把李义府的话放在心上,句句话抬高那帮手,句句话贬低这捕快。
  李义府怒气腾腾,那贼人音量很高,周围人家定是听得清清楚楚,如此这般,他们这帮捕快的面子可是被踩到了脚底下。
  “哎呀呀,不服啊”黑衣男子似是看到了好笑的事情,他挑衅道“有本事你来啊。”
  李义府咬牙切齿,心道,等你被擒定要你尝尝苦头,他压下心头怒火高声道“严少侠,速来擒此恶贼,为民除害。”
  话音才落,墙头之上已是两道身影。
  “少侠好身手,比下面的草包强上百倍”黑衣男子不忘挖苦。
  “在下严律,阁下报个姓名吧”严律仗剑而立道,未被对方夸赞动摇。
  “好说,好说”黑衣男子漫不经心道,好似是不惧怕“在下梁上客王千”说罢,从腰间拿出自己的兵器,乃是一条软鞭“请吧”
  鞭影破空而来,严律飞身而起躲过,拔剑上前,登时二人斗作一团。瓦片纷飞,剑光闪闪,鞭影重重,腾挪转移,好不热闹。
  王千自持轻功高强,躲闪灵活,犹如灵猫,蹿下跳上。在看严律也是不差的,好似黑鹰,功力更深,紧追不放。
  王千一看,兵器,轻功上是斗不过了,便落到了地上,软鞭一抛,摆开架势要都拳脚功夫。严律亦如此,掷剑还鞘,肉掌相接。
  旋转格挡,腿脚生风,拳拳到肉,掌掌不空,最终,王千被严律一脚踹飞,跌倒在地。
  捕快们赶紧上前将他五花大绑。
  “承让”严律道。
  “好,好,好”王千没有被捕的沮丧“被你打败我也算不得亏”一派云淡风轻。
  任务完成,严律亦不多言,别过李义府等人回了云家,其后,王千遭遇如何与他无关了。
  丰城重回平静,生活恢复如初,严律却是出了大名声。